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再次完全赤果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再次完全赤果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不要杀她!”东方不败立即喝止,无奈侍卫们出刀太快,钢刀已经狠狠的刺进了老女人的胸膛。她惨叫了一声,直直的倒在地上。

    “啊……”佩儿惊恐的看着地上那死去的女人——她面容扭曲,还带着诡异的笑容,鲜血不住的从她的口中流出。她的眼睛还没闭上,那无比仇恨的光芒,恰恰落在了她的身上!

    原来着看似平静的黑木崖,还会有这么可怕的事情发生。那些躲在角落里的女人们,都吓的面如土色,瑟瑟发抖,带着戒备和惋惜的眼神看着那老女人,似乎在看着将来的自己一般。

    “奴才该死!”斩杀老女人的两个侍卫马上跪了下来丫。

    东方不败那古铜色的脸庞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眸子里早已是冰火交融。他的大掌,在袖子里颤抖着,显然是动了杀机……

    “不要!”在他即将出手的一刹那,佩儿看出了端倪,马上按住了他的手臂,劝他,“他们也不是故意的!”

    “好,听你的。”过了许久,那呼之欲出的杀气才得到了平复。他拉起她的手,就离开了。

    他们走出去好久,躲在一旁的美女们才敢走出来。刚刚的那一幕她们都看到了,东方不败本来要杀了这两个侍卫的,但只是他旁边的那个丫鬟劝了一句,他就立刻改变了主意媲!

    愤怒,嫉妒,在她们之间传递着。

    *

    此刻,在清秋殿后面的空地上。

    东方不败孤独的站在那里,闭上了眼眸,似是在思索着什么。他的表情极其悲痛,浓浓的忧伤,甚至在周围蔓延了开来。

    “刚刚那个白发的女人……是谁啊?”佩儿知道此刻或许不是打扰他的好时机,但她真的很想知道,就不知死活的问了。

    “她叫玲珑。”东方不败睁开了眼,点点的泪水被他埋藏的很深,“很久之前,她是因为爱慕任教主才上的黑木崖。她比我年长许多,我一直都把她当长姐看待。任教主还在的时候,她就一直住在那里。她一直都很努力,任教主却还是不喜欢她。直到任教主失踪之后,她就疯了,谁也不认得了。”

    看的出来,东方不败是对这个玲珑有很深的感情。玲珑就是长期被关在这里,才会被逼疯的,那其他的女子呢,他怎么还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教主你为什么不从那些女人中选几个纳为妾侍呢,这至少可以让几个人摆脱这种结局。”佩儿说。

    东方不败惨淡的笑了一下,似乎在笑她头脑太简单了:“曾经,这清秋殿里只住着七个被选上来的女人。我很同情她们,把她们七个都娶了。但这七个都不是我所爱,所以我只是娶了她们,并没有碰她们。”

    “然后呢?”佩儿被这故事所吸引了。她以前就听说过,东方教主曾经娶过七个小妾,在他练成《葵花宝典》之后,就把那七个小妾都杀了……难道,这事情是另有隐情?

    “结果她们就互相猜忌,互相算计,还一个个努力的来讨好我……”东方不败剑一样的眉头紧蹙了一下,似乎不想回忆那段不愉快的历史,“最后,她们自相残杀,相继死去。”

    原来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这就是他一直不纳妾的原因?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得到了一点地位之后,就妄想得到更多。

    那他为什么要娶了她呢……想到这里,佩儿自嘲似的冷笑一声——卑微的自己,是连这些女人都不可以相比的。至少这些女人得到了他的怜惜与照顾,而她呢,只是一个女俘,他娶她,只是想玩玩而已,哪里能顾及那么多。

    那七个女子都不是他所爱,清秋殿里的女人他一个也看不上,那他真正爱的,真正想娶的女人是谁?是他书房墙上挂着的画里,那倾国倾城的德安公主吧?

