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被看光了,摸光了【佩儿崛起】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被看光了,摸光了【佩儿崛起】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佩儿还看到,床旁的桌子上倒着一个空瓶子,瓶子上贴的标签是“驻颜膏”。

    驻颜膏?她听说过这个,这可是用天山雪莲和冰蛤制作的,只有番邦小柄才有,一年也就做个一两瓶。把这个涂在伤口上,不仅能很快治愈伤口,还能做到一点疤痕都不留下。

    难道说,他给她涂了这么珍贵的驻颜膏吗?她正在思索着,突然一声严厉的质问从头顶传下来:“你为什么要去清秋殿?”

    她抬头,看到东方不败早已走到她身边,并且面色铁青,好像生气了。

    为什么会去,是任盈盈叫她去的!但是任盈盈这么做也是好意,想关心一下清秋殿里的女人而已。如果把任盈盈供出来,说不定东方不败又要迁怒于她……还是算了吧。这样想着,佩儿就回答:“我只是想去看看她们而已。丫”

    “然后,就被打成这样回来吗?”这回,声音不仅是严厉,还带着一丝刻意的嘲笑。

    佩儿委屈的撅起嘴。她也不知道那些女人怨气这么重,竟然对她下那么重的手。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还赤果着,马上把被子往上面拉了拉:“是谁……谁给我上的药?媲”

    “当然是我。”东方不败理所当然的回答,立刻让佩儿有了想死的冲动。

    “那我岂不是……”被你看光了,还摸光了……后面的话,佩儿说不出来了,脸上一阵发热,她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一个被剥光了壳的鸡蛋,毫无保留的在他面前。

    “你是我的小妾,让我看看,摸摸,有什么大不了的,有必要这样吗?”见到她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小手死死的抓着被子,他心中的愤懑也渐渐的淡去,好像觉得这次终究还是自己占了大便宜一般。

    “谢谢教主的照顾,我要回去了。”佩儿看到床头整整齐齐的放置着一套大号女装,她马上把手臂从被窝里伸出来,抓起女装就缩回被窝,想赶紧穿好衣服走人。

    “不必了。”隔着被子,他的大掌擒住她的肩,强行把她按了下去,“今晚你就睡在这里。”

    不会吧……佩儿的心里又开始了翻天覆地的折腾。这么赤果着跟他睡一起,不出意外才怪呢!难道今晚真的逃不过了?难道他真的这么狠心,她都伤成这样了,他还要毫不客气的吃了她?

    不知为什么,当脑子里有这些大胆的想法时,她除了感到惊恐和紧张之外,还有一种隐隐的,隐隐的……期待……

    她娇羞的看了他一眼后,就很快把头埋进了被子里,不让自己的怪异表情被他看到。

    可接着,她就听到夹杂着淡淡嘲讽的雄厚男声,在她耳边响起:“你好好休息吧,我要闭关几天,修炼《葵花宝典》的最后一层。这几天你都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原来他不睡这里啊……她再抬起头时,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去了。

    此刻,东方不败就站在房间外面。他摆摆手,让在宫殿下面等候的风长老上来,刻意压低了声音,对他说:“传我黑木令,清秋殿除了碧玉姑娘之外,所有的女子都赐毒酒一杯。”

    “是。”风长老答应着,心里却有些诧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一向仁慈的大教主大开杀戒,杀的还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这是密令,尽量少让别人知道,特别是凌佩儿。”东方不败继续命令道。

    “是。”风长老点了点头。

    *

    葬花宫后面的花园里,有一座非常大的假山。而假山的中央,其实是一座密室,专门让东方不败闭关练功用的。现在,他已经到了这里,刚准备进去,却突然在门口停住了。

    他抬头,遥遥的仰望着无极宫,他寝宫的位置。灯还亮着,不知道那个小傻妞休息了没。

    真怕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她该怎么生活下去……她这么笨,这么傻,似乎做什么都不可以,似乎被人卖了,还会替别人数银子。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稀罕她,担心她。她也许根本没那么脆弱,可在他心里,却如同一只精美的瓷瓶,只要稍稍一碰,就会碎掉。

