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最新章节 - 我的确很想欺负你【暧昧】

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 我的确很想欺负你【暧昧】

作者:L落七七书名:东方不败的御用宠妾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皇宫,就是那一般人只能站在高处稍稍仰望一下,神秘而又高贵的紫禁城。这地方因为守卫森严,非常高不可攀,对平民百姓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佩儿一直很想去看看那里面极尽奢华的景致,和美若天仙的嫔妃公主们,虽然明知道这个愿望就是白日做梦。

    难道,东方不败有办法自由出入皇宫?真的可以进去吗?佩儿皱了皱眉,思索着。

    东方不败看出了她的心思,开口:“既然我提出来了,那就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佩儿又想了一会。最终,对神秘的紫禁城的渴望,压抑住了她对东方不败的惧怕与暗恨。她转身,朝他点了点头。

    不过,她也暗暗的感觉到,他这次出去,肯定不只是想带她出去玩玩这么简单。

    *

    紫禁城在京城,离黑木崖有些远,走水路大概一天可到达。

    下了黑木崖后,他们买了一条小船。上去之后,佩儿在船上发现了一条鱼叉,就兴致勃勃的叉起鱼来。

    这次出去,东方不败并没有扮女装,而是穿着线条硬朗的曳撒长衫,手拿一只折扇,一副风流才子的模样。但他却比一般男子多了那种帝王一般的霸气,往船头一坐,闭上眼眸,悠闲自得的样子,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这绝美的面容,自然是吸引了岸上很多女子。她们个个停下脚步,嬉笑着驻足观看,有的甚至随着船,在岸上走着。

    佩儿发现了岸上的那些女子后,心里竟然有些麻痒的感觉,不是很明显,却很难受。她轻轻一瞥在船头的东方不败,他还闭着眼眸,好像并没有发现岸上的一切。

    接着,岸上的女子更加疯狂了,纷纷拿起各种各样的花,朝他们的船上丢了过来媲。

    女子朝男子投掷鲜花,就表示看上了那个男子,在对他示爱。佩儿没想到东方不败能吸引到这么多女子,更没想到的是,船周围的湖面已经被丢满了花,可他还是傲慢的不肯张开眼眸,仿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个女子大概是太兴奋,扔的太用力了,那只梅花竟飞快的朝东方不败的身上投射过来。快要落在他身上时,他很敏锐的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并最终张开了眼眸,扭头,看到手中的并不是什么暗器,而只是一朵花,眉心有疑惑,在酝酿着。

    佩儿心底有些不悦,带着些许酸溜溜的口吻,提醒他:“这可是人家女孩子在对你示爱……”

    东方不败抬起头,终于看到了河岸上,那些被他吸引来的,各个带着花痴笑容的女子们。

    他莞尔一笑,心里却在想着,如果这些女子知道他就是日月神教大魔头东方不败,那说不定会在瞬间跑的一个都不剩了。

    女子朝男子投掷鲜花是表示爱慕,如果那男子接住了,就表示他接受了那个女子的爱慕。所以,刚刚投掷花的那个女子,不顾形象的在河岸上不停的朝东方不败招手,似乎怕他看不清,还像个兔子一样蹦蹦跳跳了起来。

    佩儿看到了那个兴奋的女子,垂头丧气的回头问他:“要不要我把船靠岸,让你把那个女孩子接上来啊?”

    东方不败捕捉到了她眸子里的情绪,先是有些惊讶,接着了然于心的笑了一下:“你愿不愿意去接她?”

    “我……”佩儿放下鱼叉,拿起船桨,却纠结了起来。她没想到东方不败竟然那么轻易的接受一个女子的求爱,她更没想到的是,这本跟她没有半点关系的事情,现在竟然在她心里起了一点波澜。

    东方不败暗黑的深眸紧紧的盯着她,似是在期待,又似是在做一场略有胜算的赌博。

    过了会,佩儿又把船桨放下,拿起鱼叉,尽量使自己的口吻变的公事公办:“那个……现在也不早了,如果再在路上耽搁时间,今天到不了京城,就不好了。”

