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70、第七十章

求你别秀了 70、第七十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打来电话的沈靖涵的的闺蜜张婉, 出事的是她们共同的闺蜜欧阳莹。

    巧的是欧阳莹出事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的一家酒店里, 所以沈怀川和赵冶也跟上去了, 想着到时候说不定也能帮上一点忙。

    关于欧阳莹的事情,实际上得追溯到三个月前。

    而沈靖涵、张婉、欧阳莹三人之中, 以沈靖涵的家境最好, 张婉家是拆迁户, 欧阳莹家境最差, 她虽然是独生女,但她没出来工作之前, 家里是吃低保的。

    不过沈靖涵虽然家世好, 但沈家为了锻炼小辈,并不会给予他们太多的优待,所以沈靖涵从小就在公立学校上学,而张婉、欧阳莹两人的成绩同样优异,是同辈人之中的佼佼者。

    以至于三人从初中、高中、大学都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就读, 上大学的时候甚至还被分配到同一个宿舍里住了四年。

    正是因为这天大的缘分, 三人才成了亲密无间的闺蜜。

    大学毕业之后,张婉走沈靖涵的关系进了沈氏最好也最锻炼人的部门工作,在她看来, 这是正常的人际往来, 而且去沈氏工作,有沈靖涵关照,也能规避不少麻烦事。

    可是欧阳莹并不认同, 可能是因为家境的缘故,导致她自立自强的同时,又有些敏感和自卑,她不想让人觉得她是因为想要占沈靖涵的便宜才和沈靖涵做朋友的,所以拒绝了沈靖涵和张婉的提议。

    沈靖涵和张婉能体谅欧阳莹的心情,所以也没有多劝。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三人的人生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两年后,沈靖涵离开沈氏,自己创业,成功出师的张婉也跟了过去,创业的路很艰难,两人最累的时候连续三天没有睡觉,但好在她们的辛苦没有白费,几年后,沈靖涵成为商界新贵,张婉也成为公司的中流砥柱,加上分得的股份,成功实现了赚一个亿的小目标。

    而反观欧阳莹,她虽然有能力,也有才华,但耐不住还有一群总是‘拖后腿’的家人,她是家里的独女,家人三天两头生大病,她就只能三天两头的请假,有两次还是在她升职的关头上……这也就导致她和沈靖涵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而她也开始钻起牛角尖来……

    也就在一个月前,欧阳莹突然就和何元忠在一起了。

    何元忠是谁?

    二十年前他是隔壁柳市首富,但是和他的精明一起出名的,是他的好色,当年他的风流事可是传遍了大半个柳市,然后他就真的应了那句曾经的网络流行语——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没过几年,他就出事了,具体原因已经不可考,不过据说是骚扰异性骚扰到了他惹不起的人身上,然后被人抓住了偷税漏税的把柄送进了监狱,公司也很快就倒闭了,还欠了一大笔外债。

    不成想的是,他儿子何伟博的人品比他更卑劣,二十年后,靠着下贱的算计,先是博得了京城赵家大小姐的青睐,在对方的竭力扶持下成了商界新贵,然后转眼便和赵家大小姐的仇家京城贺家的私生女勾搭到了一起,还在贺家的帮助下,逼得对方净身出户。

    而这其中,当然也少不了何元忠的手笔。

    否则何伟博也不会在公司上市之后,专门给了他百分之十的股份,显然,这对父子之间早有协议。

    最主要的是,何元忠今年已经七十岁了。

    一个拒绝了无数同龄优质男青年的漂亮的二十九岁单身女性,竟然接受了一个七十岁富豪的追求?

    她是为了什么?

    总不至于是图何元忠年纪大不洗澡吧!

    所以她能是为了什么?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那个‘钱’字。

    但是沈靖涵和张婉不相信欧阳莹会是这样的人,于是她们找到了欧阳莹。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欧阳莹竟然亲口承认了她就是为了钱才和何元忠在一起的。

    甚至于沈靖涵和张婉劝她回头,她还对两人恶语相向。

    沈靖涵至今还记得欧阳莹是怎么骂他们的。

    她说:“就因为你们家世好,所以你们随便一件衣服,一双鞋子就抵得上我们家几年的生活费,你们还总是在我面前炫耀着炫耀那的,不就是为了听我的奉承,以满足你们的虚荣心吗?我受够了。”

    “而且你们要是真的把我当朋友,就算我不找你们,拒绝你们的帮助,你们也应该主动帮助我才对。”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年头,什么友情,什么自强自立,都是虚的,只有钱才是真的。”

