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72、第七十二章

求你别秀了 72、第七十二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连着和赵冶胡混了三天, 到星期一的时候, 沈怀川别说是上班了, 连床都不想起了。

    沈怀川焉焉的抱着被子,明明他身体并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却总觉得什么地方虚了。

    他总算是明白了, 那家伙不仅是个大尾巴狼, 还是个永动机。

    也就在这时, 吃饱喝足的永动机端着早餐进来,看见沈怀川还躺在床上, 当即把早餐放到床头柜上, 坐了过去,想要把人从被窝里捞出来:“怎么还不起来,该吃早饭了?”

    沈怀川却并不想搭理他,直接伸手推开了他,气呼呼道:“不吃了。”

    赵冶一愣,而后不懂就问:“怎么了?”

    他竟然还好意思问怎么了?

    沈怀川愤愤的瞪了赵冶一眼。

    要不是这家伙总是做菜做到一半的时候就不听指挥, 还总是私自加班, 他能虚成这样吗?

    再说了,同样是男人,他还不是出力的那个, 赵冶的体力却能比他好那么多。

    沈怀川越想越郁闷, 而后抬起一脚就向赵冶踹去。

    赵冶没能弄明白沈怀川的意思,但是系统给的攻略里有说过,遇到这种情况, 先认错,准没错,于是他正好就在这个时候凑了过去。

    然后沈怀川的那一脚恰好就踢在了他的胡萝卜上。

    沈怀川:“……”

    赵冶:“……”

    沈怀川下意识的蹭了两下,然后更生气了。

    凭什么,这家伙连种的萝卜都比他的大。

    如果说赵冶原本还弄不明白沈怀川是什么意思的话,现在却是明白了。

    ——原来是嫌弃他早上没有工作。

    赵冶知错就改,当即说道:“我明白了!”

    沈怀川:“……哈?”

    你明白了什么?

    然后就看见赵冶干净利落的去掉了胡萝卜的包装袋。

    “不是……”

    沈怀川急了,结果手忙脚乱间正好扯开了赵冶的上衣扣子。

    沈怀川:“……”

    这下子是真的说不清了。

    赵冶当即凑上去亲了亲他的嘴角,低笑着说道:“急什么……”

    沈怀川面红耳赤,一半是怒的,一半是羞的:“……”

    谁、谁急了?

    不过,这家伙笑起来未免也太好看了吧!

    真是百看不厌。

    沈怀川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

    赵冶这一回却是真的明白了。

    于是他又冲着沈怀川笑了笑。

    沈怀川的心窍瞬间就被这个笑容给迷住了,以至于连反抗都忘了。

    就是事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然后沈怀川就又明白了,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大尾巴狼,他就是个憨憨,因为他能把你所有的情绪都理解为x求不满。

    不过这也同样暴露了一个问题,俗话说污者见污,如果不是赵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又怎么可能这样误会他。

    而且明明赵冶年纪也不大,怎么吃起肉来,比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犯人还狠?

    沈怀川扶着腰,疑惑不已。

    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门生意找上了赵冶。

    来人叫肖志业,家里是开服装公司的,出事的是他大哥的遗腹子,据说是被厉鬼缠上了。

    事实上,也就在这几天里,之前在盘惇大酒店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户市上流圈子,何元忠沦为众人不耻的对象的同时,赵冶也因此再一次名震户市。

    所以这一出事,肖志业立马就想到了赵冶,然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赵冶的住处。

    肖志业说:“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我三弟肖建树这一次也请了一位大师回来,到时候还得麻烦您和他斗上一斗。”

    事实上,他们家现在当家做主的是他父亲肖老爷子,肖老爷子年纪大了,精力不济,最近已经有了退居幕后的打算,而肖志业大哥早逝,没什么意外的话,未来肖家的当家人就在肖志业和肖建树之中了。

    不过两人实力相当,谁也没办法压过对方一头,所以最近正斗的不可开交。

    而后他直接掏出来一张面值两百万的支票出来,恭恭敬敬的人递给赵冶:“这是定金,有什么冒犯到道长的,请您千万担待,事成之后,我另有重金酬谢。”

    赵冶见状,点了点头:“行。”

    这事虽然在他看来的确有点掉份,但谁让他还差一千多万才能完成系统发布的第六个任务呢!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赵冶看向沈怀川:“在家里闷了好几天了,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沈怀川还真不想出门,不过转念一想,出门走走也好,就当做是锻炼身体了,要不然他迟早有一天会累死在……家里的各个地方。

    于是他点了点头:“好。”

    肖家离沈怀川的住处并不远,坐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

    肖老爷子也亲自到门口来迎了。

    也就在他们正准备进屋的时候,一辆劳斯莱斯突然冲了过来,最后稳稳的在赵冶等人面前停下了。

    下一刻,从车上冲下来一个年轻男人,看见赵冶,他眼前一亮,然后直接冲了上去:“赵道长,我我我,我是你的忠实粉丝,从你霸气反击郭擎宇的时候,我就粉上你了……”

    他激动不已,嗷嗷叫道:“我可终于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

    赵冶扭头看向肖老爷子。

    肖老爷子当即说道:“这是我的弟弟肖魏。”

    是真的亲弟弟,他父亲六十岁的时候给他生的。

    “这小子从小就对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很感兴趣。”

    然后肖老爷子转头看向肖魏,板起脸来,说道:“你怎么过来了?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肖魏出生之后没多久,肖老爷子的父亲就去世了,可以说肖魏是肖老爷子一手带大的,可是肖老爷子的沉稳,肖魏却没有学到半分。

    他生性跳脱,肖老爷子原本是打算等肖魏大学毕业之后,就让他去自家的公司历练,可是肖魏却宁肯去外面打工,也不愿意听从肖老爷子的安排,还说什么不想掺和进肖老爷子一家的破事里,差点没把肖老爷子气死。

    肖魏抽空回道:“我已经被公司开除了。”

    所以一听说肖志业把赵冶给请来了,他才能马不停蹄的赶过来。

    肖老爷子:“什么,你不是才刚转正吗?”

