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一掌打晕,直接拖走!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一掌打晕,直接拖走!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但随即,东方不败的那只大掌五指并拢,狠狠的朝佩儿的脖子处劈去。

    佩儿感觉到一阵蚀骨的剧痛,还没来得及叫唤一声,就失去了意识,身躯直直的倒在他宽厚的怀抱里。

    他把她横抱起,推开门,把她放在门外,让她靠着门框。接着,他关上门,走到被点了穴的皇帝面前。

    皇帝只是被点了穴,意识还是在的。他看着东方不败,眼神里惊恐中带着疑惑。他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叫喊,可什么也叫不出来。

    “朱高炽。”东方不败对上他的眸子,很自然的直呼其名。现在这房间里的两个人,一个是天下最有权力的,一个是江湖最有威望的,虽然他们在这之前从未见过面,却一直在各种各样的战场上明争暗斗着丫。

    现在,他们终于见面了。但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我是东方不败。”东方不败继续说,“我一直都很克制自己,不让我教的人去找朝廷麻烦,但为什么您就是要得寸进尺呢?媲”

    皇帝听说他是东方不败后,眼眸里的惊恐又增加了几分。他也知道,自己的先祖朱元璋当初对明教过河拆桥,把他们逼上黑木崖。这东方教主,自然也是非常痛恨朱家人的吧!

    不过,得寸进尺从何说起?即使他经常派兵对日月神教招安,也都是礼数周到,并无怠慢之处。

    东方不败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的开口:“您就不该招惹我的女人。但既然做出来了,还看光了她的身子,那您就只能去死了。”

    皇帝没想到,让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的,竟然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可他现在浑身上下动弹不得,也不能叫,就只能看着东方不败掌心慢慢的聚集了真气……

    然后,东方不败慢慢的把手放在皇帝的头顶,轻轻的按下去,聚集的真气瞬间贯穿了皇帝的身体,皇帝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气息全无,却一丝血迹都没有。

    然后,东方不败转身就走。到门外,他蹲下来,抱起不省人事的佩儿,飞走了。

    *

    在黑木崖,佩儿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周围的一切,都是她房间的布置。终于回来了。

    身子一动,脖子处就传来钻心的剧痛,让她的记忆猛的复苏。她记得她被皇帝看中,逼着侍寝,东方不败去救她了,然后却打晕了她……

    “别动,再休息一会。”熟悉的嗓音带着熟悉的冷冽,传进她的耳朵。她抬头,正好对上他清冷的眸子。原来,他也在房间里。

    他就像一个她永远都猜不透的谜,她好想知道这个谜的答案,不管是温柔的,还是危险的。

    “你,你为什么要打晕我。”她按着酸痛的脖子,问。

    “我不打晕你,怎么把你带回来?”他眉毛一挑,里面竟然是非常的理所当然,好像这本来就是应该做的事情一样,“你这么笨,谁知道你半路上不会再给我闹出点什么事来?”

    他不会告诉她,打晕她,是不想让她看到他取皇帝性命的那一幕。这种事情,还是让他深深的埋葬在自己心里吧。她知道了,只会给她增加危险。

    佩儿却被他的话,气的说不出话来。她承认自己可能没那么聪明,但也不至于会闹出点什么事来吧?而且,这世上哪有这么救人的,把人打晕了,再扛回来?

    *

    就这样,五六天又平淡的过去了。

    然后,从外面传上来消息,皇帝朱高炽暴死【1425年猝死,在位仅十月,终年47岁】,新帝朱瞻基即位,年号宣德。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佩儿正在书房里擦着窗户。她并没有把皇帝的死跟前几天的事情联系起来,只是觉得这件事情来的太突然了一点而已。

    然后,她就听到了外面有一男一女在对话。女人的声音她听的出来,是任盈盈的,至于那男人的声音,她从未听过,觉得很陌生。

    任盈盈的声音有些丧气:“又一个皇帝驾崩了,我教还是没有实现杀尽朱家,覆灭明朝的大任。真不知东方叔叔到何时才能开始行动。”