    看了好一会,他才打开石门,跨了进去。

    *

    快三月了,这本该变暖和的天气,却又下起了雪,一夜格外的安静。不知是哪里,传出须眉降低的歌声,陈腐而又嘶哑,渐渐飘进了佩儿的梦里。她皱着眉,这歌声,分明是小时候辰轩爱唱的,繁杂的歌谣,可为什么她却越来越听不清楚……她能感受到的,是身上盖着的被子,散发着淡淡的,却又那么熟悉的茉莉花香。

    梦中的安详和美好,却突然在这一刻停止了。她仿佛回到了那个大雨倾盆的一天,她亲眼看到父亲被一个穿着红黑服饰的魔教中人挟持着。魔教中人的剑指着他:“告诉我辟邪剑谱在哪里,我饶你不死。”

    父亲哪知道什么辟邪剑谱,就连她也没听说过。父亲很干脆的说:“我不知道。”

    魔教中人眼眸一眯,那锋利的剑,就瞬间刺穿了父亲的胸膛,鲜血顺着利剑流下来,在地上勾勒出诡异的图案……

    *

    “啊——”这梦魇太过于可怕,她在惨叫声中惊醒,猛的坐了起来。天已经大亮了,橙黄色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照的她眼睛都睁不开来。

    一天已经过去了。现在,东方不败已经在闭关了吧?《葵花宝典》是绝世的武功,要是能练成最后一关,武功肯定会到了出神入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想到这里,佩儿就觉得有些可怕。

    因为受伤行动不便,她这一天都没有出这个房间,总管也没有凶神恶煞的叫她起来干活,反而还让人送了丰盛的菜肴进来,给她吃。

    真是见风使舵的东西,一看到她被东方不败照顾了,这态度马上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佩儿毫不客气的夹了一块肉片塞进嘴里——嗯,味道还算不错。

    吃完饭后,她感觉甚是无聊,就倚在窗前向下探望。

    下面的一切,都映入了她的眼帘。她看到,那个叫碧玉的姑娘,此时正在下面,好像是拼尽了力气,想要进这无极宫。她嘴张着,似是在叫喊着什么,可是离的太远,佩儿也听不清。

    下面两个侍卫,正粗暴的拦着碧玉,把她狠狠的推到地上。但碧玉很快就站了起来,依旧是想要往里闯。最后,侍卫的耐心耗尽,拔出了钢刀,准备对碧玉砍过去。

    “住手!”佩儿早已出了门,用轻功飞快的跳下去,阻止了侍卫们的杀戮。

    侍卫们一看到她,马上放下刀,跪了下来,毕恭毕敬:“参见夫人。”

    至少在他们眼里,她已经不再是丫鬟——他们叫她夫人,把她当主人来看待。而能让他们有这种改变的,只有东方不败一人。

    难道说,东方不败真的打算把她留在身边做小妾了吗?想起昨晚做的梦,一种莫名的抗拒,涌上她的心。

    倒在地上的碧玉,马上站了起来,焦急的走到她身边,抓住她的手:“夫人,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姐妹们吧。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她们把你伤成了这个样子,但是她们真的不坏的,她们只是被困在这里太久,积怨太深而已……”

    佩儿听的一头雾水,瞪着眼睛问:“她们怎么了?”

    “昨天黑木令到达了清秋殿,教主赐死除我之外的所有姐妹……今晚卯时就要行刑了……教主现在在闭关,我不能去打扰他,只能来求夫人……”碧玉早已泣不成声。

    佩儿惊的愣住了。昨天她还在奇怪,一向杀人如麻,草菅人命的东方不败,怎么会对那些女人没有任何惩罚的。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狠到要把她们都杀了!至少有三十几个女人啊,全杀了!

