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71、第七十一章

求你别秀了 71、第七十一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沈靖涵等人合力将欧阳莹送回了家。

    赵冶烧了一道黄符给欧阳莹灌了下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 她就醒了。

    欧阳莹睁开眼, 脸上先是升起一抹茫然:“我这是怎么了?”

    而后这些天的经历尤其是刚才在酒店发生的事情一幕幕在她的脑海中回放,刷的一下, 她的脸直接就白了。

    而后她猛的看向沈靖涵等人, 瞬间泪如雨下:“靖涵、婉婉……”

    要不是她们, 她今天就真的被那个老家伙得手了。

    张婉当即抱住她, 沈靖涵也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没事了, 没事了。”

    欧阳莹当即抱着她们大哭起来。

    等到她把心底的后怕和惊慌发泄出来, 像是想到了什么,欧阳莹甚至都顾不上擦干眼角的泪水,便急声说道:“婉婉,靖涵,那天骂你们的话,并不是我的本意, 都是何元忠控制我说的……”

    而实际上, 事情得从两个月前说起。

    何氏的主营业务支柱是直播业,但也涉及酒店业、房地产、金融等产业,最近何氏刚从京城贺氏拿到了一笔投资, 正准备调整产业结构, 大刀阔斧进军酒店业,计划就是以户市为中心向外辐射,十年内建成三十家家三星级以上酒店。

    而欧阳莹之前就任的公司立升就是户市本地的一家老牌酒店管理公司, 因为近年来华国经济形势大好,国外资本也都看好华国未来的发展,所以很多国际知名的酒店管理公司纷纷涌入户市,这也就极大的压缩了立升等本土品牌公司的生存空间。

    所以等到何氏的拓展计划一放出来,各方瞬间闻风而动,国外资本希望能再下一城,本土品牌公司希望能借助何氏在这股风波之中站稳跟脚,于是他们纷纷派出了自己的精英谈判团队。

    而欧阳莹正是立升派出的谈判团队中的成员之一。

    没想到的是,在和何氏的谈判之中,何元忠竟然对欧阳莹动了歪心思。

    一开始,何元忠只是私底下骚扰她,给她送奢侈品约她吃饭什么的。

    不过绝大多数正常的年轻女性,都不可能接受一个七十岁老头的追求。

    所以欧阳莹委婉的拒绝了他。

    只是何元忠本来就是个无耻之徒,否则也不会一把年纪了,还觊觎人家年轻漂亮的单身女青年。

    所以在欧阳莹拒绝了他之后,他不仅没有收手,反而变本加厉。

    他查到因为这么多年来欧阳莹的上司和老总都对她尤为宽待的缘故,所以欧阳莹对立升很有感情,于是就暗地里威胁欧阳莹如果不接受他的追求,不仅立升会失去这次和何氏合作的机会,而且他还会发动业内的同行打压立升。

    相反,只要欧阳莹把他伺候好了,他可以向董事会提议将这次的合作就交给立升。

    欧阳莹顿时就被恶心的不行。

    可是何元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找上门来的时候,欧阳莹正在开视频会议。

    尽避欧阳莹已经关了麦,但是他当时yin|邪的神情以及试图去摸欧阳莹的脸的一幕还是被整个立升的高层看了个正着。

    所以不等欧阳莹做出决定,立升的老总就坚决拒绝了何元忠的无耻要求,而且他一点也不怵何元忠,说白了,不管怎么说,立升都是户市的地头蛇,就算何元忠背靠京城贺家,想要扳倒立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要何元忠不怕他们把今天的事情宣扬出去。

    于是事情到这儿就僵持住了。

    两天后,何元忠突然设宴邀请立升谈判团队的人,说是要为自己的鲁莽行径给欧阳莹赔罪。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公司已经为她担上了和何氏闹翻的风险,欧阳莹也不能为了一时意气,真的将公司拖到险境,更何况何元忠不仅是邀请了她一个人,所以她只能是去赴了宴。

    也就是在这个晚宴上,她喝了何元忠递来的一杯赔罪酒……

    之后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听到这儿,张婉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艹,早知道那个家伙这么恶心,当时老娘就该真的废了他。”

    沈靖涵则是忍不住皱起眉头:“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和我们说过。”

    欧阳莹嗫嚅着,不说话了。

    看见她这幅样子,沈靖涵哪里不知道欧阳莹这是又犯倔了。

    她忍不住说道:“莹莹,你性子好强,觉得能自己解决的事情就绝不去麻烦别人,我们能理解,但我们不是别人,我们是你的好朋友,有些事情分得这么清楚真的好吗?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你差点把自己给毁了你知道吗?”

