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求你别秀了 123、第一百二十三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中年男人朝着小金毛所在的方向伸出右手, 而后五指蓦地一收, 紧跟着小金毛就如同破布袋一般突然腾地而起, 飞向中年男人,然后直接就被中年男人扣住了脖子。

    “说, 在哪儿捡的?”

    小金毛也瞬间涨红了脸, 他的目光落在了中年男人锋利且泛着血光的獠牙上, 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他拼命地挣扎起来, 结果却和宋文静一样,怎么也挣脱不开。

    斗篷男人见状, 直接收拢了手指:“说!”

    小金毛顿时就不敢动了, 他伸手从裤兜里掏出几颗弹珠,磕磕绊绊:“就、就我家后山上,我以前去玩的时候从一个山洞里挖到的,就一小盒十几个,都、都在这儿了。”

    不愧是小金毛,演技真的是没得说, 而且谎话张口就来, 都不带打草稿的。

    这要是一般人,说不定就信了,可偏偏他面对的是一只活了一千多年的吸血鬼。

    果不其然, 听见这话, 中年男人两眼直接眯成一条缝隙,他蓦地收紧手指:“小表,你的心跳出卖了你!”

    “说不说?”

    小金毛吃痛, 两手一松,手里的弹珠直接掉在了地上,向四面八方滚去。

    他鼻涕眼泪瞬间糊了一脸,但还是咬牙说道:“我那是被吓的,我没骗你,真、真的。

    毕竟可没有哪部电影的主角会因为怕死而向反派投降的。

    中年男人的神情却越发阴鸷,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小金毛和宋文静的脖子掐断。

    台阶下方的肖家人见状,当即躬身说道:“主人,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们去办吧,我们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将您要的东西找来。”

    而一旁的肖鸿源则是紧紧的盯着滚落到他脚边的一颗弹珠,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颗弹珠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也就在这时,他灵光一闪,终于想起来了。

    几天前,就在华国青川观,他就见过不少和这颗弹珠一模一样的弹珠。

    没办法,青川观那伙人贪婪成性,一口气从他那儿讹了五百万的事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想到这里,肖鸿源呼吸一促。

    这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

    他是二房长子,也是肖家的嫡长子,而且肖家也一直都有祖训,只有肖家嫡系才能继承肖家。

    可是大房虽然只有两个女儿还没有儿子,但是因为这两个女儿的体质都异于常人,所以在大房主动将这两个女儿献给了主人之后,大房的地位一直很稳固,更别说大房还有十几个私生子女在。

    如果主人一直支持大房,就算肖家有那样的祖训在,等到将来大房继承了肖家,即便依旧没有婚生子,也照样可以扶植自己的私生子上位。

    到那个时候,肖家哪还有他的立足之地。

    不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主人对一件东西这么上心,要是他能够帮主人找到这些弹珠,说不定主人一高兴,就转而扶持他了……

    想到这里,肖鸿源激动不已,他当即说道:“主人,我知道这些弹珠是从哪儿来的?”

    听见这话,中年男人蓦地将手中的小金毛和宋文静扔了出去,然后转头看下肖鸿源:“你说什么?”

    房间里,赵晨星心里突然有些不安,直觉告诉他,宋文静他们肯定出事了。

    想到这里,他当即站起身来——

    也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紧跟着肖鸿源带着两个身材高大的斗篷男走了进来。

    肖鸿源的目光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然后落在了赵晨星身上:“就是他。”

    两名身材高大的斗篷男当即向赵晨星走了过来。

    赵晨星想了想,在没有确定宋文静她们是安全的之前,似乎不应该打草惊蛇,所以他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抱紧了怀里的书包,然后就被其中一个斗篷男抓住了衣领,扔到了大殿的台阶下。

    中年男人把玩着手中的十几颗弹珠,居高临下,眼中红芒闪烁:“这是你的?”

    赵晨星却是第一时间看向了宋文静等人,发现她们虽然都在猛烈的咳嗽,但好在身上都没有什么伤口。

    赵晨星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才看向中年男人。

    这是——吸血鬼?

