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利用完了就抛弃?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利用完了就抛弃?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过了一会后,东方不败果断的拉开佩儿,就把解药塞进了她的嘴里。

    “下次再不听我的话,我就不管你了。”这话虽然戏谑,但从他的嘴里讲出,更多的却是威严。

    吃下解药,浑身的燥热慢慢冷却下来,佩儿的理智渐渐回归,眼前的一切终于恢复了清明。她发现他的大掌竟然停留在她的腰上,她马上推了他一把,带着戒备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利用完了就想抛弃?”东方不败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上前几步,很自然的把她的腰重新归于自己的掌控之中,“回去再跟你算账。”

    “我……”刚刚的记忆她并没有失去,她面露难色,皱着眉头,“我不是故意的!罢刚我实在不能控制自己,所以才会对你……丫”

    *

    “两位很有兴致嘛。”德安公主一步步走到他们身边,眼神扫过两人的脸庞,微微一笑媲。

    东方不败回头,看到来人是德安公主后,眼眸里的戏谑马上一点点的灭完了,也很快放开了佩儿的手,直直的看着她。

    “公主,我们马上回去了,我希望你能考虑我说过的话。”东方不败义正言辞的对德安公主说。

    “好,我会答应你的。”德安公主自信的笑着,眼眸扫过佩儿,“但是,我并不怎么相信你的诚意。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东方不败眸色一暗。

    “把你的丫鬟留在我身边,只要几天就可以。”德安公主上前一步,撇了佩儿一眼,然后看着他,“我会保证她的安全。几天之后你可以回来,把她接走。”

    “这……”佩儿没想到德安公主的要求竟然是这个,她感觉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刚刚自己主动对东方不败上下其手,他说回去要找自己算账的……现在貌似是留在这里比较安全吧。

    “好,公主要是不嫌我愚笨,我就留在宫里几天好了。”还没等东方不败答应,佩儿就先自己答应了。

    “凌佩儿,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东方不败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这清冽的口吻中夹杂了甚至是气急败坏的成分,“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

    “看来东方教主并不舍得啊。”德安公主冷笑一声,眸光里,看似了然而决然,“那今天您跟我说的事,我就只能再慢慢考虑了。”

    这句话说的非常隐晦,佩儿不知道他们之间说的事是什么,但心里就是说不出的不快。

    “谁说我不舍得了。”一想到刚刚佩儿想都没想就果断答应的样子,东方不败目光犹如一道诡异的火焰,从佩儿脸颊旁流窜而过,与德安公主对接,“她只是我的丫鬟,如果把她留下,公主就能感觉到我的诚意,那就把她留下好了。”

    佩儿咬着嘴唇,在细细的咀嚼着他的话。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也许只是一个用来换取利益的筹码,或是用来夺取心上人欢心的工具?

    她站在原地,看着他一跃而起,翻过宫墙,在这暗黑的夜色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为什么,离开他的感觉也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她现在心里竟然空荡荡的,完全没了着落。

    “别看了,人都已经走了。”德安公主见东方不败真把佩儿留了下来,脸上浮上来盈盈的笑意,“跟本公主回去吧。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而且你也只需待几天而已。”

    “是。”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自己只是一个被主人遗弃的丫鬟,佩儿深知自己这卑微的身份,点点头,就跟着德安公主走了。

    进了长宁宫之后,德安公主真的没把佩儿当做宫女来看待,还给她安排了一间很舒适的房间,送给她很多华丽的衣服和首饰。

    *

    夜深了,公主的寝殿里,就只剩下她和她的贴身丫鬟甜儿两个人。

    “公主,奴婢真想不明白,为什么您要把那凌佩儿留在宫里,还待她那么好?”甜儿一边给德安公主梳头,一边问。

    “难道你当真看不出来?”德安公主嘴角的笑容饱含着嫉妒的味道,“从东方不败看她的眼神当中就不难发觉,她在他的心里,有很高的地位呢。不把她除掉,难以让我安心。”

    甜儿听了这话,惊的手上的象牙梳都没拿稳,“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公主,您的意思是,您看上东方不败了?”

