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二十九章 偶遇

第二天早晨。

陳涉以極大的毅力,拒絕了蘇婷的晨練邀請,獨自下樓來到藥膳館。

美女師傅給的方子,他昨天回來後,直接就交給了小區內的藥膳館,並預定了一個月。

陳涉已經計劃好了,每天早晨喝完藥膳湯,先扎一個小時馬步吸收藥力,蘊養身體。

然後就去火車站 達一圈,視察手下工作並收取抽成。

 達到中午,正好給手下一個請他吃飯的機會。

回來後,喝完藥膳湯,再扎一個小時馬步,然後去各大娛樂場所轉一圈。

不是為了玩,主要是找人。

愛琴海被封了,也不知道88號流落到了哪里,還有阿翹,算算日子也該放出來了。

她更慘,進去時候好好的,出來後,家沒了。

陳涉這人比較念舊情,想到她們處境可能不太好,就打算找到後,照顧照顧她們生意。

但無論找不找的到,下午五點他都會準時去合一門,跟美女師傅學武。

然後晚上回來,再到藥膳館喝一碗湯,這次就不扎馬步了,留著藥勁,晚上和蘇婷驗證下,他這一天的練武成果。

「陳先生,您的湯。」就在陳涉想著這些的時候,服務員將藥膳湯端了過來。

「火候夠了沒?」陳涉聞了聞,倒是挺香的。

「早起四點就用小火煨上了,到現在已經有五個多小時了,火候絕對夠。」服務員保證道。

這就是陳涉直接交給藥膳館的原因,太耗時間了。

方子上寫著,至少小火慢煨兩個時辰。

要是讓蘇婷弄,她就沒時間學習提升自己了,這會嚴重影響陳涉今後的生活質量,不可取。

「好,辛苦了。」陳涉點點頭,遞了張鈔票過去。

「謝謝陳先生,您慢用。」服務員高興的收起錢,離開了。

陳涉端起碗,小小嘗了一口,味道還行,中藥的苦味都被食材的香味掩蓋了,並不難喝。

湯還很熱,陳涉也不急,小口小口的慢慢喝著。

一開始沒什麼感覺,但等到大半碗藥膳下肚,他就感覺熱湯的暖意緩緩擴散到全身,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暖烘烘的,有種馬上就要冒汗的感覺。

他記得美女師傅告戒過,身體出汗,正是精氣外泄的表現,便回憶昨天的感覺,收緊毛孔,把精氣鎖在體內。

等他將剩下的小半碗藥膳喝完,就覺身體已經變成了一個小火爐,熱氣不停在體內翻騰。

早起的困意一掃而空,大腦變得格外清醒,精神好了很多,而且小弟也隱隱有了抬頭的趨勢。

藥效發揮的還挺快,陳涉起身,就打算找個清靜的地方練功。

目光向外瞟去時,正好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藥膳館門前走過。

陳涉望著女人的背影,這弧度,這騷氣,沒錯了,就是88號。

她為什麼會來這里,難道是上門送外賣?

想想也有可能,愛琴海被封,不能堂食,可不就得上門送餐嗎。

呃,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講,她才是真正吃東西的那個。

就是不知道,她現在是餐前還是便後。

陳涉略一猶豫,就邁步跟了上去。

要是餐前,那沒啥好說的,他陳某人干不出搶鐘的事來;

可要是便後不妨試一試藥力。

至于練武,不急于一時,下午明天再練也一樣。

陳涉一邊在心里盤算著,等會要用到的招式,一邊悄悄跟在88號身後。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十來分鐘,來到別墅區範圍。

唉,餐前。

陳涉心下失望,正打算轉身離開,就見88號走到一棟別墅門口,伸手在指紋感應器上一按。

「叮,歡迎回家。」電子音響起,別墅院門自動打開。

這就算是熟客,也不可能把技師的指紋錄入到門鎖里面吧?