    赵晨星顿时有点慌,他学的都是东方道家驱邪抓鬼的法门,所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吸血鬼这种西方神话体系中的物种。

    但事已至此,他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

    想到这里,赵晨星勉强稳住心神,怯生生道:“嗯。”

    下一秒,中年男人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了赵晨星面前,语气急切:“说,哪儿来的?”

    “我祖宗给我做的,我就带了这么多过来……”

    一边说着,赵晨星一边当着中年男人的面打开了书包。

    毕竟赵晨星的年纪摆在那儿,所以中年男人根本就没把他看做威胁,最主要的是,他也的确感受到了从书包里传出来的若有若无的灵力波动。

    哪知道赵晨星的手直接越过了那盒弹珠,摸向了下方的符篆。

    于是下一秒,赵晨星蓦地变了脸色,一边向后退去,一边悍然拍出一张符篆:“看我五雷符!”

    中年男人条件反射般的向后退去。

    可是已经晚了。

    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一道水桶粗细的雷霆凭空出现,直接轰在了中年男人身上。

    而后赵晨星转身便又是十几张符篆飞出,直接在小金毛等人身前布下了一道金光罩。

    少顷,硝烟散去。

    雷霆在大殿之中轰出来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大坑,中年男人站在坑洞之中,他放下遮挡在身前的已经被雷霆轰成破布条的斗篷,目光阴鸷:“华国道术?”

    因为受肖家供养了上百年,所以中年男人不仅能说上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对华国玄门的事情也有一定的了解。

    虽然中年男人看起来好像没有受伤的样子,赵晨星心里却是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从中年男人的话里就可以看出五雷符的确能够伤到中年男人。

    也就是说,吸血鬼其实和华国本土的那些鬼怪没什么差别,玄门法术也能对付他们。

    然后就又听中年男人厉声说道:“既然如此,小表,那就把你的命也留在这儿吧。”

    说完,他就腾空而起,朝着赵晨星杀了过来。

    他的速度极快,瞬间便出现在了赵晨星身前。

    太快了!

    赵晨星心头一紧,就算他有再的符篆,此时也来不及了。

    轰!

    不过就在中年男人黑长的指甲即将碰到赵晨星的瞬间,他身上迸射出一道金光,正中中年男人的掌心,紧跟着中年男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赵晨星连忙趁机向远处逃去,而后他摸了摸脖子上原本属于护身符的位置,果然只摸到了一手的灰烬。

    而中年男人却是一脸阴沉,他的右手掌心赫然已经化为了一块黑炭。

    “该死!”

    说完,他再次冲着赵晨星杀了过去。

    然后就又被赵晨星体内冲出的一只透明的凤凰击飞了出去。

    那是小肥啾留在他体内的护身符。

    中年男人被彻底激怒了:“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道护身符?”

    说完,他又朝着赵晨星冲了过去。

    赵晨星却是心头一紧,因为他身上已经没有护身符了。

    不过好在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一次他提前做了准备,不等中年男人靠近,他手里的符篆就已经脱手而出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中年男人这一次显然也长了教训,加上他的速度本来就极快,最后竟一个侧身,躲过了流火符的攻击,然后径直冲向赵晨星。

    轰隆!

    火光摇曳中,中年男人瞬间出现在赵晨星上空,他作为西方人本就分明的五官也越发狰狞。

    显然,从赵晨星的神情变化之中,他也意识到了赵晨星身上的附身符已经用完了。

    赵晨星呼吸一滞。

    ……

    会所内,剑拔弩张。

    会所外,却是热火朝天。

    赵冶这才知道,小吃街从来都不是华国的特色,只不过因为法制的原因,m国的小吃街更多的是由一辆辆的移动餐车组成的,而且不提供就餐的桌椅。

    嗅着弥漫在空气中的香味,赵冶当即就逛开了。

    他在一辆餐车前停下,尝了尝烤香肠,又尝了尝烤火鸡,餐车老板的手艺真心不错,烤出来的肉外酥里嫩,虽然整体上比不上用灵锅做出来的食物,却也别具特色。

    所以赵冶当即便一样买了一份,他准备一会儿送点给沈怀川当夜宵吃。

    可是相比于优哉游哉的赵冶,灵真道长却是心急的不行,他忍不住说道:“祖师伯,我有点担心晨星的安全……”

