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24、第一百二十四章

求你别秀了 124、第一百二十四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灵真道长:“……”

    赵晨星:“……”

    小金毛:“……”

    西方的天使都是这么从心的吗?

    以至于好一会儿, 众人才回过神来。

    不过既然对方这么识时务, 那事情就很好解决了。

    于是一时之间,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牧师。

    牧师:“……”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天使?

    想想也知道权天使瑞哈尔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能怎么办?

    作为一名敌视华国的m国人,又是m国国防机构信济部的部长, 他只能是挺直了脊梁骨, 然后……

    他一脸真诚的看着赵冶, 语速极快:“……其实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真的。”

    最后又加上一句真的就很有灵性了!

    赵冶:“……”

    灵真道长:“……”

    赵晨星:“……”

    小金毛:“……”

    原来是有其神灵必有其牧师!

    赵冶想了想, 最后还是接受了牧师的这个说法。

    原因很简单,一来嘛, 站在牧师的立场上, 他想要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就像赵冶不也打着磨炼赵晨星以及给沈怀川带美食的幌子磨蹭到现在才过来吗,要不然信济部的人能死伤这么惨重?

    看这血流成河的样子,一旁的宋文静等小孩都快把胃给吐出来了。

    虽然这么做看起来好像有点不道德,但是赵冶并不在乎,因为他想成仙的话, 只需要努力修炼就行, 对功德没有太多的要求。

    所以归根结底,他们俩不过是半斤八两就是了。

    二来嘛——

    说完这两句话之后,牧师都顾不上喘口气, 就继续义正言辞地说道:“为了感谢先生的救命之恩, 我决定代表信济部赠与先生一亿m元作为感谢费。”

    然后他又说道:“不知道刚才那几位先生使用的符篆对外出售吗?我们信济部愿意以每张一百万m元的价格购买那种符篆。”

    “并且我们保证出售给我们的符篆不会用在华国人身上,否则我们愿意赔偿给华国十亿m元。”

    毕竟那些符篆的威力,他们刚才已经亲眼见证过了, 刚才灵真道长他们只是简单的将符篆拍出去,引来的雷霆和烈火就瞬间轰在了那些吸血鬼身上,转眼便收割了两三个甚至四五个吸血鬼的性命。

    其中还不乏实力仅仅只是稍逊他一筹的六代七代吸血鬼。

    要是他们也能拥有这样的利器,也就不会落到刚才那样狼狈的境地了。

    而他们这些牧师为了召唤天使下凡帮助他们,更是白白损失了二十年的寿命。

    所以牧师原本之所以想请权天使瑞哈尔帮忙活捉赵冶等人,就是想从他们身上得到制作那些符篆的方法,因为从他们之前随意且大量使用那些符篆的样子来看,就知道那些符篆显然是可以量产的。

    而有了这些符篆,不仅能为m国在全球的霸权添上了一份助力,说不定信济部也能因此越过其他四个部门成为m国第一大机构,而没了威胁,他们也就不用再召唤天使相助,进而牺牲他们的寿命。

    但是现在——

    牧师的腰顿时弯的更低了。

    不仅给了一个亿m元的感谢费,还准备以高于市场价两倍的价格订购一批符篆?

    这位牧师的求生欲可以说是很强了。

    毕竟他们出售给国内的世家豪门也才两百万一张呢。

    灵真道长有些意动,毕竟一百万m元一张的价格它有点香啊,至少可以帮那些贫困山村修四条路或者十五个学校呢!

    更何况这位牧师也已经做出了承诺,不会将这些符篆用到华国人身上。

    至于m国方面会不会毁诺——毕竟他们一向强横惯了,灵真道长觉得,有他们祖师伯在,m国方面大概是不敢的。

    所以看着赵冶一直没吭声,灵真道长都有些急了。

    更别说那位牧师了。

    因为赵冶的目光此时正落在那些四处逃窜的肖家人和吸血鬼身上。

    伯顿一死,加上灵真道长三人闯进来时的那一通狂轰乱炸,直接就将伯顿一系的六代七代高手杀了大半,即便没死的也身受重伤,因而剩下的那些吸血鬼以及肖家人可不就成了无主的浮萍,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跑。

    而那些信济部成员则是士气大涨,甚至顾不上身上还有伤就纷纷追杀了上去。

    因而一时之间,大殿里又是一阵刀光剑影,喊杀声沸反盈天。

    唯有赵冶所在的地方安静的可怕,和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赵冶这才回过神来,他想了想,打不起来也挺好,免得浪费时间,他还急着去给沈怀川送夜宵呢。

    于是他说道:“行吧!”

