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我—爱—你—”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我—爱—你—”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佩儿这才意识到,从开席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动过手。她拿起筷子,却觉得它似乎有千金重,好费劲。她不自觉的偷偷看着,德安公主和东方不败坐在一起,她不得不承认,他的玉树临风,和德安公主的倾城姿色,真的很配。

    过了一会,东方不败故意夹起一块桃酥,放到德安公主的碗里:“夫人,尝尝我们黑木崖的糕点吧。”

    德安公主的脸上浮现出更大的喜悦,动人的笑容,甜甜的说:“多谢教主。媲”

    “咳咳……”佩儿看到这一幕,心突然痛的不得了,也不止是不是被食物噎住了,不由得咳出声来。她好狼狈,连忙用丝帕擦了擦嘴。

    东方不败的余光,看到了她的窘态,心中略微释然了一点。

    眼下的一切,都被杨莲亭看在了眼里。他嘴角浮出一丝笑容,眸光瞥了瞥佩儿的窘态,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成分,语气意味深长,对她说:“教主和夫人真是伉俪情深啊。二夫人,你觉得呢?”

    这么尖锐,这么不怀好意的问题,佩儿还真是开不了口。她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心里早已不是滋味,但还是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毕恭毕敬:“是。教主与夫人感情这么好,是教之幸事。丫”

    这样官面的回答,应该不会有什么不妥了吧。但她一抬头,就看到东方不败的深瞳里,满是不悦。而且这种不悦的情绪还越积越多,最终爆发。他蓦地站起,一扫袖子:“我不舒服,先下去了。”

    这一顿饭,就在这样尴尬而惨淡的气氛中,结束了。

    *

    这一整天,东方不败就像消失了一般,不见踪影。佩儿在无极宫等到夜很深了,也没有见他回来。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此刻,佩儿站在窗户旁,对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发呆。

    “夫人,您什么时候就寝啊?”一旁的丫鬟挑了挑灯丝,已经哈欠连天了。

    “你先去睡吧。”佩儿摆摆手,让丫鬟下去。不知为什么,东方不败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她很担心,心里很急,知道自己就算到床上睡,也睡不着的,干脆就在这里等着吧。

    夜色越来越深沉。佩儿不自觉的把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一点。这深夜孤独的冷,让她非常不适应。

    “你在看什么?”后面传来那熟悉的,磁性的男声。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东方不败。

    “我……我在等你。”明明就是在等他,可为什么他出现了之后,她会紧张成这个样子呢?这个问题,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抬头,看到他的脸微微发红。

    “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吗?”东方不败靠近她,说。

    然后,佩儿就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浓烈的酒气。他去喝酒了!她马上站起来:“我,我要去睡觉了。”

    她转身就想走。蓦地,她的手臂落入他的大掌中,被他紧紧的箍住,让她动弹不得。她回头,看到他看着她,就只是静静的,用那种酒后才有的迷离眼神,看着她。过了一会,她不习惯这种沉默,就开口问:“教主还有什么事情。”

    “我明明知道你有心上人,还要娶你,还要霸占你的身子,在你心里,我很卑鄙吧?”他的声音很轻,似乎是压抑了很多情绪。

    看着他醉酒的样子,佩儿的心,瞬间很疼很疼。她从未看到过,这个雄霸天下,人人畏惧的大教主,有如此脆弱的时候,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小孩子。

    他身体歪了歪,她马上扶起他,把他扶到座位上:“教主先坐一下,我去准备醒酒茶。”

    她刚刚要走,就再次被他扯住。他把她拉近身边,语气仍是低迷,却加了很多霸道的味道:“佩儿,我承认我很卑鄙。但是为了得到你,我宁愿卑鄙。”

    他冷冽的气息,撒在她的脸上,侵入她的鼻腔,在她心里拨动着。她眸子一低,柔声道:“你喝多了,先醒酒好吗?”