    一定是的。为了见德安公主,他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硬闯皇宫;因为德安公主的一句话,他就把她留在皇宫里,扬长而去……

    “佩儿,不要再提纳妃的事情,也不要再去多想了。”他换了一种似乎是告诫的口吻,“安心的留在我身边,不好吗?”

    “我……”佩儿听了他的话,却是一阵语塞。留在他身边,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的确对她很好。但就是这种好,常常让她感觉到如履薄冰,所有的一切,常常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纳妾的事情就这么作罢,佩儿知道自己再也劝不动东方不败了,她也不愿再劝。

    她只是觉得,清秋殿里的那些花容月貌的女子,注定要在这里孤独终老,好可惜。她们在上黑木崖之前,肯定对东方不败有过很多的幻想,但也肯定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

    这天,东方不败在书房里整理教务,任盈盈就气势汹汹的推开门,冲了进来,站在他面前。

    东方不败放下毛笔,悠闲的看着她气的跳脚的样子:“盈盈,你又怎么了?”

    “东方叔叔,为什么我还看不到您的行动?又一个皇帝死了,本教的复仇大计划却还没有丝毫的进展,难道您不想讨伐朱家了吗?”任盈盈朝他叫道。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东方不败逃避着她的眼神和语气,低下头来,自顾自的继续处理事情。

    任盈盈的眉头蹙的更紧,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知道,跟东方不败硬拼,是占不到一点好处的。又僵持了一会后,她只能气冲冲的退了出去。

    *

    气急败坏的在过道里走着,任盈盈迎面就撞在了端着茶过来的佩儿身上。佩儿马上后退几步,稳住了手上端着的茶,跟她说了句:“对不起。”

    “你来这干什么?”任盈盈上下扫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

    “总管叫我来给东方教主送茶。”佩儿说完之后,就绕过她,离开。

    任盈盈站在原地,看着佩儿越来越远的背影,心里却在想着,一定是这个女人迷惑了东方不败,让他忘却了自己的大业。看来,玩物丧志这种事情,也会发生在他这种男人身上的。

    “那我就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任盈盈冷笑了一声,自言自语。

    *

    傍晚,佩儿做完了所有的事情,在去淑宫的路上,碰上了一脸倦容,似乎早已在那等候许久的任盈盈。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任盈盈的表情很柔和,在这淡淡月光的照耀下煞是好看,跟白天的剑拔弩张截然相反。

    “圣姑等我做什么。”佩儿小心翼翼的说。不知为什么,她总是有些不敢靠近任盈盈,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立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凌佩儿,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而已。”任盈盈走到她身边后,把藏在身后的精美漆盒拿了出来,打开。里面金光闪闪的精美首饰,顿时都展现在了佩儿的面前,“在清秋殿里的女人,很多跟我关系都还不错。但她们都不被东方叔叔所喜欢,一个个生活的挺寒碜。我也帮不上她们什么忙,只想把这些带给她们,让她们的穿戴都能好一些,也有钱去打赏给侍卫。但我又拉不下这个脸,亲自去送,所以只能麻烦你了。”

    真的只是这样,任盈盈有这么好心?佩儿怀疑着。不过,她也真的很同情清秋殿里的那些女人,虽然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但能让她们开心一点,也是不错的。想了一会后,她点了点头,并把那些首饰接了过来。

    *

    任盈盈走后,趁着夜幕,佩儿就走到了清秋殿。

    这里白天已经够冷清的了,现在更加是鸭雀无声。大门年久失修了,被寒风吹的直摇晃,一副凄凉的景象。

    此刻,她竟突然有些莫名的恐惧。她撞了撞胆子,走过去,轻轻的敲了敲门。

    没想到,一石竟激起了千层浪,里面顿时沸腾起来。

    “有人敲门!肯定是东方教主来了!”

