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德安公主与东方不败拜堂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德安公主与东方不败拜堂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二天一大早,德安公主在甜儿的陪伴下,到了杨莲亭的寝宫。

    一进去,她就看到杨莲亭拿着她送去的玉剑,在烛火下细细的观赏着。这正中她的下怀,她就问:“怎么,杨总管很喜欢玉石吗?”

    杨莲亭抬头,看到是德安公主进来,马上站起:“参见夫人。夫人,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稀有的玉剑,通身由一整块和田玉雕刻而成,竟然一点瑕疵都没有。您送我这么珍贵的玉,我还真是受不起。”

    “我既然把它送给了杨总管,我想杨总管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吧?”德安公主继续淡淡一笑。

    “我明白。”杨莲亭点了点头,非常直接,“夫人想要什么?丫”

    “我有些贪心。”德安公主上前,紧紧的盯着杨莲亭的眸子,“第一,我既为夫人,当然想跟东方教主行成婚之礼。第二,我想让凌佩儿以最快的速度,彻底消失。”

    “好。”杨莲亭收起了玉剑,胸有成竹,“我会帮助夫人,达成心愿。媲”

    在后面的甜儿,心里都捏了一把汗。她盯着杨莲亭,猜到他一定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男子,他的内心深的很,不是一般人能猜透的。他帮助德安公主,肯定不是为了玉剑,而有他自己的理由。连她这个丫鬟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德安公主一定更能看出来了。但为什么,德安公主还要跟杨莲亭合作呢?

    *

    很快,德安公主和东方不败的成婚之礼就定了下来,在三天后拜堂。佩儿知道东方不败一向不喜欢这种繁文缛节,应该不会接受,但没想到的是,当杨莲亭跟他提起之后,他竟然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之后的一天,东方不败就一直没有回无极宫。

    清冷的夜里,睡梦中的佩儿觉得冷,习惯性的往外侧靠过去,习惯性的去寻找温暖的来源,可是蹭来蹭去,蹭到的都只是凉意。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应该是真生气了吧。那他现在会在哪里,难道在德安公主那里吗?

    *

    早上睁开眼睛后,佩儿又是一个人,面对着这偌大的寝宫。她有些孤寂,加上无所事事,心里就一直被东方不败给满满的占据着。

    突然,她听到外面传来一些脚步声。难道是,东方不败回来了?她快速的冲了出去,可是看到的却不是她想见的人,而是德安公主,和她的姐姐凌月。

    看着德安公主,佩儿却有些不甘,有些嫉妒。明天就是她跟东方不败的大婚之日了,她不去准备,来这里干什么?

    “凌佩儿,看来这两天,教主也没回来这里啊?”德安公主扫视着周围,没找到东方不败的痕迹,不禁得意洋洋。

    但是她的话,也让佩儿宽慰了些。依照她的语气,东方不败这两天应该不在她那里。佩儿实话实说:“教主没有来。”

    德安公主继续说:“我就不跟你说这个了。我喜欢东方教主,我要他的身边永远只有我一个女人。凌佩儿,我知道你在乎的人是令狐公子。”

    “所以呢?”佩儿听出了,德安公主似乎话里有话。

    德安公主笑了一下,把手摊在佩儿面前。佩儿看到一把钥匙,静静的躺在她的手心,“我已经把大牢的人都给收买了。这是大牢的钥匙,你拿着它去救令狐公子,然后跟他远走高飞,如何?”

    看着那把钥匙,佩儿却没有去接。德安公主,她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她有这么好心吗?她说:“可教主说过,如果我想逃跑,他就会灭了连城帮,我不能连累的我家人。”

    “哈哈哈……”德安公主笑了笑,好像认定了佩儿的这个理由,只是一个她不想走的借口而已。她说,“这事太好办了。你走之后,我会准备两具焦尸,把现场伪造成你跟令狐公子在牢里遇火而亡的样子,让所有人都以为你们死了。”

    “可是……”才说了两个字,佩儿就说不下去了。她知道,德安公主的安排,几乎已是滴水不漏,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可是的了。但为什么,到了真正可以走的时候,她的心,却如同被绞着一样的痛?

    她好想说,可是,我不想走了,怎么办?

    可是,我怎么也舍不得东方不败,怎么办?

