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74、第七十四章

求你别秀了 74、第七十四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另一边, 何家。

    “嗯?”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 伏未眉头一皱。

    何元忠当即问道:“怎么了?”

    伏未:“那小子果然有点本事。”

    竟然能从他的厉鬼军团手里把那些人全都救了下来。

    而后他冷笑着说道:“不过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何元忠对伏未的实力自然是深信不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突然莫名的有些不安。

    凭伏未的本事, 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赵冶?

    怎么可能?

    想到这儿, 何元忠稍稍稳住心神。

    而后他也跟着冷笑起来, 甚至于已经开始畅想除掉赵冶之后的事情了。

    伏未说过, 等赵冶一死,他施加在那些情蛊身上的法术自然也就破除了。

    到那时, 他也就不用再遭受那些虫子的折磨了。

    只可惜的是, 沈靖涵背靠沈家,他还真不敢把她怎么样。

    但是欧阳莹和张婉那两个小贱人,他一定要将他这些天的遭遇百倍奉还给她们。

    想到这里,何元忠的脸色越发的狰狞。

    也就在这时,暗室中狂风大作,对面的一排排瓷偶突然猛烈的震颤起来。

    何元忠眼前一亮, 只以为是那些厉鬼回来了。

    他忍不住说道:“这么快!”

    却不想伏未面色巨变, 而后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迎面被喷了个正着的何元忠:“……”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再一看手心,满手的鲜血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碎肉。

    何元忠:“什么?”

    然而话音未落, 对面上千瓷偶竟在同一时间爆炸开来, 气浪夹杂着碎片直接将伏未三人掀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好一会儿,硝烟散去。

    只看见何伟博和何元忠两人身上都插满了碎瓷片, 巧合的是,两人伤势最重的地方,竟然都是下半身。

    何伟博当场就昏死了过去,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何元忠倒是勉强还保持着一丝清醒,他捂着血肉模糊的下半身,脑袋抵在地上,却已经无力咬牙切齿,他目光溃散:“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旁伏未的情况明显要比何元忠两人要好得多,毕竟他是修士,早就练出了一层护体真气,所以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伤口,但是上千厉鬼被赵冶强行超度后带来的反噬还是重伤了他。

    听见何元忠的话,伏未猛的又咳出一口鲜血来,他先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一招就灭了我的厉鬼军团?”

    那可是他几十年的心血。

    而后他睚眦欲裂:“赵冶,我们没完——”

    却不想下一刻,一道金光自虚空深处爆射而来。

    “什么?”

    伏未定眼一看,在他眼中,金光的速度瞬间便放慢了无数倍。

    他这才看清楚了那道金光的模样,赫然正是一柄桃木剑。

    伏未瞳仁瞬间缩紧,几乎是脱口而出:“不好——”

    而后他拼命向一旁躲去。

    可是为时已晚。

    下一刻,桃木剑直接穿进了他的胸膛。

    空气安静了一瞬。

    伏未颤抖着身体,低头看向胸前的桃木剑,一边吐着血,一边说道:“赵、赵冶,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放过你的……”

    几乎是同一时间,桃木剑猛然爆炸开来,如风暴般的气浪直接将伏未的身体连带着他的三魂七魄绞成了碎末。

    再次被溅了一脸的何元忠:“……”

    他两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肖家。

    肖家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然后他们看向赵冶的目光就变了,准确的来说,是又多了几分敬重和惧怕。

    毕竟听说过赵冶的本事是一回事,直面了赵冶的凶残又是另一回事。

    ——除了知道事情的肖魏之外,其他肖家人都已经那些鬼魂是被赵冶给斩杀了。

    那可是上千鬼魂啊!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琢磨这些的时候,只看见肖建树直接冲向了秦大师,抓住他的衣襟,抬手就是两巴掌:“王八蛋,你把我害惨了!”

    肖建树这么愤怒,不仅是因为秦大师搞砸了事情,更因为以为是秦大师招来了这么多的厉鬼,差点害得他们家家破人亡。

    想到这里,肖建树都要怀疑秦大师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了,然后果断的就又给了秦大师两巴掌:“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本来就还没有缓过来的秦大师直接就被打蒙了,再次忘了用苍老的假声说话:“什么、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肖建树一愣:“等会儿,你的声音?”

