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68、第六十八章

求你别秀了 68、第六十八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事实上, 自打观里接二连三的丢东西之后, 五个小家伙就愤愤的承担起了道观的安保工作, 他们分工合作,确保随时随地都有人监控道观里的动静, 后来又有了系统的强势加入, 果然就在刚才, 他们一举擒获了那个猖獗的小偷。

    说话间, 赵冶跟着赵晨星来到后院。

    赵晨星当即指着趴在蟠桃树,抱着树干, 正警惕的看着下方的一团:“就是它!”

    赵冶定睛一看, 竟然是一只熊猫。

    真的是一只熊猫,目测体长只有七八十公分的样子,而且体型肥硕,头圆尾短,脸上长着两个标志性的黑眼圈。

    不过,这里不是庚省吗?

    怎么会有熊猫?

    就在赵冶疑惑的时候, 一旁的小肥啾气势汹汹道:“快, 把那家伙打下来,爸爸今天要吃烤全熊!”

    赵冶:“……”

    赵冶拍了拍……伸出食指弹了弹小肥啾的小脑袋:“吃什么吃,不知道这是国家保护动物吗?”

    它连地球鸟都不是, 国家保护动物和它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小肥啾理直气壮:“那又怎么样?国家保护动物就能偷东西吗?”

    树上的圆滚滚直接就炸了, 当即冲着系统嗷嗷叫道:“嗷嗷,嗷嗷嗷……”

    我不是,我没有, 你胡说……

    一旁的五个小家伙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当即大声附和道:“就是,而且这家伙偷桃子,偷酱鸭也就算了,连猪油都偷,实在是太过分了!”

    猪油?

    圆滚滚一愣:“嗷?”

    而后它怒了,这些家伙竟然还搞栽赃,太过分了!

    只是不等它反驳,赵·真·偷猪油罐的小偷·冶当即打断了他们的对骂,说道:“好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圆滚滚当即拍了拍肚皮下的蟠桃树,怒瞪小肥啾:“嗷嗷!”

    蟠桃树,我的!

    小肥啾也怒了:“什么你的,这是我的,我的!”

    赵冶:“……”

    赵冶转头看向小肥啾:“难道不应该是我的吗?”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他完成第三次任务的时候抽到的奖励。

    小肥啾:“……”

    小肥啾眼珠子一转,节操什么的早就抛到一边去了,所以它挺直了胸膛:“你是我爸爸,你的就是我的,难道不应该吗?”

    赵冶:“……很有道理的样子。”

    树上的圆滚滚却气得直跳脚:“嗷嗷嗷……”

    才不是,蟠桃树,我的,我们家祖传的,养了三千一百二十三年了,结果我就是出门走了一趟亲戚,蟠桃树就被它偷了,而且它还贼喊捉贼……

    幸好它的鼻子足够灵敏,循着味道找了过来,要不然它哭都没地方哭去。

    像是在附和圆滚滚的话一样,蟠桃树的树叶哗哗响了一下。

    赵冶:“……”

    小肥啾:“……”

    赵冶默了默,转头看向小肥啾,两眼一眯:“说好的任务奖品都是从八大模式的奖品池里抽取的呢?”

    “所以,解释一下吧!”

    小肥啾反应过来,眼珠子转得都快赶上电风扇了,它缩着脖子,心虚两个字就差直接写到脸上了。

    小肥啾嗫嚅着:“……这、这不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吗?”

    要不是为了把赵冶从修真界带回来,它也不至于被那边的天道把小金库都快榨干了。

    所以就只能就地取材了!

    它以为只要它不说,赵冶就不会知道的。

    可是谁能想到这棵蟠桃树竟然是有主的呢!

    小肥啾都快哭了。

    也就是说,所谓的抽奖其实都是系统啾为控制的。

    包括蘑菇盆、大铁锅、墨玉竹……

    等等,墨玉竹?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凤凰从来都是‘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的,而竹食指的就是竹米。

    很好,破案了!