    反正他也不吃亏。

    更何况要是真的杀了牧师他们,还不知道又要徒生多少麻烦事呢。

    但事情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于是赵冶抬脚踢了踢脚下伯顿死后就从他的右手上分离了出来的该隐尸手:“这应该是我的战利品吧!”

    牧师:“……”

    他一脸肉疼:“是。”

    要知道那可是该隐尸手啊,他原本以为以赵冶实力应该看不上这个才对,到时候他们再把尸手偷偷一藏,随便研究出点什么东西,就够他们受用一辈子的了。

    事实上,赵冶的确很嫌弃那玩意儿,在他眼里,大猪蹄子都比它有用,毕竟这可是人尸体的一部分,正常人如非必要的话,谁会喜欢尸体呢。

    不过虽然他看不上眼 ,道协和国内的那些名门大派总有看得上眼的吧,到时候谁想要就扔给谁,要是实在没人要,捐给博物馆也总比留给m国人要强。

    毕竟他的那些徒子徒孙逢年过节可都是给他送了孝敬的,当初他二十岁大寿的时候,要不是他只想和沈怀川过二人世界,所以没打算大办,否则华国怕是得多一个年节。

    还有——

    赵冶扫了一眼这金碧辉煌的大殿:“这肖家,是不是也是我的战利品?”

    他可还记得肖鸿源说过的肖家家产数以百亿计的话,单位是m元。

    牧师:“……”

    灵真道长:“……”

    天知道,灵真道长原本还以为赵冶是嫌弃牧师赔的太少,可是现在,这何止是嫌弃赔得太少……

    这么一想,他们当初只讹了肖鸿源五百万还算是客气的了。

    说到这里,灵真道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说起来当初那五百万也是赵冶提出来的。

    算一算,除开符篆的收益之外,青川观现在每天的收益基本上都在一百万上下浮动,从肖鸿源找上门来到现在正好过去了四天,算上他们明天坐飞机回青川镇需要的时间,正好就是五天。

    相当于肖鸿源给的那五百万正好抵上了他们这几天损失的钱……

    灵真道长默默地闭上了嘴。

    他们祖师伯真是……太精明了。

    而一旁的牧师都快哭了:“应该的,应该的。”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而另一边,半个小时之后,信济部和吸血鬼之间的战斗也落下了帷幕。

    除了少数几只吸血鬼侥幸逃脱了之外,剩下的要么被当斩杀,要么都被活捉了。

    肖家人更是被一网打尽。

    赵冶等人这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战时期,以冈格罗族为首的三大氏族针对当时血族中实力最强的朵卡维族发动了一场突袭,却没想到就在两方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y国政府黄雀在后,四大氏族损失惨重,冈格罗族更是差点被灭族,只剩下伯顿一系带着肖家人逃脱了。

    朵卡维族的圣物该隐尸手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落到的伯顿的手里。

    至于肖家,牧师说伯顿是靠吸取肖家人的血脉之力来增长实力,这是典型的西方说法。

    赵冶却知道,肖家人有的不是血脉之力,而是修行的资质,所以赵晨星的天赋异禀也是可以追溯来源的。

    但并不是所有的肖家子孙都遗传到了这份资质,所以肖家人才会大肆生养私生子。

    而那些有修行资质的私生子,即便从来没有修炼过,血液之中也往往蕴含着一两分的灵力,而伯顿正是通过这一点来分辨他们是否有修行的资质。

    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刚才伯顿挨个辨认那些私生子的场面。

    而之前赵晨星拿出那些弹珠的时候,小金毛等人有人觉得弹珠的是热的,也有人觉得弹珠是凉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有修炼资质的人在碰触到灵石的时候,会自发的吸收灵石中的灵气。