    “教主来了?我还没有打扮呢,教主见了会不高兴的……”

    佩儿听了这些对话,心里更加的难受——看来真的很少有人踏足此地吧。她不管不顾的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对不起,不是东方教主,是我。”

    “是你啊。”见来人并不是女人们想见到的人,她们的态度也冷淡了很多。有人认出来,来人是昨天跟着东方不败一起来的那个丫鬟,她先是讶异的一下,然后,眼眸里的光芒就不是那么纯粹了。

    “嗯,圣姑让我给各位送首饰来。”佩儿察觉出来,这些人对她并不是很友好。她把首饰盒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就准备离开。

    那精美的漆盒,吸引了所有女人的目光,她们脸上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凑上来抚弄,挑选着里面的首饰。

    “真是劳烦你了。”一个女人朝她盈盈一笑。佩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错觉了,感觉到她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这是圣姑送的?我们跟圣姑非亲非故,她怎么会送我们东西?”另一个女人一边摆弄着首饰,一边很疑惑的说。

    这也让佩儿感觉疑惑——任盈盈明明跟她说,自己跟这些女人很熟的啊。

    她却不知道,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女人,怒视着她的背影,手里拿着一个大号的花瓶,正在轻轻的靠近她,然后,猛的把花瓶朝她砸去——

    “啊!”后脑冷不防的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佩儿被砸的摇摇晃晃的,差点倒在地上。那花瓶在后面破裂,锋利的碎片划破她的皮肤,好疼。

    “哈哈……”看到佩儿的模样,院子里所有的女人们都大笑了起来,笑的是那样的病态,又让佩儿感到吃惊,毛骨悚然。

    “你们为什么……”一阵天旋地转,让佩儿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在剧烈的晃动着,她看到那些女人们都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把刚刚在拿到手上的饰品,直接扔在了地上。

    然后,她的后背被一个女人猛的一推:“你就是昨天跟东方教主一起来的丫鬟!东方教主对你百依百顺,好的很啊?肯定是你迷惑了他的心,才会让他对我们不理不睬!你还不滚的远远的,竟然到这里来,怎么,是想来看我们的笑话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佩儿手捂着流血不止的后脑,无力的辩解着。她没想到,这些女人竟然这么蛮不讲理!此地不宜久留,她正要离开,却被另一个女人揪住了。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迷惑教主?姐妹们都上啊,打死她!”

    这句话可真算是一呼百应,女人们都涌上来,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扑上来。而她带来的那些饰品,被踩的七零八落。佩儿终于忍无可忍,给了一个准备扑上来的女人一掌。那女人立即惨叫一声,倒地,口吐鲜血。

    “她会武功!”剩下的女人们顿时都警觉起来,但眼眸里的恨,却丝毫没有减少半分。

    看到那被打倒在地的女人,佩儿倒有些自责和不忍起来。这些女人被关在这里这么久了,自然有很多怨气,这么对她也在情理之中。她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而她却是个习武之人,这么跟她们打,真的是太欺负人了。

    于是,她强撑着身体,准备离开。

    可女人们还是不打算放过她。一个女人振臂一呼:“姐妹们,不打死这个狐狸精,我们永无翻身之日。快关门,不要让她跑了!”

    然后,女人们一拥而上,关了门。她们纷纷随手捡起木棒之类的武器,又准备扑上来。

    佩儿看着她们,有些悲哀。也许,自己的命运也会跟她们一样,如果东方不败不放手,她也就在这里做一辈子的丫鬟,这么老死在这里。

    更可怜的是,她连结束自己生命的权力都没有。因为他说过,只要她寻死,他必会让整个连城帮,给她一个人陪葬。

    但如果是死于意外,那他也就无可奈何了吧?这个诡异的想法进入她的脑子后,她鬼使神差的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棍子,拳头,就如雨点般落在她身上,带着女人们的急急的愤怒。有的女人甚至直接用脚去死命的踩她,那些木头的鞋子落在她身上,很疼。但她依旧没有做任何的反抗,也许这,就是她对东方不败唯一有用的反抗吧。

    很快,她就晕了过去。

    *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一直在房间里的女人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冲了出来,却看到这样残忍的一幕。她冲过去,拉住那些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打人呢,她会被你们打死的!”