    “我比什么时候都清醒。”他的语气强硬起来,抓起她的双肩,力道大的很,让她皱紧了眉头,“告诉我,为什么不能把心,交给我。”

    “放开我。”她强烈的反抗着,推搡着他。她早就十分清楚,自己的身,心,都交给了他,唯一不能交给他的,是她的良知,她的信念,她的正义!

    这句冷冰冰的话,激怒了他。她看着他眼神里流露出愤怒,不甘的情绪。她不敢动了,就呆呆的愣在原地。两人对视了几秒,他更加大力的抓住了她的双肩,把她狠狠的按在墙上。他的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脸上,脖子上。

    她慌了,更加用力的推着他。他的气息包围着她,是那么炽烈,让她感到很明显的危险。她抗拒着,可是她如何能够推得动这坚如磐石的男人呢?他的吻越来越炽热,越来越恐怖。

    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最终还是把他推开了。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他的眼神也很复杂。她冷冰冰地说:“不要碰我。”

    然后,她就看到他的双眸一片水汽氤氲。他眼眶湿润,似是含着泪。这一刻,她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东方不败,也会有泪吗?

    突然,他的眸子里闪出了仇恨的光芒,手从她的肩膀处撤下来,猛的覆上她的脖子,慢慢的收拢。

    “啊……”脖子上的痛楚,让她忍不住叫出了声。她用力的去掰他的手,但怎么也掰不开。然后,他的五指继续收拢,并且加重了力道。他的表情,似是不甘,似是痛苦,朝她吼道,“说你爱我,我就放了你。不然,我杀了你!”

    可是,她只能选择一言不发,默默的承受着痛苦。

    *

    此刻,东方不败的心已麻木。他只是想听到她亲口说爱他,哪怕这是他逼的,哪怕是她的谎言,他也不在乎。

    佩儿的脸已经变得通红,她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继续加重手上的力道,她终于窒息了,已经没有一丝空气能够进入她的肺,死亡好像已经在她眼前了。

    她艰难地看着他的脸,两行泪从她的眼角滑落,落在了他的手上。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意识渐渐模糊,她像交代遗言一般,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她此刻最想说的话:“我—爱—你—”

    他愣住了,松开了手。就在这一刹那,她倒在地上,双眼迷离,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临近死亡的感觉,真的很恐怖。她的脖子上,赫然出现五个青紫的指印。她大胆的抬头,看了看他。

    此时,看着她因缺氧而略微青紫的脸,他的酒也醒了。他苦笑着,认定刚才她说的话不是真的,只是为了求生才说的。他抚了抚她的脸:“对不起。”

    然后,他转身离开大殿,消失在了夜幕中。

    *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在倚梅殿的德安公主。她对着镜子梳头,痴痴的看着里面的自己。

    甜儿走过来,把烛光稍稍拨亮了一点:“公主,早点睡吧。至少今天的家宴,教主有叫您一起去,还夹菜给您吃呢。教主对您的态度,可能已经改观了……”

    “你懂什么?”德安公主猛的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他叫我去,给我夹菜,不过只是拿我来惹凌佩儿吃醋而已!在皇宫里,我就是一颗棋子,到这里,我不想再做一颗棋子了!”

    甜儿红着脸,低下了头。过了会,她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公主,您上次让我查的事情,我已经查出来了。前天晚上,凌佩儿是独自混进了大牢里,想要救出令狐公子,被教主发现,教主非常生气。”

    “真的吗?”德安公主原本死寂的脸上,猛然有了一丝希望。她嘴角的笑容十分阴险。

    “真的。”甜儿笑吟吟的说,“而且,奴婢还打听出来,杨总管不喜欢凌佩儿,还曾经想把她拉到祭坛烧死。杨总管在这里,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啊。”

    “好,我知道了。”德安公主点点头,拉开抽屉,拿出一柄雕刻精良的玉剑,递给她,“你去把这个送给杨莲亭。”

    “这……”甜儿大惊失色,“公主,这可是当今圣上赐给您的啊。要是以后圣上问起……”

    “去送。”德安公主似乎丝毫不在意,说。

    =====================

    估计悲剧的可能性会大一点,我觉得东方不败本身就是一个悲剧人物啊……表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