    感情这家伙在他抽奖的时候不仅暗箱操作,甚至于连发给他的奖品全都是它喜欢的。

    难怪它刚才会说蟠桃树是它的。

    赵冶:“呵!”

    小骗子!

    虽然赵冶原本也没把那些奖品放在心上。

    但他还是气笑了。

    小肥啾瞬间就焉了。

    场面一时之间有些尴尬。

    儿子不孝顺,总是坑爹,他能怎么办,只能是兜着呗!

    于是赵冶抬头看向圆滚滚,好声好气道:“所以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听见这话,树上的圆滚滚两眼微瞪。

    其实它早在一个月前就追过来了,只是在发现自己好像打不过赵冶和祖师爷之后就藏了起来,只有在赵冶他们有事顾不上道观的时候,它才敢出来顺点东西填肚子。

    不过现在听赵冶这么一说,圆滚滚顿时就觉得赵冶虽然和那只鸟是一伙的,但似乎不是坏人。

    至于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

    圆滚滚眼珠子一转,噌噌噌的从树上爬了下来,一把抱住赵冶的小腿:“嗷~”

    赵冶愣了愣:“你们想留下来?”

    圆滚滚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两眼却偷偷摸摸地看向一边的那一大丛墨玉竹。

    那竹子一看就很好吃,它馋了快一个月了。

    不过它也知道那些竹子不是凡物,和它之前顺走的酱鸭、红薯糖不一样,所以一直忍着没敢偷吃。

    更何况,这里灵气这么充裕,它们家蟠桃树在这儿呆了几个月,都快开灵智了,它们可舍不得离开这里。

    听见这话,蟠桃树也忍不住摇了摇枝叶。

    注意到圆滚滚的目光,小肥啾直接就炸了,这家伙、这家伙竟然敢觊觎它的墨玉竹。

    “不行,蟠桃树我不要了,它不能留下……”

    “嗯?”赵冶眉头一挑。

    小肥啾:“……”

    小肥啾瞬间就又重新把脑袋缩了回去。

    赵冶这才蹲下身,摸了摸圆滚滚的脑袋:“行,那你就留下来了吧。”

    “嗷~”圆滚滚听罢,当即兴奋的蹭了蹭赵冶的手掌心。

    看见这一幕,小肥啾的身体直接向后倒了下去,两爪朝天,露出雪白的肚皮,然后有气无力的啾了一声。

    但是事情到这儿还不算结束,因为赵冶和它之间的账可还没算呢!

    只看见赵冶一把抓起它,然后往房梁上一挂。

    “说吧,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系统虚着声音:“大不了你以后再兑换灵石,我都给你打八折就是了。”

    赵冶:“呵!”

    他坐在椅子上,手里的竹条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打着手心。

    系统试图卖惨:“我也不是故意的,八折已经很优惠了,我几乎都赚不到什么钱了,而且我还欠着一**债呢……”

    “再说了,你也不亏啊,学到了那么多的修真知识,还赚了一个老婆,而且你也没少用那些奖品出产的东西去讨好川川啊!”

    赵冶没再说话,但他手中竹条抽打手心的频率突然加快了很多,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

    系统:“……”

    系统没招了,它破罐子破摔:“你就直接说你到底想怎么办吧?”

    赵冶手中动作一停。

    就等着系统这句话呢!

    所以他当即坐直了身体,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说道:“还记得之前章奇志用过的那件替身法宝吗?”

    那件替身法宝是章奇志从地府之中偷出来的,法宝分为两块,当时章奇志手里拿着一块,然后将另一块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到面临危险的时候,他就可以通过手里的这半块法宝瞬移到藏着另一块法宝的地方。

    赵冶眼馋那件法宝很久了。

    试想,如果他自己拿着半块法宝,另外半块给沈怀川……反过来也行,到时候沈怀川不就不需要每次都千里迢迢的从户市赶过来了吗?

    只可惜那件替身法宝是有主的,最后只能还了回去。

    系统瞪大了小眼睛:“那可是件极品法宝,你也好意思开口?”

