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25、第一百二十五章

求你别秀了 125、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两熊孩子相斗, 必有一伤。

    小肥啾直接就叫灵真道长给小金毛八个报了一大堆的补习班, 包括奥数、古文、书法、花艺……

    要知道民生新闻里面, 家长都是这么收拾熊孩子的。

    而且小肥啾的理由很充分,奥数能锻炼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 方便小金毛他们以后修炼, 古文精通是通读道家经书的必备技能, 画符需要用到书法, 这两项虽然灵真道长他们也能教,但是现在青川观这么忙, 他们哪还顾得上小金毛他们, 与其指望赵冶还不如直接把人送去兴趣班呢,更何况兴趣班的老师还是专业的,说不定比他们教的更好。

    至于花艺——

    小金毛当即叭叭道:“就他们那无法无天的性格,就该找个枯燥一点的事情让他们做,好好的磨一磨他们。”

    灵真道长:“……有道理。”

    于是转身就给小金毛他们安排上了。

    可想而知,小金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有多崩溃。

    但小金毛虽然蠢, 第六感还是很强的, 直觉告诉他,这事不太对劲儿。

    于是在他的旁敲侧击之下,很快就从灵真道长那儿知道了是小肥啾给他使的绊子。

    小金毛气急败坏, 当即就撸起袖子要去找小肥啾算账。

    然后就被小肥啾给镇压了。

    是真的镇压了。

    小肥啾就那么随随便便往小金毛头顶上一站, 然后一爪子拍在小金毛头顶上,小金毛就动不了了。

    论熊的程度,小金毛可比小肥啾厉害多了, 毕竟小肥啾也就是光明正大的带着几只小团子到处偷果子吃,以及欺负一下刘家大婶家的胖橘。

    但是论武力值,小金毛怎么可能会是小肥啾的对手。

    不过这年头可不提倡打孩子……好在这会儿太阳正当空,所以小肥啾直接就把小金毛扔在了院子里,自己则是带着吨吨和几只小团子回到了屋檐下,然后在吨吨背上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地补起了觉。

    任凭小金毛怎么骂骂咧咧,他们都无动于衷。

    也算是给赵晨星报仇了。

    要知道赵晨星回到青川观第一件事就是找它告状,所以对于小金毛的“丰功伟绩”,小肥啾可是一直记在心里。

    最后小金毛没办法,只能向其他人求助。

    然后就发现他的那几个小苞班在发现事情不对劲之后,就全都跑了……

    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兄弟也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他只好一边假哭一边向灵真道长等人求救。

    灵真道长等人很是为难:“……这个……”

    还是小肥啾大发慈悲,它重重地哼了一声:“我可是他们三祖宗,他们敢忤逆我?”

    灵真道长等人点了点头,何止啊,小肥啾给他们赐的福还救过他们的命呢。

    小金毛:“……”

    他只好含着眼泪转头看向刘家大婶等一众忠实信众。

    刘家大婶等人:“……”

    虽然他们的确很稀罕小金毛他们没错,毕竟小金毛他们都长着一副西方面孔,但他们肯定更稀罕吨吨啊!

    至于吨吨,现在正在小肥啾身下趴着呢。

    所以他们都纷纷说道:“嗨呀,我突然想起来了,今天的客户名单我还没有整理出来交给灵真道长呢!”

    “我也该去斋堂洗今天中午要用到的菜了。”

    “……”

    而后一众忠实信众一哄而散。

    小金毛:“……”

    再对上小肥啾得意洋洋的表情,小金毛哇的一声真的哭了出来。

    然后他就在太阳底下结结实实的晒了一天。

    偏偏有小肥啾在,被那么大的太阳晒着,他的身体想出什么问题都难。

    等到傍晚时分,赵冶优哉游哉的从沈怀川那儿回来,路过院子,顺手把他放下来的时候,他人都已经废了。

    小金毛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因而受了这么大的罪,他不仅没有心生惧意从而痛改前非,反而彻底恨上了小肥啾。

    但小金毛能使出什么好手段,不过就是把当初对付赵晨星的那一套搬了过来。

    但小肥啾可不是宋文静,小金毛敢往它身上泼颜料,它就敢把小金毛扔进油漆桶里洗澡,然后再扔到太阳底下晒一天。

    小金毛敢往他饭里放竹虫……小肥啾吃的还挺欢快,顺便把小金毛扔到太阳底下晒一天。

    ——为了保护后山上的那些灵植,赵冶专门在后山上又布置了一个驱虫的阵法,所以这会儿后山上除了墨玉竹林里时不时钻出来几只快要长成灵虫的竹虫,早就找不到虫子了。

    ……

    十几次下来,小金毛被太阳晒得肤色都快赶上他的黑人小苞班了。

    好在最后小金毛终于悟了。

    为什么每次他都轻而易举的就被小肥啾镇压了,不就因为他打不过小肥啾吗?

