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全文完!)

求你别秀了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全文完!)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然后老爷子就哭了!

    事实上, 当天下午, 老爷子就兴致冲冲的带着十五个小宝宝回了京城。

    只不过他原本以为最多也就种出来两三个孩子, 所以也只准备了四个孩子需要用到的东西。

    结果这会儿突然冒出来十五个孩子,直接就打了沈家人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沈家不缺钱, 一番鸡飞狗跳之后, 该置办的东西也都置办好了。

    老爷子看着婴儿床里排排躺的十五个小宝宝, 心都快化了。

    最主要的是, 这些宝宝可能因为是种出来的缘故,所以和正常的刚出生的宝宝完全不同, 白白嫩嫩, 五官精致,简直是挑着沈怀川和赵冶的长处长的,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老爷子忍不住抱起其中一个宝宝,亲了亲他的脸颊。

    可是老爷子忘了,他这几天因为太过激动和兴奋,以至于都忘记刮胡子了。

    所以他刚亲完, 本来睡得好好的宝宝就睁开了眼睛。

    “咦?”

    老爷子眼前一亮, 当即哄道:“宝宝醒了。”

    哪知道下一刻,宝宝圆滚滚的眼睛里突然就盈满了泪水。

    老爷子:“……”

    老爷子心里瞬间警铃大作。

    果不其然,下一秒, 宝宝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老爷子顿时就慌了, 他连忙抱着宝宝摇了起来:“哟哟哟,别哭了,别哭了。”

    哪知道怀里的宝宝还没哄住, 其他的宝宝就被吵醒了,然后不约而同的嚎啕大哭起来,哭泣声瞬间直冲云霄。

    下一秒,原本已经陷入沉睡的别墅区里,一盏又一盏灯光亮了起来。

    老爷子:“……”

    好在一众保姆及时赶到,一个小时之后,宝宝们总算消停了下来。

    老爷子直接瘫坐在了沙发上,一旁的管家见状连忙给他倒了一杯水。

    老爷子一边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一边接过水杯,虽然累得很,但他的心情却很不错:“咱们老沈家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管家也笑着说道:“是啊。”

    而后他不禁感叹道:“接下来只怕还要热闹好几年呢!”

    听他这么一说,老爷子瞬间就想起了刚才宝宝们那惊天动地的哭声。

    他下意识的说道:“应该不会吧,怀川小时候可乖了,不哭不闹的,特别好带。”

    说到这儿,他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摸了摸下巴:“刚才应该是我的胡子扎到宝宝了,等我把胡子刮了就好了。”

    管家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有把泼冷水的话说出来。

    他总觉得事情没有老爷子想的那么乐观。

    然后第二天晚上……

    就在老爷子正做着二十九天后的满月宴上,他将十五个重孙子抱出来,引来老友们羡慕不已的目光的美梦时,他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

    吓得老爷子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然后就发现楼上已经哭成了一团。

    他连忙起身下床,上了楼:“怎么了,怎么了?”

    保姆当即说道:“这不是小七少爷拉了吗,他一哭,其他的小少爷就跟着哭了起来了。”

    老爷子连忙说道:“快快快,先把他们哄住了。”

    然后这一哄,就又是一个小时。

    等到宝宝们又沉沉睡了过去,老爷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只是个意外而已。”

    管家欲言又止。

    然后第三天晚上,小三半夜饿了,当即大哭起来,然后其他宝宝也跟着哭了起来。

    第四天晚上,小十一……莫名其妙哭了起来,然后其他宝宝也跟着哭了起来。

    ……

    一直到第七天晚上,管家和老爷子黑眼圈对黑眼圈,忍不住说道:“老爷子,要不,我们还是把小少爷们分开吧,要是继续把他们放在一个房间里,还是会像前几天那样,一个哭起来,其他的也都跟着哭起来。”

    老爷子原本把宝宝们放在一个房间里,纯粹是为了养眼,因为光是看着这一排排的宝宝,他晚上就能高兴的多吃一碗饭。

    但现在老爷子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因而听管家这么一说,他当即说道:“好好好,就按你说的办。”

    果然第八天晚上,宝宝们没有再一起哭了。

    但是他们开始一个个的轮流哭了。

    老爷子僵着一张脸:“怎么回事?”