    说完,她就猛的站起,低下头盯着湖面,假装在专心叉鱼的样子。可在东方不败看来,这种假动作只能欲盖弥彰而已。

    原来这个小家伙的心里,早就有他的位置了……他浅笑了一下,淡淡开口:“好,听你的。”

    河水似乎也想帮佩儿的忙,突然间变得湍急了起来,很快推动着小船往前面去,都快赶上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架势了。

    *

    一上午过去了,佩儿也没能捞上来多少鱼。鱼篓里,就只有两三条小的可怜的鱼。也许生长在河里,鱼都很敏捷的吧,她这么安慰着自己。

    可是东方不败看到她捞的鱼后,哈哈大笑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开怀大笑,但却真的只是被她逗笑的。

    “你笑什么,这河流这么湍急,我能捞上鱼来已经很不错了。”佩儿白了他一眼,蛮横的把鱼叉塞给他,“你要是笑我,你自己试试啊,说不定一条都叉不上来。”

    常年在黑木崖上过着安逸的生活,他东方大教主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不见得会叉鱼,佩儿想着。

    东方不败接过鱼叉,嘴角浮起的笑容带着淡淡的嘲讽意味,伸手就把鱼叉投掷到了河里:“我不需要这个。”

    然后,在佩儿惊讶的眼神中,他只是稍稍的运了点真气,轻轻拍打了一下船板,顿时,周围的河水猛的炸上来,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十几条鱼就如同冰雹般被摔出水面。更奇怪的是,这些鱼似乎有了方向似的,专门朝佩儿身上砸来。这冲击力有点大,佩儿被打的摇摇晃晃,最终一**倒在了船上。

    “怎么样,比你快多了吧?”东方不败仍然是风云不惊的站在船头,他身上干干净净,甚至连一滴水都没有沾上。他正带着洋洋自得的表情,看着狼狈的她。

    那些鱼有大有小,各个在佩儿身上活蹦乱跳的,佩儿有些气恼,知道是东方不败故意的。她也不急着站起来,朝他叫道:“你这个大魔头除了会欺负我,还会怎么样?”

    “我的确很想欺负你。”他的声音变得更有磁性,一双黑眸也染上了异样的色彩,直直的盯着她。

    她看出了他的异样,淡淡的惊恐如同一层雾霭,蒙上了她的心。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迅速的靠近了她,强大的纯男性气场瞬间把她包围,让她动弹不得。他英俊的脸庞快速靠近,性感的薄唇就要往她的殷桃小口上靠……

    “别靠近我!”身旁的鱼在“啪嗒啪嗒”的跳动着,可佩儿觉得自己心跳的频率,肯定要比这些鱼快的多。心,就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呼吸越来越困难。

    她想用手去推他,可他很快察觉了她的意图,男性大掌麻利的擒住她纤细的手腕,举过她的头顶,按在船上,不耐烦的说了句:“来嘛……”

    然后,她就感觉到唇上有一阵温暖湿热的触感。这种触感很奇妙,她心跳的更快,连反抗都忘了,就这么任由他撬开她的唇,他的舌扫过贝齿,缠绵不休,探向更深处的甘甜……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放开了她,俯卧在她身上,带着淡淡的研究意味,看着她的眸子。她的意识渐渐回笼,笼罩在心头的恐惧感也陡然上升,死死的盯着他,唇瓣微张,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他看着她那被蹂躏过的唇,微微发红,肿胀着,像一枚诱人的红果。他浅浅的笑着,颇为得意,像是占了什么天大的便宜一般。

    她的手,却紧紧的按着身下的船板,浑身颤抖,深怕他接着会做出什么更出格的事情来。看到她惊恐的眼神,他发出一丝微微的叹息,然后站起,朝她命令道:“煮鱼去。”

    “哦。”她立刻答应,头还点的像小鸡啄米一般。煮鱼算什么,只要他不占她便宜就好。

    *

    要煮鱼,就要先杀鱼吧……不过还好,佩儿在连城帮的时候身份低微,也常常干粗活的。她卷起袖子,麻利的抓起一条鱼,拿匕首给它去了鳔,开膛,挖内脏,又用河水把它洗的干干净净。