    听起来可一点都不像是五六十岁的人,顶多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

    肖志业当即得意洋洋道:“你还没发现吗,这就是个骗子。”

    “什么,骗子?”

    这一下子,肖建树已经不仅仅是愤怒那么简单了,他抬手就又给了秦大师几个耳光:“王八蛋……”

    一旁的肖魏当即说道:“既然这些鬼魂不是这家伙招来的,那是怎么来的?”

    听见这话,肖家人都是一愣。

    然后就看见赵冶捂着嘴咳了咳:“实在是抱歉,这些厉鬼应该是冲着我来的,你们还记得之前在盘惇大酒店发生的事情吗?”

    肖志业:“难道这些厉鬼都是何元忠派来的?”

    赵冶:“应该是。”

    肖魏当即说道:“那何元忠未免也太不长眼了吧!”

    招惹了赵冶一次也就算了,还敢招惹第二次。

    虽然没能从赵冶身上学到什么东西,但不妨碍肖魏彻底变成赵冶的迷弟。

    想起那些厉鬼的下场,肖志业等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显然是对肖魏的观点再认同不过。

    肖老爷子却是担心不已,他拄着拐杖坐在沙发上,脸上还留有一丝苍白,显然是对刚才的惊险心有余悸:“那万一何元忠他们还是不肯罢休怎么办?”

    听见这话,在场的其他人也不禁露出一丝紧张来,一边靠向赵冶,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赵冶想了想,当即横起手中的那柄桃木剑,而后伸出并拢在一起的食指和中指在剑身上一抹。

    下一秒,桃木剑化为一道金光,以雷霆之速划空而去。

    少顷,赵冶回过头,语气轻松:“好了,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已经被我杀掉了。”

    语气平淡的就好像他刚刚杀了一只鸡一样。

    肖老爷子:“……”

    肖魏:“……”

    沈怀川:“……”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赵冶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肖家别墅:“这事怪我,你们放心,因为这事给你们造成的损失,我一定照价赔偿。”

    肖老爷子:“……”

    肖魏:“……”

    总觉得赵冶前一秒还在说不长眼的人被他杀掉了,后一秒就提到赔偿的事,是在暗示着什么。

    肖老爷子当即说道:“不用不用,一点小钱而已。”

    肖魏也附和道:“是啊,我们还得感谢赵道长让我们涨了见识呢!”

    赵冶微微一愣,大概是没想到肖家人竟然这么好说话。

    他也懒得纠结,只说道:“那好吧。”

    大不了事后送几张护身符给肖家人就是了。

    肖家人顿时松了一口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毕竟他们和何元忠可不一样,才不是不长眼的人呢!

    再说了,他们肖家还真就不缺这点钱。

    一旁的肖夫人终于有了插话的机会:“赵道长,那你看我儿子的事?”

    肖老爷子也终于回过神来:“赵道长?”

    就连肖建树也扔下了秦大师,毕竟肖鸿宝的事才是正事。

    赵冶:“简单。”

    只见他掏出一张黄符,然后拔了一根肖鸿宝的头发,用黄符包住了三分之二,留下三分之一的头发在外面。

    然后赵冶开始掐诀念咒。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原本歪向一边的头发竟然慢慢直了起来,然后又直直的倒了下去,指向了东方。

    赵冶:“走吧,他的魂魄就在东边。”

    肖老爷子年纪大了,肖志业等人劝他留在家里等候消息,可是他怎么也不肯答应,一定要跟着去。

    于是一行人当即就浩浩荡荡的上了路。

    车子开出市区,一路驶进深山老林,路面也越来越窄,渐渐的,水泥路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泥巴路。

    天色越来越晚,肖夫人因为晕车,已经吐了好几回了,她忍不住问道:“赵道长,还有多远能到?”

