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佩儿中了春.药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佩儿中了春.药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突然,一阵清灵的箫声,在周围回荡起来。这声音好像有着某种魔力一般,猛的把德安公主给吸引住了。更奇怪的是,这首曲子优美到了极致,她从来都没听到过。她浅笑了一下,马上张开双臂,跳起舞来。

    可是越跳,她就越觉得别扭,手脚越来越不听使唤。到最后,她终于停下了舞蹈,回头,看到了从小树林里慢慢走出来的男子。

    他俊美的轮廓棱角分明,刚毅又霸气,强大的男性气场顿时蔓延开来,让她有些惊呆,眼眸瞪的大大的,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他是东方不败。他见到她后,把长箫放下,朝她微微一笑,友好,又带着刻意的疏离。这一刻,德安公主就感觉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瞬间把她的心给夺走了。

    “你,你是新来的乐师?”过了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故作镇静的道歉,“乐师大人,对不起啊,您的箫声太完美了,我怎么跳,都觉得自己配不上……”

    《笑傲江湖》的音律,自然不是谁都能配得上的。东方不败再次笑了一下,把淡淡的嘲讽埋进心里:“我不是乐师。”

    “那你是谁?”德安公主顿时警觉了起来,灵动的眸子扫过两边,惊恐的发现,所有的人都在刚刚,被她给撵走了……

    “东方不败。”他很自然的报上了姓名,然后默默的盯着她,观察着她的反应。

    “你是东方不败?”德安公主的眼眸里是半信半疑的情绪。然后,她冷笑一声,“东方教主武功自然了得,但怎敢擅闯皇宫?你信不信,我现在大叫一声,肯定引来千军万马,马上将你碎尸万段。”

    “你不会这么做的。”东方不败满满的自信,胸有成竹的盯着她,“因为,我了解你的一切。”

    来这之前,他早就对她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了——他知道她虽然贵为公主,虽然是皇帝的女儿,却在母妃被皇帝活活烧死之后,恨死了皇帝,恨死了这朱家的江山。

    所以,她在宫外集结了一大批反明人士,组织了一个叫“红花会”的反明组织。这个组织,是民间所有反明组织里势力最强大的媲。

    听了这句话,德安公主的眼眸瞪的更大,吃惊的感觉难以言表。她没想到,即使她隐藏的这么深,这么小心翼翼,最终还是被他给挖掘了出来。她背过身去思索了一会,再转过来面对他:“那你来这里想干什么,是想跟我合作吗?”

    “恰恰相反。”东方不败眸光淡淡的扫过她,开口,“我是来劝公主收手的。”

    “你说什么?”德安公主的脸上都是莫名的情绪,显然她不相信。她也早就有所了解,日月神教可是对姓朱的恨之入骨的。她试探性的问,“难道东方教主不知道,你日月神教当初就是被太祖赶上黑木崖的吗?”

    刚刚他要是说,他是来跟她谈合作,寻找盟友的,那她还能相信,并且接受。现在他来劝她收手,那么她只有一个想法——他想排除异己,独霸江山?

    “这我当然知道。”东方不败的笑容依旧清淡,眸底却暗暗的闪过一丝阴狠,接着说,“可是,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朱元璋纵然不对,但自古以来,哪个成大事的人身后是没有污点的。至少他是一个明君,这就足够了。当今圣上与之相比,虽然平庸一些,但也算不上昏庸。公主又何必要推翻他,跟你自己的亲爹作对呢?”

    德安公主听了他的一席话,有些愣在了那里。也许是从小养在宫中,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缘故,从出生到现在,这些涉及天下的大道理,从来没人跟她讲过。她对皇帝的恨,是因为他烧死了自己的母亲,却从未为天下百姓所想,反而一味的被仇恨迷住眼睛。

    她的心里有了些动摇,但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

    “德安只是一介女流,不懂教主说的大道理。”她看着他的眼神依旧是怀疑的,但已经不是那么犀利,“我如何知道,你是不是有诚心的?”

