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沈慕思见方灼扒拉着门口不停朝里张望, 用手戳了戳她的后背,说:“你别紧张嘛,成年人的世界都是很圆滑的。”

严烈笑着拍掉他的手:“你应该说友好。”

方灼收回视线, 贴墙站在外面等候。

严烈朝她靠近, 将手揣进兜里,摸出一颗棒棒糖。是之——在超市的时候多买的。

包装纸上的草莓图标特别醒目, 他很大方地分享给——方灼,又继续低头玩手机。

微甜的味道在口腔里化开,方灼低头折叠糖纸,将四个角的线条对齐,用专注的动作让自己排除那些琐碎的杂念。

魏熙几人聚在一起说笑——两句, 朝她靠近,站在她的边上,低头看她折纸鹤。

魏熙摸摸鼻子, 将措辞在心里头拐——十八道弯, 才开口道:“你舅舅对你挺好的。”

方灼折完一只,托在手心——看——两眼, 又将它拆——, 点头道:“是对我很好啊。”

“那他以前怎么没有帮助你?”魏熙的耐心只容许她委婉一句话, “你爸爸好像也……不是非常好说话的样子。”

方灼抬起头,解释道:“刚认的亲。”

几人皆是茫然地“啊”——一声。

寝室长道:“他跟烈烈好像也挺熟的?”

严烈长了对顺风耳, 插嘴道:“也是刚认的亲!”

毕竟只有一墙——隔,后门也没关,几人的对话还是传到了教室里面。

位置临近的几位家长扭头朝他们看来, 又好奇地看向叶云程,分辨他们是说真心话还是在开玩笑。

魏熙解读过后,古怪地道:“我就说是你们租的吧。”

“不是, 我亲舅,但我们前段时间才见面。”方灼含糊地道,“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联系上。”

几人似懂非懂地点头,没有朝着这个话题深入。

中途方灼又转身进去看——眼,发现叶云程的状态很好。听得严肃认真,眼睛明亮有。

他虽然不是个健谈的人,但并不抗拒交流。而且他喜欢看书,什么知识都有涉猎。只要想跟人聊天,能找到足够多的话题。就算接不——话,也是一个上佳的聆听者。并不需要方灼太过担心。

方灼反思,觉得她的担忧来源,其实是希望叶云程能需要自己,就像她需要家人一样。正是这种微妙的重视感,才能派遣她心底的不安和孤独。

她的家庭总是奇奇怪怪的,跟凳子缺了个角一样不正常。她可以接受不完整,但是希望它能稳固一点。

只是在家人这件事——,她有着惊人的不讨喜的天赋。导致她没有办法进行类似的自我安慰。

或许是她还不够成熟。

方灼抬起眼皮,用余光扫向不远处的男生。

严烈就总能很好地处理这——问题。他能轻而易举地获得很多长辈的喜欢。

班主任只是简短地做——个学期总结,再把每个学生的特长和荣誉统计进ppt里,一个个放过去给家长观看,争取做到一碗水端平。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她给每位家长发放了食堂的代金券,又提醒——遍——午开大会的时间,就提前喊——结束。

学生们一拥而进,领着自己父母去吃午饭。

叶云程不急不缓地站起来,等身边的人差不多空了,才抽出拐杖,朝方灼过去。

方灼问:“有收获吗?”

“当然有!”叶云程高兴道,“我学到了几个补脑的新食谱,等回去以后做——你们吃!”

方灼捧场地问:“是什么?”

叶云程说:“煮鸡蛋。”

方灼:“……”毁灭吧。

叶云程失笑道:“鸡蛋很营养,不能不吃。”

严烈从后面晃过来,笑道:“午饭也很重要,不能不吃。”

叶云程:“烈烈说的对。”

于是三人一道去了食堂。

a中的食堂很大,而且分——很多个区域,此时人声鼎沸,倒也不算太过拥挤。

叶云程将刚才发——来的饭票捏在手里,被严烈接过。方灼先找了个靠墙的位置,领叶云程过去坐——,自己再去找严烈帮忙打饭。

a中的食堂——两年刚翻修过,看着崭新。白墙——留——一幅硕大的、色彩明艳的手绘画作,底——用黑色的楷书——着节约粮食的标语。

精湛的画技搭配通俗的标语,总觉得风格有——冲突。

叶云程四面观察——一圈,觉得很是新奇,低头落到桌——的时候,连忙朝后挪了一点。

应该是上一位学生吃完,工作人员还没来得及收拾,木制的桌面上留有少量的油渍。

他将身上的风衣脱了——来,小心地折叠好,放到隔壁的座上。露出里面一件带点褶皱的衬衫。

衣服确实是借来的,要谨慎一点。

他整理好的时候,路过的几人在他对面坐——来。

叶云程认出是方灼的同学,朝她们点头笑——笑。

“我们爸妈逃——午的大会,直接走了,只剩下我们。”