    男人的声音:“大小姐也不必着急,这件事情还须从长计议。我看目前教内最大的事情就是教主的子嗣问题,该找一些女人上崖了。教主到现在还没有子嗣,让教内某些长老一直觊觎着教主位,这很可怕。教主是新娶了个小妾,但他只是把她当丫鬟用,这事大家都是知道的。”

    任盈盈事不关己的态度:“这种事情,自然是交给你杨总管办了。”

    *

    一天之后,佩儿在干活时,突然有个小丫鬟来找她:“凌姑娘,杨总管有请,让你速去承德殿。”

    “什么?”佩儿又摸不着头脑了。在黑木崖上这么多时日,她也听说了这里的总管叫杨莲亭,不过她跟他好像没什么交集啊……

    *

    承德殿,跟这里的整体风格是一样的,暗黑的环境,青灰色的地砖冷的发亮,一切依旧是那么的单调。

    佩儿进去之后,带她来的丫鬟就离开了。她低下头,看着地砖反射出杨莲亭的身影,修长挺拔。那个身影正朝她走过来,越来越近。

    最后,杨莲亭走到她身边,命令道:“把头抬起来,给我瞧瞧。”

    她稍稍迟疑了一下,就抬起了头。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杨莲亭,他虽然是个男人,但面容极为精致漂亮,都可以跟东方不败媲美了。只是,那种雄霸天下的男性气场,他是没有的。

    “嗯,长的还可以。”杨莲亭笑着说,“教主挺有眼光的。但是我觉得,你还应该再主动一些,让教主完全接纳你。”

    佩儿当然知道杨莲亭说的“完全接纳”是什么意思,但这事根本就不可能……他不知道,她和东方不败立有两个月的约定,两个月后,她就可以跟童百熊下崖,现在一个月已经过去了。

    “要是实在不行,也没关系。”杨莲亭看出了她的窘迫,继续一笑,“你也知道,教主今年已经二十有九了,身边只有你一个女人,连子嗣都没有,这很不好。我今天叫你来,是想让你去劝他纳妾。之前他一直是不答应的,不过我想有了你的劝告,他应该会考虑吧。”

    不知为什么,听到这里,佩儿的心里突然有种酸溜溜的感觉。对啊,在这么多天里,她怎么能忘了呢,他可不是一般人,他是雄霸天下的日月神教教主,不管是出于好意,还是恶意,都有那么多人在关心这他有多少个女人,有没有孩子,……

    见她在发着呆,杨莲亭却眼眸明亮,似乎把她内心深处的一切都看了个通透:“怎么,不舍得吗?那也没办法啊,你知道他是教主,是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的。而且,我听说你跟教主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他只是把你当丫鬟……”

    “我没有舍不得。”佩儿马上打断了他的话,非常干脆自然,“杨总管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劝教主的。”

    “这就好。”杨莲亭说。

    *

    在回去的路上,佩儿步履很重,一步一步都像走在刀山火海上一样。她心里在气,气自己为什么会难过,为什么会不甘,为什么会失落,难道是,自己对东方不败有了感情吗?

    “怎么可能啊。”慢慢停下了脚步,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上方的蓝天,自言自语,“凌佩儿,你千万不能这样。难道你忘了,是谁杀了你的父亲,是谁对你百般羞辱?难道你忘了,一直被你埋藏在心里的辰轩吗?”

    这纠结的,痛苦的情绪,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她就像丢了魂一样,在花园里瞎逛,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从脸颊上滚落。到最后,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她的脸有些浮肿,妆容变成了几道浓浓的黑线,像是要把脸划开一样难看。

    她踱到了湖边,蹲下来,看到水面上倒映着的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花脸。

    她刚想捧起水来洗一洗,就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气场在一点一点的朝她靠近。她看到,湖面上已经出现了东方不败的倒影,并且越来越近。

    “你在这里做什么?”磁性的男声在身后响起,她却如同做贼心虚一般,马上站起来,不顾一切的拔腿就跑。

    今日她的烦恼,纠结,都是因为他。那么,如果能够自觉的离他远一些,也许她就不会这么不由自主的去痛了。想到这里,她更加加快了脚步。

    身后的东方不败,自然不知道她在跑什么,在逃避什么,只看到,她见到他竟是这种举动,这让他很不悦。他大手朝周围的人一挥,命令道:“来人,把那个女人拿下!”

