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30、第三十章

求你别秀了 30、第三十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石洞里, 也就一会儿的功夫, 赵冶面前便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

    于是赵冶转头看向其他方向的厉鬼。

    明明被赵冶抽飞的厉鬼还不到总数的一半, 可剩下的厉鬼不仅没有聚众而上,拼死一搏的想法, 反而在赵冶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 不约而同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向后退了一步。

    两方僵持了十几秒钟之后, 为首的两个将军打扮的厉鬼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收起了手中的宝剑, 飘向那群被赵冶抽飞之后蹲在地上的厉鬼, 默默的跟着蹲了下去。

    而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两只厉鬼顿了顿,捏着耳朵转过身,拿**对着赵冶。

    显然,阵法被破,这些厉鬼也都清醒了很多。

    首领选择了屈服, 其他小喽喽见状, 也纷纷选择了趋从,于是眨眼之间,便有几千个**对准了赵冶。

    灵真道长:“……”

    这大概就是这些厉鬼最后的倔强叭!

    对于这些厉鬼的识趣, 赵冶表示很满意。

    正好他的手都快抽酸了……, 不对……,毕竟他一向以以德服人为最高的道德标准与行为准则的呢!

    另一边,宋家祖宅里。

    “道长?”

    宋成和反应过来。

    却不想下一刻, 嗡,宋成和只觉得两耳一阵轰鸣,紧跟着眼前一黑,他踉跄着扶住桌案,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下一秒,他脖子上挂着的玉佛竟慢慢失去了光泽。

    宋成和惊惧不已:“道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高泉道长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微缩模型。

    宋成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目光落在那些七零八碎的石柱之上,面色巨变。

    镇压厉鬼的大阵被破了!

    意识到这一点,宋成和瞬间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他喃喃自语:“完了,全完了!”

    大阵破了,宋家的好运也到头了。

    “还没完!”高泉道长咬牙切齿。

    想想也知道,这到底是谁的手笔。

    毕竟之前灵松子三人都只剩下一口气了,可是赵冶进去之后没多久,阵法就破了。

    最主要的是,赵冶还是他亲手送进石洞里的!

    既然坏了他的好事,就休想全身而退!

    高泉道长一脸阴鸷,用力擦去嘴角的血痕:“宋先生,我想祖上既然能够逆天而为,布置出这样一个瞒天过海的大阵,那么也一定留了后手吧?”

    宋成和瞬间冷静下来。

    一旦这些厉鬼冲出万人坑,做的第一件事,绝对是找他宋家复仇。

    到那时,宋家才是真的完了。

    他同样咬牙切齿:“道长说的不错。”

    说完,宋成和大步离开了法坛,再回来的时候,他手上多了一个木盒。

    木盒打开,内里分做两格,左边装的是一块令牌,下面压着一本小册子,右边是半盒白色粉末。

    高泉道长快速将小册子上的内容扫了一遍,眼中蓦地闪过一丝精光。

    宋家祖上的确算无遗漏,他在建造这座万人坑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好了彻底剿灭厉鬼的机关。

    他防的就是这一天。

    高泉道长当即狞笑着伸手抓向那半盒白色粉末……

    “咦,怎么起雾了?”

    孙聪突然说道。

    正在把皮带往回系的赵冶抬头一看,果然,石洞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浓烟。

    “咳咳!”大股浓烟钻进嗓子里,灵松子直接咳了起来。

    “不好——”

    等他想要捂住口鼻的时候已经晚了,而后他的视线渐渐模糊了起来。

    灵松子能做的只有剧烈的摇晃脑袋。

    没想到的是,下一刻,他的视线竟然真的恢复了清明,就连石洞中的浓烟也在此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对——

    灵松子猛地回过头。

    只看见原本蹲在地上的几千厉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它们死死的盯着他们,身上的煞气竟一窜三丈高,比他们刚进来时看见的浓郁了两倍不止。

    看见这一幕,灵松子面色巨变。

    只看见为首的厉鬼睚眦具裂,冲着赵冶低吼道:“宋有德,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们把你当成生死与共的兄弟,你却为了荣华富贵,出卖了我们,害得我们几千兄弟惨死……今天我就要杀了你替兄弟们报仇!”

