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73、第七十三章

求你别秀了 73、第七十三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虽是这么想, 不过相比于秦大师, 肖志业肯定是更相信赵冶的。

    再说了, 赵冶之所以嚣张,难道不是因为他有嚣张的资本吗?

    想到这里, 肖志业心下微定。

    说话间, 地方到了。

    房间里, 肖老爷子的大孙子肖鸿宝正躺在病床上。

    他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就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看起来全无半点生息, 要不是他的胸膛隐约还可以看见一些起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最重要的是,他身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口,而且就在赵冶打量他的时候,他额头上又凭空多了一道青肿。

    看见这一幕,沈怀川和那位秦大师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凉气。

    肖建树见状, 当即说道:“秦大师, 您看出来什么问题了吗?”

    也就在这时,病床旁边站起来一个中年女人,是肖志业的大嫂, 他大哥去世之后, 他大嫂也没有改嫁,而是留在了肖家,抚养肖鸿宝。

    不成想这位肖夫人看着肖志业等人, 却是一脸警惕:“爸,你们这是?”

    肖老爷子当即好声好气的说道:“爱娟啊,这是志业和建树专门为鸿宝请回来的大师……”

    肖夫人反应激烈,甚至不等肖老爷子把话说完:“爸,我不是早就说过鸿宝的事就不麻烦您老操心了吗,而且我已经托我娘家那边给鸿宝请了一位大师了,最迟后天就到。”

    听见这话,肖志业和肖建树的脸不约而同的拉了下来。

    他们承认,他们这么脚不沾地的为肖鸿宝找寻大师,主要是为了争夺家产,但这不代表着他们就一点都不关心肖鸿宝。

    可是肖夫人却是真的将他们看成了用心险恶的豺狼虎豹了。

    原因很简单,原本肖家的继承人应该是肖夫人的丈夫、肖志业两人的大哥,论才干,肖志业两人跟肖大哥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肖老爷子原本也一直对肖大哥寄予厚望,指望着他能将肖氏发扬光大。

    只可惜,肖大哥不幸英年早逝,原本被肖大哥压的喘不过气来的肖志业两人的心思想不活跃起来都不行。

    然而肖夫人却早已将肖家视作了他们那一房的私产,可是肖大哥这么一死,肖夫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到手的家产就这么飞了,更觉得肖志业和肖建树两人上蹿下跳的样子格外刺眼。

    所以她不甘心,就想把肖鸿宝培养出来,和肖志业两人争夺家产。

    好不容易,肖鸿宝大学毕业了,肖老爷子也终于动了退居幕后的心思,就在这个时候,肖鸿宝出事了。

    不过这事纯粹是肖鸿宝咎由自取,所以她并不怀疑这事是肖志业两人干的,而是担心肖志业两人故意动手脚,想要趁机除掉肖鸿宝,这样,连原本需要分给大房的那一份家产也可以免了。

    一旁的肖魏见状,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就是为什么他宁愿自己出去找工作,也不想去肖氏上班的主要原因了。

    肖家在户市,勉强也就能摸到二流家族的尾巴,为了争夺家产,这就已经开始上演三国演义了。

    肖老爷子哪能不知道肖夫人的意思,他心中一叹,说道:“你先别急着拒绝,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赵冶赵道长,这位是庚省省道协的秦大师。”

    什么?

    显然,赵冶的大名她也是听说过的。

    再说这位秦大师,既然是道协的人,那就意味着他八成不可能和肖志业两人同流合污去谋害肖鸿宝。

    想到这里,肖夫人脸上的神情僵住了。

    但她肯定也不能承认是自己误会了肖志业两人。

    所以她嘴巴张了又张,最后只憋出来一句:“那就麻烦两位大师了。”

    肖志业两人也不想搭理她了。

    肖建树当即抢在肖志业前面,说道:“秦大师,这事您怎么看?”