    “是!”黑木崖上的侍卫都轻功了得,在空中翻了一小会,瞬间就落在了佩儿面前。他们一人抓住她一只胳膊,把她押到东方不败的面前。

    佩儿自知反抗不了,就尽可能的把头低下,不让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被他看到。

    “你见到我就是这个反应吗?”他声音悠远清越,听不出情绪,把适度的宠溺和适度的不悦,融合的恰到好处。

    “教主,我……我身体不适,想回房休息。”佩儿随便找个了借口应付,依旧没有抬头,这么淡淡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回答道。

    东方不败似是没有听出她语气中的搪塞,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往上抬。

    他看到她脸上那些难看的黑线,看到还没有干涸的泪痕,看到那苍白的脸色,他有些惊讶,“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佩儿挣开那两个抓着她的人,又推开他的手,匆忙的看了他一眼后,转身就准备离开。

    至少现在这样举棋不定的自己,是不适合出现在他面前的。

    可就在她经过他时,他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臂,紧紧的箍住,语气确定到斩钉截铁:“你有事。”

    手腕上,是他熟悉的力道,熟悉的温度,可她到现在却还没习惯。她知道,现在或许算是他在逼她,留给她权衡,选择的时间,也就只有这么点了。

    她闭上眼睛,仔细的思索着,权衡着,割舍着。最后,她转身,朝他抛过去一个故作开心的笑容:“教主,杨总管让我劝您纳妾,希望您能好好考虑。”

    他惊愕的放开了她的手,眼神却比以前更加犀利,一副要对她刨根问底的态势:“这是他的想法,那你呢,你也想劝我纳妾吗?”

    她完全转过身来,大大方方的站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掩饰住自己内心的一切,开口:“那当然了。您纳了妾,也就可以放了我,让我下崖。这对于谁都是一件好事,希望教主郑重考虑一下。”

    “既然是这么好的事,那你哭什么?”他的话尖锐无比,毫不留情的,生生的刺破了她的谎言,紧紧的盯着她脸上未干的泪痕,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只是……只是喜极而泣。”佩儿说。她用尽自己的一切力气在演,希望能演的逼真,让他觉得,她真的不在乎,她真的很想让他纳妾。

    他眸色越来越暗,好像真的相信了。

    很快,一个重重的巴掌,就落在她的脸上。力道很大,她的脸被打的歪向一边。她扭回头时,看到了他眸子里的愤怒和错愕——他怔怔的看着自己对她施暴的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似乎刚刚打她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一样。

    这是第一次,他打了他。但在巴掌落下去的那一刻,他的大脑却完全一片空白。

    他好想知道,已经这么多天过去了,这个女人究竟在想什么?

    他总是牢牢的控制住她,把她禁锢在他的身边,难道她看不出来,这是为什么吗?

    为了她,他连皇帝都可以去杀,什么险都能冒,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那颗心,究竟被谁占据着?是童百熊,还是那天她嘴里喊出的“轩”?

    但无论是谁,都不是他。

    脸上火辣辣的疼,佩儿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挨这一巴掌。她抚了抚红肿的脸,脾气却依然很倔强,死死的盯着他的眸子,语气决绝:“希望教主考虑纳妾。”

    “跟我过来。”她这个样子,让他不想再看下去。他一把扯住了她的手,带他离开。

    *

    他拉着她一直走,穿过了大半个黑木崖。她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她拼命的反抗着,但身体只要稍稍一动,他就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她,猛的加重手上的力道,让她感受一次手骨都要被震裂的感觉。

