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三十章 你老婆?

小區門口。

一輛黑色奔馳緩緩駛來。

雖然有些日子沒見,但保安僅僅是掃了眼車牌,立刻就認出,這是別墅區業主的座駕。

他不敢怠慢,立刻按動手邊開關,提前打開大門,然後敬禮致意。

「滴!」

奔馳車沒有減速,直接駛入小區。

路過門崗的時候,輕輕響了下喇叭,算是回敬。

駕駛座上,焦濤拇指從喇叭按鍵上移開,抬頭通過後視鏡看了眼正在閉目養神的傅國生,說道︰「傅哥,馬上就到家了。」

「嗯。」傅國生輕輕嗯了聲,沒有說話。

「是不是再給大嫂打個電話?」進入住宅區後,焦濤放慢車速,問道。

「不用。」傅國生揉了揉臉,睜開眼,說道︰「嘉文她有上午去健身房的習慣,這會兒可能正在運動,手機沒在身邊。」

「那就好,我還以為」焦濤松了口氣,說道。

「以為我懷疑嘉文?」傅國生失笑道,他抬手模了模脖子上殷弘的血痕,搖頭道︰「不會是她,至少她不會想要我的命。我帶她入行,又娶她為妻,夫妻同體,利益一致,她沒理由背叛我。更何況,上家只和我單線聯系,殺了我,貨源就斷了,她不會做這種傻事。」

傅國生脖子上的血痕,是前兩天在看守所被一個光頭暗殺留下的。

幸好焦濤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否則他不死也要進ICU。

正因為這次暗殺,許平秋才會急著聯系陳涉,想要盡快把傅國生放出來,怕他在監倉出事,導致線索斷掉。

同樣是因為這次暗殺,傅國生心中將焦濤和沉嘉文從懷疑對象中排除。

「那傅哥懷疑誰?」焦濤問道。

「肯定是自己人,外人沒那麼容易掌握我的行蹤。」傅國生顯然已經思考過很多次了,此時直接就說出了結論,道︰「不是鄭潮就是韓富虎,只有他們兩個實力足夠,在我死後,接手粵東的生意。」

「他們就不怕貨源斷掉嗎?」焦濤提出疑惑道。

「或許他們自以為聰明,想到了好主意呢。」傅國生冷笑一聲,說道︰「我和嘉文老夫少妻,我又對嘉文有求必應,要跑車買跑車,要別墅買別墅。在外人看來,嘉文或許早就掌握了貨源渠道也不一定。呵呵,出賣大哥,霸佔大嫂,財色兼收,大概就是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心思吧。」

「那要不要我做掉他們?」焦濤抬手,做了抹脖子的動作。

「他們可以胡來,咱們卻不行。」傅國生搖搖頭,說道︰「做老大的要服眾,胡亂殺人,人心就散了,必須按規矩來。找個好點的律師,先把光頭弄出來,撬開他的嘴。有了人證,才好殺人立威。」

「是,傅哥。」焦濤答應一聲,專心開車,沒再說話。

汽車很快開到別墅區,後窗打開,傅國生伸手驗證指紋。

「叮,歡迎回家。」

汽車駛入院內,兩人從車上下來,向入戶門走去。

傅國生再次驗證指紋,入戶門打開,熟悉的音樂傳了出來。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看來嘉文已經健完身回來了。」傅國生一邊換鞋一邊笑道,同時心中也松了口氣。

他對沉嘉文這個小嬌妻還是很在意的,電話一直沒人接,難免有些擔心。

尤其是在他被暗殺的情況下,就怕對方也對沉嘉文下手了。

「傅哥,你和大嫂這麼多天沒見,肯定有很多話說,我就不打擾」焦濤把傅國生送到門口,正要告辭。

「大膽度販,你招是不招?」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啊!~~我招,我招你的大你的大」熟悉的女聲緊接著響起。

