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三十一章 我能忍!

「你特麼管這叫兩清?」傅國生怒道,心里卻盤算著,轉身逃跑的話,有多大的幾率能跑掉。

陳涉的脾氣,他是領教過的,知道這貨是真敢殺人。

叮冬、叮冬、叮冬

這時,門禁系統的鈴聲忽然響了起來。

傅國生壓下逃跑的念頭,飛速按下接听鍵。

一個方臉中年人,出現在可視門禁系統的屏幕中,滿臉堆笑的道︰「傅哥,听說你放出來了,兄弟們」

「我在,你進來吧。」沒等對方說完,傅國生就按下了開門鍵。

「好的,傅哥,我們馬上到」

掛斷通話後,傅國生的表情輕松下來,理了理衣服,好整以暇的走到陳涉身前,說道︰「小區門口到這里,最多不會超過十分鐘。這麼短的時間,你就算殺了我們,也來不及毀尸滅跡。小區到處是監控,只要有人報J,很快就能查到你,到時你就等著被通緝吧。」

陳涉被他這一通操作,搞的一愣一愣的,槍口頂在他腦門上,疑惑的道︰「可是我本來就被通緝啊,再多幾條人命又有什麼區別?」

「老公,他身上五條人命,現在J方正在通緝他。」沉嘉文提醒道。

「呃」傅國生輕松的表情一僵,撲通一聲跪下,求饒道︰「陳兄弟,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能不能給條活路?」

「奪妻之仇,不共戴天。」陳涉搖搖頭,說道︰「老婆被人睡了,這種事,是個男人都忍不了」

「我能忍!」傅國生斬釘截鐵的道︰「陳兄弟你是知道我的,尿我都能往飽了喝,這點小事有什麼不能忍的?況且不知者無罪,你又不是故意的,都是誤會而已,我一點都不怪你,真的。」

「話是這麼說,但你心里肯定會有疙瘩,保不準哪天」陳涉搖搖頭,正要扣動扳機。

就听傅國生大聲喊道︰「慢!我是度販,全粵東最大的度販!」

「?」陳涉疑惑的看著傅國生,不明白他什麼意思,臨死前報個萬兒?遂道︰「知道了,到時候刻你墓碑上。」

「等等,等等。」傅國生連連擺手,說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把我的犯罪證據給你。你手里捏著我的罪證,完全不用擔心將來我報復你。而且咱們還可以一起干,一起發財。陳兄弟你不是要干大事嗎?覆蓋全粵東的度品交易網絡,這事夠大了吧?」