    赵冶却不以为意:“放心吧,不会出事的,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晨星好好的历练历练。”

    说着,他眼角的余光落在了隔壁餐车的炖鸭上,当即便又凑了上去。

    灵真道长:“……”

    这话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

    可祖师伯你是不是忘了,晨星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

    灵真道长当然也知道这是因为赵晨星资质好,赵冶对他寄予了厚望,所以才会想要□□他。

    但谁让赵晨星是他的徒弟呢,他想不关心则都不行。

    而另一边。

    果不其然,就在中年男人的指甲碰到赵晨星瞬间,赵晨星身上猛然又迸射出一道土黄色的光芒。

    砰!

    就在中年男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他再一次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同样不可置信的还有赵晨星。

    他心有余悸,低头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串珠串。

    赫然正是之前宋文静送给他的那串。

    只见其中一个珠子已然失去了土黄色的光泽,变得灰蒙蒙的。

    蛇姬子?

    舍利子!

    赵晨星瞬间明白过来。

    但现在可不是分神的时候,他当即将珠串戴到了手腕上。

    而另一边,深陷墙壁之中的中年男人被彻底惹怒了。

    他一脸铁青,周身的怒气几乎化为实质。

    “混蛋,我今天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但他这一次也吸取了足够的教训,他不再直接冲向赵晨星,而是直接朝着不远处的一根根石柱伸出了手。

    下一秒,地动山摇。

    然后就看见一根根石柱拔地而起,对准了赵晨星。

    中年男人随手一挥,当即便有四五根石柱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着赵晨星轰了过去。

    石柱太大,赵晨星躲得了第一根,却躲不了第二根,第三根……

    于是顷刻之间,便又有三颗舍利子失去了光芒。

    赵晨星呼吸一促。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串珠串一共也就十二颗舍利子,一旦用光,他的下场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赵晨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该怎么办才好?

    他和中年男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尤其是中年男人的速度,如果不是有这些护身符保护,他恐怕连中年男人的一击都抵挡不住。

    而他现在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书包里的这些符篆了。

    想到这里,他灵光一闪。

    而后他直接抓起书包躲到了那堆石柱废墟之后。

    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一把铜钱剑和一沓符篆。

    随手给自己也布置了一道金光罩之后,赵晨星直接咬破指尖,以血为引,在铜钱剑上画上一道道符文,然后抓起那沓符篆就往铜钱剑上贴去……

    而中年男人的攻击依旧没有停止。

    也就在这短短几息的时间里,金光罩破碎,又有五颗舍利子失去了光泽。

    中年男人此时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他当即朝着石柱废墟冲了过去。

    却不想下一刻,大殿之中突然想起一个稚嫩的暴喝声,紧跟着一柄至少裹了十几层符篆的铜钱剑破柱而出,裹挟着破空之势,迎面朝着中年男人冲了过来。

    中年男人见状,连忙向旁边一躲。

    只见铜钱剑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然后直接轰穿了他身后的三根石柱。

    中年男人蓦地抬头看下废墟之中的赵晨星。

    只见对方正举着剑指,朝着他笑了笑。

    中年男人瞳仁一紧,因为就在他身后,那柄铜钱剑再次朝着他攻了过来。

    只一瞬间,局势逆转。

    而明明赵晨星两人已经交手了十几个回合,可是在在场的其他人眼里,也仅仅是过去了不到半分钟而已。

    直到这时,众人才纷纷反应过来。

    看着眼前不过转眼间就化为了一片废墟的大殿,又看了看还在交手的赵晨星两人以及时不时砸落下来的石柱,在场的肖家人当即四处逃散了起来。

    唯有宋文静和小金毛两人,直接就被震住了。

    小金毛一脸恍惚:“这家伙这么厉害的吗?”

    宋文静也张大了嘴:“赵弟弟这么厉害的吗?”

    所以她当时为什么要阻止赵晨星和小金毛打架?

