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葉雲程想在學校里隨便逛逛。他走——很慢, 兩人也陪著他——是因為腿腳——好,——是他見到任何一道風景都覺——極為感觸。

葉雲程讀高中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時候鄉下的高中只有一棟教學樓——說電腦,連間好點的教室都沒有。

學校背面毗鄰著墳地, 側面是一座炸毀了一半的山。他們每天從學校正門口進去, 繞過中間栽種著的桂花樹,走進四季都會漏風的教室里, 用一塊灰白色的老舊黑板艱難學習。

老師操著一口鄉音很重的塑料普通話,永遠會把「數」念成「朔」。

那個時候,對他來說,讀書就是一件吃苦的事情。

三更眠,五更起。冬寒霜, 夏酷暑。

他最青春的那段時間,籠罩著朦朧的白霧,連七八月三伏天里最烈的太陽都曬——穿。

他很難去設想未來, 也無法支撐自己獨自生活, 所以選擇了放棄教育。

但當時的他也知道,離——學校, 他就更沒有未來了。

那時候的他, 想——到未來會朝著什麼方向發展。

也想——到, 二十年後,學校能變成這個。

他像是一個沒有上過學的人, ——一次走進學校,直面這個日新月異的社會,在他停滯——前時所發生的改變。

真好啊。

葉雲程想。

世界變——廣闊了。即便是貧窮也——用再面對貧瘠的天空。只要伸出手就會有人來幫助你。

讀書真的可以改變人生了。哪怕他們都——在, 她也可以傲然地活著,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還好方灼出生在這個年。

嚴烈走在前面——他介紹︰「那座爬滿藤蔓的教室是音樂教室,刻意建——比較偏, ——過器材還挺全的,有時候能——見他們彈鋼琴或唱美聲的聲音。邊上那個地方,以前是垃圾場,後來改建成了器材室。只要倉庫里有,學生也可以過來借球。」

葉雲程和方灼皆是露出大長見識的表情。

嚴烈震驚地看向方灼——

至于,灼灼,真——至于。

你怎麼回事?!

方灼假裝沒有看見他的眼神。

她雖然來了一年多,但還沒有人帶她系統地逛過。她永遠在三點一線間徘徊,對學校還真是——大了解。

三人繞了半圈,來到生活超市附近。

此時學校里的人已——多了——少。學生帶著——長四處閑逛,——位值日生掛著紅袖章在各條小路上負責指路。

他們從門口——過,迎面遇到了沈慕思和他的——長。

沈爸爸就是嚴烈說的那種——注重身材管理的中年男性。

他長相溫和親善,——說話的時候表情也是——眯眯的,外形有點像那尊廣為人知的彌勒佛。

沈慕思遠遠見到同學,抬手招呼了聲︰「烈烈!」——

人走近踫頭。

沈慕思——大會隱藏,看清葉雲程的腿後露出點驚訝的神色,然後很刻意地將視線撇——,落在嚴烈的臉上,與他大眼瞪小眼。

沈爸爸倒是很自然,握住葉雲程的手寒暄道︰「您就是嚴烈同學的——長嗎?你可太厲害了!教出那麼懂事的孩——!」

方灼張了張嘴。

學霸就可以自由任性地借走——人的舅舅了嗎?

沈爸爸看向她,又道︰「這位就是新同學是吧?小姑娘長——真漂亮。蛋糕跟我提過你,說你特——獨立,特——……a?——說,你們仨長——還有點像,是親戚嗎?」

方灼用力點頭︰「是。」

沈爸爸一臉「果然如此」地道︰「我就說嘛!可是怎麼沒——蛋糕說過呢?嚴烈還有一個同學是親戚。」

沈慕思拉了拉他的衣袖,沈爸爸回頭問︰「怎麼了?」

沈慕思皺著眉,一臉愁苦地糾正說︰「這是方灼的爸爸。你好尷尬啊。」

沈爸爸︰「……」

方灼也糾正道︰「這其實是我舅舅。」

沈慕思︰「……」

葉雲程虛搭上嚴烈的肩膀,——道︰「都是好孩——,我今天——他倆一起——會。」

嚴烈——意道︰「怎麼——?做我——長很快樂吧?以前還有人願意付費享受這種被全面贊譽的快樂,只可惜被我拒絕了。」

沈慕思跟他混一起嘴賤慣了,下意思地說了句︰「我也想付費做你的爸爸。」

話音剛落,後腦就被他爸重重拍了一掌。

「輕點打,叔叔,沒有關系的。」嚴烈貼心地道,「高三生腦袋比較金貴,其實我建議您直接踹他**。」

沈慕思哼了一聲,覺——他特幼稚,吊著眼尾瞪他。

然——這個極具諷刺意味的表情他學——到位,歪頭歪腦,——僅沒有殺傷力,還顯——有點呆。

他見嚴烈還因此——了,氣——叫了聲,拿肩膀去撞他。

嚴烈樂呵呵地攬過,又朝方灼示意道︰「走吧,烈烈哥哥——你們買糖吃。」然後一拖二地將人拉進了小超市。

「——個孩——的關系真好。」沈爸爸看著他們的背影道,「學生時——的友情太難——了。以後進了社會就——容易咯。」

葉雲程——了。

他的眉眼都很柔和,眼神更是平靜,淡——像遠山上的白煙。沈爸爸見他——搭話,知道他沒什麼好說,多看了他兩眼,又——道︰「我兒——叫慕思。我當初——他起名的時候,就覺——,慕思這名字多好啊,又有詩意又有內涵,讀著還朗朗上口。」

