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林子的另一邊,小軍和道哥兩個,按著司機的提示,小跑著前進,很快就到了樹林深處。

「哥,你看,是那輛皇冠。」小軍指著前方一輛停在樹木之間的黑色皇冠汽車,說道。

「小心點,別被他們發現。」道哥按下他的手,將他拉到路旁的樹後面。

兩人躲在樹後,小心觀察一陣,發現附近沒有其他人,就一輛汽車,便小心翼翼,借助樹木的遮掩,靠近過去。

走到附近時,正躬著身子小步往前挪的道哥,忽然停住,說道︰「你听,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

熟悉的歌聲,隱隱約約傳入耳中。

「哥,是《最炫民族風》,而且是DJ版。」小軍語氣篤定的道。

「我讓你DJ版,讓你DJ版」道哥氣的抽了他兩巴掌,說道︰「我是問你有沒有听到其他聲音,像是喊叫,又像是唱歌」

「我說的就是歌啊?真是DJ版,我絕對沒听錯。」小軍委屈的道,隨後指著汽車道︰「不信你看,這車子搖晃的節奏是不是DJ版。」

道哥這才注意到,汽車一直在不停的晃動著,左右左右左左右,幅度很小,但正好能合上歌曲的拍子。

「耤I車里有人。」道哥按住想要探頭觀察的小軍,說道。

「有人?這可就難辦了。」小軍從懷里拿出手包,說道︰「我手藝再好,也不可能當面開門,把東西放回去,還不被發現啊。要不多等等,看過一會有沒有機會?」

「不能等。」道哥搖頭,說道︰「人家來這麼隱蔽的地方,車上還帶著貨,肯定是來交易的。到時候,賣方拿不出貨來,買方誤會他們想黑吃黑,兩撥人火拼起來,咱們的仇就結大了。」

「那怎麼辦?」小軍撓撓頭,發愁道︰「總不能直接站出來,找他們認錯吧。認個錯倒也沒什麼,關鍵我怕他們不肯原諒啊。」

「我也怕。」道哥深以為然,想了想,問道︰「汽車的後備箱,你能打開不?」

「能。」小軍點頭,說道︰「這鎖特簡單,我沒用幾天就搞明白了。」

「能開就好,把東西給他們放後背箱里。」道哥說道︰「他們應該能找到,就算找不到,那也是他們自己忘記放哪了,跟咱們沒關系。」

「好。」

兩人伏低身形,慢慢爬到後備箱的位置。

小軍模出兩根鐵絲,對著鑰匙孔一頓捅咕,沒用多久,只听「吧嗒」一聲,後備箱就被打開了。

將後備箱揭開一個縫隙,小軍正要將手包放進去,卻被道哥攔住了。

小軍疑惑的看過去。

「指紋,把指紋擦掉。」道哥指著手包,說道︰「萬一他們被JC抓了,東西落到警方手里,咱們有十張嘴都解釋不清。」

「哥你心真細,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料。」小軍豎起大拇指,稱贊道,然後按照道哥說的,用T恤擦去指紋後,才將手包放進後備箱里。

輕輕關上後備箱,兩人都是松了口氣,這燙手的山芋總算是送出去了。

兩人對視一眼,點點頭,默契的開始原路返回。

剛邁出沒兩步,小軍忽然停下,疑惑的道︰「欸,好像真有什麼奇怪的聲音」

說話的同時,他好奇的回頭看去,忽然他就臉色一變,急忙拉著道哥又縮回汽車後面。

「怎麼了?」道哥問道。

「有有人。」小軍指了指汽車,說道。

「當然有人,我不是早就說了嗎?」道哥奇怪的道。

「我是說,有人在汽車後窗這邊,一個女人,我都看到她的臉了。」小軍解釋道。

「女人?她看到你沒?」道哥急忙問道。

「沒有吧那女人好像閉著眼呢。」小軍不確定的道。

「閉著眼?」道哥不解,稍稍探出頭去觀察。

就見兩個人正在汽車後座上,男人背對著這邊,椅背上方僅露出個後腦勺,女人騎在男人身上,正跟隨著歌聲的節奏,策馬奔騰,上下起伏。

小軍也探頭看來,見到這副場景,不由滴咕道︰「不對啊,這場景不應該放《套馬軒》嗎?套馬的漢子,你威武雄壯,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