    其他的厉鬼也纷纷怒吼道:“报仇——”

    话音未落,为首的厉鬼率先朝着赵冶冲了过来。

    看见这一幕,宋家祖宅里的高泉道长直接笑了。

    而石洞里,一瞬间灵松子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赵冶:“……”

    赵冶只好又默默地把系到一半的皮带抽了出来,对准了冲来的厉鬼,抽了过去。

    砰!

    皮带正中厉鬼,直接把它打飞了出去,最后狠狠地砸在了墙壁上。

    厉鬼直接就懵了。

    而后它回过神来。

    这熟悉的结局,熟悉的痛感——

    而后它反应过来,顾不上胸口皮开肉绽的伤口,连忙拦住其他被仇恨冲昏了头的厉鬼同胞,歇斯底里的喊道:“别冲动,对面不是宋有德,是大魔头,我们中了幻术了……”

    听到大魔头这个字眼,其他厉鬼齐齐变了脸色,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一瞬间,连空气都安静了下来。

    灵松子&灵真道长&孙聪:“……”

    原来幻阵还能这么破!

    所以他们刚才为什么要担心,果然是他们少见多怪了!

    这些厉鬼居然还给祖师伯起了外号!

    不过大魔头这个外号,不是很贴切呀,毕竟他们祖师伯还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的。

    宋家祖宅里,高泉道长脸上得意的笑容直接僵住了。

    他额上青筋直冒:“混蛋!”

    而后他一把操起盒子里的令牌,气急败坏:“给我去死吧!”

    也就在这时,只听见一阵连绵不绝的轰响,石洞突然再一次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怎么回事?”灵真道长扶着灵松子勉强站稳身体。

    他下意识地向声音来源处看去。

    只看见石洞的墙壁上,那些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色藤蔓突然抽动了起来,它们漂浮在空中,茎条上诡异的花纹若隐若现,闪烁着冷芒的尖端对准了场上众人。

    “这难道是——”灵松子脑中灵光一闪,而后面色巨变:“鬼藤!”

    鬼藤是一种极为阴邪的植物,本身奇毒无比,且以魂魄为食,只要被其尖端刺中,毒素就会立即散发,直到整个人化为脓水。

    而且鬼藤生命力极强,即便休眠个上千年都不会死。

    之所以一开始他没有认出这些藤蔓来,一是因为他当时的注意力全在那些厉鬼身上,二来,据传早在清朝初年,鬼藤就已经被玄门和佛门联手灭绝了。

    而眼前这些鬼藤,显然是人为豢养的,现在,它们被唤醒了。

    “千万不要被……”

    然而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下一刻,四面八方的鬼藤齐齐发动,铺天盖地一般向着众人急射而来。

    场面瞬间混乱了起来。

    看见藤蔓冲着它急射而来,一名厉鬼身手矫捷地向旁边一躲,然后举起手中的长刀向鬼藤的茎条上砍去。

    却不想就在长刀即将砍中茎条的瞬间,这根鬼藤直接沿着刀口拐了个弯,直直地刺向厉鬼。

    “啊!”厉鬼闪躲不及,直接被鬼藤击中了手腕,下一秒,被鬼藤击中的地方迅速腐烂化水,并且朝着其他部位蔓延。

    即便厉鬼及时砍断了藤蔓,并且运起全身的煞气抵挡,也仅仅只是阻碍了毒素蔓延的速度。

    灵松子见状,直接冲了过去,手起剑落,砍断了它的手臂。

    看见掉在地上,慢慢化为脓水的手臂,以及一旁断了一条胳膊但好歹保住了性命的厉鬼,灵松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好在这些厉鬼现在的实力够强,要不然早在被鬼藤击中的瞬间,就直接化为脓水了。

    可是藤蔓的数量何止千万,又是在这样一个算不得宽敞的石洞之内,这里瞬间就成了它们的屠宰场。

    于是顷刻之间,便又有数十名厉鬼中招。

    灵真道长一边对抗无孔不入的鬼藤,一边急声问道:“祖师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赵冶想了想,两眼一眯:“只要是植物,应该都怕火吧?”

