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69、第六十九章

求你别秀了 69、第六十九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而后沈怀川很快就反应过来。

    于是很快他耳尖的绯红就蔓延到了脸上。

    好在这个时候沈靖涵只顾着往赵冶身上泼脏水, 并没有注意到他身上的变化。

    沈怀川一边坐直了身体, 一边暗暗的在心里唾弃了自己一声……他果然是被群里的那些家伙给带坏了。

    然后他勉强压下心底奇奇怪怪的想法, 清了清嗓子,打断了沈靖涵的话:“其实你刚才喝的桃花茶就是他家的。”

    沈靖涵:“……”

    沈靖涵看了看沈怀川, 又看了看茶几上的茶杯。

    然后就听见沈怀川继续说道:“还有桃胶、蟠桃、竹叶酒、酱鸭、卤牛肉……都是他家的。”

    沈·突然被吃人嘴短·靖涵:“……”

    等等——

    沈靖涵突然明白过来, 瞪大了眼:“你是故意的。”

    难怪沈怀川每次都借口东西吃不完, 催着她过来拿。

    而她还觉得白吃人家那么多东西不好, 准备送他一套顾老的茶具。

    沈怀川目光闪烁:“我、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虽是这么说,但其实他心里庆幸不已, 还好他早就做了准备, 不然光从刚才沈靖涵的激烈反应来看,就知道他的出柜路有多难了。

    沈靖涵:“……”

    沈靖涵气的语无伦次:“不是,你们这名分都还没定下来呢,就急着胳膊肘往外拐了?”

    沈怀川没吭声,一副老实挨骂的样子。

    但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该说的我都说了,你看着办吧’的意思。

    沈靖涵:“……”

    想骂人!

    她看看沈怀川, 再看看桌子上打包好的一堆东西, 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好不热闹。

    她不缺钱,这些东西对她来说也不是必需品,但是端起碗来吃肉, 放下筷子骂娘的事, 她还真的做不出来。

    当然她可以找出很多理由来反对,比如沈怀川和赵冶门不当户不对,同性之间的爱情更难长远……

    可问题是, 沈怀川明显是陷进去了。

    沈靖涵并不想因为这件事情破坏她们姐弟之间的感情,可要让她接受似乎又有点困难。

    以至于沈靖涵憋了好一会儿,才憋出来一句:“我得见见他,先帮你把把关。”

    沈怀川眼前一亮,哪里还能不知道沈靖涵这是松口了,他周身的喜悦也几乎化为实质:“谢谢大姐。”

    沈靖涵见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接到沈怀川打来的电话的时候,赵冶才知道小肥啾干的好事,难怪刚才都没见到那家伙的影子。

    “好,我明天就到。”

    挂断电话,赵冶当即长舒一口气,然后忍不住兴奋起来。

    这都三个月了,终于走到见家长这个流程了。

    然后赵冶就开始琢磨着该送给沈靖涵什么见面礼了。

    灵真道长酿的桃花酒?

    沈靖涵应该已经尝过了。

    晒干的蘑菇?

    好像有点不合适,虽然是蘑菇盆里种出来的,味道一绝。

    小肥啾藏在床底下的竹米?

    嗯?

    赵冶气笑了,后院那一丛墨玉竹拢共也就出了不到十斤的竹米,小肥啾竟然偷偷摸摸藏起来了一半。

    赵冶当即就全部没收了。

    可是转念一想,这一回小肥啾虽然闯了祸,但好歹也算是阴差阳错帮他成了好事——

    于是赵冶便打开袋子,给它留了……一小把。

    然后赵冶把剩下的竹米都交给了灵真道长,请他帮忙都做成了糕点,一半留着自家吃,另一半用礼盒小心装好。

    于是当天晚上,故意玩到很晚才回来的小肥啾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异香。

    “嗯,这味道怎么这么熟悉?”

