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版

第十七章 斗智斗勇

車內。

鮮血橫流,腦漿四溢。

「嘔」殺死紋身青年後,暫時沒了威脅,陳涉繃緊的精神一松,胃液立刻開始上涌。

但他知道,現在還算不上真正安全。

白子、虎哥、大嫂至少還有三個敵人。

陳涉強忍住嘔意,松開槍柄,轉身拔出寸頭小伙脖子上的彈黃刀,調轉刀刃,將手腕上的塑料扎帶割斷。

「  」寸頭小伙此時還未斷氣,身體抽搐兩下,發出不明意義的聲音。

「別急,馬上還你。」陳涉念叨一句,將刀插回他脖子上。

隨後,他屏住呼吸,盡量不去看三人的死相,飛快的搜索一遍,在紋身青年和墨鏡男的身上,各自模出一把手槍。

檢查一下彈夾,都是滿的。

緊接著,陳涉扒掉紋身男身上還算干淨的西裝,套在自己身上,又往臉上抹了一把血。

然後,深呼一口氣,推門下車。

一邊捂著臉作擦拭狀,一邊用紋身青年的聲音道︰「耤I你TM腦子有坑吧,為什麼要在車里開槍?特麼的,濺我一臉血。」

走了兩步,沒有受到攻擊,陳涉松了口氣,提著的心稍稍放下。

他加快腳步,向著草叢走去,一手繼續擦臉,一手持槍藏在後腰位置,口中接著說道︰「白子,白子,你在哪呢?狗日的,你是不是把紙抽拿走了?趕緊給我幾張。TMD,一臉血」

十米八米五米

距離草叢五米時,陳涉已經能看清白子的所在。

他不再猶豫,右手手槍拿到身前,槍口對準白子,接連扣動扳機。

開槍的同時,他的腳步不僅沒停,反而奔跑起來。

三槍過後,陳涉學著影視劇里的特種兵,一個飛撲竄入草叢,翻滾幾圈,卸掉前沖的力道,單膝跪地,觀察情況。

然後,他就觀察到,自己沾了一身的屎

「唔什麼情況?」白子被槍聲驚醒,揉著腦袋坐起,就見身邊有一人跪在地上,手里拿著槍,臉上全是血,身上都是屎,不由十分疑惑,開口道︰「你」

砰!

「你知道的太多了。」

干掉白子後,陳涉剛想起身,就發覺膝蓋有些硌得慌。

他低頭一看,竟然有一柄帶血的扳手。

想想白子之前的姿態,似乎早就被打暈了。

誰干的?這里還有第三伙人嗎?陳涉不由警惕起來,屏息凝神,掃視四周。

「咦,這是」陳涉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一部手機上。

白子的手機在他手邊,那這一部很可能就是扳手主人的。

是落下的,還是和扳手一樣,故意留給我看的?

陳涉走過去,撿起手機。

老式按鍵手機,樣式很熟悉,他打開通訊錄,果然只有一個號碼,備注「棄權」。

是其他輪回者!

出手幫我,然後特意留下痕跡,是想取得我的信任,然後組隊?

我是躲在看守所,才能完好無損的度過這十天,其他輪回者估計經歷不少磨難,想要抱團取暖很正常。

不過現在還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度過眼前的難關才是最重要的。

陳勝收起手機,月兌掉沾滿屎的西裝外套,伏低身形,向著另一輛汽車的位置模去

另一輛車內。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幾分鐘過去,音樂已經換到了另外一首。

沉嘉文意猶未盡的從韓富虎身上起來,坐到一旁,一邊擦拭,一邊道︰「剛才外邊是不是有動靜?」

「你還有心思留意外邊?看來我要加倍努力才行。」韓富虎在她胸前捏了一把,嘿嘿笑道。

沉嘉文按住他的手,特意強調道︰「我听著像是槍聲。」

「哦,那估計是拷問完了。」韓富虎滿不在乎的道。

「到底是誰在搞事?鄭潮還是裴漁?」沉嘉文秀美一擰,提起這事她就來氣,掃黃JC直接就把她和韓富虎堵在房間里了。

幸好老傅被關在看守所,要不然兩人的奸情就曝光了。

「不像他們兩個的手筆。」韓富虎搖頭道︰「傅老大被栽贓進去,現在誰動誰就有嫌疑,應該沒人敢搞事。」

「那還能是誰?在洋城,除了老傅,也就他倆能和你別別矛頭了。」沉嘉文皺眉道。

「不用費這腦筋,等會問問就知道了。」韓富虎擺擺手,提上褲子,開門就下了車,說道︰「你先歇著,我去看看,這群小子,要是沒人盯著,肯定不往深里埋」

砰砰砰砰砰砰

韓富虎還沒走出幾步,身體就冒出好幾朵血花,魁梧的身形一頓,然後貼著汽車前門慢慢滑倒,在車身上留下大片血跡。

數米外的草叢中,陳涉單膝跪地,雙手握槍,槍口青煙鳥鳥。

準頭不夠數量來湊,他直接就打空了彈夾。

「啊!~~」女人的尖叫聲響起。

接著就見另一邊的車門打開,一個女人光著身子往樹林中跑去。

呃,陳涉下意識的看了眼之前那輛皇冠,心想車上那三人可以瞑目了,大嫂真的光著跑出來了

他心里胡思亂想著,手上的動作卻沒停,丟掉打空彈夾的手槍,又從後腰拔出另一把。

瞄準女人的位置,扣動扳機。

奔跑中,女人身前的大樹被打掉一層樹皮。

女人嚇的身形一頓,接著又是「砰」的一聲槍響,她就覺左耳一疼,耳環不翼而飛。

「別開槍,別開槍,我投降」女人立刻停住腳步,高舉雙手,喊道。

這槍法太嚇人了,根本跑不掉。

「媽的,又歪了。」陳涉暗罵一句,他見女人不跑了,也就沒急著開槍,慢慢上前,準備靠近了再打。

十米五米一米

槍口頂在女人後腦勺上,正打算扣動扳機。

陳涉眼神不受控制的往下一瞟,這一瞟就有點挪不開了。

好不好看還在其次,關鍵是有點眼熟。

這個色澤,這個曲線

陳涉按照記憶中的畫面,伸手比劃了一下——手臂裙子外沿右半球

沒錯,就是這個感覺。

沉嘉文低頭,就見胸前多了一只,血跡斑斑髒兮兮的手掌,她立刻領會其中含義,說道︰「大哥,只要不殺我,你想怎麼樣都行。」

「別傻了,大嫂,我是不會被你美色迷惑的。」陳涉趁機又捏了兩下,說道︰「既然殺了你男人,當然要斬草除根,反正趁熱也一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