    不等欧阳莹回话,沈靖涵便说道:“你要是还把我们当朋友,接下来你就必须听我们的,正好你已经把工作辞了,接下来就到新泽来帮我们好了。”

    新泽就是沈靖涵创办的公司。

    欧阳莹却下意识的犹豫了。

    张婉当即说道:“靖涵说的没错,你不就是担心别人说闲话,说你占靖涵的便宜吗,可是只要我们行得正坐得端,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你这样的人才在求职市场上本来就是抢手货,谁占谁的便宜还不一定呢!”

    这是实话。

    听见这话,欧阳莹忍不住又哭了,她抱住张婉两人,哽咽道:“谢谢,谢谢你们。”

    老天虽然没有给她一个好的出身、一个美满的家庭,却给了她两个这么好的朋友,也算是待她不薄了。

    她也终于想通了,以前的确是她太钻牛角尖了,与其一味逃避,为什么不去用实力堵住那些人的嘴呢。

    见她终于松口了,沈靖涵忍不住说道:“以后我们姐妹齐心,其利断金。”

    张婉也眉开眼笑:“好。”

    事情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

    因为欧阳莹的身体还没有大好,所以张婉就留在她家照顾她了。

    于是就又只剩下了赵冶、沈怀川和沈靖涵三个人。

    重新回到咖啡馆,沈靖涵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就在刚才,赵冶还救了她闺蜜来着。

    这可就不仅仅是吃人嘴短的事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说道:“对于你们俩的事情……”其实我原本是不同意的,但是如果我现在还坚持之前的态度,那就是不知好歹了。不过,你也别以为我是同意你们在一起了,我的想法始终没有变过,如果哪天让我发现你做了对不起怀川的事情……

    她盘算的很好,比如先表明自己的态度,再警告赵冶一番,最后说一两句祝福语,打一棒子给个甜枣……

    只不过没等她把话说完,沈怀川突然开口说道:“大姐,我刚才听婉姐说,你竟然是青川观的粉丝,还专门请了一张青川观的护身符送给婉姐做生日礼物?”

    沈靖涵:“……”

    不是,我本来就很尴尬了,你还故意揭我的短?

    而且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这都能猜到我准备说什么?

    不过,你们还没结婚呢,这就维护上了?

    沈靖涵郁闷的瞪了沈怀川一眼,当即好声没好气的说道:“行了行了,知道你们是苦命鸳鸳,我是恶……”

    说到一半,她后知后觉,事实上,她连恶婆婆都不是。

    因为沈怀川才是被压的那个。

    想到这儿,沈靖涵顿时更郁闷了,也终于知道家里好不容易养大的白菜被外面的猪给拱了是什么感觉了。

    所以她摆了摆手:“算了,反正人我也见过了,滚吧,我也该回去了,公司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

    沈怀川瞬间笑弯了眉眼:“谢谢大姐。”

    赵冶也说:“谢谢沈小姐。”

    沈怀川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关竟然这么容易就过了。

    他高兴了一路,因而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抱住了赵冶,然后在他嘴角上啾了一口,眼里有星光绽放:“今天多亏了你!”

    说完,沈怀川又亲了赵冶一口。

    这是补之前在酒店的时候欠的,他想了一路了。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又凑到赵冶嘴边亲了亲。

    这是欠的那个的利息。

    沈·霸道总裁·怀川从来都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呢!

    看着沈怀川因为他们俩的事得到了家人的认可而喜不自禁的样子,赵冶的心瞬间化为了一汪春水,喉结上下滚动间,他得寸进尺:“那这样的奖励可不够!”

    沈怀川抱着赵冶的脖子,双腿架在他的腰上,瞬间就领会到了赵冶的意思,他呼吸微促,口干舌燥:“那你想怎么样?”

    赵冶把他往床上一放,一本正经道:“想吃臀尖炒黄瓜,你来做。”

    沈怀川瞬间面红耳赤。

    这、这就有点刺激了!