    它一边想着,一边偷偷摸摸的向内走去。

    没想到的是,观里的人正一人捧着一盘点心在屋檐下聊天,谈的正是之前赵冶和灵真道长遇见的那个整蛊主播中年司机的事。

    他的手机和安装在车上的摄像头被年轻女鬼弄爆之后,直播间的粉丝发觉事情不对,就纷纷帮他报了警。

    然而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警察才在一个坟地里找到了他,当时他人已经昏死过去了,身上更是骚气冲天。

    他醒来之后,便关闭了直播间,就连这些年通过直播整蛊挣的钱也大都捐了出去,剩下的他要留着看心理医生——看来当天晚上那个年轻女鬼的确是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而他的那些观众也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惊吓,之后再碰见类似的事情,想来会收敛不少。

    这件事情在网上同样闹出了不小的风波,不过这就不是赵冶等人关心的事情了。

    正听着,看见小肥啾回来,赵晨星当即说道:“三祖宗,快来,刚出锅的点心,师父用竹米做的,特地给你留了一盘。”

    竹?米?

    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肥啾两只小眼睛一瞪,然后就对上赵冶似笑非笑的表情。

    小肥啾当即撒丫子朝着房间走去,从床底下把那个布袋扒出来一看:“……”

    它当即哭出了声:“哇,有这么欺负啾的吗?太过分了!”

    但是它还真就不敢反抗。

    连忙追上来的赵晨星:“三祖宗,怎么了?”

    小肥啾把脑袋往枕头底下一塞,露出一只肥肥的**,抽泣道:“死了!”

    赵冶抵达户市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

    一进门,赵冶就把沈怀川抱住了,四目相对之间,他傻笑道:“想你了!”

    虽然也就四天零七个小时不见。

    沈怀川眼底同样泛着光:“嗯!”

    然后赵冶直接吻住了他,然后长驱直入,这一瞬间,连日的想念彻底的在唇齿相交间迸发出来……

    但是赵冶始终还记得明天要见沈靖涵的事,所以等到沈怀川双眼迷离,软绵绵的靠在赵冶身上,可以任由人为所欲为的时候,赵冶强忍着心底的躁动,松开了对方已经变得水润的嘴唇。

    “呼!”

    沈怀川趴在赵冶怀里,轻喘着气,耳边是赵冶胸腔中鼓声般强有力的心跳声,似乎是在告诉他此刻赵冶的欢喜并不比他少。

    沈怀川心里顿时甜的一塌糊涂。

    两人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影子倒映在地板上,被窗外的阳光拉的细长。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沈怀川蹭了蹭赵冶的胸|肌,依依不舍道:“脚麻了!”

    “嗯。”

    赵冶低笑了一声,又凑到沈怀川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稍稍弯下腰,握住沈怀川的两条腿,直接把他抱了起来。

    等到沈怀川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下意识贴紧了赵冶,并且抱住了他的手臂。

    而因为用了力气的缘故,赵冶手臂上的肌肉直接鼓了起来。

    沈怀川忍不住捏了两把,然后就又醺了。

    天呐,这也太攻了吧!

    只是还没等他摸个够,赵冶就已经把他放到了沙发上,然后半蹲在地上,一边给他捏脚,一边问道:“好点了吗?”

    这、这么体贴的吗?

    难怪群里的那些家伙天天叫嚣着找老攻。

    沈怀川心底的失望当即一扫而光,他竭力压下想要翘起的嘴角:“嗯。”

    然而话音未落,他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了起来。

    赵冶把他的腿放下去:“饿了吗,正好,我带了不少好吃的过来。”

    说着,他走到墙角处,拿过行李箱,平放到地上打开。

    入眼的是满满一箱子的零食。

    沈怀川也凑过来。

    赵冶当即塞给他一包点心:“尝尝看。”

    然后他翻出来一袋冬枣和一包山楂,去了厨房。

    不成想,等到他洗完水果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沈怀川正一手捏着半块点心,一手拿着一个陶罐打量着。

    赵冶:“……”

    下一秒,沈怀川一口咬下手里剩下的那半块点心,然后拔开了陶罐上的木塞,闻了闻:“咦?”