    “走开!”其他女人把她推倒在地,义正言辞,“这狐狸精敢来这里,也不能怪我们狠!碧玉,你一向是最仁慈的,但不打死她,我们永远都不能翻身啊!‘

    碧玉见自己根本不能拉住她们,就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飞快的跑了出去。

    *

    月色融融,东方不败正在树下舞剑。那些飘落的叶子,黄的,绿的,随着他的剑气而飘舞,翻卷,组成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又在瞬间消失于无形。

    突然,他眉心一皱,细长的剑直接穿过了三片叶子,蓦地停住。剑的那头,对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碧玉。

    她本是来找东方不败,让他去救人的,可却被他霸道的剑势所吸引,愣在那里看了一会。她吓了一跳,马上后退几步:“不要杀我!”

    “你是谁,怎么会来这里?”东方不败收回了剑,语气平淡中带着恼怒,显然,他不喜欢在这个时候被人打扰。

    “奴婢参见教主。”碧玉跪了下来,“教主,昨天跟您一起来的丫鬟,现在正在清秋殿,被姐妹们殴打……奴婢是来求您去救人的!”

    “你说什么?”东方不败一双尖锐而清淡的眸子凝视着她,似是在分辨她话的真假。下一秒,他飞快的起身,连跑带飞的朝清秋殿过去。

    “教主,教主……”碧玉立即想追上去,但根本追不上他的脚步。很快,连他的背影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渐渐停了下来,惨淡的笑着。她知道他的心,在哪里了。

    *

    在清秋殿,女人们还在疯狂的殴打着已经昏迷不醒的佩儿,但随着一声巨响,锁着的门被雄厚的内力挣开,摔在了地上,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吓住了。她们停止了动作,呆在哪里,看着东方不败赫然站在门口。他的身躯那么高大,此刻却透着森森的寒气,深瞳卷起巨大的漩涡,像是要当场安灭了所有的人。

    女人们似乎知道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她们个个都跪了下来,不住的磕头,声泪俱下:“教主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这求饶声伴着哭声,特别凄厉,特别刺耳。东方不败有些不耐烦了,长袖朝他们挥了两下,她们马上被震飞了好几米远,撞在围墙上,叫的惨绝人寰。

    这时,他终于看到了躺在中央的,小小的身影。

    佩儿的表情有些扭曲,脸上都是抓痕,嘴角还挂着早已凝固的鲜血,身上也脏兮兮的,衣服都破了,触目惊心。

    东方不败依旧站在原地,眸色却渐渐暗了下来——她好歹也是帮主之女,是不可能被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打成这个样子的。除非,是她自己想寻死。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最后,他一步步走到她面前,慢慢的将佩儿抱在怀里,让她紧紧的贴着他的胸口。昏迷中的她,好像意识到有人来救她了,包围着她的温暖,是如此的熟悉。她的手慢慢往上抬,就像落水之人拼死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抓住了他的领口。

    看着她的动作,他发觉到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

    夜深了,在无极宫。

    佩儿逐渐清醒过来。撞进眼帘的环境很熟悉——做工考究的大床,红木柜子,羊毛地毯……这是东方不败的寝殿!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猛的坐了起来,看到东方不败正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手撑着头,一手轻轻的按摩着鬓角,似乎很累。

    “东方教主……”才叫了一句,她就感觉到头疼的特别厉害,好像要裂开来一般。她用手摸了摸额头,发现头被纱布包着。皮肤和丝绸被子的摩擦感让她很舒服,她反而机警的往被子里一看——自己完全赤果!

    身上青紫交加,很多地方都被裹上了纱布,包括双腿内侧……是谁给她脱的衣服,给她上的药……她只感觉到头脑一热,仿佛一股热流从心底涌了上来,双脸顿时通红。

    =======

    求订阅啊!订阅太坑爹了,求订阅!555555我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