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沈慕思見方灼扒拉著門口不停朝里張望, 用手戳了戳她的後背,說︰「你別緊張嘛,成年人的世界都是很圓滑的。」

嚴烈笑著拍掉他的手︰「你應該說友好。」

方灼收回視線, 貼牆站在外面等候。

嚴烈朝她靠近, 將手揣進兜里,摸出一顆棒棒糖。是之——在超市的時候多買的。

包裝紙上的草莓圖標特別醒目, 他很大方地分享給——方灼,又繼續低頭玩手機。

微甜的味道在口腔里化開,方灼低頭折疊糖紙,將四個角的線條對齊,用專注的動作讓自己排除那些瑣碎的雜念。

魏熙幾人聚在一起說笑——兩句, 朝她靠近,站在她的邊上,低頭看她折紙鶴。

魏熙摸摸鼻子, 將措辭在心里頭拐——十八道彎, 才開口道︰「你舅舅對你挺好的。」

方灼折完一只,托在手心——看——兩眼, 又將它拆——, 點頭道︰「是對我很好啊。」

「那他以前怎麼沒有幫助你?」魏熙的耐心只容許她委婉一句話, 「你爸爸好像也……不是非常好說話的樣子。」

方灼抬起頭,解釋道︰「剛認的親。」

幾人皆是茫然地「啊」——一聲。

寢室長道︰「他跟烈烈好像也挺熟的?」

嚴烈長了對順風耳, 插嘴道︰「也是剛認的親!」

畢竟只有一牆——隔,後門也沒關,幾人的對話還是傳到了教室里面。

位置臨近的幾位家長扭頭朝他們看來, 又好奇地看向葉雲程,分辨他們是說真心話還是在開玩笑。

魏熙解讀過後,古怪地道︰「我就說是你們租的吧。」

「不是, 我親舅,但我們前段時間才見面。」方灼含糊地道,「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沒有聯系上。」

幾人似懂非懂地點頭,沒有朝著這個話題深入。

中途方灼又轉身進去看——眼,發現葉雲程的狀態很好。听得嚴肅認真,眼楮明亮有。

他雖然不是個健談的人,但並不抗拒交流。而且他喜歡看書,什麼知識都有涉獵。只要想跟人聊天,能找到足夠多的話題。就算接不——話,也是一個上佳的聆听者。並不需要方灼太過擔心。