    要不然也不会有接下来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了。

    小金毛的目光则是落在了那些被铜钱剑穿过之后直接爆炸开来的巨大石柱上,他直接爬过去,捡起了掉落在前方地面上的一块碎石,然后往自己脑门上一砸。

    宋文静:“……”

    小金毛两眼泪汪汪。

    确定了,眼前的场景都是真的。

    石柱也是真的,而且八成还是用大理石做的。

    而他的狗头可比大理石脆弱多了。

    可想而知,要是赵晨星那一剑落在了他的狗头上,他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可是偏偏他之前几次三番挑衅赵晨星。

    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小金毛一把抱住了宋文静,一脸感动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早就知道了那小子的厉害,所以才几次三番阻止我们打架,原来你一直都是在保护我。”

    这么忠心的小弟,电影里都少见呢。

    宋文静:“……”

    她是真的懦弱,小金毛也是真的憨批。

    也就在他们身后,两名同样正处于金光罩之中的肖家私生子同样也是一脸震惊,然后相互交换了一个隐晦的眼神。

    而突如其来的动静也瞬间惊动了其他人。

    会所内,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齐齐转头向声音来源处看去。

    “这是——”

    然后便又听见一阵连绵不绝的爆炸声响起,一众吸血鬼顿时反应过来:“出事了……”

    他们当即抛下了身旁的伴侣,齐齐向大殿所在的方向冲去。

    而一旁隐匿在黑暗之中的会所“服务员”也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

    “里面好像打起来了?”

    “不是说好的等伯顿中毒之后再动手吗?”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也就在这时,他们的耳机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伯顿受伤了,动手!”

    听见这话,这群“服务员”毫不犹豫地回道:“是。”

    而后他们直接撕下了伪装,有的变身狼人,有的全身覆盖上了一层机甲……然后朝着那些吸血鬼冲了过去。

    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声惨,一众吸血鬼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是信济部的人——”

    而大殿之中,中年男人已然成了赵晨星手中的玩物。

    他的速度快,有十几张迅捷符加持的铜钱剑的速度也不慢。

    而且也许是因为经常玩王者的缘故,赵晨星甚至好几次预判到了中年男人躲避和攻来的方向,要不是中年男人身手敏捷躲开了,恐怕这场战斗早已经结束了。

    又一次逃过了铜钱剑的追击,中年男人两眼猩红,自从到了m国之后,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更别说眼下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竟然是一个刚满十岁的小孩。

    “混蛋!”

    他咬牙切齿,当即聚起全身力气,向赵晨星攻去。

    一时之间,竟连铜钱剑都拦不住他。

    赵晨星却不慌不忙,默默的握紧了藏在身后的一沓各式符篆,只等中年男人攻到他面前,就送他一个大礼包。

    却不想就在这时,金光罩之中,两道小小的身影突然爆射而出,在半空中瞬间膨胀成了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一个穿着牧师装,一个身着铠甲,而在他们手中,一个硕大的十字架和一柄锋利的长剑瞬间凝聚成型,下一秒,他们径直朝着中年男人偷袭而去。

    果不其然,中年男人猝不及防,直接就被两人的攻击打了个正着,然后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小金毛等人:“……”

    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就看见穿着铠甲的男人按住了耳朵里的耳机,说道:“伯顿受伤了,动手!”

    下一秒,大殿之外便响起了一阵冲天的厮杀声。

    而后他扭头看向中年男人也就是他口中的伯顿:“伯顿,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我奉劝你们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缴械投降!”

    而会所外,接过摊主递来的三明治,赵冶数了数灵真道长等人手上的大包小包,终于满足了。

    “好了,就先到这儿了。”

    然后他转头看下会所的方向:“时间也差不多了,走吧,他们应该还没被人一锅端了。”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当即连声说道:“好好好。”

    天知道,赵冶玩了一路,他就担心了一路。

    而大殿之中。

    听见他的话,伯顿不紧不慢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而后冷笑着说道:“投降?然后被你们关进实验室,让你们日复一日的在我身上做试验?”

    听见伯顿的话,不知道为什么,那位牧师心底突然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是没等他想明白,大殿外的厮杀声越来越近,下一秒,无数人冲杀的进来。

    赫然正是兵败如山倒的一众吸血鬼以及信济部的伏兵。

    怎么回事?