魏熙端了满满一盘的饭菜,一道道摆在中间的桌。

“餐券不用就要过期——,所以我多打——点,不能浪费。叔叔一起吃啊。”

叶云程趁着方灼不在,与她们打听道:“方灼在学校过得还好吗?”

“挺好的啊!”魏熙问,“叔叔,您是指哪方面?”

叶云程沉吟道:“她看起来是不擅长和别人相处的性格。”

魏熙扒——口饭,沉思道:“是有一点吧。”

她补充说:“不过灼灼努力踏实,学习认真。不搞事、不矫情,长得还好看,我们都是很喜欢她的。不是每个人都要像我一样那么脱线嘛。”

寝室长好笑:“你也知道的啊?”

魏熙不服输道:“我知道怎么——嘛?这还能改啊?”

寝室长不和她掐,举着筷子在半空,仔细答道:“叔叔你放心好了,我们班的人都很团结,不会搞小圈子欺负人。而且灼灼跟严烈的交情好,严烈是我们班的猴王,男生都听他的。”

叶云程笑着抬起头,视线却是飘向她的身后。

严烈已经走近——,将餐盘放下,不大正经地道:“我一会儿没在,你们就在说我好话啊?”

魏熙道:“我们是在说灼灼的好话,被你蹭到了!”

沈慕思和赵佳游颠颠地跟在后面,顺势也坐——来。

一张宽阔的长桌很快就被挤满。

方灼将碗筷摆到叶云程面前,就见对面魏熙举起——手,期待地问:“叔叔,这周末我生日,灼灼能跟我们一起出去玩吗?”

叶云程看向方灼,后者表情有——愣神,因为以——没有人对她发出过这样的邀请。

他笑——笑,便道:“灼灼想去就可以去。”

方灼还没回答,严烈先行道:“我们周末也要去市中心,顺不顺路?蛋糕刚才还想拉我去密室逃脱呢。”

沈慕思用力点头,满脸激动道:“高配版的密室逃脱!目前论坛——还没有玩家通关,我们去试试吧!赢了的话有特殊奖品!”

魏熙本来就没安排好日程,闻言觉得也不错。

严烈问:“方灼你想去吗?我带你玩?”

方灼被接连的两个邀请砸得有点晕,不知道密室逃脱是什么,迟疑着道:“去吧?”

沈慕思当即高兴道:“那我们就凑齐一组——,谢谢灼姐!”

方灼没听懂,低头吃东西。

因为和朋友约了周末,方灼就不能跟叶云程回去了——

午的大会没什么参加的必要,久得话或许要站一个多小时,不大方便,方灼建议叶云程先回去。

一群人围绕着他,从食堂到教学楼,再到校门口。

他们热情洋溢地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题,为叶云程挡住——不大自如的身形。

年轻人似乎总有说不完的话,挥霍不掉的活力。还有一——默契的温柔。

秋季的阳光柔和清爽,金灿灿地洒——来,带着浓郁的桂花香。

走在平整宽敞的水泥路上,让方灼又想起——曾经做过的那个梦。他们打捞出了一个桂花味的太阳,飘荡在蔚蓝而没有边际的海面上。

现在来看也不是那么魔幻。

一直到出了校门,几人才勾肩搭背地散去。

方灼执意要陪叶云程去公交车站。

他们走得很慢,路上没怎么说话,但叶云程抬起头,眼睛里就好像落了太阳一样,熠熠生辉。

并排停在广告牌——,叶云程说:“你有很多朋友。”

方灼不知道朋友的具体定义是什么,标准又是什么。准确算来,他们之间的交流其实并不算多。

但方灼真诚地点了点头。

“你交到了很好的朋友。”叶云程低声道,“太好。”

方灼靠近他,挽住——他的手臂。

“太好。”叶云程低头笑道,“舅舅放心。”

方灼说:“有什么不放心的?”

公车驶了过来,方灼要送他——去。

叶云程走到台阶前,又转身抱了抱她,将——温传递到她的身上,而后才——车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