    而此时的秦大师也终于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

    他藏在道袍下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他后悔了,后悔不应该为了肖建树许下的丰厚报酬来淌这趟浑水。

    但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反悔了,否则肖建树一定不会放过他。

    想到这里,秦大师稍稍稳住心神,只能是赶鸭子上架道:“我看贵府少爷的症状分明是丢了魂。”

    听见这话,肖魏当即打起精神来,既然拜不了赵冶做师傅,那就更不能浪费现在这个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了。

    所以他当即转头看向赵冶。

    毕竟相比于秦大师,他也更相信赵冶一点。

    赵冶只是点了点头:“这位……秦大师说的不错。”

    算这家伙运气好,猜对了。

    肖老爷子当即说道:“那秦大师您看?”

    秦大师只问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的事情?”

    肖夫人抢着回道:“就是三天前的事情,吃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昏死过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过。”

    “三天,还好,还有得救。”

    说完,秦大师解释道:“一旦生魂离体超过七天,就算是神仙出手,也救不回来了。”

    而后他又问道:“他的生辰八字是什么?”

    肖夫人当即便把肖鸿宝的生辰八字报给了他。

    秦大师直接掐起手指头来,而后自信收手:“很好,半个小时之后就是给他招魂的最好时机。”

    听他这么一说,肖夫人惊喜万分,连声说道:“好好好。”

    听见这话,肖老爷子和肖建树同样激动不已:“那就麻烦秦大师了!”

    而后肖建树得意的看了一眼肖志业。

    在他看来,秦大师实力不俗,赵冶本事也不低,肖鸿宝这件事对两人来说都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自然是谁先抢得先机谁就能赢。

    肖志业见状,当即做出一副懊恼的样子。

    背地里却幸灾乐祸的想着,笑吧笑吧,等到那个骗子露出马脚来的时候,你就知道哭字怎么写了?

    而一旁的肖魏则是失望不已,他还以为能亲眼见到赵冶出手呢!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法坛就布置好了。

    秦大师也换上了一身法衣,手中桃木剑一挥,便开始踏罡步斗,别说,架势还挺足的,加上这个时候正好有一阵凉风吹了过来,顿时衬的秦大师更加的仙风道骨了。

    肖建树见状,就差把得意两个字直接写在脸上了。

    在他看来,秦大师成功把肖鸿宝的魂召回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而后就听见秦大师粗着声音诵道:“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窍未临……天门开地门开,肖鸿宝壮胆归来!”

    肖夫人紧张的握紧了双拳,肖老爷子也不由的拄着拐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可是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甚至连凉风也停了。

    肖建树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他连忙问道:“秦大师,这——”

    秦大师脸上似乎也有些挂不住,他捂着嘴轻咳了一声:“失误了,没事,我还有其他招魂的办法。”

    说完,他当即让人把桌案上的东西全都清理了,然后重新布置了一番。

    只看见他倒了一杯清茶在桌案上,然后燃起三炷香,向灶君通告了肖鸿宝的姓名,住址,生辰八字之后,拿起那三炷香,走到病床前,在肖鸿宝的胸前上下摆动,口中同时念念有词:“拜请九天司命真君来收魂!”

    如此三次之后,他将三炷香燃烧后的香灰弹进那杯清茶里,然后就要给肖鸿宝灌下去。

    可是肖鸿宝没有知觉,根本就张不开嘴。

    秦大师头上热汗直冒,当即说道:“快来帮我一把。”

    于是肖夫人和肖建树当即走上前去,将肖鸿宝扶了起来。

    只看见秦大师掐着肖鸿宝的下巴,给他强灌了下去。

    而后众人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而后又是五分钟过去了,依旧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肖老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肖夫人的脸更是直接就黑了,尤其是在看到肖鸿宝的下巴都被秦大师给掐红了之后。

    要不是时间和地点都不合适,一旁的肖志业能直接笑出声。

    肖建树的脸也挂不住了,他强压着心底的怒气:“秦大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却不想秦大师比肖建树的脸色还差,他喃喃自语:“不应当啊,怎么可能?”