    此时,赵冶手里原本笔直指向东方的头发已经慢慢的垂了下来:“快到了。”

    也就在这时,车子渐渐的停了下来,司机回过头说道:“前面没路了。”

    于是众人只能下车步行,赵冶给他们一人发了两张符,确保他们能看见鬼。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打骂声:“快点干,别偷懒,不然我打死你……”

    “我实在是干不动了……啊……”

    肖夫人当即就辨认出了后者正是肖鸿宝的声音,她当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鸿宝,鸿宝?”

    肖志业两人见状,当即扶着肖老爷子追了上去。

    等到一行人走近一看,才发现肖鸿宝正在给菜地除草,而在他旁边,则是站着一个手持竹条的年轻男人,肖鸿宝稍有偷懒,他手里的竹条就抽了上去。

    原来肖鸿宝身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肖夫人瞬间红了眼眶:“住手,你给我住手。”

    听见肖夫人的声音,肖鸿宝瞬间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见肖夫人,他眼前一亮,当即就要冲过去:“妈,救我,快救我……”

    然后下一刻,他就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

    众人这才发现他脚上还绑着一条锁链,另一头赫然掌握在年轻男人手里

    年轻男人也就是胡永森这才发现了赵冶等人的到来,又一听见肖鸿宝喊肖夫人妈妈,瞬间就明白过来这是肖鸿宝的家人找上门来了。

    他当即抓起肖鸿宝,直接扣住了他的脖子:“你们都别过来。”

    肖老爷子当即拉住了情绪激动的肖夫人,镇定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们家鸿宝?”

    听见这话,胡永森当即就笑了,不过是冷笑:“我害他?明明是他害死了我!”

    肖老爷子:“什么?”

    肖夫人当即说道:“胡说,我们家鸿宝连只鸡都不会杀,又怎么可能会杀人?”

    胡永森的眼睛瞬间变得猩红,他语气阴森:“这就要问问你的好儿子了!”

    事情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半个月前,有一个陌生人突然加了胡永森的好友,然后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说他的女朋友以前是**的,只要胡永森给他一千块,他就把证据给胡永森。

    胡永森的第一反应是荒谬,然后直接把这个陌生人拉黑了。

    可是这件事情却不可避免的在他心里留下了一根刺。

    然后他开始不由自主的观察他的女朋友,并越来越觉得他女朋友似乎真的有问题。

    比如他女朋友毕业才不到三年,目前这份工作的工资也才不过七千出头,却有三十多万的存款。

    而且他女朋友特别喜欢打扮,微信上竟然有上千好友,有些还标注着金主的备注,而且经常一到晚上就打不通电话。

    胡永森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的内心也慢慢的动摇了,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又把那个陌生人加了回来,并且给他转了一千块钱。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等着那个陌生人把证据发给他的时候,他女朋友正好过来看他了。

    他一心虚,就下意识的想要把手机藏起来,他女朋友看见了,当即就开玩笑似的过来抢他的手机……

    然后他女朋友就发现了他做的事情。

    他的女朋友当场就和他闹起了分手。

    他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他女朋友其实还有一份鬼畜区up主的兼职,那三十多万存款就是她做up主赚的,所谓的金主其实都是她的粉丝,晚上打不通电话是因为正忙着剪视频,而她之所以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是因为担心影响她在他心目中的女神形象,毕竟她是做鬼畜视频的。

    胡永森悔不当初,可是他女朋友却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

    所以两人最后还是分手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那个陌生人迟迟没有发过来的“证据”——一张配的文字是“你被耍了!”的表情包。

    原来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

    反应过来的胡永森神情恍惚,一个没站稳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有点私事要办,可能来不及更新,先请个假,啾咪!靶谢在2020-03-12 02:05::0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戏炀、暗影、日暮远山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桐殇 99瓶;若即若离 45瓶;腐腐女♀女 20瓶;今晚的月色很美 16瓶;擁抱灬孤獨、菲儿、莫相離、偏差 10瓶;不想上网课、巫墨弈 5瓶;茗溯溪 2瓶;千言不如一默、七弦、猪猪最爱小歆歆、时与、傻了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