    赵冶只说道:“需要我算一下你到底坑了我多少回了吗?”

    系统:“……”

    赵冶:“你好好想想,只要你满足了我的这个要求,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翻这些旧账。”

    言外之意就是,要是不给,那就问候一下它的投诉机制。

    系统:“……”

    太欺负统了!

    它就知道,这就是个扒皮,抓住它一点错误就要从它身上扒一层皮。

    系统呜咽着:“给你、给你弄一个还不行吗!”

    赵冶终于满意了。

    其实有一个蠢一点的系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他起身就要向外走去,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停下脚步:“对了,别忘了,你还说过的,以后我再去你那儿买灵石,你都要给我打八折的。”

    系统:“……”

    看着赵冶的背影,系统都顾不上叫住赵冶让他把它放下来了,它越来越难受,最后哇的一声直接哭了出来。

    它的小金库这一次真的要被榨干了。

    第二天早上,刘家大婶来给小肥啾和五个小家伙送点心的时候,就正好撞见圆滚滚趴在灵真道长身边,正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做脚气膏的一幕。

    刘家大婶下意识地揉了揉双眼,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在发现自己的确没有看错之后,她瞬间激动起来:“这、这是熊猫?”

    灵真道长这才反应过来,熊猫可是国宝,私人不能饲养的,于是他干笑着说道:“不是,这是我们养的狗,特地弄的熊猫的造型,哈哈。”

    刘家大婶:“……”

    而后她反应过来:“对对对,哪有什么熊猫,是狗,是狗!”

    圆滚滚:“……”

    然后刘家大婶忍不住凑上去,激动道:“我能摸摸它吗?”

    试问哪个华国人不喜欢熊猫呢,尤其是在眼前这只身上除了黑色和白色,真的就干净的没有一点杂色的情况下。

    感受到刘家大婶周身几乎化为实质的欢喜,圆滚滚眨了眨眼睛,当即投桃报李,走上前蹭了蹭刘家大婶的小腿。

    “这、这……”

    刘家大婶高兴的都快合不拢嘴了。

    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把手里的点心往滚滚面前一推:“吃点心吗?蜂蜜味的哟!”

    “嗷~”

    圆滚滚顿时就移不开眼睛了。

    然后,好不容易才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过来的小肥啾,一出门就看见圆滚滚瘫坐在刘家大婶大腿上,手里正捧着点心大吃特吃的样子。

    小肥啾顿时气得连话也不会说了:“啾啾,啾啾!”

    太过分了,这家伙觊觎它的墨玉竹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想抢走它群宠的地位。

    听见小肥啾的声音,正在对圆滚滚‘上下其手’的刘家大婶下意识的看过去,正要招呼小肥啾过来吃点心,才发现点心已经被她喂光了,再一对上小肥啾愤怒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莫名一虚,当即把圆滚滚放了下来,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家里还有事呢,三祖宗,我下午再来看你,到时候给你带你最爱吃的炸芋头条。”

    她跟着赵晨星等人喊小肥啾三祖宗,纯粹是好玩。

    听见这话,小肥啾得意的看了圆滚滚一眼,看吧,它依旧是青川观的群宠,

    它一发话,刘家大婶就不敢再逗弄它了。

    所以想要撼动它的地位,没那么容易。

    满下巴点心渣的圆滚滚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

    就这样,在小肥啾满心的期待中,刘家大婶终于来了。

    她不仅带来了小肥啾最喜欢的炸芋头条,还带来了十几个青川观的死忠信众,同时也是帮忙售卖脚气膏的微商。

    于是两分钟之后,小肥啾看了看身边孤零零的一盘炸芋头条,再看看将圆滚滚围成一圈、时不时发出激动的尖叫的十几个死忠信众,懵了十几秒之后,哇的一下又哭了出来。

    它不是地球鸟没错,但是它怎么忘了,这些信众都是华国人啊,怎么可能会不稀罕熊猫呢!