    “当然。”说话的是灵松子:“可是这些鬼藤这么多,即便我们能现场画符招来雷火,也不可能一下子将所有的鬼藤清剿干净。”

    简而言之,他们几人人力有限,救下自己不是问题,但是想要再救下这些厉鬼,只怕比登天还难,就算赵冶能一个顶十个都不行。

    这些厉鬼倒是可以齐心协力往外冲,不过那也代表着它们将付出惨重的伤亡,才能突破这些鬼藤的包围。

    赵冶摇了摇头:“画符多慢,这里不是有现成的引火材料吗?”

    “什么?”

    灵松子几人顺着赵冶的视线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地的白骨。

    灵松子&灵真道长&孙聪以及正好被鬼藤的攻击逼到赵冶身边的厉鬼首领:“……”

    你是魔鬼吗?

    你知道这些厉鬼都是古代人,而你这主意放在古代叫挫骨扬灰吗?

    赵冶想了想,补充道:“而且量还不少,解决这些鬼藤应该是够了!”

    厉鬼首领面无表情:四五千人的尸骨,量能不大吗?

    灵真道长张了张嘴。

    他得承认,是他错怪这些厉鬼了,它们给祖师伯起的外号真的很贴切了。

    只看见赵冶转头看向厉鬼首领,一脸真诚:“所以,自救吗?”

    厉鬼首领气得想打人,于是他哽咽着:“嗯呢!”

    果然,火把一出,这些鬼藤立即就没有嚣张的余地了。

    看着一退再退的鬼藤,灵真道长兴奋不已,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厉鬼首领身上。

    他想了想,凑上去,安慰道:“想开点,其实现在火葬才是潮流,外国人基本上都是火葬的。”

    厉鬼首领一脸幽怨的看着他:“烧的不是你的骨头,你当然不难受。”

    说着,他旁边的厉鬼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把抢过灵真道长手里的那根腿骨,吸着鼻子:“这是我的骨头,我自己来。”

    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灵真道长、灵真道长觉得等出去了,一定要给这些厉鬼多烧点供奉,要不然都对不住它们今天的付出。

    然后他们一鼓作气,直接把石洞里的鬼藤连茎带根,烧了个一干二净。

    于是宋家祖宅里,高泉道长再一次吐血飞了出去。

    只是这一回,一旁的宋成和已经顾不上他了,因为他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他一脸惨白,两眼失神的看着面前的微缩模型:“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

    这一刻,他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逃!

    什么祖坟,什么宋家的未来,宋成和现在都顾不上了。

    他只知道,他要是还留在这里,等待他的将是灭顶之灾。

    宋成和当即转过身,跑向房门,却不想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从外一脚踹开。

    “想逃?”

    赵冶带着人走进来,看着宋成和,冷声说道:“晚了!”

    “宋先生?”

    灵松子的脸色变了又变。

    刚才赵冶说要带他们去找幕后黑手算账,他还挺高兴,可是现在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他不可置信:“难道这一切真的是你在背后动的手脚?”

    灵真道长则是看向正跪倒在地,不停咳血的高泉道长:“你是——高泉道长?”

    赵冶闻言,转头看向灵真道长。

    灵真道长当即解释道:“这位是三仙观的高泉道长,也是常松子观主的徒弟,我以前去三仙观听常松子观主讲道的时候见过他。”

    之所以加了个也字,是因为他们之前在陈光远家遇到的那个想要暗算邪神去炼制驭鬼的高阳道长,就是常松子观主的徒弟。

    赵冶眉头一挑,所以这位高泉道长选择和宋成和狼狈为奸是因为一脉相传?