    ……

    欧阳莹的这副嘴脸,当即就把沈靖涵和张婉恶心的不行,当场就和欧阳莹闹翻了。

    可是等冷静下来之后,沈靖涵和张婉总觉得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欧阳莹是职场不顺没错,但是她有能力更有实力,加上知晓了她家里的情况之后,她的上司也很体谅她,而她好歹也是名牌大学毕业,虽然这几年的确没攒到什么钱,但是每个月的工资养活一家老小绝对是够的,这也是欧阳莹从不向她们求助的另一个原因,所以她就算再要强,也绝对不至于为了钱出卖自己。

    至于她为什么至今仍然单身,纯粹是因为她是个工作狂,又要照顾家庭,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而已。

    可是就在她和何元忠交往之后没多久,她竟然把好好的工作辞了,任由上司怎么挽留都没用。

    而且明明就在欧阳莹和何元忠在一起的前一天,她们还高高兴兴的约好周六去吃海底捞来着,可是怎么第二天,她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原本就有一肚子的疑问没有弄清楚,不成想就在刚才,张婉将客户送回酒店的时候,下楼就正好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欧阳莹和何元忠——显然,他们正在约会,而且看他们一身盛装的样子,显然今天晚上也有安排。

    张婉顿时就急了,当即走上前去,想和欧阳莹再把话说清楚。

    而何元忠两人显然也注意到了张婉。

    何元忠当即皱起了眉头,直接吩咐一旁的经理把张婉拦住。

    ——这里正是何家的产业。

    可是张婉也早就发现了何元忠的打算,她当即跑了起来,直接绕过了经理等人,冲向了欧阳莹:“莹莹,我想我们应该再聊聊。”

    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的何元忠直接伸手拦住了她,他一脸不愉:“张小姐,请你不要再纠缠莹莹了……”

    不等何元忠把话说完,张婉直接挥开了他的手:“我找莹莹说话,关你什么事。”

    张婉也没用多大的力,但何元忠还是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身体。

    毕竟年纪大了。

    他当即怒声说道:“张小姐……”

    张婉却不再理他,直接看向欧阳莹:“莹莹,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欧阳莹一脸不耐烦,正要拒绝,可是张婉却根本就不给欧阳莹反对的时间,直接拿起她的手,就要往外走。

    却不想就在经理等人赶过来想要劝诫张婉的时候,挂在她脖子上的一张用水晶牌装着的护身符突然爆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

    不等张婉反应过来,欧阳莹突然跪倒在地,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起来。

    张婉慌了:“莹莹,你怎么了?”

    她顺着欧阳莹的动作看过去,竟发现欧阳莹的肚子上鼓起来了一个大包,正在她肚子里到处乱窜。

    要不是对欧阳莹的关系压制着她,恐怕她当场就要后退几米之远了。

    恍惚间,欧阳莹脸上的不耐烦和厌恶悉数褪去,她睁大了眼睛:“婉婉?”

    下一秒,她又是一声痛呼,紧跟着面上的痛楚慢慢褪去,又恢复了刚才的冷漠,她一把挥开了张婉的手:“你干什么?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说完,她站起身,又跟没事人一样。

    张婉:“……”

    像是想到了什么,张婉蓦地抓出脖子上挂着的水晶牌,定眼一看,里面的护身符已然化为了灰烬。

    这年头,谁还没看过几本灵异小说呢!

    只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她就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脑补全了。

    难怪欧阳莹最近性情大变,原来是被何元忠控制了。

    刚才一定是她身上的护身符察觉到她碰触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发动了攻击,而欧阳莹肚子里的东西正是因为受到了攻击,所以才会到处乱窜……

    想到这里,张婉当即看向何元忠,怒声喊道:“何元忠——”

    另一边,何元忠也反应过来,他直觉事情要糟,当即拉着欧阳莹就要离开。

    ——因为他也知道张婉背后还站着一个沈靖涵。

    张婉当即就追了上去。

    何元忠到底是年纪大了,就算张婉穿着一双高跟鞋,也很容易的就追上了她。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可以放慢了脚步,等到经理等人也反应过来追过来的时候抓住了她的手臂的时候,她大叫一声:“你们想干什么?”

    然后她拎起包包直接往经理等人身上招呼了过去。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只见她带着经理等人直接向何元忠两人冲了上去,然后装作一不小心,撞在了何元忠身上。

    猝不及防间,何元忠直接扑倒在地,门牙直接摔掉了两颗。

    但即便如此,张婉仍觉得不解气,当即便仗着她正被经理等人围攻,角落里额摄像头应该拍不到她脚下的动作,于是冲着何元忠的下/体就是两脚:“王八蛋,七老八十的人,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喝茶养花不好吗,还学人家用阴损的手段泡妞,要不要脸,今天老娘就替天行道……”

    “啊!”