「我套,我套,我套你妹啊」道哥氣的又抽了小軍幾巴掌,說道︰「你還有心思關心他們放什麼歌?快TM想想咱們該怎麼走吧。」

確實有點難辦,女人正對著離開的方向,只要一睜眼肯定能發現他們。

小軍揉了揉腦袋,說道︰「那就從前面走唄,反正這邊也有路,出去後,咱們再繞回去找出租車不就行了。要不然,咱們在這等會,等他們干完,或者換個姿勢也行。」

「走,從前面走,繞點路沒關系,早走早安心。」道哥想了想,說道︰「誰知道他們等會要用什麼姿勢,萬一要是干到外面來,咱們可沒地方躲。」

兩人拿定主意,便躡手躡腳順著小路往前走去。

走了大約十幾米遠,兩人剛剛松了口氣,就听前面有車開來的聲音。

「糟了,買家來了。」道哥一驚,立刻拉著小軍躲進一旁的草叢。

剛藏好,沒過多久,一輛皇冠汽車便駛來,正好停在離草叢不遠的地方。

車剛停下,就見一個黑西裝從樹蔭里跑出來,打開車門上了副駕駛。

道哥和小軍嚇了一跳,沒想到這邊還藏著一個人,他們要是再往前走一點,肯定就被發現了。

兩人驚魂還未定,就見那人上去沒多久,駕駛座這邊車門打開,一個青年匆忙下車,直奔草叢而來。

「怎麼辦?」兩人對視一眼,皆是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這人沒往里跑,進到草叢的邊緣位置,就立刻停下,轉身背對著兩人的方向蹲下。

噗滋一聲,一股奇特的酸臭味彌散開來。

「糟了,道哥,這輛車才是正主,咱們還錯了。」小軍聞到熟悉的氣味,急忙小聲說道。

「什麼意思?」道哥不解。

「這輛皇冠才是咱們偷的那輛,這臭味我記得清清楚楚,不會錯的。」小軍解釋道︰「這人也很眼熟,他不就是拉褲子的那個嗎?」

「耤I還真是他。」道哥懊惱道︰「咱們好像是把貨直接給買家了。」

兩人正在發愁,如何把貨拿回來,再放到這輛車上,就听前面這人一邊拉屎,一邊打起電話來。

「喂,大東嗎?是我,白旭。」

「白哥找我什麼事?」電話那頭說道。

「我有東西在火車站附近被偷了,是不是你的人拿的?趕緊送回來。」白子開門見山的說道。

「什麼東西?是在火車站被偷的嗎?」大東問道。

「在站前路派出所南邊的小巷子里。」

「那絕對不可能是我的人,我們躲著派出所還來不及呢,怎麼會去那邊偷東西。」大東否定道。

「我東西藏的特別隱蔽,就上個廁所的功夫,回來就沒了,肯定是熟手干的,火車站附近的熟手,不都是你的人嗎?」

「可別這麼說,本地的我能管,外地流竄過來的,我怎麼管?TMD,說起這個我就來氣。最近不知從哪來了個歪脖子傻逼,天天來火車站轉悠,還非要我們跟他混,說什麼做大做強,帶領我們走向事業巔峰。狗日的神經病,一天打他三次都打不走」

「等等,等等,你說的歪脖子,是不是四五十歲,兩邊的頭發有點白,人長得挺丑的?」白子急忙打斷道。

「對,就是他,跟他一起還有個瘦竹竿,也是個傻逼,天天拿著根鋼條撬車門,害的梁狗這幾天一直找我麻煩」

「就是他們,就是他們,一個瘦猴,一個歪脖,我記得特別清楚。」白子驚喜道︰「能不能找著他們?」

「他們就在火車站附近活動,應該不難找。」

「東西他們肯定藏起來了,你把人找到,手腳筋挑斷,送到南郊小樹林就行,其他的不要多問。」白子說道。

「挑筋?這麼狠?」大東驚訝道。

「還有更狠的呢,反正今天肯定要挖坑,索性就一起埋了。麻痹的,偷我東西,居然還敢嘲笑我,非弄死他們不可。」白子恨恨的道。

「白哥,你可千萬別和我聊這個,我啥都不知道。」大東在電話里急忙說道︰「人我肯定送到,其余的,我就不摻和了。」

「也行,自己動手更解恨」

白子身後,道哥和小軍從頭听到尾,皆是面色慘白,額頭冷汗直冒。

「死定了,死定了,這下可咋整?道哥,咱們死定了,死定了啊」小軍哆哆嗦嗦,不停念叨著。

道哥終究是大哥,怎麼說也是在牢里深造過十年的高學歷人才,前面雖然也挺怕的,但是听到對方非要置他于死地的時候,他反而平靜了。

「死?那就看看誰先死!」道哥袖口滑出一柄扳手,又從兜里模出一只手套戴上,狠聲道。

「對,看誰先死。」小軍被道哥氣勢感染,也鼓起了一絲勇氣,舉起手中的按鍵手機,給自己打氣道。

兩人醞釀一陣情緒,再醞釀一陣,然後再醞釀一陣

每次情緒剛到位,白子就拉完一泡,往前挪兩步,兩人只好邁步跟上,繼續醞釀。

眼看著白子快要拉出草叢,兩人也快踩到屎上。

道哥和小軍對視一眼,都知道不能再猶豫,一咬牙一跺腳,兩人直接就沖了上去。

「誰」白子听到動靜,急忙轉頭,還沒看清什麼情況,就被小軍撲上來一把抱住。

道哥卯足力氣,一扳手直接敲在他腦殼上。

白子雙眼一翻,立刻就昏了過去。

正當兩人猶豫著,是不是補上幾下,徹底把他打死時,就听「砰、砰」兩聲槍響傳來。

「耤I有槍!」兩人亡魂大冒,不敢再停留,立刻撒丫子就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