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洗干净了送我房里来!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洗干净了送我房里来!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所有的女人们都在清秋殿的院子里。她们一个个都低着头,大声的哭泣着,绝望的叫喊着。站在一旁的侍卫们,面无表情的端着一杯杯毒酒,放在她们面前。当佩儿看到这令人发指的一幕时,心蓦地,彻底的凉到了底丫。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东方不败吗,对这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痛下杀手?

    他草菅人命,让她害怕。

    他残忍极致,让她胆寒。

    *

    佩儿的进去,瞬间吸引了院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那些女人们,各个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神各不相同:有惊讶的,有愧疚的,有燃起希望的……也有,还包含着嫉妒的。

    佩儿无视这些眼神,朝侍卫们命令道:“立刻停止行刑,并把所有女人都放下黑木崖。”

    如果只是停止行刑,那么在东方不败出关之后,这些女人或许还是免不了一死。倒不如直接把她们放下崖去,一哄而散,到东方不败出来后,即使要追究,也不一定能找回几个来。

    “什么?”侍卫大概是怀疑自己听错了,本能的又问了一句。处死这些女人,可是东方教主在闭关前的命令,可现在这夫人却不仅不处死她们,还要把她们都放走?

    佩儿闭上眼眸想了一会,然后猛的睁开眼,学着东方不败的霸气的口吻,语气极为慵懒恬淡,却又饱含杀机:“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这架势,连一旁的碧玉看的都有些呆。现在的佩儿,分明是一副被东方教主附体了的样子媲!

    民间是有这种说法,一对夫妻在一起生活了很久之后,就会自然而然的有了夫妻相。但,也不会像到这种地步吧!

    侍卫马上被吓住,乖乖的撤掉了所有的毒酒,并准备把女人们都放下崖去。

    *

    那些女人看佩儿的眼神,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些眼神,佩儿觉得自己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错愕,感激,内疚……更多的,却是一种理解和认可。

    把东方不败的气质演绎到如此完美的地步,又懂得以德报怨,心地这么善良的女人,来做教主夫人,来陪伴她们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她们心服口服,自愧不如,不再嫉妒什么了。

    *

    女人们在侍卫的押解下,一个个踏出了清秋殿。佩儿在她们后面,最后一个踏了出来,迎面就撞上了凌月。

    刚刚迫于形势,那么颐指气使的对待她,对待自己的亲姐姐,佩儿有些过意不去,低下了头,压低声音:“姐,对不起。”

    她也不指望获得凌月的原谅,但是今天这些女人,她是放定了,不管如何。

    但凌月的举动,却出乎了她的意料。凌月竟莞尔一笑,貌似非常理解的样子,声音也是绵软动人:“没关系,还是救人最重要的。佩儿,你很善良。”

    佩儿没想到凌月能这么快理解她,激动的抬起头:“谢谢姐!”

    只是,她看着凌月那貌似真诚的脸——它似乎像是一望无际,非常平静的大海,可谁晓得,这平静的下面没有暗潮汹涌,没有危险的礁石呢?

    “别谢我了,你快去看看那些女子,看她们是不是能平安下崖。”凌月推了她一把,说。

    “好。”佩儿马上飞走了。

    佩儿的身影刚刚消失在眼眸里,凌月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了,换上了一副阴狠,痛恨到极致的表情。然后,她转身就走。

    *

    在崖口,女人们排着队,一个个踏上了下崖的栈道。佩儿在队伍的最后面,看着她们,心里竟然有些羡慕。

    在这里过了这么多年行尸走肉的生活后,这些女人终究还是可以下崖了。即使在下崖之后的生活不会幸福,但至少也是自由的。可是她呢,被东方不败牢牢的控制在崖上,攥在手心里,不让她有丝毫逃跑的机会。

    最后一个下崖的,是碧玉。在即将下去之前,她转身看着佩儿:“夫人,你真的让我很佩服。当年我只是看了教主一眼后,就彻底被他迷住了,明知道他可能不会喜欢我,我还是上了黑木崖,一年一年的等着他。但是到现在,我这心里的结终于解了,不想再做这无畏的等待了——因为只有像夫人这样的人,才配得到教主的爱。”