    “不可以吗?”德安公主反问一句,似乎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末了,一丝娇羞的笑容,还悄悄爬上她的脸。

    “可他是个阉人啊……”实在接受不了,甜儿只能叫了起来,“而且,公主要除掉凌佩儿,这恐怕也很难吧。您答应过东方不败,要好好对待她,保证她的安全的,难道您不怕他……”

    “不用你来提醒。”德安公主皱了皱眉,冷冷的打断了甜儿,“我没打算取她的性命。你明天找人去把父皇请过来就可以。”

    “是。”甜儿点了点头。

    *

    这个夜晚,佩儿有些睡不着,一直在比划着刚刚送过来的衣服和首饰。这些衣服件件绣工精美无比,布料上乘,图案大气,非常具有皇家风范。毕竟是皇宫里的东西,跟民间的固然是不一样的。她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一天,住在皇宫里,享受着皇家的东西。虽然只有几天,但着实像做着一场梦一般。

    第二天早上,她在这些衣饰里挑了自己最喜欢的样式,穿戴了起来。穿好之后,她站在铜镜面前看着自己——虽然还是比不上德安公主,但毕竟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她真的跟以前判若两人了。

    蓦地,她发现,从昨天开始,从东方不败跟德安公主有接触开始,她就总是潜意识的拿自己跟德安公主相比,也不知是怎么了。

    *

    在前面的大厅里,德安公主也穿戴整齐,站在大厅一角左顾右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了太监的叫喊声:“皇上驾到!”

    接着,穿着龙袍,身材臃肿的皇帝就从外面跨了进来。他时不时的抚着头,有些疼。他也不知昨晚自己是怎么了,跟延禧宫妃子那啥的时候,竟然昏了过去,直到早上才醒过来的。

    (延禧宫妃子也不敢把真相告诉皇帝,怕自己私用“慎恤胶”的事情败露。)

    德安公主的脸上浮现出绝对的假笑,走过去跪下:“儿臣参见父皇。”

    “起来吧。”皇帝对德安公主并没有多少亲情,只是淡淡的回应着。

    “是。”德安公主起来之后,朝皇帝暧昧一笑,“父皇,昨日儿臣宫里来了个新宫女,长的颇有姿色,您要不要看看呢?”

    在皇宫里,皇子公主们为了让自己获得皇帝的重视,选女人送给皇上,这也是司空见怪的事情。皇帝拖着脑袋,“真的吗?那叫她上来给朕看看吧。”

    *

    佩儿穿着华美的衣服,在花园里散步。这皇宫里真是奢侈啊,在这大冬天,花园里还是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有佩儿叫的出名字的,也有叫不出名的。她正仔细的欣赏着这些千娇百媚,突然看到德安公主的宫女甜儿,正托着茶盘,朝大厅的方向走过去。

    佩儿想过去朝她打个招呼,可还没开口,甜儿一不小心绊到了一块石头,身躯猛的一抖,直直的摔了下去。

    幸好茶没有翻,她把茶放在地上,想站起来,但试了很多次,都无法站起。

    “你怎么了?”佩儿已经走到了甜儿身边,问道。

    “我……我扭到脚了。”甜儿一副为难加恐惧的样子,“可皇上来了,公主让我去奉茶的。我如果不及时送到,公主会怪罪我的!”

    说完,她又继续努力,两手撑着地面,咬紧牙关,试图站起来。

    佩儿不忍看下去,就制止了她:“那你在这里歇一会,我给你去奉茶吧。”

    说完,她就端起了地上的茶。奉茶,就是把茶送到大厅里,送到皇帝的身边而已,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那就有劳姑娘了。”甜儿的语气很感激,只是那双灵动的眸子里,却闪烁着奸计得逞后的快感。

    *

    皇帝在大厅里等了一会,然后就看到佩儿走进来,端了茶放在他的身边。他的眼神在她浑身上下到处扫视着,打量着,眯起眼眸,仔细的看。

    德安公主看到皇帝非常感兴趣的模样,心里也明白了八.九分,不禁得意起来。她咳嗽了一声,然后朝皇帝抛过去一个眼神,好像在问:“父皇觉得如何?”