    一连杀了好几条,她弄的满手血污。她不经意的扭头一看,东方不败站在不远处,正在看她杀鱼。

    他那冷冽的眸子里尽是嫌弃和不屑,还时不时的咂咂嘴,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不堪的一幕。

    她猛然间记起来,他说过,他最讨厌血淋淋的样子。这养尊处优的大教主,自然看不得这些粗活。她也不辩解什么,只是冷着声音说:“我杀的只是鱼而已,不想有些人,手上的人命都数不过来了。”

    话一说完,她就愣在了那里。很多时候,东方不败都显的是非分明,有时候甚至温文尔雅。这么多天的相处,她内心深处如同尖角般的仇恨,竟渐渐的被埋在如溪流般的假象下面,见不到踪迹。

    今天的这句话,似乎猛的把溪流抽干了,让尖角再次暴露在空气中,戳着她的心口,好疼。

    不管怎么样,她不能忘记,他是一个杀人无数的大魔头。她更不能忘记,他是她的杀父仇人。

    手指上传来尖锐的刺痛,她低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尖锐的刀片已经割破了她的手指,鲜血溢出,很快就和那些鱼血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她痴痴的看着被割破的手指,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就任由鲜血一点点流出。

    “你怎么这么迟钝。”他走过来,很自然的把她的手指擒住,放进嘴里,轻轻的舔舐着她的伤口。

    手上还沾着鱼血,此刻他竟然丝毫不在意!她感觉到他的舌,正在舔舐着她,有点刺痛,有点麻痒……

    似有一种淡漠却稀有的温柔包围着她。可她却在下一秒,果断的抽出手指,带着戒备的眼神,看着他。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接近这个男人了。即使自己不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也至少是一块有棱有角的石头,她不希望到自己被磨成光滑的鹅卵石后,再去追悔,那样早就来不及了。

    *

    之后,佩儿把杀好的三条鱼煮成了鱼汤。鱼汤是微微发黄的白色,她特地多加了些火候,把鱼肉煮的酥烂。

    东方不败舀了一碗,品尝了一下后,黑眸轻轻合上,似乎在深深品味一样,唇边勾起一抹笑意:“不错。”

    她没有说话,把眼神移向别处,好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样。

    他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爱怜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有时候,我发现有你陪在我身边,也不是什么坏事。”

    虽然她没有高深的武功,却也没有妨碍他做事,没有成为他的累赘。

    虽然她有些笨,但着实有趣的很,常常能让他开怀一笑。

    虽然她有时候会用计对付他,算计他,但他也能应付。

    也许早该找个女人陪在身边了……性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

    夜幕刚刚笼罩下来,两个黑影在空中飞动,很快飞进了紫禁城,落在一座宫殿的屋顶上。

    佩儿居高临下的看着整个紫禁城。鳞次栉比的宫殿,橙红色的琉璃瓦,在这暗夜里,照样闪闪发光。各种美景,各处宫殿,恍若人间仙境。但要是以前来这里,她会更加的惊讶,可现在她只觉得,这里跟黑木崖上的景致,也差不了多少。而且,黑木崖比这里多了份随意,少了份刻意。

    “想去哪?”东方不败的声音悠远清越,在她的耳边响起。

    能混进皇宫已经是很难的了,要不是他扶着她,她的轻功就算是再练十年,也不能飞那么高。难道,还能想去哪就去哪的?

    但她却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御膳房。”

    大概是因为在船上那鱼汤她是真心没喝上几口,基本上都被他抢光了,所以她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好。”他看出了她的心思,一丝了然于心的笑意涌了上来。然后,他伸手挽住她的腰,带她往御膳房的方向飞去。

    *

    好大的一座宫殿,周围是一圈漆着鲜红涂料的大柱子,金碧辉煌。还没进去,佩儿就闻到一股股动人的食物香味,她的肚子也毫不客气的“咕噜”“咕噜”叫起来。

    但是,下面也是守卫森严的,一个个举着锋利枪棍的士兵在周围来回的走着,貌似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去的样子。

    佩儿不想闹出什么事端来,她正想着要不要就这么算了,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她就看到刚刚还在行走的士兵们,现在却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一个个停在原地不能动弹。

    她先是觉得奇怪,但转念一想,马上就明白了,这一定是身后那个大魔头干的好事!她只是对御膳好奇,想偷吃一下而已,根本没有要杀这么多人的想法!她一扭头,对上他沉浸在暗夜中的黑眸,质问道:“你把他们都杀了?!”