    但他今年才11岁,而且资质绝佳,总有一天,只要他好好修炼,总有一天他能超过小肥啾的。

    到时候他一定要把小肥啾挂在太阳底下晒上三天三夜,以报他今日之仇。

    想到这里,小金毛一咬牙,竟然开始认真学习了起来,连带着他的那几个小苞班也跟着老实了不少。

    原本被小肥啾和小金毛之间的打打闹闹弄得头疼的灵真道长等人看见这一幕,顿时就惊呆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情闹到最后,居然会是这样一个发展。

    然后灵真道长看向小金毛等人的目光就变了。

    他们该怎么告诉这个倒霉孩子,他就是修炼十辈子也不一定打得过小肥啾。

    而且指不定他将来还要靠小肥就给他料理丧事呢!

    然后他们转念一想,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小金毛,让他老老实实的遭受社会的毒打难道不好吗?

    然后众人不约而同地窃笑着把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

    而另一边。

    沈老爷子最近心情不太好。

    原因很简单,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各家各户的小辈像是扎堆一样结起了婚,生起了孩子……

    这个月光是办满月酒的请帖,老爷子就收了不下二十几封,关键是那些以前和沈家都没有什么往来的世家知道了赵冶和沈怀川的关系之后,也给他送了请帖。

    当然,去不去是一回事,但真的很扎老爷子的心就是了。

    因而老爷子这几天整天唉声叹气的,连卤牛肉吃着都不香了。

    然后赵冶理所当然的就被迁怒了,这不,老爷子说好久都没有和孙子一起谈过心了,所以就把沈怀川叫到他房间里睡去了,而且一叫就是一个星期……

    可怜了赵冶,好不容易一天洗五次澡才把去污套餐用完了,正准备和沈怀川好好温存温存,结果就摊上了这事。

    然后他忍不住苞小肥啾抱怨了几句。

    小肥啾:“……”

    它说:“等等——”

    “老爷子想要抱重孙子,这还不简单!我记得我之前所在的大世界有一种灵植叫做生子树,只要将夫夫两人的血滴在生子树的种子上,然后种起来,两年之后,生子树就会开花结果,破开果子就能生出孩子了。”

    赵冶:“……”

    赵冶两眼一眯:“你以前为什么没有告诉过我还有这种树?”

    小肥啾下意识说道:“可是你以前也没问过……”

    下一秒它就对上了赵冶一脸不善的表情,于是它当即话音一转:“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给你找。”

    一直到两天后,小肥啾才风风火火的回来了。

    它直接把嘴里叼着的一小袋种子扔给了赵冶,然后直接扑向了闻讯赶来的沈怀川:“嗷,川川——”

    沈怀川连忙伸手接住了他:“辛苦了。”

    小肥啾蹭了蹭他的手掌心,讨好道:“不辛苦,只要能帮到川川,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听见这话,沈怀川忍不住亲了亲小肥啾。

    小肥啾当即叫嚷着说道:“再亲一口,再亲一口!”

    沈怀川依言又亲了亲它另外一边脸,顺便挠了挠它的小脖子。

    小肥啾当即往沈怀川手心一躺,露出雪白的肚皮:“啊,我死了!美死的。”

    赵冶:“……”

    他忍不住在心里默念,这是一只鸟,这是个小屁孩,没什么大不了的……

    总之,没人能在他头顶上养马。

    日常一醋之后,赵冶打开那个小袋子一看,里面是小半袋花生米大小的红色种子,目测至少有六七十颗。

    小肥啾当即解释道:“不过这些种子能不能发芽可是全靠运气,而且发芽之后也不一定能结出果实,基本上二十粒种子能生出一个孩子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然后就又听小肥啾正色说道:“恭喜宿主顺利完成第八个、第九个、第十个、第十一个、第十二个、第十三个任务,奖励中级抽奖四次,高级抽奖两次。”

    紧跟着它语气欢快了不少:“恭喜宿主抽中生子树种子六十三颗。”

    这样一来,既解了沈怀川的烦恼,它也不用再为给赵冶搜寻奖品而发愁,完美!