    管家:“……”

    他想了想:“总不会是因为前几天每天晚上都要哭上一回,所以哭成习惯了吧。”

    老爷子:“……”

    老爷子笑不出来,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别吓我。”

    事实上,管家还真就猜对了。

    因而接下来的二十几天里,沈家人的日子堪称是水深火热。

    好在没过几天,宝宝们的满月宴就到了。

    老爷子瞬间打起了精神来,虽然宝宝们比较闹腾,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可是一下子就拥有了十五个重孙子的人,这份福气整个华国谁能比得过他?

    所以当天晚上的满月宴办的无比的隆重,几乎所有的世家豪门都来了人,即便是没来的,也送了一份厚礼过来。

    好在青川观后山种的那些灵植今年又丰收了,要不然赵冶和沈怀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礼才好。

    因为老爷子急于向他的亲朋好友展示他的福气,所以迎宾的任务也就交给了赵冶和沈怀川。

    “来来来,老伙计们,来看看我的宝贝重孙子们!”

    不成想老爷子抱着宝宝一进门就对上了一圈的黑眼圈。

    老爷子:“……”

    老爷子:“你们——这是怎么了?”

    “没事。”

    一群老爷子当即笑着说道,而后直接凑了上来,挨个摸了摸宝宝,然后一边往宝宝们脖子上挂上红包,一边说道:“好孩子,以后聪聪明明的。”

    但谁还不是个人精来着,老爷子一眼就看出来他们是在演戏了,所以他就更好奇了:“不是,你们到底怎么了?”

    见瞒不过他,一群老爷子的脸当即就拉了下来,而后一脸幽怨的说道:“沈老头,你是不是忘了,咱们可是住在一个别墅区里的。”

    老爷子:“……”

    老爷子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这一个月来遭受到底折磨,瞬间头皮发麻。

    连带着他脸上的笑容也勉强了半分,但老爷子还是说道:“嗨呀,这孩子太多,孩子身体太好也没办法。”

    “给各位老哥哥添麻烦了,实在是对不住。”

    “赶明儿我就让赵冶在家里布置一个隔音阵什么的,保证以后不会再打扰到你们。”

    一群老爷子哪能听不出他语气中的炫耀的意味,他们顿时就酸了,但还是梗起了脖子。

    “别说,刚听说你一下子有了十五个重孙子的时候,我们还挺羡慕的,但自从你家天天晚上上演孟姜女哭长城之后……”

    说话的夏家老爷子给了老爷子一个白眼,让他自己体会。

    陈家老爷子也说道:“你就笑吧,这还只是开始呢,以后有你哭的。”

    老爷子:“……”

    老爷子很不高兴,他觉得陈家老爷子他们是在咒他:“呸呸呸,说什么呢,我们家宝宝乖着呢,至于现在天天哭……这不是还小吗,等他们长大一点,肯定就不哭了。”

    看见陈家老爷子还想说什么,他当即说道:“看见桌子上的东西没有,吃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一群老爷子见好就收,他们当即说道:“行吧,我们老老实实吃瓜还不行吗?”

    说着,陈家老爷子直接拿起了一块西瓜:“哟,这瓜不错,细嫩爽口。”

    夏家老爷子当即说道:“能不好吃吗,这可是青川观种出来的灵瓜,去年赵先生给我们家送了两个,我爱人给做成了西瓜酱,那滋味,真是没得说。”

    听见这话其他人纷纷说道:“是吗,我们尝尝。”

    一时之间,赞叹声不绝于耳。

    这才对嘛!

    见他们专心吃瓜,老爷子心满意足。

    而后他低下头,就正对上怀里宝宝探究的目光。

    他顺着宝宝的目光看过去,正好落在陈家老爷子手里的西瓜上。

    老爷子当即说道:“宝宝想吃西瓜吗?”

    宝宝无声的啊了一声。

    老爷子哄道:“不行啊,宝宝现在还小,不能吃西瓜的。”

    哪知道听见这话,宝宝嘴角直接拉了下来。

    老爷子心里突然一慌。

    果不其然,下一刻,宝宝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而后像是接收到了什么信号一样,其他的宝宝也跟着哭了起来。

    老爷子手忙脚乱:“不是……别哭啊……”

    看见这一幕,一群老爷子心中顿时舒畅不已。

    只见他们一个个轻车熟路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副耳塞塞进了耳朵里,然后捧着西瓜乐呵呵的看着老爷子。

    老爷子:“……”

    老爷子突然有些不安,他看着怀里哭成一团的宝宝,忍不住喃喃说道:“你们长大以后,应该不会再天天哭了……吧?”