    然后又见他快速的掐了掐手指头,忍不住问道:“你们确定没有弄错他的生辰八字?”

    肖夫人当即说道:“鸿宝是我亲生的,我怎么可能弄错?”

    秦大师顿时更困惑了:“既然没错,那怎么会招不回来呢?”

    而后他索性不想了,只说道:“请容我再试一次,这一次要是还不成功,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肖夫人等人果然被他糊弄住了,最终决定再让秦大师试一次。

    秦大师见状,内心却是松了一口气。

    就他那点花花架子,要是能把魂给招回来,那才真的是见鬼了呢。

    他之所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为的就是制造自己本事是有的,但是对肖鸿宝这事的确是无能为力的假象,这样一来,他的身份不仅不会被戳穿,而且应该还能赚点车马费。

    肖家不缺钱,就算只是车马费应该也不少了。

    所以秦大师才会这么卖力,

    只见他用一个小碗装满了一碗白米,然后取肖鸿宝的贴身衣服一件,用衣服将米碗包起,点香祷告后,解开衣服让肖鸿宝穿上。

    然后一边焚化纸钱,一边诵道:“香烟通法界拜请收魂祖师,焚化纸钱烧钱烧化江湖海,奉请山神五道,山魅孤魂,着意搜寻,收魂附体,助起精神……”

    看见这一幕,肖建树内心焦急不已,忍不住在心里祈祷:“这一次可一定要成功啊!”

    肖志业则是昂首挺胸,显然也已经做好了嘲讽肖建树的准备。

    而一旁肖魏忍不住皱起眉头,因为他从小就对这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比较感兴趣,所以有专门的研究过道家的各种法术,因此他大概是现场除了赵冶之外,唯一一个知道秦大师用的是什么招魂的方法的人了。

    不过这位秦大师用的方法未免也太……low了点吧,分明是网上传烂了的方法。

    他不是庚省道协会长的大弟子吗?难道就没有自己的独门秘诀?

    这可不太符合他的身份。

    而且前两回也就算的,好歹请的是真神,怎么现在连孤魂野鬼也请了,这路子未免也太野了点吧。

    到这里,肖魏心里已然有数了。

    显然,这个所谓的秦大师根本就是个骗子。

    他所谓的招魂就是一场骗局!

    也就在这时,秦大师最后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敕!”

    说着,他抓起一把白米,猛地向之前用来焚化纸钱的铜盆中撒去。

    看见白米落进熊熊火焰之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秦大师心底一松,总算是演完了。

    而后他快速的调整情绪,准备应对肖家人的指责。

    却不想下一刻,突然凭空刮来了一阵狂风,吹得窗帘哗哗作响,众人不由抬手挡在眼前,身材比较瘦小的肖夫人等人更是被狂风吹得连连后退,铜盆也瞬间被掀翻,连同桌案上的法器一起,齐齐被卷上了天,直至消失不见。

    几息之后,狂风又瞬间消失。

    众人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挡在眼前的手臂,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就看见院子里、天上……目光所及之处,俱是面目狰狞丑陋的鬼魂。

    众人却来不及害怕。

    肖魏:“……”

    肖建树:“……”

    肖志业:“……”

    秦大师:“……”

    肖魏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真的请来了这么多的孤魂野鬼?

    肖建树欣喜若狂:“成功了,竟然成功了,哈哈哈哈!”

    而后他看向肖志业,狠狠的吐了一口恶气。

    想看他的笑话,没门。

    肖志业不可置信:“怎么可能?”

    他下意识的看向赵冶,说好的,秦大师只是一个骗子呢?

    秦大师浑浑噩噩,甚至忘了用苍老的假声说话:“这、这真的是我请来的……”

    这怎么可能?