「證據」他一說證據,陳涉想起來了,老子好像是來臥底的,啥東西都沒查到,就先把目標干死,確實有點不合適。

傅國生見他遲疑,以為他是心動了,立刻指著沉嘉文道︰「對,證據,就在嘉文脖子上,那項鏈有機關,擰開之後,是個U盤,上面有我這兩年的所有交易記錄。」

陳涉伸手將沉嘉文雙峰之間的項鏈扯下來,拿到近前看了看,是個折翼天使的金屬掛墜。

「天使的頭可以按下去,然後一擰就開。」傅國生說道。

陳涉照著他說的試了下,果然輕松打開,露出了里面的U盤,問道︰「這里面真有證據?」

「真有。」傅國生點頭道,指著床頭櫃上的筆記本電腦道︰「這里有電腦,我現在就可以打開給你看。」

陳涉將吊墜拋給他,說道︰「那就打開看看。」

「好。」傅國生答應一聲,走過去打開電腦,插入U盤,雙擊打開,將里面一個個excel文件展示給陳涉看。

陳涉見全是些表格數據,看了兩眼,就覺得腦仁疼,便直接道︰「我開藍牙,你發到我手機上,我讓我朋友看看有沒有用。」

「沒問題。」傅國生操作電腦連上陳涉的手機,然後將文件傳了過去。

陳涉看著那些excel表格,根本沒有點開的興趣,直接就發給了大胸姐,然後打字道︰「臥底成功,證據已到手,請求收網。」

大胸姐那邊大概是懵了一下,隔了一會才回復道︰「稍等,我先看看。」

「陳兄弟,你找的人專業嗎?我的這些賬目,外行人可能看不懂」傅國生怕陳涉誤會,提前打預防針道。

「放心,絕對專業。」陳涉非常有信心的道。

大概過了四五分鐘,大胸姐回復道︰「沒車,沒錯,這就是富老集團近兩年的販度數據,大致都能對的shang,沒有問題、、」

大胸姐一句話里,好幾個錯別字,可見她心情之激動。

陳涉沒理會她的情緒,打字問道︰「能收網了嗎?我隨時可以動手。」

「收網?不行不行,這些只是間接證據,可以證明他有重大嫌疑,但是無法直接定罪。」大胸姐道。

「那你激動個屁。」陳涉沒好氣道。

「當然激動,雖然不能直接定罪,但坐實了傅國生是大度梟的嫌疑,證明咱們的調查方向沒有問題,專桉組的壓力會小很多,也能爭取更多的資源和支持。」大胸姐道。

「所以,我還要繼續臥底?」陳涉問道。

「對。」大胸姐回道,緊接著又問道︰「你沒暴露吧?這麼重要的數據你肯定冒了很大風險,有沒有留下什麼首尾?」

陳涉沒再回復,而是抬起手槍,槍口頂住傅國生額頭,說道︰「你TM敢騙我?我朋友說了,那些東西最多能證明你有嫌疑,根本定不了你的罪。」

「這陳兄弟,你想想,能直接給我定罪的證據,我銷毀都來不及,怎麼可能留下來?」傅國生急忙解釋道︰「而且那些賬目就夠要命的了,萬一落到J方手里,我肯定會被他們盯死,遲早完蛋。」

「這倒是不假,我朋友也是這麼說的。」陳涉點點頭,表示認可了他的說法,說道︰「證據我收下了,那咱們之間的誤會,就這麼揭過去了?」

「揭過,必須揭過,今後誰都不許再提。」傅國生語氣堅決的道。

「以後還是兄弟?」

「對,兄弟,好兄弟。咱們一起坐過牢,又一起在牢里上過課,人生四大鐵已經站了兩樣,這是上天注定的緣分,今生就該做兄弟。」傅國生看著黑洞洞的槍口,情真意切的說道。

「既然是兄弟,那你之前答應帶我發財的事?」

「沒問題,下次走貨我一定叫上你,保證你一夜暴富。」傅國生承諾道。

「好,傅哥敞亮,兄弟今後就等大哥帶我發財了。」陳涉所有目的都達成,滿意的點點頭,收起槍,說道。

「一起發財,一起發財。」傅國生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總算是松了口氣,接著又指了指焦濤和沉嘉文,道︰「那,陳兄弟,你看小濤的傷和嘉文的手銬」

此時,焦濤流了不少血,整條手臂都被浸濕了,而沉嘉文則仍舊被拷在床尾,老老實實的撅著。

「趕緊包扎,失血過多也是會死人的。」陳涉忙道,隨後提上褲子,從褲兜里模出一把鑰匙,說道︰「鑰匙在我這,我幫88號我幫大嫂打開。」

88號現在已經是大嫂了,陳涉沒有再動手動腳,非常規矩的打開了手銬。

沉嘉文的內心,卻是十分疑惑,陳涉背後的腕表組織明顯是沖著粵東度品市場來的,既然知道了老傅的身份,為什麼不動手?

她剛剛都已經做好了老傅死後,發騷保命的準備。

卻沒想到陳涉不僅沒動手,還認起了大哥。

不過,老傅既然沒死,那她大嫂的身份就有必要保住。

月兌離手銬的束縛後,沉嘉文對陳涉不假辭色,直接就撲到了傅國生懷里,語帶哭腔道︰「老公,對不起,我我嗚嗚嗚嗚」

「沒事了,沒事了,都過去了。」傅國生扯過床帶給她披上,輕撫著她秀發安慰道。

看著兩人夫妻情深的場面,陳涉想想自己,再想想韓富虎,就挺為自己大哥不值的。

自己好歹還給錢了,但韓富虎那可是白玩啊。

一盒岡本,就特麼剩下三個

兄弟一場,陳涉正想著是不是提醒他兩句,就見沉嘉文在傅國生懷里偏頭望了過來,趁老傅不注意,舌忝了舌忝紅唇,對他拋了個眉眼。

耤I

這這可是大嫂啊

他韓富虎偷得,我陳涉難道就偷不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