    这就是东方不败,他一点都没有改变。只是,他学会了瞒着她,好不让她找麻烦。

    只是,她能怎么办呢?东方不败在闭关,她去求他收回成命,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只能由她自己,来阻止这场杀戮了。

    既然东方不败在闭关之前,给了她夫人的名分,那何不充分利用呢?虽然充分利用需要一些胆量,但这貌似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你进来给我梳头。”只考虑了几秒,佩儿就决定要试一试,她对碧玉说。

    “是。”碧玉大概是看穿了她的心思,马上就跟着她进去了。

    *

    在房间里,佩儿换上了华丽的服饰,化了点淡妆。碧玉帮她把头发全都梳了上去,还给她佩戴了不少金银头饰。

    把红纸放在唇边,她抿了抿唇,让唇的颜色更娇艳,像是盛开的杜鹃花。打开门的一刹那,佩儿猛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后,毅然决然的踏出了房间。

    *

    “夫人,卯时马上到了,我们要快些。”在路上,碧玉非常的着急,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虚汗,脚步越来越快。

    佩儿抓了抓碧玉的手,试了一下,发现她没有一点内力,肯定是不会武功的。但时间就是生命,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她一把抓稳了她的手腕,施展轻功,两人很快飞到了清秋殿门口。

    双脚落地的瞬间,碧玉差点跌倒。把她扶好后,佩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

    此刻,清秋殿的门正开着,带刀侍卫们把它围的严严实实的,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佩儿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但是也听得到里面女人们的哭泣声,一声比一声凄厉,绝望,濒死的感觉,特别的强烈。

    她刚想进去,守卫的侍卫马上伸手拦住了她:“夫人对不起,你不能进去。”

    没想到用夫人的身份压下来还是不行,一旁的碧玉急的脸色煞白,大颗的泪珠从脸颊上滑落,搭在佩儿胳膊上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用力。

    “你别急。”佩儿转过头,安慰了她一句,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手心按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她努力回想着平时东方不败的身影,那态势,那傲视群雄的霸气。如果现在自己能模仿出哪怕是千分之一,说不定里面的那些女人就有救了。

    她又酝酿了一会后,猛的抬头,朝那侍卫厉声喝道:“放肆!我是教主夫人,难道连这种地方都不能进吗?”

    侍卫呆愣愣的看着她,似乎被她的气势给吓住了。过了好一会,他才支支吾吾的说:“可是教主吩咐过,行刑没有结束前,谁也不准进去……”

    “教主的命令,当然不包括我。”佩儿依旧直挺挺的站着,开始了强词夺理,“你再不让开,我就以藐视夫人之罪,把你处死!”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侍卫最终还是被这架势给吓住了,马上乖乖的让开了。

    其实,佩儿也不知道自己这招是否能奏效。虽然表面强硬,但她的心里一直在打着小蹦,直到侍卫让开了,她心里的鼓声才停了下来。

    但就在她要跨进去时,后面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却又十分凌厉的女声:“等一下!”

    啊,又有谁要出来阻挠了?离卯时越来越近了,再不进去阻止,那些女人就真的要被毒死了!佩儿不耐烦的转身,却正好对上凌月的眸子。

    来的人是她的姐姐,凌月。

    只是,她能怎么办呢?东方不败在闭关,她去求他收回成命,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只能由她自己,来阻止这场杀戮了。

    既然东方不败在闭关之前,给了她夫人的名分,那何不充分利用呢?虽然充分利用需要一些胆量,但这貌似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你进来给我梳头。”只考虑了几秒,佩儿就决定要试一试,她对碧玉说。

    “是。”碧玉大概是看穿了她的心思,马上就跟着她进去了。

    *

    在房间里,佩儿换上了华丽的服饰,化了点淡妆。碧玉帮她把头发全都梳了上去,还给她佩戴了不少金银头饰。

    把红纸放在唇边,她抿了抿唇,让唇的颜色更娇艳,像是盛开的杜鹃花。打开门的一刹那,佩儿猛的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后,毅然决然的踏出了房间。

    *

    “夫人,卯时马上到了,我们要快些。”在路上,碧玉非常的着急,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虚汗,脚步越来越快。

