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 - 32、第三十二章

求你别秀了 32、第三十二章

作者:甲子亥书名:求你别秀了类别:玄幻小说
    第二天早上, 灵松子醒来的时候, 人还是懵的。

    他盘坐在床上, 试图分辨出昨天晚上自己到底是做了个梦,还是祖师爷显灵。

    灵松子思来想去, 最终还是更倾向于前者, 因为他觉得他们家英明神武的祖师爷怎么可能是他梦里那副蠢兮兮的样子。

    然后他听见屋外传来一阵嬉闹声。

    他掀开身上的被子, 起身下床, 拉开房门一看。

    院子里,灵真道长正带着赵晨星等人炮制脚气膏, 原料是早就配好的, 两桶井水,半桶香灰,全部倒进一个大铁盆里,搅拌均匀之后,三个小团子负责装袋称重,灵真道长负责封口, 赵晨星和孙聪则是忙着把封好口的脚气膏装进盒子里。

    活脱脱一三无产品造假现场!

    灵松子这才想起来, 青川观还做着脚气膏的生意,而且他之前还以为灵真道长是穷昏了头,以至于都跑到网上卖假药去了。

    不过现在他可不敢这么想了, 毕竟祖师伯这么厉害, 何必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他只是好奇,井水和香灰凭什么能治脚气?

    ——下一刻,灵真道长就给了他一个“完美”的解释。

    就在这个时候, 灵真道长接到了高子阳打来的电话。

    托高子阳那两百多万粉丝的福,这些天脚气膏几乎卖到脱销。

    现在,第一批购买脚气膏的粉丝都已经陆续收到货了,而事实上,他们之中只有少数人是高子阳的死忠粉,至少一半人对高子阳的话其实是将信将疑的,甚至直接就是高子阳的黑粉,一旦他们发现脚气膏没有药效,势必会一拥而上,对高子阳大加攻讦。

    但是脚气膏的药效就是那么神奇,所以在用了脚气膏之后,这些人全都成了高子阳的死忠粉和脚气膏的自来水,在他们的宣扬下,高子阳当初因为这件事掉的六十多万粉丝,转眼间就回来了四分之一。

    一时之间,高子阳的微博底下彩虹屁满天飞。

    高子阳高兴的一晚上没睡,不仅是因为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最主要的是,靠着这门生意,他赚到了一笔不菲的分红。

    既然看到了脚气膏的广阔前景,于是高子阳当即决定再接再厉,正式给脚气膏做一期推广广告。

    然后他迫不及待打了个电话给灵真道长。

    “广告?”灵真道长眼前一亮:“当然可以啊!”

    高子阳委婉问道:“那你们这边有什么要求吗?”

    “啊?”灵真道长懵了,因为他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些。

    高子阳猜到了,他索性直接提出自己的意见:“是这样的,我觉得你们之前编的那些广告词太单薄了,有点像牛皮癣广告。”

    灵真道长:“那你的意思是?”

    高子阳:“我觉得我们可以深挖一下它的宗教内涵,而且,最起码我们得让大众知道脚气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奇效?”

    高子阳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如果这是机密的话,那我们就需要编造出一个能让大众信服的理由。”

    什么宗教内涵灵真道长没听懂,但是后面一句话他听懂了。

    肯定不能直接告诉大众是井水的功劳,要不然他们这口老井肯定保不住,九成得上交。

    灵真道长想了想:“要不,我们给这些脚气膏开一下光!”

    高子阳:“……”

    所以井水和香灰为什么能治脚气,因为青川观的道士给它们开过光!

    这样一来,宗教内涵有了,合理的解释也有了。

    高子阳:“完美!”

    灵真道长一想,也乐了。

    这样一来,就算到时候有人来查也不怕,查就是封建迷信,反驳你又拿不出科学依据,完美!

    高子阳:“那到时候麻烦你录个视频给我。”

    灵真道长:“没问题。”

    灵松子:“……”

    这两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本事他是服的。

    吃早饭的时候,灵真道长把做好的饭菜端到桌子上,又给三个小团子一人点了三炷香,然后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灵松子。

    他说:“师兄,这是祖师伯教给我的一些修炼和画符的方法,我连夜整理出来的,对你应该有点用处。”

    “这——”灵松子下意识的看向赵冶。

    赵冶咬着一根酸黄瓜,随口说道:“这事灵真和我通过气,既然你叫我一声祖师伯,那我的本事你自然能学。”

    这可是赵冶的修行心得,灵松子怎么可能不激动。

    自古法不轻传,他当即跪倒在地,给赵冶磕了三个响头:“谢祖师伯!”

    赵冶安然受了他这一礼,然后把人扶起来:“好了,吃饭吧!”

    吃过早饭,灵真道长说干就干,当即就操持起给脚气膏拍摄开光视频的事情来了。

    开光,又称开光点眼,指修士通过持印诵咒,赋予物品特殊的灵力,使其成为可以调□□水的物品或护佑普通人的幸运物。

    这事灵真道长以前做过,所以这一回做起来也是轻车熟路。

    他把做好的脚气膏全部搬进东配殿,然后换上一身隆重的法衣。

    前来上香的信众见状,也纷纷围了上来。

    开光仪式很复杂,既要烧香祭拜,念颂经文,还要踏罡步斗,祝祷礼赞,很是麻烦。

    灵真道长原本只是想走个过场,毕竟脚气膏又不是神像或者具有吉祥寓意的物品,既不通灵,想给它们开光成功,只怕比登天还难。

    所以灵真道长的要求很低,就是尽量把视频拍的好看一点。

    然而从他念颂经文开始,他的身体就突然有了微妙的变化,准确的来说,是变得越来越轻,灵真道长先是一惊,下一刻便不由自主地沉浸到了这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之中。

    场中的气场也陡然一变。

    也不知道是谁小声说了一句:“怎么突然起风了?”