    赵冶:“……”

    他这才想起来,自打玄门大会之后,他已经好久没有抽过奖了。

    主要是他早就知道小肥啾的尿性了,所以对抽奖提供的那些奖品也不怎么感兴趣。

    所以对于小肥啾偷奸耍滑的事,看着它总算有用了一回的份上,赵冶也懒得跟它计较了。

    然后赵冶就捧着那个小布袋,兴致冲冲的跑去给老爷子报喜去了。

    “爷爷,您以后再也不用愁眉苦脸了,因为您马上就要有重孙子了!”

    正在愁眉苦脸的老爷子:“……”

    “???”

    他两眼一瞪:“你、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赵冶也心情舒畅:“我说您马上就要有重孙子了。”

    老爷子差点厥过去。

    沈怀川连忙伸手扶住了他:“爷爷,您没事儿吧?”

    只见老爷子一脸恍惚,目光落在了沈怀川的肚子上。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儿媳妇应该是给他生了个孙子。

    这、能怎么说?

    就神仙牛批呗!

    注意到老爷子的视线,沈怀川:“……”

    “咳咳。”沈怀川红着耳尖:“不是我生。”

    然后赵冶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老爷子。

    老爷子这个时候已经缓过神来。

    那也牛批!

    他激动不已:“好好好。”

    这下好了,他也有香香软软的重孙子了。

    然后他大手一挥:“不就是三年吗,我还等得起!”

    不过赵冶并没有把那些种子都用了,他分了三十颗种子给赵璇。

    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赵璇这辈子已经不打算再结婚了。

    她要是能有个孩子傍身也挺好。

    赵冶问过小肥啾了,生子树并不局限于两个人一起用,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赵璇自然也是激动不已,当天晚上就从t国赶了回来。

    于是两个月后,赵璇的三十颗种子发芽了十六颗,赵冶和沈怀川的三十三颗种子发芽了二十颗。

    不知道为什么,赵冶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这发芽率有点高啊!”

    小肥啾却不以为意:“发芽率再高,不结果子也一样。”

    赵冶心底稍安:“也是。”

    直到三年后,十七个哪吒,不对,十七个孩子呱呱落地。

    其中两个是赵璇的,一男一女。

    十五个是赵冶和沈怀川的,十四男一女。

    赵冶:“……”

    小肥啾:“……”

    育婴室里,听着十七个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赵冶和灵真道长等人只觉得头皮发麻。

    因为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几年前小金毛和小肥啾斗气,结果把青川观闹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时的样子。

    现在一下子多出来这么多孩子……

    说好的二十颗种子能生出来一个孩子就已经不错了呢?

    赵冶当即扭头瞪向小肥啾。

    结果才发现小肥啾早就溜走了。

    赵冶:“……”

    然后赵冶灵机一动,把目光投向了左看看,右摸摸 ,笑的合不拢嘴的老爷子。

    孩子生下来了,就该分赃了。

    赵冶当即说道:“这样吧,老爷子,我就要这个女孩,其他的都归你了。”

    这不是谁家的孩子就归谁带嘛!

    女孩子乖乖巧巧的,应该是最容易带的。

    老爷子不可置信:“真的?”

    赵冶假笑着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子孙满堂吗!”

    老爷子反应过来:“不行不行,怎么也该一人一半。”

    可别——

    赵冶连忙说道:“……就这么说定了,反正本来就都是我和怀川的孩子。”

    最后老爷子还是没能拗过赵冶,所以他只能是答应了下来。

    但其实他也挺馋那个女孩的,毕竟就那一根独苗苗。

    又一想到他这么多年来仗着自己是他岳爷爷,给赵冶挖了不少坑,老爷子顿时便有些愧疚。

    所以他当即说道:“那你就和怀川好好的过日子吧,孩子就都交给我好了,我保证给你们看得好好的。”

    听见这话,赵冶顿时就笑了:“那就谢谢爷爷了。”

    一个孩子都不用自己带,美滋滋!

    老爷子也跟着笑了:“好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