    黑木崖上很多的侍卫和丫鬟都看到了,东方教主正拉着凌佩儿疾疾的走着。他们朝她投射过来的目光,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痛恨的……这些目光,让佩儿浑身起鸡皮疙瘩。

    走了好久,他们在清秋殿面前停了下来。

    佩儿听总管说过这个宫殿,这是是专门让那些被带上来,供东方不败玩乐的美女们住的。她瞟了他一眼:“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既然要纳妾,那可得好好选选。来,你给我到里面去,选两个出来。”东方不败的声音有些戏谑,但夹杂更多的,却是好像在赌气一般的情绪。

    或许是他们在外面说话的声音有些大,让里面的人听到了。里面顿时一片沸腾——椅子碰翻在地的声音,交谈声,杂乱的脚步声,瓷器被摔碎的声音,应有尽有。

    “男人的声音!教主,教主在外面啊,快去梳妆!”

    “啊,教主来看我了,要是这次能被看中,我就不用住在这里了!”

    “哪有你的份,教主明明是我的!”

    ……

    光在外面听着这些声音,佩儿就能想象到,里面该是一番多么鸡飞狗跳的景象。她没想到东方不败的出现,会引起里面这么大的***动。他要她进去选小妾,这也太为难她了吧……她抿了抿唇,一脸的难堪。

    “怎么了,快进去选啊。”东方不败耐心的欣赏着她的难堪,却毫不留情的落井下石。

    “我……”佩儿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能够想象,如果自己就这么进去了,说不定会被里面的美女拆个八块九块的。

    “那么,我陪你进去。”东方不败却像是铁了心要看她出丑一般,蛮横的拉起她的手,推开了大门,就带着她踏进了清秋殿。

    *

    “奴婢参见教主!”院子里有好多美女,几乎要把这里全挤满了。她们的姿色都是十分美艳出众的,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但这些妆容都有些粗糙,好像是在很匆忙的情况上画上去的。她们身上的衣服,只是比丫鬟的要稍微好一些,头上戴着的饰品,也有很多是坏的。她们虽然都低着头,但佩儿也看到了很多人在窃笑,更多的人,却是在不住的颤抖。

    看来,被选上这黑木崖的日子也不是这么好过的。佩儿想起了总管曾说过的话——如果这些女人不能被东方不败看中,那么她们就要在这里住上一辈子,那是何等的寂寥与凄清。

    感叹着这些女人的命运,佩儿悄悄的扭过头,偷偷观察着东方不败的脸。他依旧是风云不惊的面容,只是那双眉间分明蹙了几道淡淡的沟壑。看来,他好像也不愿意这些女人有这样的命运。“年年都送女人上来,都堆在这里,他们却还嫌不够。你还要我纳妾,岂不是要害更多的女人吗?”他转过头来,盯着她的眸子,问道。

    这就是他不纳妾的原因,是不想让更多的女人上这黑木崖,过这种如活死人般的日子?但是,他为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从她们中间选妾呢,她们个个都倾国倾城……”佩儿小声嘟囔了一句。

    可下一秒,突然从大殿的角落里窜出来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女人,散着苍白的头发,疯疯癫癫的跑着,眼睛里的光芒是如此的充满仇恨。她蓦地抽出匕首,朝东方不败奔过来,气势汹汹:“自私的男人,你把我们带上崖来,又不宠幸我们,你让我们在这里怎么活!”

    “啊!”大殿里顿时乱做一团,那些跪着的美女们通通站起,尖叫着,东躲西藏,一片混乱。

    佩儿也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那老女人朝这边奔过来。东方不败动了动手臂,似乎是想做什么,可还没来得及做,马上从外面飞进来几个侍卫,举起钢刀,对准了老女人。

    ====

    明朝公主是不称皇帝“皇阿玛”的,这是我犯的历史错误,VIP章节无法修改,非常对不起大家,让大家看笑话了。另外,还有个历史错误,我还是先招供了吧——朱高炽是在5月份死的,而本文的背景是冬天……改不过来了,依旧非常的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