    佩儿被她说的很不好意思。她淡然的笑了下:“那就快走吧,耽搁了赶路,可不好。”

    碧玉莞尔一笑,继续说:“我在这崖上多年,也没什么可以拿出来感谢您的,除了这个……”

    她边说,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金人,递给她:“这是我一个多月前在无极宫后面捡到的,赠与夫人作为答谢,希望夫人笑纳。”

    佩儿看到那个做工考究的金人后,惊的说不出话来。这就是一个月前,在东方不败的寝宫,被她摔出去的那个金人啊!有了这个金人,“金玉良缘”才算完整……她没有推辞,喜出望外的接过那金人,藏进了袖子里,“那我就收下了。”

    碧玉满意的点点头,踏上了栈道。

    *

    袖子里的金人,那冰冷的温度,让佩儿有些不适应。

    阴差阳错的,金人最终落入她的手中。而那玉人呢,应该还在东方不败的手里吧。想到这里,佩儿猛的愣在那里——她拿着金人,东方不败拿着玉人,为什么这么巧合!

    金玉良缘,难道就暗指着她和东方不败之间吗?父亲还在的时候,她听他说过,这个珍宝很有灵性的——难道这是上天给的暗示吗?

    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日子,她真的能明显的感觉到,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早就不那么纯粹;她早就意识到,自己独处的时候,常常脑子里面反复的想着他的一切;她早就发现了,他的所有,对她的吸引力越来越大,有时候甚至让她无法抗拒!

    “不,不可以,不可以这样……”佩儿慌了神,嘴里碎碎的念着。她似乎能感觉到,手上的金人越来越烫,那炽热的光芒和热度,早就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极限!

    反正现在东方不败在闭关,也管不了她,不如,就跟着这群女人一起下崖,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就能不再纠结了吗?

    于是,她终于下定了决心——逃跑!她环视了四周,四周只有一些不敢反抗她的侍卫而已。她走进了栈道,拔腿就跑。

    也许过了会,那些侍卫就会反应过来,就要来抓她了……想到这里,她更加没命的跑着,运用轻功,连飞带奔,争分夺秒的下崖。

    *

    飞到半山腰时,突然,从后面射过来一柄钢刀,锋利的刀刃擦了她的手臂后,直直的掉下了崖,不见踪影。佩儿感觉到手臂上一阵剧痛,跌在了栈道上。她一看,手臂上已经被钢刀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流血不止。

    接着,十几个穿着红黑衣服的魔教中人就如同从天而降般,很快飞到她身边,把她团团围住。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想站起来,魔教中人的刀就很快落在了她的肩上。

    “夫人,请上崖。”冷冷的声音在后面,命令着她。

    没办法,被挟持着,佩儿只能又一步一步走上崖去。她一边走一边想着,刚刚她明明镇住了那些侍卫,为什么现在他们又对她这样,竟然敢刺伤她?肯定是受了崖上人的指使。而崖上有这么大权力的人,似乎只有东方不败一个。

    难道说,东方不败出关了?如果他出关了,发现她竟然想逃跑,那他会怎么对待她……一想到这里,她的思绪就完全被恐惧所占据,死死咬住了嘴唇,不敢再去多想什么。

    *

    刚刚走上了栈道,佩儿就远远的看到,有一个人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这个人不是东方不败,而是总管杨莲亭。他一身深绿色的衣服,表情威严,紧蹙的眉头中带着隐隐的愤怒。

    既然不是东方不败,那就好办多了。佩儿捂着受伤的手臂,上前一步,大方的对上杨莲亭的眸子:“杨总管,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对我?”

