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31、第三十一章

求你别秀了 31、第三十一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所以系统, 现在我该怎么办?”

    赵冶没有办法, 只好向系统求助。

    系统下意识地说道:“让她多喝热水!”

    赵冶:“……”

    赵冶疑惑:“富贵, 你是认真的吗?”

    系统反应过来,一时不察, 就把自己钢铁直统的本性暴露出来了, 万一让赵冶发现自己其实是个水货情感专家……

    想到这里, 系统当即就要解释, 然后就听赵冶问道:“这事和多喝热水有什么关系?”

    一般不是身体不舒服才让多喝热水吗?

    系统:“……”

    重点根本就不在多喝热水上面好吗?

    很好,系统也没想到赵冶居然比它还钢管直, 以至于根本没有发现问题症结所在。

    一时之间, 系统也不知道是该替赵冶担心,还是该为自己高兴。

    于是系统愉快的扯开话题:“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哈哈,哈哈!”

    而后它大脑转得飞快:“我建议你先道歉,诚恳点,再把事情真相告诉她……”

    系统绞尽脑汁:“最后……再给她卖个萌!”

    赵冶结结巴巴:“卖、卖萌?”

    这不好吧!

    也太羞耻了!

    “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男人卖萌, 最为致命吗?”

    系统越说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出得好:“只要你卖萌卖得别具一格, 别说女人了,就算男人看了也毫无抵抗力。”

    听见最后一句话,赵冶眼前一亮。

    什么羞耻, 什么难为情, 有老婆重要吗?

    赵冶仰头,万一沈怀川看了之后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直接和他约会、牵手、见家长、结婚……

    赵冶都不敢往下想了。

    “那就试试吧!”

    说话间, 赵晨星敲门进来,小黑跟着他一起跑了进来

    他喊道:“祖宗,吃早饭了!”

    系统突然拔高了声音:“快快快,快把小黑抱过来!”

    “嗯?”

    赵冶不明所以。

    系统斩钉截铁的说道:“相信我,没有人能抵抗得了萌宠的诱惑,一会儿你把它往你头上一放,保管萌得她不要不要的。”

    赵冶闻言,捏住小黑的后颈肉,提到自己面前,和小黑大眼对小眼。

    “行吧!”

    于是系统接下来便有模有样地对赵冶进行了一番培训。

    “不行,你的面部表情太僵硬了,笑得一点都不自然。”

    “你的眼神应该再无辜一点,小黑做得都比你好。”

    “坐得那么笔挺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拍集体照!”

    ……

    半个小时后,赵冶熟练的过河拆桥,把系统给屏蔽了。

    然后他开始捣弄手机,然而没想到的是,小黑因为跟着被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累了,所以拍到一半就睡过去了。

    等到赵冶一低头,它就从赵冶的头上滑了下去。

    失重的感觉惊醒了它,它手忙脚乱地扑腾了起来,然后爪子勾住了赵冶的衣领,直接把赵冶的t恤给撕破了。

    赵冶连忙接住它,连忙安抚道:“没事没事!”

    小黑本来就年纪小,不记事,所以它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小脑袋一歪,再次睡了过去。

    赵冶这才想起拍照的事。

    他拿起手机将拍下来的视频看了一遍,没想到虽然中途出了点意外,但是效果竟然还不错。

    他摸了摸下巴,最后那段哄小黑睡觉的剧情应该就是系统口中的反差萌吧!

    然后他满怀着期待将视频发给了沈怀川。

    于是沈怀川下了飞机之后,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了赵冶发来的四十多条信息。

    沈怀川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然后他点开这些信息,直接划到最上面。

    他倒要看看姓赵的能找出什么样的理由来糊弄他。

    赵冶:“你上飞机了吗?”

    赵冶:“嗷,我错了!”

    赵冶:“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要是不能原谅我的话,就打电话骂我吧,我愿意被你骂到老!”

    沈怀川:“……”

    认错就认错,为什么突然说情话!

    沈怀川用力揉了揉发烫的耳尖,反正他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地被赵冶哄骗过去的。

    然后沈怀川继续往下看。

    赵冶:“……其实我今天早上之所以忘记给你打电话,是有原因的……”

    然后赵冶从接到灵真道长的电话说起,然后从宋成和的面相说到石洞见闻,又从厉鬼的来历说到宋家的龌龊事……

    这可比电视剧精彩多了,毕竟节奏快呀!