    *

    佩儿在偌大的皇宫里到处逛着,想要找到东方不败的身影。但是在这守卫森严的地方,连行走都是个困难,更别说是找人了。

    她逛了好久,才在一座二进院的宫殿门口,看到了站着的东方不败。但是他的身旁,还站着一个绝色美女。

    那个女子,她一眼就认了出来——女子跟东方不败书房里挂着的画像一模一样,她是德安公主!

    原来,他来皇宫根本不是为了弑君,而是为了见德安公主。她还听到不远处的德安公主跟他讲:“我如何知道,你是不是有诚心的?”

    佩儿的心,顿时化作了一片羽毛,轻飘飘的,空荡荡的,怎么也抓不住。微风轻轻一吹,它便直直的往悬崖下坠落着,如此痛楚……

    为什么,竟会有这种感觉?她质问着自己——他去见谁,关她什么事?她不过是他身边的一个丫鬟而已,而且她的心,也是另有所属的!

    为什么会这么不甘,这么伤心,以至于泪水模糊的眼眶,再怎么睁大了眼眸,也收不回去?

    *

    “谁!”正在跟德安公主讲话的东方不败,突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几声异响。他如一道闪电般的飞过去,大掌凝聚十足的真气,往草丛里伸去,直接打向佩儿的喉咙,大有直接把她杀了的态势。

    但他冰冷的大掌触碰到她后,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他马上停手,狭长的黑眸一撇,看到了躲在草丛里的佩儿。

    佩儿吓了一跳。差一点,她就死在他的掌下。

    在一旁的德安公主,刚刚还是一副弱质女流的样子,但一听说有人躲在草丛里,她马上跑过来,看了佩儿一眼后,凶狠的质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偷听我们说话?”

    “我……”佩儿扭头,愧疚的看着东方不败,不知道该说什么。貌似现在,是她打扰了他们俩说话的好兴致。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德安公主见她没说什么,熟练的从腰间抽出匕首,就要朝佩儿刺过去。

    东方不败伸出两根手指,迅速的夹住了匕首,阻止了她,声音清冷:“公主,她是我的随身丫鬟,不是别人。”

    “原来是这样。”德安公主收回了匕首,却带着暧昧的眼神看着东方不败和佩儿。显然,她不太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这么单纯。

    “东方教主,今日你来这里也太唐突了。你说的事情,我得回去想想才能答复你。现在太晚了,我要回寝宫休息。”她把匕首插好之后,又对他说。

    “好。”东方不败说完,就拉着佩儿离开。

    *

    他们俩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夜幕中,德安公主马上把一个丫鬟叫上来,“你去跟着他们,直到他们离开皇宫为止。他们在皇宫里的一举一动,都要禀告于我。”

    “是。”丫鬟点点头,就也跟着他们,消失在了夜幕中。

    *

    这里是一片空地,空旷的没有一个人影,连树影都没有。佩儿不知道这紫禁城里还有多少这样被人遗忘的地方,只知道自己心里不知为什么,如这空地般空空荡荡的。她看到自己倒在地上的影子那么长,看起来却那么孤独。

    突然,身后的高大身影一把抱住了她的腰,霸道的把她揽进了怀里,头毫不客气的枕上她的肩,薄唇擦过她的耳垂,邪魅的声音就在她耳旁响起:“怎么,你吃醋了?”

    “我没有!”佩儿就像猛的被猜中心事一样着急,连忙挣扎着离开他,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我怎么可能吃醋。”

    “这样啊。”东方不败似有所懂的点了点头后,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到她的脸微微泛红,嘴唇被牙齿轻咬着,好像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一样。他不禁伸手,爱怜的抚了抚她的脸蛋,“来,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然后,他就揽着她,朝一座宫殿飞过去。

    *

    此刻,呈现在佩儿面前的,是一座非常怪异的宫殿。它特别有西洋感,却又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延禧宫)。

    “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一停下来,佩儿就马上挣开他的怀抱,皱着眉头,一脸戒备的看着他。