    “私自放女人下崖,凌佩儿,你还不知罪吗?”杨莲亭似乎一点也不被佩儿的架势所影响,甚至都不叫她夫人,而是直呼其名。

    不知道这个杨莲亭是吃软还是吃硬,但此刻佩儿决定硬碰硬试试。于是,她更加加重了语气:“我是教主的夫人,只是放几个女人下崖而已,这算什么罪过,你竟然敢叫人刺伤我?杨总管你不愧是大总管啊,管的这么多,但显然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你!”杨莲亭被她说的面红耳赤,怒目圆睁。这崖上,他向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教主,至今还没人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他眸子里闪过一丝阴狠的情绪,“对,你是夫人,放几个女人下崖,是没什么罪过。但是你竟敢私自逃跑,这可是大罪!没经过教主的同意,私自逃下崖去,这就等同于叛教!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杨莲亭在黑木崖上颇有威信,他一句话下去,后面的侍卫们马上就上前,不由分说就擒住了佩儿。

    “叛教者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把她拉下去关起来,三日之后祭天!”杨莲亭继续朝侍卫们命令道。

    *

    佩儿又被关进了暗无天日的大牢。伤口还在滴着血,她从裙摆处撕下一根布条,马虎的把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在黑木崖上多日,她也知道祭天是什么意思——把人押上祭坛,当众点火,活活烧死。

    这次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东方不败在闭关,肯定不能来救她,她自己又无法从这重兵守卫的大牢里逃出去……

    不过,她感觉有些奇怪,为什么杨莲亭会这么快就知道她私放女人的事情呢?当时,侍卫们都被她镇住了,应该不会有人去告密,而那些女人更不可能。

    所以,就只剩下一个人了——凌月。

    当这个名字撞进她的大脑时,她狠狠的甩了甩头,想把这种想法甩掉。凌月是她的亲姐姐,怎么可能去告密,去置她于死地呢!她为自己有这个想法而深深的自责着。

    *

    三天之后的傍晚,佩儿被押上日月神教祭坛,绑在中央的十字架上。下面已经堆满了柴火,密密麻麻的。祭坛的周围,围了一圈魔教教众,他们个个伸长了脖子,生怕自己看不到。

    三天在牢里暗无天日的日子,让佩儿脸色苍白,浑身无力。虽说现在已是傍晚,但周围的光线,对于刚出大牢的她来说,还是过于刺眼。她眯起眼睛,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只能看到那一片片黑压压的人群,在***动着。

    三天前被那些女人们殴打后留下的伤,到现在还没痊愈。粗糙的绳子紧紧的勒着它们,她疼的嘶哑咧嘴。

    今天,她就要葬身火海了吧?本来当被掳上这黑木崖的时候,她就该去死了,可现在,她的心里却充满了想要活下去的渴望。

    因为东方不败还不知道她的遭遇,还不知道她马上就要死了。而她好想知道,他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会不会来救她。她还想跟辰轩重逢,看一眼长大后的他。

    杨莲亭一声令下,拿着火把的侍卫就上前,很干脆的把下面的柴火给点燃了。浓浓的黑烟很快升腾上来,把佩儿浑身上下都熏黑了。眼前的一切完全模糊,她被熏的直流眼泪,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干脆闭上了眼,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可渐渐的,她感受到脚下越来越热。这一刻,伪装的坚强全线崩溃,她真的不想这样死!等死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等着橙红色的火苗窜上来,一点一点的把她吞噬……她开始剧烈的挣扎着,惨叫着,这不但没什么作用,还引起了围观丫鬟们的哄笑。

    就在她以为火苗要窜上来,以为自己要死定了时,突然,一道熟悉的薄纱缠住了她的腰,狠狠的把她拉了过去。力道太大,绑着她的绳子都自然的断裂了,疼的她直咂嘴。当她睁开眼眸后,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个宽厚的怀抱所钳制住。她抬头一看,俊美的脸庞映入眼帘——东方不败!