    可是……要把所有的“可是”,都深深的埋在内心深处。

    终于,佩儿从德安公主的手里接过了钥匙,在这一刻,她发现,这么小的钥匙,竟然那么沉重,沉重到她都有些握不住。

    *

    东方不败不知去向,今晚佩儿就准备动身。她在寝宫里换上了夜行衣,又拿了两把匕首插在腰间。

    “夫人,你在做什么?”一个丫鬟在外面,通过窗户,看到了穿好夜行衣的佩儿。

    不好,让这个丫鬟看到了!万一她说出去,那就不好了……佩儿心急如焚的想着对策,迅速转身,从抽屉里找出了好几根东方不败平时用的绣花针,在上面涂了一点麻药后,使出全身的内力,朝那丫鬟投射过去。

    “啊……”丫鬟轻叫一声,昏倒在地上。佩儿立刻翻窗而出。

    可是,她想错了。那丫鬟在她离开之后,就立即站了起来,手指缝中,夹着她投射过来的麻药针。这个丫鬟,是东方不败安排在无极宫里,监视佩儿的。

    *

    夜幕渐渐笼罩下来,佩儿麻利的在屋顶上穿来穿去。她记得大牢的位置,很轻易的到了门口,发现大门口竟然无人看守。

    进去之后,她在牢房之间穿梭,也没有发现一个侍卫。她不禁有些佩服德安公主——她才来崖上不久,竟然能够买通所有侍卫,让这里无人看守!看来,从皇宫里出来的人,真是不容小觑。

    *

    佩儿在一个拐角处的牢房里,找到了辰轩。辰轩比她想象的还要凄惨——他坐在地上,满身是暴露在外的伤口,身上的白衣很脏很破,沾着血渍和污泥。大概东方不败把他当做出气筒了。

    辰轩也看见了佩儿。虽然她穿着黑衣,虽然夜色如此朦胧,但他还是一下子认出了她。可是,他并没有半点的欣喜,反而显露出非常着急的样子,朝她大喊:“佩儿,你快走,不要管我!”

    佩儿不懂辰轩什么意思,她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进去,抓着他的胳膊:“我来救你了,我们一起走吧。”

    可辰轩的表情更加焦急,那么不顾一切的把她往牢房外面推,并冲她大喊:“你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是什么意思?佩儿低头想了一会……不好,这肯定是德安公主布下的一个陷阱!

    *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远方逐渐亮出灯火,从拐角处走出来两个人,德安公主,和杨莲亭。

    在这一刻,佩儿呆若木鸡。想起自己曾经差点被杨莲亭烧死,她的身躯不住的颤抖起来。

    “很好。”杨莲亭的脸上,浮现出得逞般的笑容,“凌佩儿,你背着教主私通外人,一点妇道都不守,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我没有!”佩儿连忙解释,用手指着旁边的德安公主,“是她……”

    但是,当她对上德安公主的眸子,看到了她眼眸里的得意和阴险时,她就明白,德安公主跟杨莲亭,是串通好了的。

    “佩儿,这是他们设下的局,就是为了要陷害你!”辰轩在后面喊着。可是此刻,他的解释已经非常苍白无力。他从牢房里走出来,一下子冲到佩儿面前,张开双臂,把她护在后面,“你们为难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的就杀了我,放了她!”

    “放肆!”杨莲亭上前一步,得意的冲着辰轩喊道,“令狐公子,你当我这黑木崖,是给你讨价还价的地方吗?”

    然后,他朝后面挥挥手,随即三四个侍卫围了上来。他宣布道:“凌佩儿与外人私通,不守妇道,明日卯时送下崖去,判浸溺之刑(就是“浸猪笼”,是对付偷情女人最普遍的办法。就是把人塞进笼子里,然后扔到河里活活淹死)。令狐冲同时刻斩首。”

    佩儿和辰轩都愣在了原地。佩儿真的很佩服德安公主的演技——上午,德安公主说的那么诚恳,让她真的以为,这次可以救了辰轩,带着他一起下崖。原来这一切,不过又是一个圈套而已。

    =====================

    越写越喜欢杨莲亭,我觉得他比东方不败还要腹黑啊肮黑……就让他当一个征服东方不败的鬼畜攻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