「哎呀,土鱉呀,後來才知道還有慕斯蛋糕這東西!你說我哪吃過那個?」沈爸爸朗聲——道,「——過後來想想慕斯蛋糕也挺好——的。你看他白白嫩嫩,沒什麼心眼,用現在年輕人的話來說,挺甜的,是——是?」

「小同學特——可愛。外號也很可愛。」葉雲程也解釋了一句,「方灼的媽媽叫曜靈。曜靈是以前村里老師翻字典——她起出來的,意思是太陽。後來她生了方灼,就——她叫這個。灼是燦爛、明亮,照亮天空的意思。」

「太陽,照亮天空。」沈爸爸琢磨了下,說,「她媽媽一定特——疼愛她。」

葉雲程很認真地道︰「是的。」

太陽的意義就是為了照亮天空。哪怕烏雲遮蔽、日沉西山。

兩人正說著,三個孩——從超市出來了。

沈慕思手里拿了個大號棒棒糖,很滿足地舔著。嚴烈和方灼悠悠地走在後面,嘴里叼著兩根細棍。

沈爸爸說︰「我打算去他的宿舍看看,——知道這臭小——把房間弄成什麼——,我奉他媽的指令,去——他整理一下。」

沈慕思叫道︰「我沒有!膏長有潔癖,每周要帶我們統一洗襪——,還點數。」

他苦——堪言,忍——住控訴道,「神——病!襪——為什麼——能穿兩天?!」

沈爸爸從來——跟他站統一戰線,樂道︰「我覺——很好。我都要——你們班長買糖吃。」

沈慕思欣慰地道︰「我們班長——吃糖。」

有方灼在,去男生宿舍——大合適。正好時間差——多了,葉雲程先去教室集合。

學生們也都擠在這里。

班主任站在講台上拷貝文件,時——時跟下面的——長解釋一句。

葉雲程走進去,在方灼的座位上坐下。想了想,又把椅——挪動了下,擺在兩張桌——中間,這——才能——現出他是兩個孩——的——長。

拐杖他要放在手能拿到的地方才安心。于是斜靠在腿上,——顯眼,也——會絆到過路的人。

桌面已——被清理過,上面沒有書——,只有一張班主任寫——長的寄語。

葉雲程翻出來,像研究一——地,對著那——行字看了許多遍。

嚴烈的成績是最好的,方灼是班里最努力的。兩個人都是老師很放心的學生。

方灼的寄語後面委婉地提了一點意見,讓她再沖刺一下,憑她的聰明,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葉雲程是——一次——人——長會,態度擺——十——鄭重。

魏熙等人小心地遛過來,拉了方灼去教室後排,在她耳邊詢問道︰「這帥哥是誰?你跟嚴烈合租的嗎?」

方灼被她逗——了,說︰「我親舅。」

「你親舅真帥!」魏熙問,「你——里還缺孩——嗎?」

寢室長捂住她的嘴。

魏熙——了兩聲,把她的手掰——

人湊在一起熱鬧嘀咕。

「我都——知道你還有一個舅舅,你們關系好嗎?」魏熙問,「上回來的那個是你爸對嗎?你跟你舅舅像多了。」

方灼點了點頭,注意力一直停在葉雲程身上,擔心他待——自在。

沒多久,一位——長走進來,坐在方灼的隔壁桌。

他左右看了看,拉著椅——過來,找葉雲程搭話︰「怎麼稱呼?您是嚴烈的——長,還是他同桌的——長?」

「今天都是。」葉雲程前傾著身——與他說話,「兩個孩——關系好。」

「哈哈,嚴烈的朋友確實多。」那——長問,「您在哪里高就?看您氣質挺像一老師。」

葉雲程停頓了下,平緩說道︰「我現在沒有工作。」

問話的——長頓時語塞,這才發現他腿上擺著根黑色的拐杖,干——兩聲,想了半天沒找到適合轉移的話題。

方灼想上前,被嚴烈拉了回來。他背靠在牆上,單手玩著游戲,眼楮都沒往她這邊看,——很固執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片刻後,他終于打完了手上的一局,偏過頭朝方灼——了——,並放——她的手。

方灼那點躁動平息下去,往他的位置靠了一點。

葉雲程接著說︰「我想在a市——個早餐攤,但是沒來過這里,也——了解。」

「那我對a市熟啊。我住——十年了,城東城北都住過,城東那高鐵站修建之前我還在那里——過店,你想——在哪里?」——長——道,「看——出你會想做生意,覺——你是個讀書人啊。」

葉雲程說︰「我在——里看了——少閑書,但都派——上什麼用場。以前——學校——過課。現在學校有好老師了。」

兩人就著城市變遷和市場逛化聊了起來,——鐘後,沈爸爸也來了,跟他們湊到一塊。

班主任抬起頭,四面掃了一圈,道︰「學生都先出去吧。在外面等一會兒,教室里人太多了。咱們快速說——句,盡量——大——留出吃午飯的時間。a中的食堂還是挺有名的,大——可以去試試。吃完飯後要去會堂——大會。」

方灼腳步猶豫,被魏熙推了出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