    ……

    而另一边,户市,何家别墅之中。

    何元忠躺在床上,歇斯底里:“快,快抓住它,它已经爬到我腿上了。”

    “混账,是右腿,右腿……”

    他身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红疹,连脚底板也不例外——这些都是之前在酒店里,那些扑到他身上的虫子咬的。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日子就再也没有安生过。

    明明晚上睡得好好的,可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的被窝里总是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虫子。

    不仅如此,因为现在别墅里到处都是虫子,也就意味着随时都有被人误食的可能。

    而就在昨天晚上,他的心腹属下突然爬上了他的床……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身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管家终于从何元忠的右腿上抓住了那条作乱的蜈蚣。

    何元忠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而后他怒骂道:“不是已经请了杀虫专家过来杀虫了吗,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虫子?杀虫药呢?为什么不多喷一点。”

    管家一脸苦色:“这虫子实在是太多了,防也防不住,没办法……”

    而且杀虫药再好用也不能多喷啊,要不然,恐怕虫子还没有杀完,住在别墅里的人就该先出问题了。

    听见这话,何元忠睚眦欲裂,要不是赵冶,他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他甚至还要将这些虫子的尸体焚烧之后的骨灰好好保存起来,以避免它们的尸体流落到外面培养出新的情蛊。

    谁能想到,他爹娘都还没死,他却先“孝敬”上了一堆虫子。

    不仅如此,盘惇大酒店的名声也毁了,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表面光鲜的酒店,角落里却钻出来那么多的虫子,消息传出去,谁还会再到盘惇消费。

    而盘惇可是何氏名下最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这事一出,盘惇就算不马上倒闭,也得亏损大几千万,而且何氏后续的拓展计划,恐怕也会受到影响。

    而这,肯定是需要他这个罪魁祸首掏腰包的。

    想到这里,他当即怒骂道:“赵冶,我要杀了你,要你不得好死……”

    得,又骂开了!

    管家无奈的退出去了。

    等到虫灾基本被控制的时候,何伟博也终于出现了。

    他今年四十岁,身高近一米八,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没有发福,看起来分外的儒雅。

    只是说出的话却异常的冰冷:“我早就说过了,让你收敛一点,结果你不信……”

    但他也知道,赵冶这么做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本就和他们父子俩有仇。

    谁能想到,当年那个一事无成、被赵家人耍的团团转的小混混,竟摇身一变,成了他们招惹不起的人。

    听见这话,何元忠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好不热闹。

    谁叫他偏偏就喜欢欧阳莹这样的女人呢?

    欧阳莹越反抗,他就越迫切的想要得到她。

    也正是因为如此,哪怕是当初阴差阳错得知欧阳莹竟然是沈靖涵好友的时候,他都没有放弃,而是想出了操控欧阳莹和沈靖涵断绝关系的注意……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最终坏了他的好事,还给他惨痛一击的,不是他忌惮的沈靖涵,竟然是半路杀出的赵冶。

    何元忠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咬牙切齿道:“没事,你伏叔马上就到了。”

    他说的是当年他在监狱里认识的好友伏未。

    伏未当年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入室抢劫犯而已,只不过他出狱之后,却阴差阳错拜了一个法师做师傅,这么多年来,何元忠没少偷钱资助他,而他之前用来操控欧阳莹的情蛊,也正是伏未送给他的。

    如今伏未早已出师,并成了名震一方的大法师。

    正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此密切,在得知他的请求之后,伏未直接就动身赶了过来,估计马上就到了。

    听见这话,何伟博眉头紧蹙,实际上,他并不想招惹赵冶,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他想不想招惹的问题了。

    赵冶不会放过他们的,没看见赵家人都被他告上法庭了吗?

    既然如此,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而且伏未手段通天,除非赵冶是神仙,否则一定逃不出伏未的手心。

    所以此事一定能成功!

    想到这里,何伟博松开了拧紧的眉头:“也好。”

    作者有话要说:  来吧,又到了猜谜语考驾照的时间了~

    :这是昨天的,晚上还有哦!

    感谢在2020-03-09 00:46::22: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土豆豆、破楼兰、暗影、戏炀、32610254、42805929、若即若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木的稻草人儿 20瓶;棒棒糖君、皮卡皮卡、葙鱈、—vie 10瓶;梦、小情绪难以自控 9瓶;夜语 6瓶;江上亭、墨白 5瓶;叶上秋 4瓶;顾茶、退 2瓶;傻了吧?!、听雨吹风、月狐、猪猪最爱小歆歆、千叶暲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