    而那些有修行资质的私生子,下场往往只有一个,就是沦为血奴。

    因为他们的根骨决定了他们身体里会源源不断的产生新的蕴含灵气的血液。

    所以他们也往往活不过三十岁,因为他们毕竟都是凡人,身体的负荷是有限的。

    而那些不具备修行的资质的私生子,他们也不会浪费,长得不好的就送去做低等血奴,长得好的就沦为吸血鬼的玩物,刚才赵晨星等人刚到会所时见到的那些被吸血鬼搂在怀里的男男女女就是他们。

    不,或者说不止是私生子,就连肖家嫡系出生的孩子,只要查出来有修行的资质,也会被他们的父母送给吸血鬼。

    就比如肖家大房,为了获得伯顿的支持,不惜将自己的两个女儿都送给了伯顿。

    正是一代又一代肖家人对伯顿奴颜婢膝,曲意逢迎,这才有了现在的肖家。

    可以说肖家人现在的荣华富贵都是建立在他们的父母兄弟的尸骸之上的。

    如此心狠手毒,冷酷无情,偏偏肖家人还引以为傲,真是恬不知耻,畜生不如。

    直到前段时间,突然间的一把大火将吸血鬼的血库……三十多个有修行资质的肖家人烧死了。

    好在肖家别的不多,就是私生子多,遗落在外的更是不知凡几,死了这一批,再去找就是了。

    所以在猜到了信济部的人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围剿伯顿一系的人的时候,他们索性将计就计给信济部的人布下了一个天罗地网,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半路上会杀出来赵冶这个程咬金。

    因而那些被抓的肖家人尤其是肖鸿源,在看见赵冶的时候,都是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

    只是不等赵冶有所反应,那些受害者就已经冲开了警察的阻拦,将那些肖家人团团围住了。

    肖鸿源一脸惊恐:“你们想干什么?”

    “打死你们这些畜生!”

    那些受害者红着眼眶,直接一拳砸在了肖鸿源等人身上。

    明明他们有的骨瘦嶙峋,有的身患重病,可此时他们的拳头却格外有分量,以至于那些追上来的警察拦都拦不住。

    很快,肖鸿源等人就出气多进气少了。

    那些受害者也终于因为精疲力竭而停下了手。

    他们也无力再抵抗警察的阻拦,索性直接瘫坐在地上,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他们哭的是自己生不如死的前半生。

    这股情绪很快蔓延开来,就连那些警察也慢慢的松开了他们,还有的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纸巾递给了他们……

    赵冶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些人要安置。

    小金毛当即说道:“我们可以跟你们走吗?”

    他兴奋不已:“我们想跟你们学武功。”

    他的那几个小苞班也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听见说话,灵真道长眼前一亮些孩子很多都有修行的资质,要是能带几个回去做徒弟,他们以后就不用再担心人手短缺的事情了。

    所以他当即问道:“你不回你父母那里吗?”

    听见这话,小金毛的眼睛顿时就暗了:“我妈妈已经死了。”

    其实他家的家境很不错,他父母之所以收养了他,是因为他妈妈不能生育,他爸爸原本很爱他妈妈,所以顶着父母的压力没有离婚,而是收养了他。

    只不过没过多久,他爸爸就变心了,婚内出轨了他的秘书。

    也幸好他妈妈足够坚强,硬是和他打了两年的官司,分了他一半的家产。

    结果没过几年,他妈妈就病了,癌症晚期。

    就在这个时候,肖鸿源找上了门来,所以他妈妈才会答应让肖鸿源带走了他,并且教导他如何在肖家生存。

    想到这里,小金毛更伤心了。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行,那你们就跟我们走吧。”

    很快,具体的章程就出来了。

    年纪较大的那些受害者,不愿意跟赵冶去华国的,由信济部出面给他们安排一个新的身份,再从肖家的家产里面拿出一笔钱来,给他们每人三百万m元的安家费,此外赵冶还给了他们每人一张护身符以及青川观的联系方式,防止他们被有心之人掳走,再次酿成肖家的惨剧

