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最新章节 - 7、吃兔兔

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 7、吃兔兔

作者:曲流逸书名:宿敌中情蛊后逼我负责类别:玄幻小说
    苏星秀最讨厌别人拿好条件诱惑他,搞得他好像很肤浅很容易屈服一样,当即就冷淡拒绝。

    胖眼镜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肖泠合上书,正眼打量苏星秀,他淡淡开口:“沈菲有事不能提前回学校,我们还少一个主持人。”

    这话是对胖眼镜说的。

    胖眼镜:“我怎么不知道?”

    肖泠垂着眼继续看书,平静地说:“沈菲刚刚在群里说的,你没看见。”

    苏星秀看着他们,看似很礼貌其实很不耐烦地说:“那两位学长,我下去了啊。”

    胖眼镜:“等等,学弟,我们还缺个主持人!你来主持好不好!”

    “救救我们!”

    “好弟弟,救救我们!”

    要长得好看的,一下子还真难找出第二个。

    他态度一下子转了八百度,言辞恳切,说跪就跪。

    苏星秀历来吃软不吃硬,看这个学生会干部这么惨惨的祈求,也同意了。

    当主持人还行吧,以前高中也经常被抓去在各种活动上露脸。

    苏星秀也算是迎新晚会筹备组的成员了,可以合理划水摸鱼,不用军训。

    他大喇喇坐那儿,好声好气地跟胖眼镜闲聊:“学长,晚会有多少个节目?”

    “我叫严书,你可以叫我眼镜蛇。”胖眼镜说。“大家都这么叫我,我的目标是瘦成蛇。”

    苏星看着他胖胖的身形,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唉,我去上个厕所,你们聊。”眼镜蛇同学起来走了。

    作为一个在学生会高层浸yin已久的人,他很有自知之明,肖泠特地跟他提前跑到军训基地,刚刚隐隐的暗示都是有目的的。

    不能在这里当电灯泡啊。

    就出去看看新入学的在辛苦站军姿的学弟学妹们吧。

    苏星秀看着这个会议室内剩的另一个人,想起之前微信的聊天,就感觉空气有点点烧灼的味道,狭路相逢啊。

    今天嫌手机揣兜里磕肉,他手机又丢在下面军训的花坛旁边了。

    肖泠抬头,淡淡问道:“军训两天,有没有太累?”

    “不累,我身体挺好。”苏星秀挺自豪,他身体确实好,以前就在山里跑,前不久的继承仪式又相当于给他重新锻体,如果让他去参加奥运会,破个世界纪录不成问题,不过他这种人去参加奥运会又等于作弊了。

    肖泠又合上手中的书,如果苏星秀对他够关注的话,会发现自从自己进来后,肖泠手里的书就没有翻过一页。

    “我是另一个主持人,我们是搭档了。”肖泠说。

    “……哦,哦,学长你就是另一个主持人啊。”苏星秀礼貌地微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苏星秀觉得如果没有遇到肖泠,他的大学生活也许可以更奔放一点。

    每次看见肖泠,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硬要比喻,就像很小的时候,他在年逾百岁华发红颜的姑奶奶身前学艺时那种感觉。

    肖泠跟姑奶奶都有一双深邃的形状美好的眼睛,在什么场面说什么话,都能说得很得体让人觉得熨帖,却又让人有种缥缈的距离感,再仔细观察下,那眼神里又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探究。

    姑奶奶是看自己能不能做一个合格的继承者。

    肖泠?

    看自己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持搭档?

    苏星秀觉得这个想法很滑稽。

    他知道普通人的命分三六九等,虽然肖泠不太表露出来,但是看他开的车,穿的衣服,其他学生对他的态度,可见他不止是一个成绩特别优异的学生。

    他的家庭一定大富大贵。

    这种家庭出来的人可能从小都会养成这种看人的方式吧。

    肖泠清晰有条理地介绍了迎新晚会的筹备情况。

    苏星秀:“嗯?我没有听清,现在筹备组在军训基地的几个人?”

    肖泠:“三个。我,你,还有眼镜蛇。”

    苏星秀:“那么多的人,街舞社,交响乐团,动漫社那么多要表演的社团怎么都不来?”

    “人太多了,来这儿怎么住?在最后一天,新生的军训汇演当天,他们会由学校的安排大巴车过来,在军训汇演结束,就上台表演。”

    苏星秀听得觉得好麻烦:“怎么不回学校办迎新晚会?”

    “学校没有能容纳全体新生的室内场地。”

    “军训基地的够大。”

    肖泠温和地解释。

    “好吧。”苏星秀感觉这事儿有点扯。

    肖泠觉得他才进大学,可能对一个大学几万学生没有概念,耐心地说:“以前学校都是在学校剧场举办迎新晚会,可是剧场就几百个位置,每个新生班级发点票,还要给演出的社团发点票,这样没有意义,就改到军训基地了。”

    苏星秀点头。

    他对学校没在意那么多,只觉得大学除了读书外的事儿怎么这么多。

    “哎呀,我去小卖部买了点水跟瓜子零食,我们边吃边讨论。”眼镜蛇回来了,拎着一袋零食。

    苏星秀看他们,觉得怎么都像草台班子,几万学生的海科大的迎新晚会筹备组,就三个人?