    “不错。”皇帝收回了目光,轻哼了一声,带着满意的表情,出去了。

    出去之后,他对随行的侍卫说:“一会你们去把里面那个女人带到养心殿来。”

    “是。”

    *

    皇帝走了没一会,两个侍卫就冲了进来,把佩儿包围:“姑娘,皇上看中了您,请您跟我们走吧。”

    “这……”佩儿大惊失色。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只不过是给皇帝奉了茶而已,怎么会就这么被看中!

    她只知道,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被皇帝看中了,那她就一辈子都不能离开皇宫了。不能去找辰轩,不能,不能回黑木崖……

    德安公主凑了过来。她姣好的面容,此刻却变成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佩儿,你可不能怪本公主啊,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毕竟父皇的心思,一般人都是猜不透的。而且东方教主那儿,我还不知道该怎么交代呢……”

    佩儿无奈的朝她点了点头。她并没有看出德安公主的诡计,只是想着,的确是不能怪她的,是自己要帮甜儿奉茶,才会变成这样的。

    至于东方不败那里,她也许根本就用不着交代吧。在相处的这些日子离,他从来没跟她表示过什么,即使他真的对她有意思了,他又怎么能抢的过皇帝。而且他的心上人德安公主就在这里,也许过不了一个月,他就会把她这个女俘忘的一干二净。

    于是,佩儿被侍卫顺利的带走,软禁在养心殿偏侧的某个房间里。

    *

    这才过去了一天,佩儿就这么简单的被皇帝给接走了。也许皇帝今天就会占有了她,那么即使今后东方不败来要人,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事情比想象的要顺利多了。傍晚,德安公主站在窗户旁,得意洋洋的看着夜幕慢慢笼罩下来。

    但是很快,她就看到一个黑影灵活的穿过层层宫殿,落在她面前。这倨傲的身影,正是东方不败!他穿着夜行衣,紧窄的衣服更显出他健硕的身体,让人看了一眼就不由自主的想入非非。

    “东方教主,你怎么……怎么今天就来了?”德安公主惊慌失措的说。不是说好几天之后再来的……

    “我不放心。”东方不败说的很淡然。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来,这一天一夜,他在黑木崖上是多么坐立不安。

    不过他还是来晚了一步,佩儿已经被带走了。德安公主觉得,即使把事情告诉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她露出很惋惜,很自责的表情:“对不起,东方教主,我食言了,我没能保住凌佩儿。但是,是皇帝看上了她,把她带走的。您也知道,这天下,是没人能反抗的了皇帝的。”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让他也别去找佩儿了,反正是不可能找回来了。

    “是吗?那我去把她接回来。”东方不败似乎没有多想什么,说完后就准备离开。

    怎么可能从皇帝的手中抢女人?德安公主正在疑惑着,却看到他转身的一刹那,眼眸里的光芒是那么的充满杀气。她瞬间明白了——为了夺回那个凌佩儿,他连皇帝都可以杀!

    一时间,所有的伪装全线崩溃,德安公主的心在钝钝的痛着,非常委屈和不服气。她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张开双臂,抱住了那个冰冷坚硬的身躯:“东方教主,您难道还看不出来我对您的心意吗?凌佩儿只是一个丫鬟而已,她既然被皇帝看中了,以后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那是她的福气。我贵为公主,却也只想得到你而已,请你接受我,不要去管她了……”

    如此美艳脱俗的高贵公主,却在如此低声下气的对他表白,也许一般人早就妥协了。但是东方不败的眸子里依旧是雷打不动的云淡风轻,完全绕开了这个话题:“我只是来把我的丫鬟接回去而已。”

    很快,他就消失在夜幕中。德安公主伸出手想拉住他,但却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

    在养心殿。

    佩儿被一群宫女强行按在浴池里泡澡,泡完之后又拿被子裹了起来,平放在床上,等着皇帝来临幸。

    房间里除了她,没有一个人,安静的很。心跳太厉害,她渐渐感觉到了麻木。这次没有任何人能帮她了——有谁能从皇帝的手中救出她呢?