    看见这一幕,牧师突然愣住了。

    且不说伯顿本来就是吸血鬼十三氏族之一的冈格罗族实力最强的第五代,只说伯顿一脉在萨州盘踞了一百多年,依靠蓄养吸食肖家的血脉之力,实力突飞猛进,以至于一直到二十一世纪之后,信济部才终于发现了伯顿一系的存在。

    可是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只怕一分钟都没有吧,伯顿一系的吸血鬼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败了?

    ——即便他们把信济部的大半高手全都调了过来。

    到此时,牧师终于反应过来。

    他终于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对于他们的出现,从头到尾,伯顿都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惊诧。

    除非伯顿早就知道了他们会在今天动手。

    所以真相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想到这里,牧师面色巨变,蓦地抬头看向伯顿。

    果不其然,伯顿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现在才发现,已经晚了!”

    而那些吸血鬼脸上惊慌失措的神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后他们转过身,随手一挥,正在追击他们的人除了少数几人险险避开了之外,其他人全都倒飞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而后便又有十几名气场雄厚的吸血鬼带着上百个手持□□的人从各个大门里中冲了出来,直接便将在场的信济部的人围了个严严实实。

    然后肖家人也出来了。

    现任肖家家主得意不已:“想不到,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圈套,你们的计划早就在主人的预料之中了。”

    至于目的,冈格罗氏族五代伯顿一系已经沉寂了上百年,在其他氏族纷纷衰落的今天,伯顿一系的实力却如日中升,甚至远超一战时期。

    这不正是他们伯顿一系君临天下的最佳时机吗?

    而信济部正好在这个时候撞了上来,可不就被他们拿来当做了伯顿一系扬名立万的第一块垫脚石吗!

    信济部是m国五大负责处理超常**的机构之一,也是这五大机构里实力最弱的一个部门,以牧师为主,主要负责萨州以及附近五个州的安全。

    信济部的计划很简单,就是趁着伯顿一系重新筛选血奴的机会,派遣骨干成员混入那群私生子当中,其他人则扮作会所的服务员,潜入进会所。

    而伯顿往往会通过吸食血液的方法去辨认那群私生子哪个才是合适的血奴,所以在此之前,信济部的这些骨干会注射一些药物到血液里,这些药物单个毒性很小甚至无毒,但一旦汇聚到一起,就会形成一种剧毒的毒药,足以将伯顿的五脏六腑化为血水,等到那时,他们再一拥而上,伯顿必死无疑,而伯顿一死,他手底下的那些吸血鬼自然也就不足为虑了。

    而伯顿要做的,就是假装中毒,然后在信济部的人倾巢而出的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中间居然出了赵晨星这个意外。

    虽然计划还是成功了,但他受的伤也是实打实的。

    想到这里,他当即阴恻恻地看向赵晨星。

    赵晨星:“……”

    大人的心都好脏,惹不起惹不起。

    正好,他的戏也唱完了。

    而后赵晨星毫不犹豫的抱着铜钱剑,转身钻进了金光罩里,和小金毛等人蹲在了一起。

    伯顿:“……”

    然后就听那位骑士怒声说道:“你有什么好得意的,靠着出卖自己的亲人给魔鬼来获得金钱地位,你们这样的人,将来一定会下地狱,昼夜受到烈火的炙烤。”

    却不想肖鸿源直接就笑了:“那真是对不住了,我是东方人,即便我死了,也应该是去东方的地府报道,而不是下地狱。”

    “你——”

    那位骑士两眼都快喷出火光来了。

    而后他转头看向伯顿:“可那又怎么样,别忘了,你现在身受重伤,我们只要一起进攻,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听见这话,伯顿又笑了:“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要是没有后手,你以为我敢放出这样的大话?”

    话音未落,远处宝座上的一个木盒径直飞向了伯顿。

    伯顿直接打开了木盒,里面竟然是一只青黑色泛着诡异血光的断手。

    “这是——”骑士蓦地瞳仁一紧:“该隐尸手!”

    在西方神话传说中,吸血鬼的始祖是亚当和夏娃的长子——该隐。

    该隐尸手其实是该隐的右手,是血族十三氏族朵卡维族的圣物,手象征着力量,相传只要拥有该隐尸手,就能拥有和神并肩的能力。

    不过这些圣物不是早就都遗失了吗?