    而后他眼角的余光正好发现了赵冶,当即转过头来,扬了扬手里的陶罐,问道:“这是什么,好香啊?”

    准确的来说,是一股药香和橘子的清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沈怀川只觉得这股味道说不出来的好闻。

    他只以为这是灵真道长新研发出来的饮品。

    偏偏此时他嘴唇的红肿还未退去,而且大概是发觉嘴角上还残留着点心渣,他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看见这一幕,赵冶心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邪火顿时就又烧起来了,喉结上下滚动间,他沉声说道:“是药油。”

    沈怀川:“油?做菜的?”

    赵冶:“……嗯。”

    沈怀川越闻越喜欢它的味道,当即便跃跃欲试:“我试试——”

    说着,他举起陶罐,就要倒一些药油到手上尝一尝。

    赵冶:“……”

    这谁还忍得住!

    他当即将手里的果盘放到一旁的饭桌上,然后向沈怀川走去:“不是这么尝的。”

    “啊?”

    不等沈怀川反应过来,他人已经被赵冶抱了起来。

    只看见赵冶大步向厨房走去,最后把人往料理台上一放。

    怀里抱着陶罐的沈怀川:“……”

    懵逼!

    赵冶正色道:“这药油最适合做黄瓜炒臀尖,正好,你不是饿了吗,我们一起做?”

    沈怀川:“……”

    有这道菜吗?

    然后他马上就知道不仅有这道菜,而且赵冶做这道菜的手艺还很不错,他甚至还创新的加入了冬枣和山楂……

    并且也再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于是第二天早上,他们果然起晚了。

    时间一紧,场面瞬间就乱了起来。

    沈怀川脱下已经穿到一半的裤子,扔给赵冶:“你的!”

    末了,他还不忘埋怨罪魁祸首赵冶道:“都怪你……”

    然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他脸上一红,趁赵冶不注意,偷偷摸摸的把脚边的共犯陶罐踢进了床底。

    赵冶自然不敢得了便宜还卖乖,只能是老老实实受着,连傻笑都得憋着。

    然后又火急火燎的洗漱、吃早饭……

    临出门的时候,沈怀川一边给赵冶系领带,一边叮嘱道:“记住了,一会儿见到我姐的时候,少说话,多做事……还有,和我保持距离……”

    毕竟沈靖涵原本就不怎么赞同他和赵冶之间的事情,那就更加不能刺激她了。

    说完,沈怀川凑到赵冶嘴角啾了一口:“今天就辛苦你了。”

    都是他的锅,要是他早早的就和家里把柜出了,也就不会弄出今天这一出了。

    “没事。”

    赵冶当即回亲了一口。

    殊不知打从见到沈怀川的第一面,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就是这么厚脸皮.jpg!)

    而且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生**验不是吗?

    沈靖涵和沈怀川约在了一家咖啡馆见面。

    两人到的时候,沈靖涵已经到了。

    沈怀川当即说道:“大姐,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所以我们来晚了。”

    沈靖涵直接看向了赵冶。

    赵冶当即礼貌说道:“沈小姐您好!”

    只是不等沈靖涵对赵冶做出评价,下一秒,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不成想电话一接通,便传来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靖涵,你快来,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有颜色的章节序号,所以必须搭配一些有营养的内容,比如尾气!!

    不喜欢沈靖涵没关系,马上真香安排。

    感谢‘冷香如故’小天使提供的炒臀尖的梗,啾咪!

    感谢在2020-03-06 23:05::57: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戏炀、偏差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若即若离 30瓶;也许以后会有以后 20瓶;小表妹~、哈哈哈、桃之夭夭、包包白包子 10瓶;梦 9瓶;落落 7瓶;不向命运低头 5瓶;孤枕一灯秋、 3瓶;篱樱 2瓶;傻了吧?!、月狐、我不管,就这样了。、七弦、玥轩苡芸、啊啊啊啊、云青、b?d?pxy、一个没有感情的打卡机、时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