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衣挽唐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师徒

锦衣挽唐 第七百二十一章 师徒

作者:王拾肆书名:锦衣挽唐类别:玄幻小说
    满室似有薄薄的雾气,在跳动的灯火中,一切看起来都不真切。明夷呼了一口气,并没有见到白雾,喃喃道:“冬天果然要过去了。”

    伍谦平将她搂紧了些:“不喜欢吗?”

    明夷钻到他怀里,点了点头,又摇头:“冬天好,可以与你取暖。春天更好,万物滋长,瞧着就舒心。有你在,如何都好。”

    伍谦平拧了拧她小巧的鼻子:“越发口甜舌滑,总觉得你是有后招等着我。”

    “我在你心里如此工于心计吗?”明夷嗔怪道,“我只是觉着,此刻这般宁静祥和,不知能持续多久,越是幸福,越觉得惶恐。”

    伍谦平愣了下,摩挲着她的手臂:“宁静或许酝酿风雨,可你我历过的风雨还少吗?我不惧怕,相信明夷也非怯战之人。况,只要能日夜相守,我再不济,也总能护你周全。”

    “我不担心自己。”明夷贴近他的胸口,听得见略为急促的心跳,“你在朝中如此艰难,每日费心费力,我心疼,惟恐帮不上你。”

    “娶你不是为了让你帮我。”伍谦平吻着她的发,“你能为我多生几个也一样是帮。”

    明夷心里莫名舒坦,比任何山盟海誓都听着让她高兴:“若是我年岁大了,不好生养呢?”

    “那就不生,我们赚够富贵,早日离朝,逍遥自在去。去益州,去你喜欢的浣花溪。”伍谦平让她翻过身,从背后环绕着她。

    明夷像个虾米,紧紧被锁在伍谦平怀中,轻轻嗯了声:“困了,睡吧。”

    灯灭了,屋里格外安静,二人的呼吸声都特别轻。各自明白,无法安眠,只是,再不需要言语了。

    明夷信他,信他此刻的眷恋,信他把自己当成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有三分温柔,甚至偶而示出弱处。在所有人面前,他都是无懈可击的,最适合当官的一个未来栋梁。

    明夷不信的是,她不信一个男子能和女人一样,将爱情和爱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尤其时,一个野心勃勃,有能力争权夺利的男子。

    他如果有一天真的选择与她赏菊南山,只有一种可能,朝中容不下他,再也无东山再起的可能。否则,以他的权力欲和因自小受人白眼带来的报复欲,他绝不会轻易放弃往上爬的机会。即便真的没有子嗣,他也会广纳门徒,建立自己的势力。

    她所爱的,就是这么个私心满满,没有什么大情怀,大理想,只是很努力去抓住自己人生的一个男人。无论他深谋远虑的样子,还是宠辱不惊的镇定,她都崇拜,都觉得好。

    何况,她也并不是真的向往益州的田园,那些,作为纷繁之中的调剂,是美好恬静的,但若日日在那里消磨,她也不甘心,不安心。

    只有一天比一天强大,一天比一天登高,才能让她觉得安全、满足,让她有保护义务的所有人,都活得肆意快乐。

    她,早已不是那个安分的女子。

    距离春善席还有一天时间。

    虽然不太愿意,她也不得不去关心下,胤娘那边准备的状况。

    胤娘见她来,并不讶异,落落大方:“明娘子是前来询问筹备事宜?”

    呵,连师父的称呼也省了,明夷干脆砸过去:“胤娘已经是帮主夫人,又是承未阁的阁主,无需对我尊称,既然我叫你胤娘,你也直呼我明夷便是。”

    胤娘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也好。”

    明夷没想到她客套都没一句,气得胸闷,直安抚自己,不值得。

    承未阁今日未开业,胤娘像是特意等着明夷前来:“我料到明夷会不放心,前来询问。不用担心,如今这席数除了任氏工坊的一千席,容异坊的三百席,您和伍大人的一百席之外,我们承未阁的客人们纷纷解囊,又凑了七百席,加上伯颜在西市那些胡商五十席一百席的认下,如今席数已经达两千八百席,相信可以让府尹大人满意。”

    这数目超出了明夷的预料,多一席,作为操办者的胤娘就多一分利润,难怪她豁出去了到处拉善款。

    “这是流水席,两千八百席,所需的人手不少,有没有准备好?”明夷问道。

    “嗯,除了容异坊原有的厨房,我们承未阁的客人都愿意把家中的厨子和侍女借出,西市各家酒肆都出人出力。如今已有三百人以上的人力。”胤娘回道。

    明夷点了点头:“调配可有问题?”

    胤娘回答:“厨子交给容异坊的厨房统一调配,所有负责清洁的也交由容异坊的后厨负责,但场地不够,租借了距离朱雀大街最近的李府前院使用。其它人员分桌次安排,西市人员由花子贤那里的武师们负责安排,他们互相熟悉。”

    明夷顺口赞道:“不错,你考虑得周到。”

    胤娘也随口应道:“谢谢师父夸赞。”

    话音刚落,二人面面相觑,有种说不出的别扭。明夷心里真真涌出一种惋惜之情,她遇到的所有女子,从没有一个像胤娘一般与她节奏相当,二人合作起来,默契十足。她不用多解释,而胤娘的处理方法都能符合她的准则。

    胤娘笑了下:“真是说顺嘴了。明夷还有何事?若无其它事情,我去容异坊看看。”

    明夷点头道:“悉随尊便,我找殷妈妈说会儿话。”

    明夷未再理会她,径直往楼上去。

    殷妈妈看不得胤娘嘴脸,也不放心四君子,定不会再住在没有了明夷的丰宅,而是搬来与四君子同住。

    明夷敲了敲竹君的门,他问过,听是明娘子,连忙开了门,

    “娘子终于来了。”竹君眼中有碎碎的泪光,“连山出事后,听说娘子避难赴益州,我们私人都很挂心,只恨无力相助。娘子回来,又闻帮主之位被夺,店铺也被那贼私吞,我们原本决意闭门不出,可妈妈劝我们当作无事发生。”

    明夷笑道:“你们有着片心,也不枉我将你们看作亲弟。妈妈说得对,我这儿失利,你们不能失去这片疆土和生存之本,终有一天,我会回来,和你们在一起。”——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