    眼镜蛇掏出手机:“小苏,来加个,我把你拉进我们微信群,刚刚群里有人发了去年的主持人台词,你们看看,其实每年都差不多,像舞蹈社,交响乐团,年年都一样的节目。”

    肖泠:“这是校领导指定的曲目。”

    “哦,不好意思,忘记了肖神你也是交响乐团的了,小苏?”

    肖泠:“我拉他进群吧,你不用加他好友了。”

    苏星秀双手合十道:“我手机放在楼下,我下去拿一下。”

    ……

    他去拿手机时,正好是同学站完军姿休息。

    大家都在那儿淌着一身汗,扭着僵硬的胳膊腿儿,就看见苏星秀轻松的走过来,身上一点汗都不曾有,顿时都羡慕嫉妒恨,这哥们儿在哪儿去摸什么鱼了?

    “小苏,你去那楼上什么事儿啊?”王图问。

    苏星秀说:“他们迎新晚会找我去。”他模糊了一下,不想说是找他去跳舞,就让大家到时候看见他上台主持,以为是直接找他去当主持人的吧。

    “唉,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一来就被组织瞧上了。”王图一拍大腿,满脸羡慕。

    苏星秀觉得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让他选,还宁愿选王图这种身高一米八有胸毛腿毛手毛的壮汉模样。

    可惜现实生活不能像游戏一样捏脸。

    他也是有苦说不出。

    “小苏你去表演什么节目?”室友李卫一边扭膝盖一边问。

    “不表演,当主持人。”苏星秀小声说。

    仔细一想,他好像是补某个学姐的缺,唉。

    “哇,你小子可以啊。”彪形大汉室友们更加羡慕了。

    “苏星秀,过来。”背后传来一声喊。

    苏星秀回头看,是肖泠,他站在操场一边,白t,灰色长裤,在请一色迷彩服身影中很是抢眼。

    随着肖泠的这一声喊,操场两边的人都看着他俩。

    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他俩就随意看了看,新生里的部分八卦人士内心充满了问号,校草跟新任校花??

    这是怎么肥事?

    这又不是在学校。

    校草咋还跑军训基地来了。

    苏星秀在几千双眼睛的注视下,朝肖泠走去。

    肖泠手揣裤兜里,还是那种无悲无喜的温柔优雅模样:“走,该吃午饭了,走到农家乐去要二十分钟。”

    离他较进的还要踢一个小时正步的学生:????吃午饭,哥你干嘛,我们早上的稀饭好难喝啊。

    ……

    眼镜蛇在基地门口等他们,帮肖泠解释了一下:“基地不准私家车进,肖哥的车停在农家乐,我们走路过来的。”

    苏星秀一脸疑惑,问出了平民阶层最关心的问题:“肖泠学长还开自己的车来给学校办事,学校报销油费吗?”

    “如果去说,应该会报销。”肖泠认真说。“可是,没有必要。”

    苏星秀小声哦了一下,想他家有钱肯定也不在乎这点钱。

    中央空调有颜有料还有钱。

    军训基地后门出来,是一片农田,又穿过一片竹林,走到了他们吃饭的农家乐。

    远远的就闻到一股勾人的香味。

    苏星秀闻到这股味道眼泪都要出来了,昨天的大锅饭是回锅肉,加番茄炒蛋,他不爱吃肥肉,番茄,蛋,又饿,只能傻乎乎地就着唯一可吃的青椒还有白菜吃了一大碗米饭,然后去买了点牛肉干吃。

    走进农家乐,略坐了一坐,老板就端上一盆色香味俱全的跳水兔,鲜红的汤水,软嫩的兔肉,香气扑鼻而来。

    苏星秀表面装得很平静,等着另外两个学长先开动。

    可是他们并不急着想吃的样子。

    眼镜蛇:“老板,拿三瓶啤酒来,难得大家一起出来一次,来先喝点酒再吃菜。”

    苏星秀:“……”他很平静,目光也没有什么玉望。

    肖泠的相术学得并不精通,但也能他看出这个学弟脸上现在只能看出一件事:我想吃肉。

    他对眼镜蛇说:“别喝酒了,先吃菜吧。”

    眼镜蛇:“好,听肖哥的。”

    三个小伙子当即开动。

    吃完饭,苏星秀以为会回军训基地去看舞台设置,至少眼镜蛇上午是这么说的。

    但是吃完饭他又拍着肚子说:“吃饱了,好热好困,我们先回房间睡会儿觉吧,还有空调吹。”

    苏星秀:“……”

    眼镜蛇:“小苏,你也不用回军训基地,就在楼上也开一间房,洗个澡,换身衣服,睡一觉,然后来打牌。”

    肖泠提醒道:“学校只给了两间房的房费。”

    “哦,那你去肖哥房间睡吧,他房间位置好,窗外有树荫,不热。”

    苏星秀:“???”我是来军训的,还是来度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