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二十八章 節制

大胸姐離開後,陳涉將買的東西送上去。

嗯,送了半個小時。

然後就又下來,打了輛車,直奔佛山而去。

之前跟大胸姐聊天的時候,陳涉才想起,這些天他沉迷實戰,把去合一門學武的事給忘了。

這可不行,練武才是頭等大事,不能因一晌貪歡給耽誤了。

畢竟,蘇婷技術再好,那也是她的,而練好了功夫,強大的卻是自己。

而且蘇婷憑技術延長的時間,哪有自己憑硬實力,橫沖直撞來的爽。

陳涉一路上都在跟自己講道理,以免自己忍受不住誘惑,掉頭回去,繼續沉迷在溫柔鄉中。

合一門還是老樣子,破破爛爛,年久失修。

練武場內,單英跟往常一樣,以教人練武的名義,干著看孩子的工作。

只是,偶爾她會下意識的看向門口方向,想起那個忽然出現,又消失不見的天才弟子。

有時,她也會後悔,沒有直接答應陳涉拜入合一門。

這樣天才的弟子,錯過之後,恐怕很難再遇到下一個,尤其是在合一門如此落魄的情況下。

「師傅。」陳涉來到演武場後,見她看著門口方向發呆,招呼一聲道。

「嗯?」單英看到陳涉出現,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驚喜的道︰「你來學武了?」

話一出口,感覺太不矜持,像是他在盼著著陳涉來學武似的,太過有失身份。

單英收斂起笑容,用平靜的語氣道︰「你先在一邊扎馬步,我還要給孩子們上課,等會才能教你。」

「是,師傅。」陳涉見美女師傅沒有因自己失約而生氣,放下心來,老實站在一邊扎起馬步。

雖然好幾天沒練,但陳涉稍一回憶,立刻就找到了感覺,很快就進入狀態。

單英見他功夫沒有走形,依舊是樁功有成的模樣,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又將注意力重新放到孩子身上。

直到一個小時後,所有小孩陸續被家長接走,單英忙完了自己的工作,這才有功夫關注陳涉。

陳涉還在原來的地方,扎著馬步,一個小時時間,一動未動,神情卻非常輕松自然,一點疲憊的感覺都沒有。

「不錯,你的樁功」單英拍了下陳涉的肩膀,正要夸他兩句。

就見陳涉因為她這輕輕一拍,居然一坐在了地上。

陳涉茫然的睜開眼,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什麼情況,天亮了嗎?」

「你居然在扎馬步的時候睡著了?」單英驚訝的道,練習樁功是要放松不假,可也沒停說過,能放松到這種程度的。

「咦,師傅」陳涉四周看了看,想起這里是哪,從懵逼中清醒過來,對單英道︰「不好意思,師傅,最近有點累,一不小心睡著了。」

「我沒有怪你,我是問,你是怎麼做到一邊扎馬步,一邊睡覺的?」單英伸手將他拉起,問道。

「沒怎麼做啊,就是困了,然後就睡著了。」陳涉如實說道。

「什麼叫咦,你臉色怎麼這麼差?」單英說道一半,見陳涉面色蠟黃,眼袋深重,便將手指搭在他腕部,感受一會脈搏後,皺眉道︰「奇怪,你明明樁功練的這麼好,為什麼非但脾胃的問題沒有改善,反而腎脈還虛浮了不少?」