    反正看得沈怀川是一愣一愣的,他也不怀疑赵冶是在骗他,因为他和宋成和打过交道,也听说了宋家最近接二连三出事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事情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别说,赵冶还挺厉害的!

    沈怀川心想。

    看到这儿,其实沈怀川心里已经不生气了,毕竟赵冶也不是故意鸽了他!

    不过不高兴肯定还是有的,因为赵冶害他白期待一场。

    然后他刷到了赵冶发来的视频。

    赵冶:“你看,这是我养的小猫,叫小黑,可爱吧!”

    视频里,赵冶盘腿坐在床上,一只手撑在下巴上,凝视摄像头的眼眸里饱含缱绻和缠绵,从窗户射入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模糊了棱角,看起来特别人畜无害。

    而蹲坐在他头上的小黑,背上则是戴着一副蝙蝠翅膀,浑身黑黝黝的,只露出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同样凝视着摄像头。

    这也太犯规了叭!

    而后沈怀川反应过来,他竭力压下想要向上翘起的唇角,直接猜中了赵冶的意图。

    居然想要靠卖萌蒙混过关,可恶!

    再然后,迷迷糊糊的小黑从赵冶头上滑了下去,撕破了赵冶的t恤,露出原本掩藏在衣服下的精干有力的躯体。

    赵冶的胸肌很漂亮,小麦色,呈方块状,轮廓清晰,形态健壮饱满,线条明显,看起来像刻刀刻出来的一样,再配上下方若隐若现的腹肌……

    沈怀川:“……”

    卖完萌之后又卖肉,这谁顶得住?

    请问他是直接馋,还是走个程序!

    姓赵的真是掐住了他的死穴!

    沈怀川红着耳尖。

    这让人还怎么生气得起来!

    以至于过了好一会儿,沈怀川才冷静下来。

    他一本正经地回复赵冶:“没事,我现在已经到了。”

    赵冶几乎是秒回:“所以你原谅我了吗?”

    沈怀川:“……嗯。”

    赵冶一激动,直接打出一个直球:“那我以后能叫你怀川吗?”

    沈怀川:“……”

    你知不知道你这叫蹬鼻子上脸?

    不过这种感觉竟然还挺不错。

    沈怀川目光闪烁,回道:“嗯。”

    赵冶:“那怀川你什么时候再来青川镇?到时候我带你好好逛一逛青川镇,要不然,等你出差回来,我再来找你也行。”

    看到第一句话,沈怀川不由呼吸一促,许是刚才看到那个视频的后遗症,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阅尽千根说的话,“早上飞去见他,晚上到了之后就可以……”

    于是他手忙脚乱的回道:“那就、那就月底吧!”

    赵冶这才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然后照例把系统放出来,吹一波彩虹屁:“富贵你说的果然没错,他一见我卖萌的视频,就直接原谅我了,还答应月底来见我。”

    系统对于赵冶一搞对象就把它屏蔽的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它得意洋洋:“那是当然,本统出的主意什么时候不靠谱过。所以等你们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给本统包一个大红包。”

    赵冶满口答应:“没问题!”

    然后赵冶拉开房门,对灵真道长说道:“好了,我们回青川观吧!”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赵冶转头看向一旁的灵松子师徒:“你们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回去?”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当即转头看向灵松子师徒,他一脸紧张:“是啊,师兄,你都离开三十多年了,现在好不容易回国一趟,就不回去看看吗?”

    灵松子默了默,是啊,一转眼,他离开青川观已经三十多年了。

    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反正心结也已经解开了,他已经错了三十年,实在是不该再错下去了。

    于是他点了点头,叹声说道:“好。”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眉开眼笑,只要灵松子肯回青川观看看,那离他松口回青川观定居还会远吗?

    一行人回到青川镇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时分。

    因为是饭点,所以观里的人并不多,但不妨碍灵松子从那满满一香炉的长香中感受到青川观如今的香火是如何的旺盛。

    也就在这个时候,刘家大婶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看见赵冶等人,当即迎了上来:“你们回来了!”

    灵真道长笑着说道:“这些天麻烦你了。”

    他们这些天出门在外,全靠刘家大婶帮着照看青川观。

    “不麻烦,不麻烦。”

    说着,刘家大婶看向灵松子,有些不敢确定:“你是灵松道长?你回来了?”