    肖魏:“这不是前段时间我们部门空降了一个副经理吗,那家伙一进来就看上了我一男同事,对他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我那个同事被那家伙逼急了,就让我假装是他男朋友,想让那家伙知难而退,结果我就被开除了,然后我才知道那家伙竟然是老板的儿子。”

    肖老爷子当即就怒了:“什么,这不是欺负人吗,你就这么由着他欺负?”

    却不想肖魏挤眉弄眼道:“怎么可能,我都没告诉他,我那个同事是真的有男朋友,不过不是我,而是他老丈人,而且他们家公司能坚持到现在,全靠他老丈人的扶持哦!”

    肖老爷子:“……”

    赵冶:“……”

    大概可以猜到那家伙会是什么下场了。

    应付完肖老爷子,肖魏回头继续纠缠赵冶:“对了赵道长,你有收徒的打算吗,你看我怎么样?乖巧听话会卖萌,能全天候陪聊吹彩虹屁~”

    赵冶十动然拒:“……没有。”

    教徒弟这么麻烦的事他才不想干。

    “诶!”

    肖魏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去。

    “好了。”

    肖老爷子当即说道:“你看你现在咋咋呼呼的像什么样?”

    “你是不是忘了,你大侄孙子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结果这家伙竟然一点都不关心,这是个长辈该有的样子吗?

    听见这话,肖魏却是不由的撇了撇嘴:“知道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肖建树也到了。

    他带着一个道士兴致冲冲的走了过来:“爸,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庚省的秦大师,他可是庚省道协吴会长的开山大弟子,十几岁就跟着秦大师远征r国、t国……死在他手底下的妖魔鬼怪就算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去年,西京不是爆发了大规模传染病吗,政府说是禽流感,其实不是,真正的原因是西京大学操场下面发现了一个万人坑,正因为万人坑尸气外泄,所以才会造成疫病横行……也是秦大师,一力平定了这座万人坑。”

    ……

    肖建树洋洋洒洒,历数了七八件这位秦大师的丰功伟绩,而且一件比一件夸张,听得在场众人一愣一愣的。

    最后他才意犹未尽道:“所以有秦大师在,事情一定能圆满解决。”

    末了,他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肖志业,然后才发现,他身边竟然也跟着一个人。

    “这位是?”

    肖志业:“这位是赵冶赵道长。”

    什么?

    肖建树心头一紧,他当然也是听说过赵冶的威名的。

    只是没想到肖志业竟然请到了他。

    赵冶看向那位秦大师,他看起来四五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道袍,蓄着山羊胡,乍一看,的确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赵冶先是拱手见了一礼,然后问道:“听肖建树先生说,您是庚省道协吴会长的弟子?”

    “嗯。”秦大师斜了赵冶一眼,一副高傲的样子,似乎是没把赵冶放在眼里。

    赵冶笑了笑:“那真是巧了,我现在就在庚省定居。”

    一旁的肖老爷子这才缓过神来,他才不管肖志业和肖建树之间的明枪暗箭,一听说这位秦大师这么厉害,只知道现在有了赵冶和秦大师这一双重保险,他家大孙子的事就又稳了两分,于是他当即说道:“那这件事情就麻烦两位大师了。”

    赵冶点了点头。

    秦大师也惜字如金:“好说。”

    肖老爷子当即伸出手:“两位请。”

    趁着肖老爷子在前头带路的机会,肖建树连忙把秦大师往身边拉了拉,然后小声问道:“秦大师,那个赵冶听说也很有本事,你看你能赢过他吗?”

    秦大师不以为意,压低了声音:“一个毛头小子而已,你放心,他还不是我的对手。”

    肖建树转念一想,也是,毕竟赵冶做的那些事全部加起来也比不过秦大师做的一件事大。

    “那就好,那就好。”

    肖建树喜上眉梢,当即握紧了双拳,用力挥了一下,这下子他继承人的位置算是稳了。

    而另一边,肖志业同样把赵冶拉到了一边,紧张道:“赵道长,那位秦大师似乎很有本事的样子?”

    赵冶直说道:“不必担心,一个冒牌货而已。”

    肖志业一惊:“什么,他是个骗子?”

    而后他连声问道:“赵道长您认识他?”

    赵冶摇了摇头,他的便宜徒子徒孙多了去了,哪记得那么多人。

    肖志业:“那您是怎么知道的?”

    赵冶理所当然道:“他不是庚省的吗,可是他看见我,都没有给我磕头叫我祖宗。”

    肖志业:“……”

    不是,这里面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

    如果是想宽慰他的话,那这话就有点嚣张了呀,而且这么赤/luoluo的骂人家孙子,好像也不太合适吧!

    作者有话要说:  赵冶:认人方法简单粗暴.jpg!

    感谢在2020-03-10 07:22::4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辞小笙、戏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孟子曰 30瓶;肖宇竹 20瓶;燕子向南飞 15瓶;迢迢 10瓶;哈哈、左岩、辞小笙、不想上网课、25191433 5瓶;dongdong、孤枕一灯秋、、慧心、月狐 2瓶;傻了吧?!、云青、深林一树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