    随着一声惨叫,何元忠捂着下/体,五官直接扭作一团。

    然后她才不急不缓的从包里拿出来一瓶防狼喷剂,一边喷,一边大喊道:“都过来看啊,酒店帮着猥琐犯欺负人了!”

    甚至连欧阳莹都没能幸免,谁叫她现在正被何元忠控制着呢,张婉没得选。

    这里本来就是酒店大厅,人来人往,听见动静,当即就有不少人围了上来。

    这样一来,经理等人瞬间就不敢妄动了。

    见局面被自己控制住了,张婉这才掏出手机,给沈靖涵打了个电话。

    沈靖涵等人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沈靖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婉当即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沈靖涵顿时也怒了。

    然后就听张婉补充道:“原本听你说青川观的护身符特别灵,我还不信,现在我算是信了。”

    青川观的护身符?

    沈怀川:“……”

    赵冶:“……”

    两人一脸惊讶的看向沈靖涵。

    沈靖涵:“……”

    沈靖涵一个踉跄,差点没当场表演个平地摔。

    不是,姐妹,这最后一句话就没必要加了吧。

    沈靖涵都不敢看沈怀川和赵冶了。

    因为她前天还对赵冶万般嫌弃来着,结果今天就被对方发现自己是青川观的粉丝……

    但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

    听见张婉的话,一旁围观的路人顿时也一片哗然。

    经理却是急了,因为何元忠要是在他这儿出了事,他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他扶着一脸痛苦的何元忠,当即说道:“什么护身符,什么被控制,现在已经是科学社会了,你就是想糊弄大家也该找一个好一点的借口?”

    何元忠也终于从巨大的痛楚中缓过来,恢复了理智,他当即附和道:“没错,不信你问莹莹,我有控制她吗?”

    一旁缓过来的欧阳莹也说道:“就是,我和元忠是真心相爱的。”

    张婉气笑了:“你——”

    何元忠直接堵住了她话:“倒是你,突然冲了上来,然后把我给打伤了……报警,马上报警,把她抓起来……”

    沈靖涵一到,何元忠的压力陡增,他知道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欧阳莹带走,先把事情压下来。

    不过这事再容易不过。

    因为只要没有人能证明欧阳莹真的被他控制了,欧阳莹自己又愿意跟他走,那就算是沈靖涵想拦也不行,否则他就敢把沈靖涵送进警察局。

    想到这里,何元忠眼中当即闪过一抹得意。

    还有张婉这些小贱人,竟然敢打他。

    他一定要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何元忠能想到的事情,张婉自然也能想到,这也是她把沈靖涵叫过来的主要原因。

    沈靖涵当即皱起了眉头,这事可不好办。

    因为她们现在的确是没有办法证明欧阳莹的确是被何元忠控制了,而何元忠也绝不可能任由她们把欧阳莹带走。

    等等——

    像是想到了什么,沈靖涵扭头看向赵冶。

    只是不等沈靖涵开口,赵冶已经站了出来。

    他径直向欧阳莹走去。

    因为在场的人的注意力都在沈靖涵等人身上,所以一时之间竟真的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除了欧阳莹。

    欧阳莹眼中不由的升起一抹警惕:“你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赵冶直接将她扭到在地,然后左手食指在她的背上快速的点了点,紧跟着用力一拍。

    这时,其他人也终于注意到了赵冶的动作,下一刻——

    呕!

    欧阳莹脸色一白,嘴巴张开,竟直接吐出来一条两根手指头大小的黑色蠕虫。

    而欧阳莹也随即晕倒在地。

    同一时间,一股腥臭味在大厅之内爆炸开来。

    哗!

    看见那条蠕虫,围观的路人包括经理等人在内都齐齐后退了一步。

    张婉当即惊呼道:“这是什么?”

    赵冶:“情蛊。”

    这种情蛊和普通的情蛊不太一样,中蛊的人不仅会爱上下蛊的人,还会受他控制。

    听见这话,何元忠面上神情一僵,蓦地抬头看向赵冶。

    赵冶淡淡道:“怎么,不认识我了,当年在我大姑和何伟博的婚礼上,你还给过我红包呢。”

    何伟博就是赵大姑的第二任丈夫。

    他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上何元忠。

    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何元忠瞬间失声:“你、你是赵冶?”