    “好不容易来一趟皇宫,不去看看最漂亮的妃子吗?”东方不败说完,不由分说,拉着她就飞了上去。

    *

    但是,貌似现在不是看妃子的好时机。因为站立在阳台上,佩儿就猛地听到了从宫殿里传来的诡异声音。那是一个女人的叫声,似乎非常痛苦,又很娇媚的样子。

    “里面发生什么事了,那女人怎么了?”不明事理的佩儿马上转头,瞪着无知的大眼睛,看着站在身后的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带着研究性的眼神看了她好久,确定她是真的不知道情况后,一丝嘲笑划过嘴角,也没再说什么。

    可越是这样,佩儿的好奇心就越被激发了。她很想知道,里面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女人惨叫声呢,难道说,这皇宫里还有什么隐情?

    她伸出食指,想要戳破一点窗户纸,看个究竟。

    “放下!”一声明显压抑过的怒喝,在她身旁响起。她手抖了一下,却还是把窗户纸捅破了一个洞。

    她还没来得及凑过去看个究竟,整张脸突然被两只大掌捂住,捂的严严实实。熟悉的茉莉花香在指尖传递,却让她非常不舒服——他这次来皇宫,分明是来见他的心上人德安公主的,却还跟她说什么,是带她来玩的。他把她丢在御膳房也就算了,现在连她想看一眼里面的情况,他都不允许吗?

    这样想着,她心里更加不平衡了。她张嘴就咬了他一口,他出于本能稍稍松手后,她就立即凑到那洞口,往里面看了一下。

    只看了这一下,便让她的脸烧了起来,彻底的红到了脖子根。

    里面偌大的床榻上,虎背熊腰的皇帝正压在一个娇小女子身上,做着那种羞人的事情!

    那个女人是一脸陶醉的表情,可叫声却是那么凄厉,好奇怪……

    随后,她闻到了一股怪异的香味。这种香味似是有毒一般,直直的往她鼻子里钻,钻进她的心肺。稍后,她就感觉到天旋地转,更奇怪的是,身体深处似乎马上升腾起了某种渴望!

    “我……我好难受……”她轻轻的叫唤着,胸口却如同火烧一般难以控制,身躯不安的扭动着,一不小心碰到了后面的东方不败,却好像是在大热天里沾上了一点冰水一样,好舒服。

    她不由自主的再往他身上靠了一点,这种灼烧般的感觉果然得到了缓解。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颤抖的双手挪到他胸口,毫不客气的去扒他的衣服……

    她如此的主动和着急,却丝毫没让他动情。他眉头一皱,眼眸里酝酿的情绪,反而是极其的不耐烦。他麻利的把在他胸口作祟的两只小手擒住,粗暴的把她整个人推向一旁:“叫你不要看,你偏要看。现在中毒了,不管我的事。”

    刚刚一靠近延禧宫,他就闻到了那种怪异的香味,分明就是在江湖上失传已久的烈性春.药“慎恤胶”。当年汉成帝死于此,之后一度失传,没想到这延禧宫的妃子竟然有,而且还大胆的把它用在了皇帝的身上。

    “我好难受,我好热……”未经人事的佩儿哪里能受的了这个,她已经是汗如雨下,整个脸像被煮过一样的通红,眸子半睁着,眼前的一切都看不清楚了。她只知道,现在唯一能缓解她痛苦的,就是旁边的东方不败了。所以,她爬了起来,又不知好歹的朝他靠过去。

    “给我安分点!”他再次把她推到,并且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练就《葵花宝典》的他,自然是百毒不侵,但主动的她如此诱人,他渐渐也感觉到浑身燥热,好像中毒的反倒是他了。

    “哼……嗯……”佩儿浑身动弹不得,却不由自主的发出***的声音,粗重的呼吸着,眼泪大颗大颗的从脸上滑落。

    “别叫了,我去取解药。”东方不败说完,袖子里滑落出一根极细的针,蓦地从窗外射进里面。

    *

    房间内,正在某妃子身上大力运动的皇帝,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人直直的晕倒在妃子的身旁。妃子吃了一惊,刚想大叫,却突然感受到一个冰凉冷冽的东西抵上自己的脖子。

