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衣挽唐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章 献地

锦衣挽唐 第七百二十章 献地

作者:王拾肆书名:锦衣挽唐类别:玄幻小说
    屋中静谧,二人这生死之盟出了口,各自心旌荡漾,哪还有半分言语。

    执手相看,更无猜疑。

    明夷觉得是时候说另一件事了:“管事应当和你说了,下午还来了一个人。”

    明夷知道时之初的身手,了解他不想刻意给她造成麻烦的坦荡一面,他是不会那么容易被伍谦平的家仆撞见的。方才让十东告诉他,是为了万一,也是为了让他信得过十东。现在如此说,为了表达自己未曾怀疑十东。

    伍谦平看来很不愿意提及此人,但又想知道详情,闷闷得应了声。

    “不想问他来是为了什么?”明夷逗他。但自己心里乱如麻,今天怕是过不去了,时之初的身份,是时候说出来。夫妻之间,本不该有如此大的秘密存在,何况,这个秘密怕是很快掩不住了。时之初从军,再回来时,必定成为令狐。

    伍谦平冷哼一声:“莫不是想来诱拐夫人?”

    明夷欺身过去,双手撑在他手上,笑道:“若是,你怕不怕?”

    “我怎会怕他?”伍谦平翻了个白眼,“论样貌,才干,乃至……食髓知味,我样样都比他强百倍。”

    明夷听到经典的食髓知味四个字,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伍谦平故作严肃道:“怎么?我哪一点说的不对?”

    “对对,非常对,尤其是食髓知味。”明夷笑得脸蛋红彤彤,看着伍谦平那张俊秀的脸,止不住欢喜。

    伍谦平也装不下去了,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我不怕,是因为回来,见到你还在等我,没有离开。”

    明夷觉得心要化了,他的声音里有一种淡淡的落寞,让她恨不得马上转身把他紧紧抱在怀里。

    “我怎么可能离开?”她抱住他的手臂,将头枕上去,像一只小兽,“答应你的,绝不食言,永远不会让你一个人。”

    伍谦平的下巴抵在她发间,轻轻点了点:“我信你。”

    明夷为自己一叹,真是被他吃得死死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开始说关于时之初的事。

    “他来,是因为要离开长安了,最后见我一次,我并不想见他。”

    “嗯。”

    “他去沙洲,去投奔张议潮的归义军。”

    “哦?怎么突然想到去投军?想从中找到仕途之路?恐怕不容易。”伍谦平语气平淡。

    明夷咬了咬牙:“有件事我一直没说,因为原本觉得与我们没有关系,且发了折寿的毒誓答应不说。但现在我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瞒你。”

    明夷给自己之前隐瞒加了个理由,无论伍谦平信不信,也好接受些。

    “什么事?若要你折寿,不说也罢。”

    “时之初,他本名令狐,是令狐的侄儿,令狐纶之子。”明夷终于说出了口。

    伍谦平一下子坐直了,差点将明夷颠下腿去。明夷也知道此事严肃,干脆坐回对面,与他细说。

    “我没听过令狐纶此人。令狐家隐瞒这一脉是何原因?”伍谦平已经完全进入了就事论事的状态。

    “令狐家族规如此,极为小心,每一代必将家主隐姓埋名,携巨财藏于民间,令狐纶便是上一代家主。”明夷简要说道。

    伍谦平一点即通:“果然小心,狡兔三窟。如此,即便令狐在朝中遭弹劾,抄家也无贿款,能有转圜余地,最差的情况,也能保住血脉,东山再起。”

    伍谦平眉头一皱,问道:“上一代家主?那就是说如今令狐家的家主是时之初?而他要去沙洲?”

    明夷点头:“是,他只说了这些。”

    伍谦平站起身,踱了几步,似乎很烦躁,明夷不敢多问,只等他自己开口。

    “你知道这张议潮是什么来头?”伍谦平问道。

    明夷茫然摇头。

    “张议潮富甲一方,自己出资建立归义军,与吐蕃作战,收复我朝河山。而他的阿爷,便是张谦逸,是上一任工部尚书。自从张谦逸过世,工部尚书一职长期悬空,才有我这侍郎掌权的机会。你便知,张谦逸是何等厉害人物。”伍谦平站定,叹了一声。

    明夷一头雾水,这张家父子厉害又如何?

    伍谦平解释道:“其一,张谦逸与令狐的阿爷令狐楚有旧,交情匪浅,令狐楚对张谦逸有举荐之功。这两家虽面上鲜有往来,但如今看来,长期都有联系,且有不为人知的约定。其二,我在益州与杜曾深谈各地节度使及军务情况,他特意提到张议潮的归义军,说如今沙洲一带即将全面克复,而朝中并无及时的消息,让我留意。不知张议潮会如何处理收复的州县。”

    明夷疑问道:“你是说他有可能在攻克的州县建立藩镇,或自立为王?”

    伍谦平摇了摇头:“我们都觉得不太可能。张谦逸极为忠君,其子据说有乃父之风。但奇怪的是,去岁便攻下沙洲和瓜州,但未及时告捷,似有再战再捷,一并献地之谋。”

    明夷将他所说串起来,有些惊恐:“你是担心,张议潮其实一直在等着令狐家的人去,而后将献地之功给令狐?”

    “不无可能。令狐楚给了张谦逸官居尚书的机会,福荫子孙,如今张家之子,将此恩情还给令狐楚之孙,乃是天经地义。只是如果张议潮真能全面收复陷于吐蕃几百年之久的河西地区,并让令狐献地,你猜,皇上会给令狐什么奖赏?”伍谦平问。

    明夷虽对朝政一知半解,但也知道这收复百年失地这么大的功劳,是不世之功,恐怕献地者除了这皇座,要什么,皇帝都愿意给:“或许,高官厚禄,或许,良田千顷。”

    伍谦平坐下,目光深沉,看着明夷:“你猜,到时,他会要什么?或者,什么都不要,只要当朝侍郎的妻子。”

    明夷吓了一跳,但很快回过神来,这是什么玛丽苏剧情?要没人不要江山?何况,自己还真称不上绝世美人,只是个背叛过她的女子。明夷摇头:“怎么可能?这么好的机会,百年难得,任何人都会用此谋求长远的利益,比如官位或封爵,即便求婚,也只会是帝女,以此巩固自家的权力。”

    伍谦平对她所说十分满意的样子,神情温柔起来:“即便他昏了头要夺我所爱,你也会说不的,是不是?”

    明夷轻叹一声:“这还用问?”凑上去,吻住他的唇——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