方灼反思,覺得她的擔憂來源,其實是希望葉雲程能需要自己,就像她需要家人一樣。正是這種微妙的重視感,才能派遣她心底的不安和孤獨。

她的家庭總是奇奇怪怪的,跟凳子缺了個角一樣不正常。她可以接受不完整,但是希望它能穩固一點。

只是在家人這件事——,她有著驚人的不討喜的天賦。導致她沒有辦法進行類似的自我安慰。

或許是她還不夠成熟。

方灼抬起眼皮,用余光掃向不遠處的男生。

嚴烈就總能很好地處理這——問題。他能輕而易舉地獲得很多長輩的喜歡。

班主任只是簡短地做——個學期總結,再把每個學生的特長和榮譽統計進ppt里,一個個放過去給家長觀看,爭取做到一碗水端平。

因為時間已經不早了,她給每位家長發放了食堂的代金券,又提醒——遍——午開大會的時間,就提前喊——結束。

學生們一擁而進,領著自己父母去吃午飯。

葉雲程不急不緩地站起來,等身邊的人差不多空了,才抽出拐杖,朝方灼過去。

方灼問︰「有收獲嗎?」

「當然有!」葉雲程高興道,「我學到了幾個補腦的新食譜,等回去以後做——你們吃!」

方灼捧場地問︰「是什麼?」

葉雲程說︰「煮雞蛋。」

方灼︰「……」毀滅吧。

葉雲程失笑道︰「雞蛋很營養,不能不吃。」

嚴烈從後面晃過來,笑道︰「午飯也很重要,不能不吃。」

葉雲程︰「烈烈說的對。」

于是三人一道去了食堂。

a中的食堂很大,而且分——很多個區域,此時人聲鼎沸,倒也不算太過擁擠。

葉雲程將剛才發——來的飯票捏在手里,被嚴烈接過。方灼先找了個靠牆的位置,領葉雲程過去坐——,自己再去找嚴烈幫忙打飯。

a中的食堂——兩年剛翻修過,看著嶄新。白牆——留——一幅碩大的、色彩明艷的手繪畫作,底——用黑色的楷書——著節約糧食的標語。

精湛的畫技搭配通俗的標語,總覺得風格有——沖突。

葉雲程四面觀察——一圈,覺得很是新奇,低頭落到桌——的時候,連忙朝後挪了一點。

應該是上一位學生吃完,工作人員還沒來得及收拾,木制的桌面上留有少量的油漬。

他將身上的風衣脫了——來,小心地折疊好,放到隔壁的座上。露出里面一件帶點褶皺的襯衫。

衣服確實是借來的,要謹慎一點。

他整理好的時候,路過的幾人在他對面坐——來。

葉雲程認出是方灼的同學,朝她們點頭笑——笑。

「我們爸媽逃——午的大會,直接走了,只剩下我們。」

魏熙端了滿滿一盤的飯菜,一道道擺在中間的桌。

「餐券不用就要過期——,所以我多打——點,不能浪費。叔叔一起吃啊。」

葉雲程趁著方灼不在,與她們打听道︰「方灼在學校過得還好嗎?」

「挺好的啊!」魏熙問,「叔叔,您是指哪方面?」

葉雲程沉吟道︰「她看起來是不擅長和別人相處的性格。」

魏熙扒——口飯,沉思道︰「是有一點吧。」

她補充說︰「不過灼灼努力踏實,學習認真。不搞事、不矯情,長得還好看,我們都是很喜歡她的。不是每個人都要像我一樣那麼脫線嘛。」

寢室長好笑︰「你也知道的啊?」

魏熙不服輸道︰「我知道怎麼——嘛?這還能改啊?」

寢室長不和她掐,舉著筷子在半空,仔細答道︰「叔叔你放心好了,我們班的人都很團結,不會搞小圈子欺負人。而且灼灼跟嚴烈的交情好,嚴烈是我們班的猴王,男生都听他的。」

葉雲程笑著抬起頭,視線卻是飄向她的身後。

嚴烈已經走近——,將餐盤放下,不大正經地道︰「我一會兒沒在,你們就在說我好話啊?」

魏熙道︰「我們是在說灼灼的好話,被你蹭到了!」

沈慕思和趙佳游顛顛地跟在後面,順勢也坐——來。

一張寬闊的長桌很快就被擠滿。

方灼將碗筷擺到葉雲程面前,就見對面魏熙舉起——手,期待地問︰「叔叔,這周末我生日,灼灼能跟我們一起出去玩嗎?」

葉雲程看向方灼,後者表情有——愣神,因為以——沒有人對她發出過這樣的邀請。

他笑——笑,便道︰「灼灼想去就可以去。」

方灼還沒回答,嚴烈先行道︰「我們周末也要去市中心,順不順路?蛋糕剛才還想拉我去密室逃脫呢。」

沈慕思用力點頭,滿臉激動道︰「高配版的密室逃脫!目前論壇——還沒有玩家通關,我們去試試吧!贏了的話有特殊獎品!」

魏熙本來就沒安排好日程,聞言覺得也不錯。

嚴烈問︰「方灼你想去嗎?我帶你玩?」

方灼被接連的兩個邀請砸得有點暈,不知道密室逃脫是什麼,遲疑著道︰「去吧?」

沈慕思當即高興道︰「那我們就湊齊一組——,謝謝灼姐!」

方灼沒听懂,低頭吃東西。

因為和朋友約了周末,方灼就不能跟葉雲程回去了——

午的大會沒什麼參加的必要,久得話或許要站一個多小時,不大方便,方灼建議葉雲程先回去。

一群人圍繞著他,從食堂到教學樓,再到校門口。

他們熱情洋溢地說著——無關緊要的話題,為葉雲程擋住——不大自如的身形。

年輕人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揮霍不掉的活力。還有一——默契的溫柔。

秋季的陽光柔和清爽,金燦燦地灑——來,帶著濃郁的桂花香。

走在平整寬敞的水泥路上,讓方灼又想起——曾經做過的那個夢。他們打撈出了一個桂花味的太陽,飄蕩在蔚藍而沒有邊際的海面上。

現在來看也不是那麼魔幻。

一直到出了校門,幾人才勾肩搭背地散去。

方灼執意要陪葉雲程去公交車站。

他們走得很慢,路上沒怎麼說話,但葉雲程抬起頭,眼楮里就好像落了太陽一樣,熠熠生輝。

並排停在廣告牌——,葉雲程說︰「你有很多朋友。」

方灼不知道朋友的具體定義是什麼,標準又是什麼。準確算來,他們之間的交流其實並不算多。

但方灼真誠地點了點頭。

「你交到了很好的朋友。」葉雲程低聲道,「太好。」

方灼靠近他,挽住——他的手臂。

「太好。」葉雲程低頭笑道,「舅舅放心。」

方灼說︰「有什麼不放心的?」

公車駛了過來,方灼要送他——去。

葉雲程走到台階前,又轉身抱了抱她,將——溫傳遞到她的身上,而後才——車廂。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