    她看到面前的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高大英俊却霸气非凡,是东方不败。她还赤果着身体,所以东方不败只是看了她一眼后,马上把头扭向别处。

    “公子……”妃子面露羞涩,也不急着遮盖自己的身体,“公子你想做什么就尽避做好了,只要你不伤害我……”

    她在想,面前的大概是一个采花贼。而能翻进皇宫采御花的,肯定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她的心竟然莫名的痒了起来,一种崇拜感油然而生,面露羞涩。

    可是回应她的,却只是他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语:“把解药交出来。”

    这句话让妃子一下子想起来,这房间里还点着“慎恤胶”呢。这男子进来这里,现在应该也中了毒,所以才会问她要解药的吧……她马上娇羞一笑:“公子,不必那么麻烦,妾身愿意做你的解药。”

    她也是经过了层层选拔,才能进宫伴驾的。她对自己的美貌非常有自信,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安静的等待着他失控。

    “快把药交出来,不要挑战我的耐性。”东方不败就要失去耐心了,手上不由自足的加重了力道。那利刃在妃子的脖子上划上了一条细细的伤痕,这可吓坏了她,她马上拿被子裹住身体,下床:“不要杀我,我这就给你拿药去。”

    *

    *

    此刻,在景仁宫里,德安公主正在洗澡,木桶里飘满了大红的花瓣,她兴致十足的把花瓣一瓣一瓣的往身上贴。

    “东方不败……没想到这么英俊,要是他站在人群里,那肯定是鹤立鸡群的感觉啊……”至少现在,她的整个脑子都被刚刚的那一幕给占据,东方不败那倨傲霸气的身影,清冷磁性的嗓音,就连举手投足,对她来说都具有十足的吸引力。她不停的傻笑着。

    “可惜啊,天下人都知道他是个阉人,长得再英俊也没用!”一旁的贴身丫鬟甜儿一边给她添水,一边嘲笑道。

    “甜儿,不许胡说!”德安公主皱了皱眉头,朝她吩咐道,“你出去给我问问,他现在出宫了没。”

    “是。”甜儿说着就退下了。

    过了片刻,甜儿进来了:“公主,去跟踪的人已经回来了,他们说现在东方教主还没走,带着他的丫鬟在延禧宫逗留。”

    “延禧宫么?”一听说东方不败还没出宫,德安公主眼眸里的淡淡的异样情绪,显示着她现在有些兴奋。她马上站起来,“过来给我更衣,我要去见他。”

    “是。”

    *

    *

    延禧宫的门口,东方不败刚拿到了解药,站在佩儿的身旁。他刚刚点她穴道的那一指并不重,所以她已经把穴道冲开,并且在剧烈的挣扎着。看到他出来之后,她再也顾不得许多,只想着要先熄灭心口的那股灼人的欲火,于是二话不说就扑上去抱紧了他,把头埋进他的胸膛,轻轻喘息。

    “哟,受不住了?”东方不败轻轻推开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几乎是憋坏了的模样。现在的她好可爱,好吸引他……他把解药牢牢攥在手心,并不打算很快给她了。

    “我想要……我想……”佩儿现在连说话都含糊不清了。她踮起脚尖,主动的贴上他的唇。

    性感的薄唇,温热的触感,让她的心荡漾起来。也许这就是宿命吧……她闭上了眼眸。

    这样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却猛的把东方不败胸口的火给点燃了,并且愈烧愈忘。今天真是一个占有她的好时机,只是这地方不对。他沉下身子,狠狠的啃咬着她的唇,略夺着她的芬芳。

    *

    德安公主已经更衣完毕,还化了个淡妆,步态盈盈的走到了延禧宫门口。

    但此刻,撞入她眼帘的却是,东方不败紧紧的搂着佩儿,把她死死的按在墙上,疯狂的索吻。

    德安公主的眼皮低垂了下来,些许失望的情绪在里面酝酿着。但很快,她就睁开眼,对后面的甜儿命令道:“下去。”

    “是。”甜儿下去了。

    ====

    其实我好希望是东方不败中了春药,然后不顾一切的按倒佩儿,吃了她!!有木有亲也是这么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