所以,這里應該是88號的家。

不過,技師這行這麼賺錢嗎?都住上大別墅了

眼看88號進去後,院門馬上就要自動關閉,陳涉不再多想,邁步加速,在大門合攏前躥了進去。

「誰?」沉嘉文听到身後有動靜,正待回頭,就覺一個滾燙的身體貼了上來,手臂攬住她的腰,手掌熟練的攀到右半球上。

「是我,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陳涉手上捏了捏,笑道。

「是你!」沉嘉文見是陳涉,大驚失色。

她有看新聞,知道陳涉正被通緝,這種情況下,不跑路,卻專門來找自己

「大哥,你听我說,我絕對沒有出賣你。我也不知道JC為什麼那麼快就查到你身上,但我發誓,絕對不是我」沉嘉文連忙賭咒發誓道。

陳涉倒是沒往這方面想,畢竟當初要害都送到了人家嘴里,也沒見她反咬一口,已經能證明她沒有敵意了。

不過看她著急的樣子,陳涉也來了興致,手上力道加大,故意逗她道︰「不是你?那為什麼愛琴海都封了,你卻一點事沒有?」

「啊!」沉嘉文痛呼一聲,解釋道︰「大哥,你相信我,我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不敢報J的。」

「知道,技師嘛,少拿這個說事。我票昌都敢報J,你一個被票的」

說道這里,陳涉一頓,狐疑的看向沉嘉文,道︰「不是好人,還和虎哥混在一起,你不會也是販度的吧?」

「這」沉嘉文遲疑片刻,終究還是沒敢承認,搖頭道︰「我哪敢啊,那可是掉腦袋的買賣。再說了,憑我的長相和身材,在會所上班,未必比販度掙錢少,何必冒那個風險。」

在沉嘉文印象里,陳涉背後的腕表組織,明顯是來粵東搶生意的,而且手段很髒,下手又狠。

她怕說出身份,陳涉直接就弄死她。

「光說身材和長相,你也知道自己技術不行是吧?就你那點技術,也敢說自己是專業的?」陳涉說道,關注點明顯沒在正事上。

他才不關心沉嘉文是真毒販還是假技師,反正結果是一樣的,最終都要到床上分個勝負。

「大哥,我真是專業的,那天那天主要是沒有發揮空間。」沉嘉文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屁!明明是有的!阿翹那種才叫沒有發揮空間!

「哼!開門,今天就給足你發揮的空間!」陳涉重重在她上拍了一巴掌,說道。

「什什麼?」沉嘉文一愣,抬頭就見陳涉色迷迷的盯著自己領口,雙手在自己上下以及左右半球,這兒捏一下,那兒模一把的。

沉嘉文差點沒一口血噴出來。

她提心吊膽的應付半天,本以為是外地過江龍和本地度販首領之間,刀光劍影、爾虞我詐的交鋒,結果萬萬沒想到,狗日的竟然是在跟她調情。

合著你丫的一開始就是奔著票昌來的啊,你TM倒是早說啊!

「開門啊,愣著做什麼?」陳涉推了她一把,催促道。

「哦,好好。」沉嘉文回過神來,壓下心中情緒,伸手去驗證指紋。

「你們這行確實挺賺錢的,這麼大的別墅,一般度販還真買不起。」陳涉等待的功夫,掃了眼院內的游泳池,隨口說道。

「叮,歡迎回家。」

沉嘉文手上動作一頓,隨後若無其事的道︰「別墅是是租的,這邊是高端社區,客源質量好,方便我招攬生意。」

「沒看出來,你還挺有生意頭腦的。」陳涉笑著點評道︰「別墅區的富豪,不一定願意去會所票,但是為了鄰居家的少婦,肯定願意下血本。過程中再拍點素材,威脅發給他老婆,耤A那豈不是賺翻了。」

你才有生意頭腦,你全家都有生意頭腦,沉嘉文心中吐槽道。

這TM還真是條財路,老娘都差點動心了。

「大哥說笑了,我一向誠信經營,靠本事吃飯,不搞敲詐勒索的歪門邪道。」沉嘉文拉開門,請陳涉進去。

「那就沒辦法了,走偏門還這麼死板,活該你發不了財」

陳涉邁步走進別墅,進門就是寬敞的大客廳。

客廳色調純白,極簡風格,裝飾極少,只有北側靠牆放著一個大大木架,上面擺滿各種各樣,琳瑯滿目的情趣用品

陳涉對沉嘉文的身份再無一絲懷疑,正經人誰在家里放這玩意啊。

就算是他,也不過買了一大袋而已。

再看人家專業人士,特麼的種類比店里都齊全。

「大哥,這些都是」

「我懂,規矩我都懂,不就是要加錢嘛。」陳涉直奔木架,從中選了兩件比較熟悉的兵器,手銬和皮鞭,回頭看向沉嘉文,正氣凌然道︰「呔!大膽度販!你到底月兌是不月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