    要不然怎么说老爷子是异想天开呢!

    不过五年后,宝宝们的确没有再天天哭了。

    因为他们开始拆家了。

    早上六点,天还没亮,老爷子就被一阵拉锯的声音吵醒了。

    不用说也知道是老大在练习拉小提琴了。

    事实证明,他根本就没有一点音乐方面的天赋,这都学了小半年了,还是没能学会哪怕一支曲子,可偏偏他就喜欢这个。

    谁劝都不听。

    老爷子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反正一会儿老十一也会拉着他养的那条五十斤重的白狼过来叫他起床,而且他特别喜欢爬到床上来朝着他的耳朵大喊,连带着那头白狼也学坏了。

    至于那头白狼,是老十一三岁的时候,跟着他出去旅游的时候捡到的,他当时还以为那是一只白狗来着。

    果不其然,他前脚刚下床,后脚小十一就牵着那头白狼来了。

    但老爷子却顾不上庆幸,因为下一秒,他就透过落地窗发现小二和小八他们正在摘他种在花房里的兰花。

    老爷子瞬间血气上涌,他火急火燎的冲了下去,艰难地保持着微笑:“你们在干什么?”

    小二当即说道:“我们昨天在幼儿园踢球的时候,不小心把园长的眼镜砸碎了,听说园长特别喜欢各种各样漂亮的花,所以我们决定摘几朵花送给她,向她道歉。”

    老爷子瞬间捂住了心口,他的目光扫过小二他们手里的花,他的金沙树菊,他的姜氏荷,还有他好不容才养活的丽江星蝶……这些都足够买上几千上万副眼镜了。

    但偏偏小二他们的理由很正当,所以老爷子也不能责怪他们,他只能把含泪说道:“好好好,不过这花就别再摘了,我让肖婶带你们去花店里买,那儿花的种类更多,你们可以慢慢挑。”

    老二三人眼前一亮:“好。”

    不等老爷子从悲伤中缓过气来,下一秒,一阵歇斯底里的哭声响了起来。

    不用想也知道是老五和老十三,他们几乎每天都要打上一回架,有时候是为了争辩沈小爸爸更喜欢谁,有时候是为了抢遥控器……然后两败俱伤。

    等到老爷子好不容易把两人都安抚好,管家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不好了老爷子,小九小姐偷偷摸摸爬到树上去掏鸟蛋,结果从树上摔下来了。”

    老爷子呼吸一滞。

    好在这群孩子皮糙肉厚,虽然从一层楼高的树上摔了下来,但小九一点事情都没有。

    听家庭医生这么一说,老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直接瘫坐在了沙发上。

    看看又闹腾开了的孩子们,再看着一片狼藉,到处堆满了支离破碎的玩具的客厅,老爷子只觉得心力交瘁。

    别问,问就是悔不当初!

    而后老爷子喃喃说道:“不对呀,明明怀川小时候那么乖……”

    管家也很怀恋:“可不是。”

    老爷子难以接受:“……可是他怎么会生出来这么一群小霸王?”

    尤其是小九,一个女孩子,比谁都皮。

    这一点其实管家早就想过了。

    他默了默:“老爷子,您是不是忘了,小姐和小少爷们还有另一个爸爸呢!”

    老爷子:“……”

    老爷子当即破口大骂:“感情是因为那个小……老王八蛋的原因,我就说我们老沈家的基因这么优秀,怎么能生出这么一群皮孩子……”

    然后他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赵冶的基因肯定不会比他家差就是了。

    而后老爷子终于反应了过来:“我就说那个老王八蛋怎么那么好心把孩子都给了我们,感情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了。”

    老爷子越想越生气,他当即说道:“赵冶呢,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管家:“今天是月末,少爷出差了一个多月,难得休息,他们这会儿应该在t国旅游。”

    老爷子顿时红了眼。

    凭什么,他一天到晚累地脚不沾地,赵冶却是要多悠闲有多悠闲,他直接就忘记了赵冶说他还在渡心劫的话了。

    而且这明明也是他赵冶的孩子,凭什么都扔给他带。

    所以老爷子当即说道:“不行,赵冶也必须负担起看孩子的责任来。”

    所以他该怎么开这个口?