    “没有,我只是拿针封住了他们的穴道而已。”东方不败说完,就拉着佩儿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御膳房的门口。

    这大魔头总算是没有习惯性的把人都杀了,佩儿长长的吐了口气。御膳房的门开着,她在外面就看到了里面长桌上摆着的各种各样的食物。饿极了的她,也不顾及周围是否还有危险,不顾及一旁的东方不败,马上跨进了御膳房。

    花花绿绿的食物,各个对她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进一次皇宫,吃点御膳,她就感到特别的满足。

    凤天鹅,锦缠鸡,麦饼鮓,八宝鸭……光看着桌上的这些菜名,她就已经眼花缭乱了,只是……这是给皇帝吃的御膳啊,一介平民的她,真的可以吃吗?她有些犹豫。

    后面的男人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清越的声音响起:“多吃点。”

    不知为什么,似乎有了这句话之后,就好像有了保障一样,她才敢完全放下心来大吃特吃。她马上朝美食们扑了过去。

    “你就在这里,不要乱跑。”东方不败继续在后面说。嘴里塞了个鸭大腿的佩儿皱起眉头,在咀嚼着她这句话的含义。他的意思是,他不打算留下来跟她一起吃?她猛的回头,他却早就不见了踪影。

    心中的那个猜测终于得到了印证——他这次来皇宫,绝对不是因为想带她出来玩这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办。

    要办的事情是什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她记得童百熊跟她说过,日月神教历代教主的使命,就是找朱元璋的子孙报仇……所以,他不会是想去弑君吧?

    可是,杀皇帝不是那么容易的,纵使东方不败武功天下第一,可皇帝的住处肯定是重兵把守,他即使侥幸能取皇帝的性命,也不见得能逃脱。

    难道,他是想去跟皇帝同归于尽吗?

    “关我什么事。”到了这里,佩儿不禁埋怨起自己来,为什么要去想这么多。他死了,她大不了化成小太监溜出宫去,也不是特别的难。何况,她一直都是希望他能早点死,早点从她身边消失的。

    想到这里,佩儿又掰下一个鸡腿,急急的塞进自己嘴里,似乎想转移注意力。但是,香酥的鸡腿在口中,她却一口也咽不下去了。

    以后,真的就不能再见到那个人了吗?

    纵使恨他,却也有莫名其妙的失落感,而且这种失落快速的在心里集结,最终化成倾盆大雨,洋洋洒洒的落下来。

    承认吧,凌佩儿,你在担心他,而且不是没根由的。

    她叹了口气,果断的放下鸡腿,就冲了出去。

    *

    在长宁宫(即后来的景仁宫)门口,一个十几岁,衣着华丽的少女在月色下翩翩起舞。舞凤髻蟠空,袅娜腰肢温更柔。轻移莲步,汉宫飞燕旧风流。修长的身影在地上的倒影都是那么唯美。她的身旁,站着五六个穿着差服的男子,他们都拿着长箫,卖力的演奏着。

    曼妙的舞步配上精致的音乐,本是极美的。但只过了一会,少女突然停下了脚步,面露怒意,走过去,狠狠的把那些男子手上的长箫打落在地:“难听死了!这么难听,怎么配的上本公主的舞蹈?都给我滚!”

    “是是是……”男子们马上捡起地上的长箫,一个个撤退了。

    “德安公主,您也未免太任性了,这已经是第五播被您赶走的乐师了。再这样下去,还有谁会愿意进宫……”一旁站着的一个老嬷嬷凑过来,说。

    德安公主非常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嬷嬷,你是不是也想跟他们一起走呢?本公主倒是可以成全你……”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老嬷嬷唯唯诺诺的,最后也退下了。

    ======

    女二号终于出来了,累死我了。

    注:德安公主生年不祥,死于1441年。她老爹朱高炽死于1425年,那这么说,她至少是活了17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