    想到这里,小肥啾哽咽着跑去了灵真道长的房间,跳上了床头柜,伸出小爪子费力的在电话机上按下了几个数字,半分钟后,电话接通,不等那边说话,小肥啾就愤愤说道:“川川,你老攻真的是太过分了……”

    它怼不过赵冶和圆滚滚,难道还不许它找沈怀川告状吗?

    没成想片刻之后,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一个女声:“老攻?”

    小肥啾:“……”

    这个声音是——沈靖涵。

    告辞!

    啪的一声,小肥啾心里一慌,直接挂断了电话。

    小肥啾反应过来:“……完蛋!”

    事情要从半个小时之前说起。

    回到户市三天了,沈靖涵终于有时间到沈怀川这儿来把东西拿回去了。

    沈靖涵捧着桃花茶,美美的喝了一口:“这茶真不错,花好,你那位朋友的手艺更好。”

    据沈怀川所说,他前段时间在青川镇新交了一个朋友,是个能人,经常会给他寄一些吃食,他吃不完就会分一些给她和老爷子。

    自从吃了他家的桃胶还有桃花茶,她最近看起来年轻了三岁不止。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沈靖涵说道:“对了,我前几天得了一套新的紫砂茶具,是顾老的新作,改天我给你送来,你给你那位朋友寄过去。”

    顾老是当代的茶具制作大师。

    沈怀川一边把要分给沈靖涵的东西装进袋子里,一边回道:“嗯!”

    然后他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沈靖涵:“嗯。”

    就在沈怀川离开没多久,他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沈靖涵看了一眼,发现来电显示的是青川观三个字,顿时就联想到了沈怀川的那位朋友,于是想都没想,就接通了电话。

    没成想,下一刻,电话那便传来一声稚嫩的声音:“川川,你老攻真的是太过分了……”

    沈靖涵:“老攻?”

    正好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沈怀川:“……”

    突、突然出柜!

    再然后,咚的一声,那边把电话挂断了。

    好一会儿沈靖涵才反应过来,她确认道:“……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他刚才说的是你老攻?”

    沈怀川也反应过来,他顿了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

    沈靖涵当即就坐不住了,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审问道:“不是……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同?”

    而且还是受方?

    沈怀川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回道:“之前不是没找到对象吗,所以就没有告诉你们?”

    现在他都和赵冶生米煮成熟粥了,也该出柜了。

    就是突然了点,他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沈靖涵:“……”

    沈靖涵问道:“他是什么人?今年多大了?做什么工作的?……”

    沈怀川一一答了。

    沈靖涵:“什么,赵冶?不行,我不赞成你们之间的事情……”

    赵冶是什么人,她能不知道吗,毕竟赵冶的名字都已经传遍大半个户市上流社会了。

    她虽然不歧视同性恋,但是不代表她就能接受沈怀川是同性恋啊!

    沈靖涵当即苦口婆心的劝道:“先不说沈家这一代就你一个人,还要靠你传承下去,就说赵冶这个人,赵家那就是一个粪坑,连门口的石狮子都是脏的……”

    沈靖涵是沈家的养女。

    她甚至不惜往赵冶身上泼脏水:“而且有赵老爷子那样的爷爷,赵志专那样的二叔,赵冶能是个什么好东西,古人都说了,上梁不正下梁歪,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等等——

    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像是想起了什么,沈怀川蓦地红了耳尖。

    这、这倒是真的!

    作者有话要说:  赵冶只偷了猪油哦,栽赃到了滚滚身上。

    :最终还是选择了滚滚,笑哭!

    感谢在2020-03-05 20:45::05: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戏炀、弄晴小雨、cocoche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纳兰1169 30瓶;seasland 19瓶;燕子向南飞 15瓶;君夜歌、快乐玩、宁斜阳、今天太太更文了吗 10瓶;夕落四季 7瓶;27657693、二阿二阿二 5瓶;zz安、猫猫 3瓶;一蓑烟雨任平生 2瓶;云青、梅兰竹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