    老爷子喃喃自语:“就说我病了,要休息一段时间。”

    然后他摸了自己红光满面的脸:“可是赵冶三天两头的给我送灵果吃,现在整个别墅区里的人谁不知道我身体好的不得了,比五六十岁的人都强。”

    老爷子:“要不干脆倚老卖老,先把孩子们塞给赵冶再说。”

    紧跟着他脸色一变:“不过那家伙的年纪可比我老多多多多多多多多了。”

    说到最后,老爷子都快变成结巴了!

    最主要的是——

    “当初可是我嚷嚷着要抱重孙子的,赵冶和怀川原本可都是没有这个想法的,现在孩子生出来了,我说不带就不带了,像话吗?”

    说到这里,老爷子有些崩溃。

    管家:“……”

    这还能自己把自己给说服了?

    “算了。”

    老爷子伸手摸了一把老脸:“自己要的重孙子,就是哭着也要继续带下去,怪得了谁呢!”

    管家:“……”

    真的是老可怜了!

    而另一边,沙滩上。

    赵冶庆幸不已,亏他还以为女孩会比较乖巧听话,所以只要了小九一个,没想到最后最皮的居然就是小九,上树捉鸟,下河摸鱼,追鸡撵狗,就没有她不敢的……幸好老爷子把看孩子的担子接了过去,不然青川观又要不得安宁了。

    沈怀川瞪着眼睛,掐了一把他的腰:“你就得了便宜还卖乖吧你!”

    赵冶连忙讨饶:“好好好,我知道错了,等我突破了,就去帮老爷子带孩子。”

    事实上,他并没有老爷子口中说的那么悠闲,他最近这几年正在尝试突破合体期,合体期在元婴期之上,化形期之下,距离渡劫飞升还有一段距离。

    赵冶虽然有上辈子的经验在,但毕竟换了一个世界,心境不同,遇到的心劫考验自然也就变了,而越往上,修炼就越难,赵冶已经卡在这道门槛上好几年了,不过好在最近已经有了新的感悟,估计突破就在今年了。

    也正因为有心劫在,他也不能去带孩子,怕出事。

    所以只能把孩子托付给老爷子,沈怀川得空了就去帮把手。

    不过等心劫过去,就没事了。

    毕竟是他的孩子,赵冶也希望能给他们一个美好的人生开端。

    “嗯。”

    沈怀川应道,然后在赵冶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假寐。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便又是五年过去了。

    这也是赵冶重生之后的第十五年。

    灵真道长和灵松子更老了,赵晨星等人也长大了。

    彼时的青川观,经历过两次大规模的扩建,已经将大半个后山圈入其中,有殿宇十二座,门徒一百余人,比之盛极时的样子,已经相差不远了。

    这里就不得不提上一句青川观的匾额了,因为大多是赵冶提的字。

    十五年了,在他不懈的努力下,他的字总算是能见人了。

    加上他活了上万年,上万载的光阴赋予了他稳重,霸道以及岁月的沉淀。

    所以他的字或倚或正,或重或轻,朴实无华而兼纳乾坤,已然有了自成一家的预兆,所以也不算损了自己的名声。

    而如今的青川镇,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以青川观为中心,饭店、酒店、公园、主打农家乐的村子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五年前,政府甚至在青川镇以东的地方圈出了一块自然保护区。

    去岁,又在郊区建起了一座大型游乐园,就连青川观外面的那两条街,也被规划成了小吃一条街,确保来青川观上香的香客能玩得尽兴,从而吸引外省甚至外国的游客前来青川镇旅游。

    ——反正只要布置一座隔音阵,即便外面再喧嚣,道观里也依旧安安静静的,吵不到前来上香的香客。

    而这可不就又成了青川观的一大神奇之处,吸引着无数灵异爱好者前赴后继的过来参观。

    也正因如此,年中的时候,青川镇改镇为县,成了青川县。

    而青川观的香火,也因此又翻了一番,制成的脚气膏越多,出口到国外的份额也就越多,然后理所当然的侵占了一部分那些生产脚气膏的制药公司的市场。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赵冶当初在m国那一行的缘故,导致即便青川观侵害到了这些制药公司的利益,但却没有哪家公司敢对他们下手。