    “没错。”

    说完,伯顿直接伸手抓向那只右手。

    “不——”

    骑士瞳仁一紧,当即就朝着伯顿冲杀了过去。

    然而已经晚了!

    就在伯顿的手碰触到那只右手的一瞬间,那只右手直接和他的手融合到了一起,而他原本惨白的右手上也瞬间多了一丝血色,

    下一秒,伯顿猛然抬头看向已经冲到了他面前的骑士,而后竟一把握住了他手中的长剑,然后用力一甩。

    骑士直接飞了出去,然后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就是如此简单粗暴,骑士却直接喷出一大口带着碎肉的鲜血来,当场就没了半条命。

    其他人见状,俱是心中一凛。

    然后便有人说道:“别怕,该隐尸手里蕴含的能量太过庞大,伯顿支撑不了多久了,大家一起上,拖住他。”

    听见这话,一众信济部的人一咬牙,直接冲了上去。

    砰砰砰!

    这些人还没有靠近伯顿,就直接被他扇飞了出去,然后和那个骑士一样,当场没了半条命。

    “哈哈哈!”

    伯顿大笑不止。

    他欣赏着自己的右手,一脸享受:“原来这就是神的力量,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而后他才转头看向刚刚说话的那人:“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有肖家的血脉之力保护,五分钟内,我都不会受到尸手里暴戾紊乱的力量的反噬。”

    而五分钟的时间,伯顿足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想到这里,信济部众人心底一凉。

    而伯顿和一众吸血鬼则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赵晨星:“……”

    还真是后手啊!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牧师突然说话:“这件事情的确是我们太大意了,所以误入了你们的圈套,但你就不觉得奇怪吗,明明我们信济部是五大机构中实力最弱的一个,甚至比一些民间机构还不如,但是政府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裁撤我们。”

    伯顿:“什么?”

    牧师:“那是因为你有后手,我们也有绝招。”

    说完,所有信济部的牧师全都闭上了眼睛,手中高举着十字架,口中默默诵念咒语,紧跟着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个金色的光圈。

    看见这一幕,伯顿神情一滞,而后蓦地回过神来:“不好,他们在召唤天使。”

    他虽然靠着尸手拥有了与神并肩的能力,但毕竟是假的,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天使的对手。

    因而他当即吼道:“快,阻止他们!”

    一众吸血鬼当即反应过来,径直朝着那些牧师扑了过去。

    而信济部的其他人则是牢牢地守在了那些牧师身前,他们嘶声喊道:“快,拦住他们,否则我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可是且不说吸血鬼这边本就人多势众,更何况这些吸血鬼的实力大多在信济部众人之上,所以即便信济部有破釜沉舟的气势,也依旧不是这些吸血鬼的对手。

    因而只不过一个照面,信济部的人就死了五分之一。

    信济部的人见状,心底又是一僵,而后他们一咬牙:“拼了。”

    反正他们的抚恤金也足够他们的家人无忧无虑的生活到老了。

    而后第一波人直接冲进了吸血鬼之中,开启了自爆模式。

    砰砰砰!

    十几个吸血鬼当场毙命。

    而也就在这段时间里,一众牧师脚下的六芒星也刻画完了。

    “混蛋!”

    见此情景,一众吸血鬼勃然大怒,因为死去的那些吸血鬼何尝不是他们的血脉亲人,所以当即再次朝着信济部的人攻了过去。

    信济部的人见状,顿时心如刀绞,但还是说道:“第二梯队,准备。”

    最前方的十几个人当即红了眼,但还是死死的盯着冲来的一众吸血鬼。

    近了,更近了……

    虽然不甘心,但他们还是做好了自爆的准备——

    却不想就在这时,十几道金光闪过,半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连绵不绝的爆炸声,伴随着一阵阵惨叫,原本来势汹汹的一众吸血鬼有的当场被炸成了碎片,也有的如同炮弹一般直接砸进了地里,存活的几率微乎其微……

    一众信济部的人当即就懵了。

    一起懵了的还有一众吸血鬼。

    他们抬头一看,这才发现门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四个人,其中三人正抓着一沓黄色的画满了奇奇怪怪花纹的纸往空气里扔。

    也正是这些纸,在脱手而出的一瞬间,直接化作一道道雷霆、一道道烈火……轰在了那些吸血鬼身上,而被击中的吸血鬼也随机一命呜呼。

    信济部众人:“……”

    吸血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对付了?