    在盯着房顶的片刻里,她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辰轩,而是那些在黑木崖上的日子,而是如妖孽般的东方不败。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有没有想到她?应该没有吧,他能那么轻易的把她留在德安公主那里,她在他心里原本就没什么地位。

    现在她的状况,他也一定是不知道的。他肯定不会预料到,他一直嫌弃的她,有朝一日竟被皇帝看中,躺在这里等待被临幸。真可笑,不过却笑不出来。

    *

    门渐渐的被推开,发出“吱嘎”一声脆响,把佩儿吓了一跳。她想坐起来,可想到现在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于是只能一动不动。

    明黄色的肥硕身体走了进来,是皇帝。他的眼神全都集中在她惊恐的脸上,带着笑容,一副即将要开始“大吃一顿”的表情。

    “美人,把朕伺候好了,朕说不定会封你做选侍哦。”他的声音越来越近。佩儿对选侍一点兴趣都没有,可她也知道,皇帝的话是谁都不能违背的,守卫森严的皇宫是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的……难道说,就只能认命了吗?

    *

    就在这时,门被快速的,无声无息的打开一个小缝,一个黑影闪了进来,粗粝的手指在皇帝的后背上点了两下,皇帝马上就一动不动了,连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没有用绣花针点穴,是因为不能在皇帝的身上留下针孔的痕迹,不然会让别人发现是他做的。

    佩儿惊愕了,往后面一看,那个身影是,是东方不败!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知道她的遭遇,为什么会冒险来救她!她对这些都一无所知,只知道,他似乎每次都能在她最无助,最危险的时候出现,把她救回来。现在的她大脑完全一片空白,没有力气再去想任何事,只把他当成了从天而降的救星,当成了在这个陌生恐怖环境里唯一的依靠。她很快坐起来,不顾一切的跑过去,张开双臂,紧紧的拥住了他:“你竟然会来救我,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讲……东方教主,我…谢谢…”

    眼泪一滴滴的从眼角划过,把他的衣服都沾湿了。但对于她声泪俱下的感谢,他却还是维持着原来的表情,一点都没有为之动容,反而还露出一丝不耐烦:“你不打算把衣服穿上了吗?”

    佩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完全赤果着身体。她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马上放开了他,跑回去,三下五除二的把身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这次赤果着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坦然多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浑身上下早就被他看过了,她才会如此的放松?

    不过还是有些窘迫的。穿好衣服后的她,坐在床上,低着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现在,她对他不仅是感谢,还有愧疚。

    都是她惹的祸,在皇宫里不注重自己的言行,才会有机会被皇帝看中,才会让他冒着生命危险,来这种守卫森严的地方救她,如同虎口拔牙!

    “过来。”东方不败看着她,用极低的,而又温柔的声音朝她命令道。

    “哦。”佩儿也淡淡的回应道。一丝该死的浅笑,划过她的脸庞。现在的感觉好奇妙,好像是……好像是相公在呼唤娘子一样。感觉虽然怪异,却并不让人讨厌。

    走到他身边后,她感受到了那久违的,强大的男性气场,被一阵若有若无的茉莉花香中和,好闻到沁人心脾。

    他朝她笑了一下,依旧是淡淡的。他伸手,粗粝的大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蛋,力道极轻极轻,生怕弄疼了她。

    对于他这次的抚摸,她不但没有反抗,反而觉得很舒服。

    =====

    距离佩儿被吃光光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某七在得瑟中……PS:求订阅求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