「呃,可能是累的,最近幾天一直都沒休息好。」陳涉含湖的道。

「不應該啊,氣血兩虧,難道是你練錯了?」單英搖搖頭,說道︰「你再扎一下馬步給我看。」

「好的,師傅。」陳涉答應一聲,快速進入狀態。

單英繞著他仔細打量一圈,又伸手感受一下他的身體的狀態,沒有發現任何不對的地方。

沒有問題,反而是最大的問題。

區區幾天時間,就算他不眠不休,一直在干活,身體也不應該有這麼大變化才對。

到底是怎麼造成的呢?單英陷入深深的疑惑。

她只是粗通醫理,沉思了好一會,仍是沒什麼頭緒。

「師傅,我的情況很嚴重嗎?」陳涉見她皺眉不語,忍不住問道。

「精氣外泄,氣血虧虛,對于普通人而言,算不得什麼大毛病,就是身體乏力,精神不濟而已。」

單英先給他吃個定心丸,讓他不要擔心,接著話風一轉,又道︰「不過,對于習武之人,這種情況就很麻煩了。內家拳,內家拳,如果連體內的精氣都留不住,還叫什麼內家拳?又拿什麼錘煉筋骨,蘊養髒腑?到頭來,只怕越練身體越差。」

「這樣啊,那我節制點?」陳涉嘆息一聲,有些不情願的道。

「節制只能治標不能治本,關鍵還是要阻止身體精氣外泄。」單英搖頭道,她以為陳涉說的節制是節制練武。

「師傅有辦法?」陳涉眼前一亮,忙道。

「我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姑且一試吧。」單英思索片刻,說道︰「你扎好馬步不要動,注意看我的腳尖」

單英右腳踏前半部,腳尖稍稍抬起。

陳涉聞言看過去,沒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忽然就見單英右腿一彈,腳尖 地戳向自己襠部。

「耤I」陳涉嚇的一個機靈,直接原地竄起一米高,落地後連退好幾步,甚至手都已經伸到後腰的槍柄上。

單英卻仍保持著撩陰的姿勢,右腿只抬起了幾十厘米的高度,就算陳涉不躲,也不會傷到他。

「師傅,你這是干什麼?」陳涉驚魂未定的道。

「讓你體會下全身毛孔閉合,寒毛根根豎起的感覺。」單英收回腿,說道︰「人體除了眼耳口鼻七竅外,還有數以百萬計的毛孔,這些孔竅無時無刻不在向外泄漏著人體的精氣。你想要鎖住自身精氣,就要記住剛才那種感覺,嘗試閉合自身毛孔。」

呃,陳涉很想跟美女師傅說,我精氣外泄,跟這些毛孔沒關系,是另外的孔

「等會我再給你個補精益氣的藥膳方子,你拿回去試試,應該會有些效果。」單英說道。

「好的,師傅。」陳涉一听有這種方子,立刻高興的道。

「藥膳是次要的,食補提供再多的精氣,你身體若是留存不住,也沒有用。」單英搖搖頭,說道︰「所以,閉合毛孔,鎖住自身精氣,才是最重要的。這本是外功有成,想要由外而內修成暗勁才需要掌握的。不過你情況特殊,又自稱天才,那就練練看吧。」

「這還要怎麼練,不就是這樣嗎?」陳涉抬起手臂,奇怪的道。

單英見他手臂上的寒毛一會豎起,又一會趴下,玩的不亦樂乎,頓時驚道︰「這這你是怎麼做到的?」

「你不是說讓我記住剛才的感覺嗎?」

「對呀,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就記住了啊。」陳涉理所當然的道︰「師傅,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我記性賊好。」

這跟記性有個屁的關系,有記招式的,有記口訣的,就沒听說過有能記感覺的。

她說讓陳涉記住那種感覺,只是一種形容,是讓他去體悟當時的狀態,卻沒想到他竟然真的能記住,而且還能找回當時的狀態。

單英沉默半晌,才道︰「我現在相信了,你確實是難得一見的武學奇才。」

「那我是不是能入合一門真傳了?」陳涉高興道。

「如果能解決精氣外泄的問題,我當然可以收你入門;可如果解決不了,你就死了練武這條心吧。所以,一切都要看你身體恢復的如何。」單英說道。

「唉,還是要節制」陳涉嘆氣道。

練武是為了快樂,但想要練武,又必須節制快樂,他好難啊。

唉,沒辦法,誰讓他是輪回者。

他將來能接觸到的,可不止眼前這些女人,還會有外國人、外星人、甚至非人

到時他總不能給國人丟臉吧?不能給地球人丟臉吧?不能給人類丟臉吧?

所以,這功夫必須要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