    高泉道长脸色变了又变。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一咬牙,顿时提起全身的力气向门外冲去。

    然后就被瞬间反应过来的厉鬼围住了。

    为首的厉鬼首领冷笑不已:“想逃,没门!”

    另一边,灵松子猛地握紧了双拳,说道:“宋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一刻的宋成和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不止,他没有回答灵松子的话,而是转头看向了赵冶:“赵道长好本事,在下佩服。”

    要不是赵冶横插一脚,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深吸一口气:“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我一直以为自己的表演和计划都□□无缝,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赵冶:“□□无缝?”

    赵冶笑了笑:“宋先生的面相和演技确实很有欺骗性,不可否认的是,我在见到宋先生你的第一面,的确是被你糊弄过去了,毕竟你长着一张典型的善人的脸,而且言语中全是对我们的安危的关心。”

    下一秒,赵冶话音一转:“然后我看见了你脖子上挂着的玉佛和胸口上戴着的白花。”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块玉佛已然没了之前的灵动,而且上面布满了裂纹。

    赵冶说:“这样一块极品护身玉佛,想来是出自大家之手吧,不过你既然能讨来这一块,那再给你养子准备上一块应该不难吧,毕竟外人都说你对你养子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好。就算不能准备上一块一模一样的,稍微差一点的也行啊,至少保住你养子的命不成问题。”

    “可是现在,你的养子死了!”

    “我这人一向谨慎,当时就心生怀疑,于是我上网查了查,发现你儿子身上也有一块和你身上一模一样的玉佛。”

    “这得感谢你儿子,就算被你送去了国外,依旧没有改掉爱在社交媒体上炫富的习惯。”

    说到这里,赵冶顿了顿:“当然了,这些并不足以定你的罪。然后我下了黑洞,我发现进入万人坑的通道的墙壁上居然长了青苔,这说明那个黑洞绝不是你所说的修祖坟的时候突然出现的,它肯定很早就存在了。”

    听见这话,灵松子面色微红,这些破绽,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再然后,我看到了那群厉鬼。”赵冶嗤笑着说道:“几百年的厉鬼,却弱得连灵松子都打不过,还得靠车轮战才能占到上风。”

    这就是为什么,刚才在石洞里,他没有对那群失去理智,猖狂凶恶的厉鬼下死手的主要原因。

    弱不拉几的厉鬼:“……”

    被拿来和弱不拉几的厉鬼作比较的灵松子:“……”

    有话好好说,能不能不要人身攻击!

    厉鬼首领看着宋成和,恨声说道:“这些都是拜宋有德所赐。”

    宋有德就是宋成和口中的那位祖宗。

    这群厉鬼的身份,是清朝初年流亡于沿海地带的起义军。

    而宋有德正是起义军的首领之一。

    但是宋有德为了清廷许诺的高官厚禄,背叛了起义军,致使起义军五千余人,包括老弱妇孺在内,全部惨死在了清兵的屠刀之下。

    后来,被清廷立为典型,并成功加官进爵的宋有德担心他们死后化为厉鬼报复他,于是便一不做二不休,耗尽家财找来十几个邪修修建了那座万人坑。

    那座万人坑有三大阵,还有十二小阵,只说三大阵,一是镇压他们的封魂阵,二是扰乱他们心智,迫使他们无力去研究怎么出逃的阳怒阵,三是将他们的煞气源源不断转为福运渡给宋家的转运阵。

    要不然怎么说是富贵险中求,转运阵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通俗的说,就是转运阵的阈值有限,一旦万人坑中的煞气超过这个阈值,它将无法运转。

    而随着被镇压的年限越长,厉鬼们心中对宋家的怨恨也就越深,产生的煞气自然也就越多。

    如果不加以控制,这些煞气就会侵入宋家的祖坟,威胁到宋家人的性命。

    至于该怎么控制,宋家祖上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每到煞气将要爆发的时候,派人进去和这些厉鬼厮杀一波,消耗掉他们身上的煞气。