听到男聲時,傅國生心頭大驚,以為是JC找上門來,正在猶豫是沖進去救下嬌妻,還是轉頭逃跑。

待听到女人的聲音時,他先是一愣,片刻後,才反應過來,頓時怒氣上涌,血壓飆升,眼前一黑,差點沒當場去世。

「傅哥」焦濤扶住險些一頭栽倒的傅國生,卻不知道該怎麼勸。

「狗男女!」傅國生站定緩了緩,隨後甩開焦濤的手臂,大步往臥室走去。

路過客廳的時候,就見鞋子、衣服、包包,扔的滿地都是,手機也被扔在了一邊,怪不得電話一直沒人接。

傅國生見此,怒氣更盛,加快腳步往臥室走去。

焦濤不敢攔他,又怕傅哥一個人會吃虧,便從客廳拿了把水果刀,跟了上去。

臥室內。

沉嘉文背對著房門被拷在床尾,陳涉腳踩合一樁站在她身後,雙鞭齊揮。

臥室門被怒氣沖沖的傅國生一腳踹開。

激戰中的兩人嚇了一跳,齊齊回頭望過來。

「老傅!」

「老公!」兩人驚呼道。

「姐們兒,你這是哪里口音啊?南方人吧?」陳涉一愣,看向沉嘉文道︰「來跟我念,佛物傅,老傅!」

「是你!」傅國生一眼就認出陳涉,立刻回憶起被逼喝尿的屈辱,新仇加舊恨,眼楮都快冒出火來了。

「傅哥?」這時,焦濤跟了上來,他瞥了眼房內的情況,見大嫂光著身子,就沒敢多看,用詢問的語氣對傅國生道。

「弄死他!」傅國生從牙縫里吐出三個字。

焦濤點點頭沒說話,拿著水果刀,徑直向陳涉走來。

啥情況?本地人搶鐘都這麼凶的嗎?

陳涉一頭霧水,明顯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

不過見焦濤殺氣騰騰的走來,他也來不及細想,伸手拿起上個劇情里充當道具的手槍,打開保險,瞄準焦濤。

「你」焦濤大驚。

陳涉直接扣動扳機,焦濤這貨挺能打的,他不想冒險,更不想研究十步之內,槍快還是刀快。

果斷是夠果斷,可惜準頭差了點。

子彈射穿焦濤手臂,打在牆上,彈到房頂,最終射入大床。

水果刀落地。

嘩啦

吊燈晃悠兩下,也掉了下來。

陳涉看著床上的彈孔,心里有些發毛,耤A這玩意怎麼還會拐彎啊。

「唔」焦濤倒是硬氣的很,悶哼一聲,捂著手臂,擋在傅國生身前。

臥室陷入短暫的平靜。

陳涉不敢輕易再開槍,老傅和焦濤也不敢亂動,至于沉嘉文,她還沒想好站哪邊,只好假裝自己不存在

「什麼情況,老傅?咱們之間那點小恩怨,不是早就過去了嗎?沒必要一見面就喊打喊殺吧?」陳涉手里有槍,掌握著主動權,最先打破沉默,說道。

傅國生見他沒有再開槍的意思,剛剛準備彎下去的膝蓋又變得挺直,被嚇退的怒火也升騰起來,恨聲道︰「你在我家,我的床上,睡我老婆,還有臉問我為什麼喊打喊殺?」

「你老婆?出來玩而已,不用這麼認真吧?我也是花了錢的」陳涉說道一半,見老傅臉色越來越黑,感覺有點不對勁。

想到剛剛沉嘉文對老傅的稱呼,還有第一次見面時,她說她老公被抓了,還沒放出來。

好像都對上了

「呃,你親老婆?」陳涉回頭看看床頭牆上掛著的結婚照,再看看老傅,尷尬道︰「這這哪家影樓拍的,修圖修的也太狠了吧」

被槍口瞄著,傅國生雖然怒極,卻不敢開口大罵,只是狠狠的瞪著陳涉。

陳涉畢竟是正道中人,睡了人家老婆,還被捉尖在床,難免有些不好意思,避開老傅的目光,看向沉嘉文道︰「你說你,干啥不好,非要冒充技師,這整的大家多尷尬」

傅國生听他話里話外一直在說沉嘉文是技師,憤怒的同時,也多了幾分疑惑,同樣看向沉嘉文。

「我」沉嘉文沒法繼續裝死,腦子急速運轉,片刻後,帶著哭腔道︰「我我怕死啊,一見面,你就用槍指著我,我怎麼敢說不是?」

這話說的,實在是太有水平了。

同樣一句話,不同的人听了,意思完全不同,卻都挑不出她的錯處來。

傅國生和焦濤听後,以為是陳涉用槍逼迫她就範的。

槍,皮鞭,手銬,這些也都能證明她沒有說謊。

老傅頓時就消氣了,恨就只恨陳涉一個人,反而開始心疼起自家媳婦來。

而陳涉以為她說的是第一次見面的情景,自己連殺五人,又正準備殺她,她撒謊保命也在情里之中。

「我當時剛殺完人,腦子一團漿湖,確實有些沒轉過彎來,太武斷了。」陳涉吐完最後一口白沫,停下動作,抽身出來,對傅國生道︰「不過老傅,我睡她的時候,真不知道她是你老婆。朋友妻不可欺,這點原則我還是有的。」

「哼!」傅國生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出來混,做錯事,就要認。我陳涉不是玩不起的人,不管怎樣,這次是我對不起你。」陳涉也知道,睡了人家老婆,輕易湖弄不過去,只好狠下心來,說道︰「大不了,我一槍斃了你,咱們兩清。」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