    佩儿抓了抓碧玉的手,试了一下,发现她没有一点内力,肯定是不会武功的。但时间就是生命,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她一把抓稳了她的手腕,施展轻功,两人很快飞到了清秋殿门口。

    双脚落地的瞬间,碧玉差点跌倒。把她扶好后,佩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

    此刻,清秋殿的门正开着,带刀侍卫们把它围的严严实实的,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佩儿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但是也听得到里面女人们的哭泣声,一声比一声凄厉,绝望,濒死的感觉,特别的强烈。

    她刚想进去,守卫的侍卫马上伸手拦住了她:“夫人对不起,你不能进去。”

    没想到用夫人的身份压下来还是不行,一旁的碧玉急的脸色煞白,大颗的泪珠从脸颊上滑落,搭在佩儿胳膊上的手,也不由自主的用力。

    “你别急。”佩儿转过头,安慰了她一句,把胳膊从她手里抽出,手心按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她努力回想着平时东方不败的身影,那态势,那傲视群雄的霸气。如果现在自己能模仿出哪怕是千分之一,说不定里面的那些女人就有救了。

    她又酝酿了一会后,猛的抬头,朝那侍卫厉声喝道:“放肆!我是教主夫人,难道连这种地方都不能进吗?”

    侍卫呆愣愣的看着她,似乎被她的气势给吓住了。过了好一会,他才支支吾吾的说:“可是教主吩咐过,行刑没有结束前,谁也不准进去……”

    “教主的命令,当然不包括我。”佩儿依旧直挺挺的站着,开始了强词夺理,“你再不让开,我就以藐视夫人之罪,把你处死!”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侍卫最终还是被这架势给吓住了,马上乖乖的让开了。

    其实,佩儿也不知道自己这招是否能奏效。虽然表面强硬,但她的心里一直在打着小蹦,直到侍卫让开了,她心里的鼓声才停了下来。

    但就在她要跨进去时,后面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却又十分凌厉的女声:“等一下!”

    啊,又有谁要出来阻挠了?离卯时越来越近了,再不进去阻止,那些女人就真的要被毒死了!佩儿不耐烦的转身,却正好对上凌月的眸子。

    来的人是她的姐姐,凌月。

    “姐,你想干什么?”事情紧急,佩儿也顾不得寒暄了,皱着眉头问。

    凌月却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板着的脸庞毫无生气,犹如刀刻的一般。她走到佩儿面前,欠了欠身,“奴婢参见夫人。”

    “姐,你到底……”对于凌月的举动,佩儿简直就摸不着头脑。今天她这一身的行头,她这么大方的使用夫人的身份,都只是想用来救人而已,没有别的用意……

    “夫人,不管如何,您今天都不能进去。”凌月好像不认识她一样,语气是那么生疏而又笃定。站稳之后,她走到清秋殿面前,毅然的张开双臂,挡在前面,“这黑木崖上所有的人,都只听教主一人号令。教主说不能进,便是不能进。夫人如果要硬闯,那就请从凌月的尸体上跨过去吧。”

    这一刻,看着凌月眼眸里蛮横的坚决与肯定,佩儿突然间明白了,凌月对东方不败的爱,或许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爱屋及乌,她爱他,所以毫无原则的维护他的一切,哪怕只是他的一个命令,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她也愿意用生命来维护。

    可现在分明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佩儿似乎已经听到了里面侍卫在倒毒酒的声音,再不进去,就真的来不及了!她狠了狠心,对旁边的侍卫命令道:“你们俩,给我把凌月拿下!”

    “是!”侍卫听到命令,立刻上前,一人擒住凌月一只胳膊,强行把她拉到了一边。

    “夫人,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虽然已经被擒住,但凌月仍然不甘的挣扎着,大叫着。

    佩儿充耳不闻,带着碧玉,一脚跨进了清秋殿。

    ==========================

    明天,佩儿就要被东方不败吃的干干净净了。她的举动惹火了他,导致他不管不顾的强夺了她的身子……咳咳,两千多字的大船,包大家看的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