    可是事实上,他真的请来了这么多的孤魂野鬼。

    秦大师当即反应过来,他激动不已,难道他是绝世天才,所以就算没有师傅教导,也能自学成才?

    也就是说,肖家的佣金是他的了。

    想到这里,秦大师眼中蓦地迸射出一道亮光,而后他竭力压下心底的狂喜,故作淡定的对四面八方的鬼魂说道:“接下来,就劳烦诸位了,事成之后,在下一定备上丰厚的祭品犒劳诸位。”

    却不想听见这话,四面八方的鬼魂却一动不动。

    秦大师:“……”

    肖老爷子等人:“……”

    怎么回事?

    秦大师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于是重复道:“接下来,就劳烦……”

    然而话音未落,这些鬼魂便齐齐亮出了尖牙利爪。

    秦大师:“……”

    肖魏:“……”

    ……

    下一秒,这些鬼魂齐齐冲着众人冲了过来。

    肖志业也终于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了,他一边喊着快跑,一边惊恐的看向赵冶。

    却发现赵冶正忙着捂住沈怀川的眼睛。

    肖志业:“……”

    他心中顿时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甚至想揪着赵冶的衣领大喊一句,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秀恩爱了吧!

    他们连滚带爬地向屋内逃去,可是刚关上大门,没等他们回过头,数十只尖锐的利爪便齐齐如同穿过一张薄薄的白纸一般刺穿了六七公分厚的大铁门。

    而后偌大的铁门瞬间化为了纸片。

    另一边,何家。

    昏暗的密室之中,骨瘦嶙峋且驼着背的伏未盘坐在蒲团上,摇曳的烛光将他满是伤疤的脸衬托的格外的狰狞,而在他对面,是整整一面墙的瓷偶,放眼望去,至少有上千之多,它们面目恐怖,千奇百怪……

    下一秒,伏未猛地睁开眼:“找到他了。”

    听见这话,原本因为惧怕这些瓷偶,所以远远的站在角落里的何元忠此刻也忍不住的捂着**,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狞声喊道:“快,杀了他!”

    想到他这些天以来的遭遇,何元忠就恨不得将赵冶扒皮抽筋。

    伏未狞笑道:“放心,那小子就算再厉害,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这还真不是伏未自负,要知道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正道修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在他的厉鬼军团面前,再厉害也没用。

    说完,他大手一挥:“去。”

    一时之间,密室之中狂风大作,裹挟着震耳欲聋的鬼哭狼嚎声急掠而去。

    何元忠当即说道:“好,只要赵冶一死,剩下的一千万马上就打到你的账上。”

    亲兄弟还明算账,帮何元忠做事,伏未也是要收钱的。

    不过这钱,何元忠给的心甘情愿。

    听见这话,何伟博脸上也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显然,在他们看来,现在的赵冶已经是个死人了。

    肖家别墅。

    众人终于反应过来。

    他们想要失声尖叫,却根本喊不出来,因为那些厉鬼已经冲到他们面前来了。

    下一刻,一根湿漉漉的辫子直接缠上了秦大师的脖子,并瞬间将他提到了半空之中,然后正对上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这一瞬间,他的眼珠子似乎都要从眼眶里爆出来了,但好在他还记得挣扎,他拼命挥舞着手里的桃木剑,想要砍断缠在他脖子上的辫子,可是不仅没有什么用,他手中的桃木剑还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于是他艰难的转过头,想要向附近的肖魏求助,才发现对方的处境并不比他好上多少。

    因为肖魏正被四五只厉鬼一齐追杀。

    肖魏也很崩溃,因为他有随身携带青川观的护身符的缘故,所以第一只冲向他的厉鬼直接就被弹飞了出去,然而就在他庆幸不已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成了附近所有厉鬼的眼中钉。

    好在他平时有锻炼的习惯,身手还算敏捷,所以在连滚带爬的情况下,勉强逃过了这些厉鬼的几波追杀。

    可是这一次,他就没那么好运了。

    肖魏背靠着墙壁,看着已经飞到他眼前的五只厉鬼,一脸绝望。

    难道他今天就要死在这儿了吗?