    眼睁睁的看着短短不过半分钟的时间就有二十多个同伴丧命,这些吸血鬼当即就怕了,转身便想要逃走。

    “一群贪生怕死的废物。”

    伯顿见状,气急败坏,一挥手,直接将一名想要逃跑的吸血鬼斩杀了。

    而后他阴森森道:“谁要是敢逃,我就杀了谁。”

    “都给我冲,牵制住他们。”

    一众吸血鬼只能是咬牙朝着灵真道长等人冲了过去。

    灵真道长等人刚才之所以能大杀四方,纯粹是借了偷袭的便利,这会儿吸血鬼们都反应过来了,两人的得手率也就瞬间呈直线下降了。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惊到了信济部等人。

    所以一时之间,局面还真就僵持了下来。

    伯顿见状,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他还要对付那些牧师。

    想到这里,他猛的回头一看,而后睚眦欲裂。

    也就在这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里,一众牧师脚下的法阵已经刻画完了,而且瞬间便汇聚成了一个大型法阵。

    “我等愿意献祭我们的青春,祈求您的降临,权天使瑞哈尔!”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法阵径直向上空飞去,而后停在了半空之中,降下一道白光。

    下一秒,一双穿着白色战靴的脚出现在了白光之中。

    “不——”

    伯顿失声喊道,而后他毫不犹豫的朝着牧师攻了过去,祈求能够杀掉牧师,以达成破坏阵法的目的。

    偏偏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被吸血鬼牵制住了,还是牧师率先回过神来:“不好!”

    只是已经晚了,因为安顿的手已经掐上了他的脖子!

    这一瞬间,所有人脑海中都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完了!

    却不想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噗哧声,紧跟着伯顿的动作突然就停了!

    伯顿:“……”

    瞬间老了二十岁不止的牧师:“……”

    以及刚从召唤阵中出来,就被伯顿一口鲜血喷了个正着的权天使瑞哈尔:“……”

    伯顿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只听见噗通一声,他直接倒在了地上,两眼瞪的老大。

    竟是死不瞑目!

    伯顿……就这么死了?

    不可一世的伯顿就这么死了?

    怎么可能?

    众人随即齐刷刷地看向伯顿身后。

    事情要从十秒钟前说起,因为担心手里的吃食受到波及,所以专门找了个地方存放这些吃食的赵冶一抬头,就正好看见了刚才那一幕,然后他伸脚直接挑起了前方地面上的一柄短剑,然后对准伯顿送了出去……

    他竟然一招就解决掉了伯顿?

    要知道拥有该隐尸手的伯顿,实力可是堪比神灵,结果居然被他一招就给杀了!

    而且这人似乎还是个华国人。

    华国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想到这里,牧师心头一跳。

    这些年华国发展迅速,已然成了m国的心头大患,现在对方又多了一个实力如此强悍的帮手。

    而且那些符篆……

    不正是当初华国召开玄门大会的时候,华国人用来对付他们的偷袭时用到的那些符篆吗?

    也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牧师心中已经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他虽然是个牧师,但别忘了,他还是个m国人,是信济部的部长。

    所以为了m国的未来,他必须将一切将来可能威胁到m国的东西全都消灭在萌芽之中。

    好在他们已经把天使召唤出来了,还是权天使中著名的战将之一,实力本就远超一般的神灵,有他在,他们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赵冶?

    想到这里,他当机立断,转头对权天使瑞哈尔说道:“天使大人,能否请您帮我们抓住这个异教徒,或者直接除掉他。”

    灵真道长:“……”

    赵晨星:“……”

    小金毛顿时就炸了:“有没有搞错,要不是他帮忙,你们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好吗?”

    赵冶听了,眉头一挑,而后看着权天使瑞哈尔,两眼微眯。

    权天使瑞哈尔瞬间绷紧了脊梁骨:“……就没有投降这个选项吗?”

    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