    灵松子有些感慨:“是啊,没想到你还认得我。”

    “这哪能认不出来,当年我们好歹也是一个小学毕业的。”

    刘家大婶对于青川观的一些往事是知情的,所以她也没有多问,只说道:“你这一走得有三十多年了吧,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是啊!”灵真道长笑了笑,而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刘家大婶手里提着的食盒上:“你这是?”

    刘家大婶笑着说道:“这不是我弟弟前几天给我送来了一只老母鸡吗,今儿个我给炖了,专门盛了一碗送来给祖师爷尝尝鲜。”

    托青川观的福,她家里人最近的日子过得相当滋润。

    她和小女儿的微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她那个原本嫌弃青川观脚气膏是三无产品,后来惨遭打脸的丈夫也是个闲不住的,见她们生意越来越好,便脑子一转,在镇上开了个快递点,从灵真道长这儿包下了脚气膏的发货工作,生意更是好的一塌糊涂。

    自此,他们家就成了青川观的铁杆粉丝,但凡家里得了什么好东西,都要送一些过来给祖师爷尝尝鲜。

    在他们的影响下,这股风气很快在镇上的微商群体里蔓延开来。

    果不其然,一行人进入东配殿之后,就看见供桌上摆着七八碗美味佳肴,鸡鸭鱼肉都有。

    看见祖师爷的塑像,灵松子当即跪倒在地,结结实实的给祖师爷磕了九个响头。

    “祖师爷在上,不孝弟子灵松回来了。”

    说完,许是触景伤情,他直接匍匐在地上哭了起来。

    灵真道长见状,也不禁红了眼眶。

    好一会儿,灵松子才缓过气来,他踉跄着想要站起身。

    灵真道长见状,连忙伸手扶住他。

    灵松子站稳了身体,将整个大殿打量了一遍,而后说道:“一直以来都是我想岔了,你做得很好,师父把青川观交给你是对的。”

    不像他,就因为一时意气,竟做了三十多年的逃兵。

    听见这话,灵真道长瞬间泣不成声。

    因为他这么多年的辛苦,终于得到了师兄的承认。

    只有一点,为了振兴青川观,他招来了赵冶,害得祖师爷平白矮了一个辈分。

    想到这里,灵松子不禁叹了一口气。

    但是不管怎么说赵冶都救过他们这一道观的人的命,他自然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他能做的只有向祖师爷请罪:“祖师爷,弟子们不孝,让您受委屈了。”

    也就在他跪倒在地的时候,香炉之中烟雾升腾而上的速度突然放慢了很多。

    许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所以当天晚上,灵松子早早地就睡了。

    然后他就梦到了祖师爷,他穿着那身熟悉的道袍。

    “祖师爷?”

    灵松子一懵。

    而后他反应过来,直接跪了下去,一把抱住祖师爷:“祖师爷,您是见我回来,专程来看我的吗?”

    “是啊。”祖师爷一脸和蔼:“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灵松子抹了抹眼泪:“还好。”

    祖师爷话音一转,开始向灵松子诉苦:“其实祖师爷我最近过得不太好……”

    灵松子盯着祖师爷的双下巴看了又看,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祖师爷,你是不是胖了?”

    嘴上说着不要,背地里却偷偷被香火供奉养胖的祖师爷:“???”

    祖师爷被无情戳穿。

    祖师爷气急败坏。

    祖师爷扭头就走。

    “告辞!”

    作者有话要说:  赵冶:我真没想色/诱!

    系统:我虽然是个水货,但论歪打正着的本事,没有人能超过我!

    感谢在2020-01-18 23:50::43: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l先生、沙华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easland、盆子、弄晴小雨、芊芊、妞儿、和兌吉、晚晚小仙女、土豆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生生不息 40瓶;莫相離 18瓶;ffdd 15瓶;djssd、seasland、orange 10瓶;33兮 6瓶;?喵、小笼包、东风、咸鱼不翻身、粉粉啊!、八步蛇 5瓶;杯莫 4瓶;如水晶莹、沐修、梦千寻、cocochen 2瓶;月狐、啊啊啊啊、花恋蝶、山私我寄几、我不管,就这样了。、芊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