    他今年才二十六岁,他还有大好的人生要走,他甚至还没有好好的谈一场恋爱,他真的不想死啊!

    也就在这时,一道霸道的掌风呼啸而至。

    紧跟着,五只厉鬼如遭重击一般,齐齐飞了出来。

    其中一只厉鬼尖锐的指甲正好从肖魏的鼻尖划过,留下一道血痕。

    肖魏蓦地瞪大了双眼。

    下一秒,他身体一轻,直接倒飞了出去,而后稳稳的落进了一个金光罩里,被肖志业等人接住了。

    肖魏粗喘着气,而后定睛一看,可不正是赵冶。

    肖魏顿时激动起来,直接扑上前去,贴在金光罩上。

    他来了,他来了,他踏着七彩祥云来了!

    在肖魏的视角里,赵冶正独自站立在一片废墟之中,面对漫天的穷凶极恶的恶鬼。

    肖魏猛地握紧了双拳,他终于能亲眼见到赵冶大杀四方的样子了。

    然后就看见赵冶皱起了眉头。

    肖魏顿时屏住了呼吸。

    他忍不住想,赵冶现在会是在想什么呢?

    是怎么打败这些厉鬼?

    还是怎么打赢这些厉鬼?

    赵冶看了看四面八方的厉鬼,又看了看眼前一片狼藉的别墅。

    显然,这些厉鬼是冲着他来的,至于幕后黑手是谁,稍微一想就知道了,反正和他不对付的也就那么几个人。

    也就是说,肖家的这些损失都得算到他头上。

    赵冶:“……???”

    再这样下去,肖志业给他的那点佣金怕是都不够赔。

    不行,必须得速战速决。

    最主要的是,沈怀川还在后面看着呢!

    想到这里,赵冶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椅子……

    不行,太粗鲁了!

    于是他强迫自己将目光移到一旁的桃木剑上,而后用脚一挑,腾空而起——

    这一下子,肖魏连眼睛都不敢眨了,生怕错过了什么。

    他想,赵冶会使用什么招数,符篆、咒语还是两个一起用?

    对了,高手过招,速度肯定都特别快,万一他到时候看不清或者没记住怎么办。

    不行,他得录下来。

    想到这里,肖魏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掏了出来。

    也就在这时,赵冶于半空中将全身的灵力灌注到桃木剑之中,而后横空一扫!

    嗡!

    伴随着一阵细微的嗡鸣声,一道毁天灭地的力量,如山如海,凝如实质,从剑尖处猛烈的爆发出来,向四面八方席卷开来。

    而那些迎面攻来的厉鬼,在碰到这股力量的瞬间,身体竟凭空扭曲、破裂,最后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道道白光在空中盘旋了一阵之后,没入了地底。

    原本被吊在半空中的秦大师也瞬间如同炮弹一般直直的掉在了地上。

    而此时,一阵阵凄厉的惨叫还在天地间回响。

    它们就这样被超度了!

    它们就这样被超度了??

    甚至还没来得及打开手机的肖魏:“……”

    肖魏张了张嘴。

    我以为我是来学技术的!

    下一秒,风浪散去,赵冶如同谪仙一般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顺便捥了个帅气的剑花。

    肖魏:“……”

    我真的是来学技术的!

    作者有话要说:  肖魏:索然无味.jpg!

    感谢在2020-03-11 02:48::05: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戏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明灯 40瓶;三十三年 20瓶;我家有两个小肥猪、想的很好、炎家小凉 10瓶;花街梦影 5瓶;竹妍 2瓶;梦千寻、慕云、梅兰竹菊、月狐、书仙、傻了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