    信众们下意识地看向头顶上悬挂的灯笼,风吹得灯笼上的流苏哗哗作响。

    这诡异的变化吓得众人心中一悚。

    但这股惊悚只持续了不到三秒钟,因为信众们很快发现这股风一点也不阴凉,反而吹得他们浑身上下暖洋洋的。

    然后便又听见有人喊道:“快看灵真道长——”

    众人顿时齐齐看了过去,第一眼还真没能发现什么,等到定睛一看才发现,灵真道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飘在了半空中,虽然两脚距离地面极近,但众人敢肯定自己没有看错。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不由地瞪大了眼睛。

    少顷,仪式完成。

    灵真道长轻飘飘的落回地面,又过了两三分钟,他才从那种玄妙的感觉之中回过神来。

    灵真道长看着那些脚气膏,变了脸色,哪怕它们依旧没能开光成功,他也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不妨碍他激动。

    “我怎么觉得我的牙好像不痛了!”

    “我的腰也是……”

    然后信众们看着那些脚气膏,也变了脸色。

    他们一哄而上,抢起了脚气膏:“我突然想起来,我堂姐的婆婆的表哥一家也有脚气,我给他们带几盒回去好了。”

    “我也要五盒!”

    ……

    灵真道长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制止。

    “这些都是今天要发出去的,不能卖给你们。”

    “而且这些脚气膏就算开了光,也只能治脚气,没有其他用的。”

    “……”

    灵真道长好说歹说,才从这些如狼似虎的信众手里抢回了一半脚气膏。

    哭笑不得之余,灵真道长当即决定以后每天都要举办一场开光仪式。

    对此,赵冶第一个表示反对。

    灵真道长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还能不知道吗?

    一来,是因为他在后院布置了一个蕴灵阵,导致后院的灵气比外界浓郁了十倍不止,而灵真道长刚才那一通操作,好巧不巧正好勾起了后院中灵气的共鸣,那么多灵气齐齐涌进这个算不得宽敞的东配殿,这才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温养了信众们的身体不说,就连这些脚气膏,虽然没能开光成功,却也沾上了一两分灵光,虽然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二来嘛,也是因为祖师爷帮了他一把。

    灵真道长有些焦急:“那一星期一次总可以吧!”

    这么好的吸引信众,宣传青川观的方法,不用起来多可惜。

    赵冶想了想,直接拍板:“一个月一次。”

    就当做是回馈信众了。

    灵真道长眉开眼笑:“行。”

    赵冶又问道:“现在账上有多少钱了?”

    灵真道长当即回道:“六百多万。”

    赵冶:“转一半到我的账上。”

    刚才那一场仪式,连布置蕴灵阵的灵石里的灵气都被抽光了,所以现在他得重新从系统购买灵石补上。

    系统当即说道:“另一半钱留着干什么,全都买了吧!”

    赵冶则是看了看供桌上祖师爷的塑像,说道:“剩下的钱你拿去给你祖师爷塑一座金身吧!”

    听见这话,香炉中升腾而起的烟雾突然颤动了起来。

    灵真道长激动之余,不免有些迟疑:“可是祖师伯,要塑金身也应该先给正殿里的三清祖师塑……”

    赵冶随口说道:“你祖师爷现在胖到连双下巴都出来了,还住在这座塑像里,肯定特别憋屈,三清祖师会体谅的。”

    咔嚓一声。

    香炉上的香全都断了。

    一起崩塌的还有灵松子心底原本坚不可摧的信念。

    所以昨天晚上不是做梦?

    他看着祖师爷的塑像,一脸恍惚。

    于是当天晚上,灵松子又梦见了祖师爷。

    祖师爷蹲在角落里碎碎念:“他他他,他就是个无耻之徒,抢了我的道观就算了,还用修炼心得收买你们,现在又毁我形象……他就是故意的,说得好像谁稀罕他的金身一样。”

    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灵松子盯着祖师爷的双下巴看了又看,说:“弟子觉得祖师伯他可能只是性子比较直。”

    祖师爷转过头,瞪他:“你是我的弟子还是他的弟子,你怎么能站在他那边呢?”

    灵松子默了默,说道:“那祖师爷,工艺厂那边给我发来了几款金身的样图,明天我就烧给您,您看您喜欢哪一款,到时候和我说。”

    祖师爷瞬间眉开眼笑:“好好好!”

    灵松子看着祖师爷,认命了。

    祖师爷看着灵松子,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嘴上说着不要,反应却很真实的祖师爷:“……”

    祖师爷被无情戳穿。

    祖师爷气急败坏。

    祖师爷扭头就走。

    “告辞!”

    作者有话要说:  祖师爷:我再找你们这些不肖子孙发牢骚,我就是狗!

    感谢在2020-01-19 23:43::22:0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诸疏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弄晴小雨、和兌吉、诸疏、seaslan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墨子酥 38瓶;杜珩、弄晴小雨 20瓶;milkkk 18瓶;20347013 15瓶;安若 10瓶;清风、棂屿洛洛 8瓶;大灰狼 7瓶;辣鸡晋江、花耶、小鱼0521 5瓶;瑾夜 3瓶;cocochen 2瓶;玉椒树、月狐、zy、邬翎、qingyu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