    然而和厉鬼厮杀,那可是拿命去博,一般的邪修自然不愿意接这样的生意。

    可要是去找正道修士帮忙,一旦他们发现宋家的所作所为,宋家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宋家祖上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叮嘱后人不要吝啬家财,要大行善事,尤其是资助那些落魄的术师——反正只要有那座万人坑在,宋家就有源源不断的福运加持,宋家就倒不了。

    一是因为多做善事能积累功德,改善面相,一般的术师就看不出来他到底做了什么恶事。

    二来只要把好名声打出去,等到将来煞气快要爆发的时候,他们就能谎称宋家出事,将那些找上门来想要帮助宋家的正道术师骗进万人坑,而且,即便这些术师死在万人坑里,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宋家头上。

    这样的事情每隔几十年就要经历一次,这样一来,这些厉鬼的实力自然高不到哪儿去。

    听到这儿,灵松子眼中火光直冒,因为他和那位不幸死在万人坑中的陈大师就是这么被骗来的。

    宋家兴盛了四百年,四百年啊,可想而知,这四百年来,有多少无辜人惨死在宋家人的手里。

    “原来,宋家几百年的仁善之名就是这么来的。”

    赵冶只觉得可笑。

    不过他还真的挺佩服宋有德的,一是因为他胆大包天,连这样的阴损之事也做得出来,二是因为宋有德的算无遗策。

    他在万人坑门口布置了那些铁像,目的就是为了断了进来的术师的退路,同时驱赶他们去和厉鬼厮杀。

    他担心终有一天这些厉鬼会镇压不住,于是便提前布置好了一个幻阵以及那些鬼藤。

    幻阵可以诱导那些厉鬼互相残杀,因此实力大跌的厉鬼自然逃不过鬼藤的袭杀,如此就可以确保没有一只厉鬼可以活着逃出万人坑。

    这样一来,即便万人坑毁了,宋家败了,宋家人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只不过这个办法又产生了一个新的致命缺陷。

    那就是万人坑中煞气的爆发很难精准的估算到某一天,所以从煞气爆发到宋家找到合适的术师并将其骗进万人坑,之间会有一段空白时间。

    煞气其实就是厉鬼们意志的体现,所以当煞气爆发的时候,它们自然而然的就会找上宋家人。

    之前宋家的公司和工厂接二连三出问题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影响宋家人的气运还只是其次,它们要的是宋家人的命,首当其冲的就是宋氏主脉。

    杀一个人需要消耗不少的力量,而每死一个重要的宋家人,那些厉鬼心中对宋家的怨恨就会少一分,这些煞气自然也就又会弱上一分。

    当这些煞气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威胁到宋家主脉的性命了,只要他们及时找来合适的术师,事情就又能圆满解决了,他宋家就又能兴盛个几十年。

    以前宋氏主脉还能拿庶子,私生子甚至旁系来抵命,到了宋成和这一辈,宋家就剩下了他这一支,他努力了这么多年,也就生了一个儿子,于是他只能把算盘打到了养子身上。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外人口中,他对养子比自己亲生儿子还要好的主要原因,因为这样才能骗过将来找上门来的煞气。

    听到这儿,灵松子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可是你儿子救命恩人的孩子,你怎么就下得去手?”

    而后他恍然大悟:“难怪你收养了他之后就给他改成了宋姓,你要是真的感激他,又怎么会做这种间接让他绝嗣的事!”

    一旁的灵真道长也猛地握紧了拳头:“宋家人,该死!”

    赵冶突然说道,他看着宋成和:“其实宋有德还真算不得是算无遗策,他是为了宋家后代的荣华富贵才建造了这座万人坑,却没有算到,你们宋家这几百年来为了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嫡子算计庶子、私生子,主脉算计旁系,最终把自己算计到只剩下一根独苗苗。”

    说到这里,赵冶突然一顿,而后笑着说道:“不对,准确的来说,是把自己算计到断子绝孙了。”

    “你说什么?”宋成和面色巨变。

    下一秒,他的手机就响了。

    赵冶:“接吧,报丧的来了!”