    “你……”没想到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东方不败竟然在这个时候出关,刚好赶得上救她。他要是再晚来那么一会,她恐怕已经被烤成肉干了。

    “给我闭嘴!”一声怒喝打断了她的话。她身上的烟渍,也蹭在了他的身上,把他干净的衣服弄的脏兮兮的。他带着十足的厌恶和十足的不耐烦,果断的松了手,任由她羸弱的身躯摔在地上。

    “啊!”身上的伤口猛地触碰到冰冷的地面,佩儿疼的惨叫起来。

    杨莲亭已经走到了东方不败面前,双手抱拳,毫无惧意:“属下参见教主。教主,这个女人在您闭关的时候,不仅私自放走清秋殿所有的女人,还企图逃下崖去。这形同叛教,属下正要处置她。”

    “什么?”东方不败听了杨莲亭对佩儿的控诉,那好看的剑眉狠狠的蹙了起来,伸手揪住了佩儿的衣领,如同扯住一块破布娃娃一样,厉声质问道,“你想逃跑?”

    事到如今,不招认也不行了。佩儿果断的点了点头:“对。”

    “很好。”他暗黑的深眸里开始有了些嗜血的成分,嘴角的笑意也变得有些阴狠决绝,果断的放了手,让她重新摔在地上。然后,他对杨莲亭说,“杨总管不是想处置她吗?继续吧。”

    “是,教主。”杨莲亭马上摆摆手让后面的下属上来,指着佩儿,“重新把她绑到十字架上,立即点火!”

    “不要,不要……”佩儿吓出了一身冷汗,浑身不住的颤抖着。要她死,还不如直接给她一刀,或者给她一杯毒酒来的爽快,火刑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当火舌舔上身的时候,身上的肉会烧焦,一片片的脱落下来,最后人才会死去,死了也是难看的丑八怪……

    她再也顾不得许多,挣开了那些想要绑住她的侍卫,一步一步爬到东方不败面前,讨好的拉了拉他的衣角:“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被烧死,真的不想,我求求你,救救我!”

    看着她脏兮兮的手,把他的衣角也弄脏了,他厌弃的抽回衣服,蹲下来,抽出一块手帕垫在手指上,才捏着她的下巴,托起她的脸,语气戏谑中带着森森的残忍:“怎么,害怕了?”

    “我害怕!”她马上干脆的承认,也不敢动,不敢打掉他的手,“我不想被烧死,救救我!”

    对于她如此可怜,如此急切的求救,他却似乎并没有为之动容,大掌狠狠一甩,就把她的脸甩向一旁,并且把那被她弄脏的手帕丢在她身上,质问道:“我为什么要救你?”

    对啊,为什么要救她?佩儿愣在了那里。她只会给他添麻烦,在他闭关期间搞出这么多事情来,还指望他来帮她收拾烂摊子…对于这样的她,他是没理由要救的吧。

    所以,还是认命吧,今天就只有被烧死的份了。她最后看了他一眼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杨莲亭冷笑了一声,马上吩咐下属:“还在等什么?快把她绑上去!”

    于是,佩儿就又被侍卫擒住,准备往十字架上送。

    就在她要被带走的最后一刻,东方不败那金口才终于慢吞吞的开了:“算了,放开她吧。”

    佩儿终于能稍稍的松了口气,浑身瘫软了下来——这个大魔头到最后,总算还是放过了她。

    “教主,这…”见没有达到目的,杨莲亭显然有些不甘心,继续提醒道。

    “这天色也不早了。”东方不败似乎对杨莲亭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抬头,看了看早已沉没的太阳,然后对杨莲亭说:“把她洗干净了,送我房里来。”

    “是!”得知教主终于肯对女人做那种事了,杨莲亭非常开心,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也许,终于不用为教主子嗣的事情担忧了,他马上答应下来。

    可是,东方不败的话,却如同一阵冰苞,恶狠狠的砸在了佩儿的心里。她猛的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眸子。他如同饿极了的野狼般,贪婪而又凶狠的盯着她,让她感到毛骨悚然,喃喃的开口,“你想……”

    “对!”他知道她要说什么,她想问什么,于是干脆打断了她,承认了,“我想占有你。佩儿,今晚你是别想逃跑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留下失魂落魄的她。

    ================

    我想把任盈盈和令狐冲都写成反面角色,有实在不能接受的亲吗?在下面留言哦……估计又失误了,明天才能上超级大船……对不起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