    至于那些小孩,愿意回到他们母亲或者养父母身边的,便由信济部送回去,赵冶也会再给他们一份抚养费以及一张护身符和联系方式,不愿意回去或者原本就是孤儿的,便都由赵冶带回华国去,再做安排。

    因而当天晚上,牧师就连夜安排飞机把赵冶等人送回了华国。

    可想而知赵冶给他的心理阴影有多大。

    至于权天使瑞哈尔,早在他们开始商量如何安置那些受害者的时候,就已经偷偷摸摸跑了。

    到了京城,赵冶直接将那些人连同那只该隐尸手一起交给了道协的戴会长。

    戴会长:“……”

    还能怎么说,祖师伯牛批!

    然后他欢天喜地的接过了那只尸手,虽然他们也用不上,但是拿来做研究也不错。

    不过更让他兴奋的还是那些孩子,天知道这年头想要找到一个有修行资质的弟子有多难,结果赵冶直接就给他送来了上百个。

    但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愿意入道门,其中就有宋文静。

    不仅是因为她被之前血流成河的样子吓到了,更是因为她以后想做个医生。

    她说:“我奶奶就是医生。”

    虽然只是个赤脚医生。

    原本收养她的人正是她的奶奶。

    她是她奶奶八十岁的时候从雪地里捡回家的。

    因为她奶奶医术有限,对于很多病症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饱受病痛的折磨,但是以前她没有进修的途径,现在年纪大了,学起东西又特别吃力,所以她只能把期望放在了宋文静身上。

    可惜她年纪大了,没过多久就去世了。

    在她去世之前,她把宋文静连同她的积蓄一起托付给了她的独生子,也就是宋文静的养父。

    原本她留下来的那笔积蓄是足够供宋文静上完大学,甚至念完研究生的。

    原本宋文静的养父答应的好好的,只是后来他又生了两个双胞胎儿子,她养母又是个好吃懒做的,而且她养父也不想把钱浪费在宋文静身上,所以干脆就让还在上小学四年级的她退学了,回家照顾弟弟和养母。

    而且他养父脾气暴躁,稍有不如意,便对她非打即骂,她也曾试着反抗过,然而劝诫的警察和邻居前脚刚走,后脚她养父就会变本加厉的报复她,最严重的一次,她半个月没能下床。

    渐渐的,她也就不敢再反抗了。

    所以肖鸿源找上门来的时候,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把宋文静给卖了,毕竟这笔买卖他本来就赚大了。

    不过好在宋文静现在终于解脱了。

    而且就在她离开的第二天,就接到了她的好友打来的电话,说是当天晚上,她养父因为高兴过

    了头,喝大了,结果一头栽进了河里,淹死了。

    所以宋文静想回到校园,完成她奶奶的遗愿。

    而那些不愿意回到养父母身边的孩子,大多和她的情况差不多。

    至于这些不想入道门的孩子,道协会将他们送进孤儿院妥善安置,赵冶那边也会承担起他们的生活费用。

    因而听见这话,赵晨星摸了摸手腕上的珠串,一脸遗憾:“那好吧。”

    然后他补充道:“那等我以后有时间了再来看你。”

    宋文静笑着说道:“好。”

    ……

    处理完肖家的事情,赵冶回了沈家,灵真道长则是带着小金毛等八个孩子回了青川观。

    到家的时候正是上午时分,车窗外阳光明媚,原本因为想到养母所以有些沮丧的小金毛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虽然继承肖家几百亿m元家产的梦想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破灭了,但是现在他找到了一个学习华国功夫的地方,好像也不亏。

    想到这里,他拉开车门,下了车。

    抬头看着牌匾上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青川观三个大字,小金毛突然豪气万丈:“很好,从今天开始,这里也是小爷我的地盘了。”

    正好冲到大门口,听说刘海源家的枇杷熟了,准备带着吨吨和几只小团子去偷枇杷吃的小肥啾:“……”

    它直接来了个急刹车,而后张着小翅膀,回过头,看着小金毛,两只小眼睛一眯:“你说什么,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