    然后他就想起了最近听说过的有关于赵冶的消息,顿时如堕冰窖。

    也有一些路人不明所以:“赵冶是谁?”

    当下便有人小声科普道:“你连赵冶都不知道,宋家知道吗,就是因为犯到了他的手上,一夜之间就覆灭了……”

    何元忠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好不热闹。

    怎么就这么巧,他刚好就撞上了赵冶。

    他咬牙切齿,当即也顾不上欧阳莹了,转身就要走。

    张婉当即说道:“等等,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了吗,你给莹莹下蛊的账还没算呢!”

    一时之间,所有人包括围观的路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何元忠。

    何元忠的脸色直接沉了下来,这座酒店是何氏名下最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出入这里的人大多非富即贵,要是这件事情宣扬出去,何家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

    虽然何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名声可言。

    想到这里,他当即反驳道:“什么情蛊,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又凭什么说这蛊是我下的?”

    想到这里,他不由庆幸,幸好那位大师还帮他制作了一个替身,这样一来,即便情蛊被人发现,作为下蛊之人的他也不会受到反噬。

    听到这里,一旁的经理也说道:“这位小姐,请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我们盘惇大酒店不欢迎你们,请你们马上离开。”

    张婉被他们的无耻给震住了:“你们——”

    沈怀川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他转头看向赵冶。

    赵冶当即说道:“那还不简单。”

    只见他往沈怀川面前一站,挡住了他的视线,而后随手一招,地上的那条蠕虫瞬间飞到了他面前。

    随着他心念一动,蠕虫直接化为了灰烬,悬浮在空中。

    这一手,瞬间就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而后他开始掐诀念咒。

    何元忠当即反应过来:“你要干什么?”

    却不想话音未落,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嗡鸣声。

    而后这股嗡鸣声越来越大。

    当即便有人惊呼道:“什么东西?”

    众人这才发现,从酒店的各个角落里竟然爬出了一条又一条的虫子,有蟑螂、蜘蛛、蚂蚁……甚至还有蚯蚓和蜈蚣。

    “啊!”

    一时之间,大厅内惊叫连连。

    很快,成千上万的虫子汇集在了赵冶面前,直教人头皮发麻。

    就连沈靖涵等人也不由的脸上一白,连连向后退去。

    只见赵冶随手一扬,蠕虫的骨灰均匀的洒落在了这些虫子的身上。

    做完这些,他才看向已经缩到了角落之中的何元忠,解释道:“我只是在这只情蛊施加了一道小法术,确保它死了之后依旧能够发挥它的能力,也就是说所有吃过它的尸体的动物,都会变成新的情蛊,然后不可避免的爱上下蛊之人,却又不会受到下蛊之人的控制,而新的情蛊死后也会延续上一代的能力……”

    末了,他一脸认真的说道:“你不是说,你不是下蛊之人吗,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刷的一下,何元忠的脸直接变成了一张白纸。

    空气安静了一瞬。

    也不知道是哪只虫子嗡了一声,下一刻,铺天盖地的虫子向何元忠扑去,瞬间便将他淹没。

    “啊!”

    一时之间,整个酒店大厅都回荡着何元忠的惨叫声和经理等人的惊呼声。

    “何老先生。”

    沈靖涵等人:“……”

    一时之间,他们也不知道是该记恨何元忠还是该同情他了。

    张婉更是乐的不行,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说道:“对了,就算你想报警抓我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刚才明明是你们一大群人莫名其妙的想要围攻我,我迫不得已才反抗的,而且是一不小心伤到了你,主要责任可是在你们……”

    否则她怎么敢光天化日之下对何元忠下手。

    只是这话,何元忠显然已经听不到了。

    被赵冶挡住视线,正好看不见前方恶心的一幕的沈怀川:“……”

    这、这也太贴心了吧!

    沈怀川的小受之魂直接炸开了。

    他面上微醺,要不是地点不合适,他真想扑进赵冶怀里给他一个亲亲。

    作者有话要说:  赵大姑的事在四十六章。

    感谢在2020-03-07 22:57::46: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优优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冷香如故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冷香如故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弄晴小雨 2个;seasland、戏炀、古人夕辞、十六、夏利夏利利、66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默晨初晓、弃坑大魔王、gzcora、若许芳华 20瓶;夹逼准则 15瓶;杜珩 10瓶;夕落四季、我爱月下金狐也爱即墨、风中的小柒、退 5瓶;孤枕一灯秋、 3瓶;杯莫 2瓶;月狐、听雨吹风、云青、千言不如一默、穆夏、傻了吧?!、墨墨、啊啊啊啊、三三姻缘树、芬菲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