    这让灵真道长等人松了一口气之余,又有些遗憾,毕竟多好的杀鸡儆猴的机会啊。

    而如今的青川观,光是出售脚气膏一项,每天的盈利就超过了三百万元,再加上纯净水,符篆以及香客们捐献的香油钱,年收入不下四十亿。

    又过了十年,也就在端午节这一天,小肥啾正在指使灵真道长给他和吨吨包竹米馅的粽子的时候,突然说道:“恭喜宿主,顺利完成主线任务,振兴道教。”

    以至于好一会儿,赵冶才反应过来。

    准确的来说,他现在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主线任务。

    至于为什么这个任务突然就完成了?

    赵冶稍稍一想,便明白了。

    如今的青川观手工皂早已举世闻名,用过青川观手工皂的患者即便没有成为青川观的信众,至少也对青川观有了好感。

    而青川观可是个道观。

    二来,青川观出产的高级符篆,更是远销海外数十个国家。

    ——因为高级符篆的威力太大,m国人将它运用到了战场上之后,不少国家都吃了他们的暗亏,于是他们很快就查到了青川观头上,好几次偷盗失败且人手损失惨重之后,他们纷纷转变了态度,表示想要订购一批符篆,赵冶懒得和他们打交道,索性直接把事情都推给了道协,让道协和政府去烧脑筋,他只管发货就行。

    一百万m元一张高级符篆的价格可不低,更别说这些符篆还都是一次性消耗品,大部分国家都承受不起这么重的负担,更不想受制于华国,所以他们只能绞尽脑汁去研究这些符篆,但是想要研究透这些符篆,就得从头开始研习道门经典,为此他们甚至专门派遣了专门人员去华国学习……所以无形之中,道教就在各国之中流传开了。

    但赵冶一点都不担心这些国家能破解出符篆的奥秘,通俗一点来说就是,不同派系的修士修炼出来的灵力是不同的,符篆是道教的产物,用来刻画符篆的灵力也必须是道士的灵力才行,除了灵石,因为灵石中的灵力是最纯粹的,所有人都可以吸取。

    但灵石只有赵冶手里才有,就算这些国家培养出了能够画高级符篆的修士,他能有复印机那么快吗?

    在末法时代,他一年能画出来十张就已经很厉害了。

    可是复印机,只要灵石足够,一天就能复印出几千张。

    而华国这边,鞋教被一举覆灭不说,有了这些高级符篆护身,又有了赵冶传授的修炼方法,这几十年来,道门弟子的死亡率直线下降,实力却直线上升,人才辈出,之前几届玄门大会,道门几乎以碾压之势取得了比赛的胜利。

    只这三点,如今的道教已然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四大宗教了。

    而赵冶的任务自然也就算完成了。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赵冶问道:“你不走吗?”

    毕竟他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

    吨吨等人当即紧张的看向小肥啾。

    小肥啾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等你们成仙了,再和你们一起走,反正我也不急。”

    小肥啾解释道:“其实我是被我爹妈塞进系统队伍里的,因为他们要去旅游,嫌我太碍事,所以我又不靠做系统吃饭。”

    相反,做了这个系统之后,它都快把裤衩子都赔掉了。

    想到这里,小肥啾的心就忍不住一阵抽疼。

    而后它瞬间挺直了胸膛,所以它必须连本带利把赔掉的东西吃回来才行。

    毕竟它不走的话,赵冶就得一直养着它了呀!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舍不得吨吨他们和川川。

    “行吧!”

    赵冶没什么意见,甚至有点高兴,虽然小肥啾总是闯祸,还没什么本事,但好歹也和他做了这么多年的伴,要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后山上的那些灵植原本就都是小肥啾找回来的,它一只啾又能吃多少。

    然后赵冶默默的握住了身旁沈怀川的手。

    许是因为修炼了的缘故,两人的容颜一如往昔。

    沈怀川也默默的回握住了他的手。

    清晨温暖的阳光下,四目相对,其中自有万般柔情!

    赵冶唇角一弯。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