    宋成和颤抖着手接通了电话,只听见手机那头传来了一个急切的声音:“先生,不好了,少爷刚才在夜店和人厮混的时候突然中风了,现在人已经送上救护车了,不过医生说人恐怕是救不回来……”

    哐当一声,宋成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赵冶说道:“你们宋家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现在没了万人坑福运的加持,报应可不就来了吗?就连那块玉佛也保不住他了!”

    听见这话,宋成和面色巨变,猛地抬起头冲向赵冶:“我要杀了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儿子也不会死……”

    然后他就被两只厉鬼架住了,同时被五花大绑的还有刚才想要逃跑却被厉鬼们擒住的高泉道长。

    厉鬼首领一脸狰狞:“别急,我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呢!”

    宋成和和高泉道长的脸直接变成了一张白纸。

    事情到此,算是圆满解决了。

    就在那群厉鬼忙着在宋成和身上试验十大酷刑,以及漫山遍野的刨老宋家的坟的时候,赵冶一行人直接离开了。

    灵真道长问道:“祖师伯,那些厉鬼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放任它们滞留人间吧!”

    赵冶直接说道:“给三仙观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人来处理。”

    超度厉鬼可是件麻烦事,更别说是几千个厉鬼了。

    谁让高泉道长掺和进这件事情里面来了,而高泉道长又是三仙观的人呢!

    像是想到了什么,赵冶又说道:“再给秦子墨打个电话,告诉他宋家快倒台了,他岳父要是想分一杯羹的话,就快点下手。”

    毕竟他白得了人家一只小灵猫呢,卖个消息给他就算做是谢礼了。

    灵真道长当即说道:“好的。”

    一旁的灵松子则是仰头看着头顶暖洋洋的太阳,他原本都以为自己这一回是必死无疑了,没想到最后不仅没死,还解开了自己的心结,顺便得了一个便宜祖师伯。

    人生果然处处充满了未知。

    等等——

    太阳???

    赵冶神情一滞。

    飞机上,沈怀川再次拿出手机看了看,通讯栏还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他抿紧唇角,有些愠怒。

    说好的一大早就打电话叫他起床,提醒他别误了飞机呢!

    没想到那家伙不仅是只二哈,还是一只鸽子精!

    就在这个时候,广播里传来女播音员的声音:“飞机马上就要起飞, 请各位旅客关掉手机、 游戏机等, 系好安全带……”

    沈怀川的嘴唇瞬间又抿紧了半分,他愤愤的直接关了手机,而后抓起身上的毛毯往脸上一罩。

    姓赵的,你完了!!

    没有打通沈怀川电话的赵冶心都凉了。

    许是赵冶的气场太盛,就连灵真道长也下意识地小心翼翼起来:“祖师伯,怎么了?”

    赵冶突然说道:“你回去。”

    灵真道长:“啊?”

    赵冶咬牙切齿:“告诉那些厉鬼,千万别把宋成和和高泉道长打!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赵冶:我腰好(划重点),抽了皮带裤子也不会掉下来,谢谢!

    感谢评论区提供的以德服人的梗,所以发一波红包吧,本章留言前一百,蠢作者送上小红包一份,啾咪!

    :看在这一章长长的份上,原谅作者这么晚更新叭!

    感谢在2020-01-17 01:21::50: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灰狼 2个;加冕为王、朱一龙的小笼包、妞儿、q、知堇心、我爱月下金狐也爱即墨、弄晴小雨、雾沵、小小的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今晚的月色很美 65瓶;倾蕥 30瓶;千劫、大灰狼 20瓶;20347013 19瓶;相羽 13瓶;花耶、闰丞、木曦、随风、风、阿腻是只二哈、爱吃hh 10瓶;孤枕一灯秋、 6瓶;落木萧萧、loveflish 5瓶;奶糖的幸福、三三姻缘树 3瓶;cocochen、小2、七江水果场 2瓶;梦千寻、香yuユールシア、梦之蓝枫、无意苦争春、泡椒笋尖、可口可乐、喜欢好看的文、食、花恋蝶、月狐、南团团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