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最新章节 - 648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 648

作者:小羽花书名: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类别:玄幻小说
    嫂子,怎么样了?”因为自己这几天走不开,所以他就让她代替他去随时关照点。毕竟都是女生,说起话来,也许会好些。

    “她还是什么都不吃,不过现在念念在照顾她,刚刚我走的时候,看她还喝了一点粥。”季沫晗摇了摇头,将手里的保温瓶放在桌上,“你都工作好几天了,身体也吃不消的,赶紧吃点汤补补。”

    “找不到哥,我吃不下。”虽然已经通知大哥,三哥这件事情始末,他们也都在尽力去找,可是这一场事故,是在他手里发生的,而此刻却一点线索都没有,他怎么吃得下。

    墨亦站在原地,看着那侧医院的残留废墟,眸光深谙。

    哥,我会给你揪出幕后的黑手的,绝对。

    季沫晗看着日渐消瘦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墨亦,你可以的。”

    顾家。

    沉浸在悲伤的氛围之内,这个别墅透露着凄凉。

    由于没有将顾西城的事情告知老人,所以他爷爷和舅舅都不知情。

    下午,安小暖坐在藤椅上,望着外面变化莫测的天空,整个人一言不发,从侧面看,脸上的表情已经僵硬了些许,水眸肿胀的已经不光是红色的了。

    “小暖,吃点东西吧,你今天就喝了几口粥也不行啊!”时念念肚子已经很大了,圆滚滚的肚子穿着孕妇装,走起路来也有些吃力。

    “是啊,夫人,吃点吧!”王妈哭红的眼还没有消退,她自然也不相信,明明这么大的活人,前几天还好好的,哪能说没有就没有。

    “顾西城回来了吗?”听到动静,她一下子从凳子上弹起,嘴角上扬着,好似终于等到了他回来,直接冲到门口。

    寒风呼啸,门口除了保镖之外,哪里有顾西城的身影。

    嘴角的弧度慢慢垂落,安小暖把着门框,慢慢地转身朝着藤椅而去。

    时念念和王妈相识了一眼,她的心情,她们自然明白,可是……每次看到她这样,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为什么上天要让两个相爱的人,经历这么多磨难?老天爷为什么不开开眼呢!

    “夫人,饭放在这里了,饿的时候一定要吃,饿坏了身体,少爷会心疼的。”王妈将手上的饭菜放在安小暖面前的小桌子上,桌上残留着早上留着的粥和清汤面条,可这一看,除了时念念喂掉的几口粥之外,其余的还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

    她默默的将桌子上冷掉的东西撤走,换上了新的。

    “小暖,不如今天跟我出去走走吧,一直呆在家里,会生病的。”今天,本来也要去产检,时念念看她一直这幅模样,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看都难受。

    今早,韩亦辰和墨亦便已经去找那个男的线索去了,虽然不知地结果如何,但是那个幕后男人,真心是坏到了极点,如果不抓住他,怎么能放心,就是安小暖的安全也保证不了啊。

    虽然,她们已经极力封锁关于顾西城的遭遇,但今早,股价下滑了很多,而且总站遭遇了大规模的袭击,许多内部资料被人窃取,这一看,就是来势汹汹,目的根本不单纯。

    “念念,我想在这里等顾西城回来,如果他回来发现我不在的话,会担心的。”她转头,这是她好几天来,第一次对她们说话。

    时念念看到安小暖脸上的表情,瞬间,眼泪就出来了,孕妇本来就喜怒哀乐不定,尤其是感同身受的这一刻,心疼的有些说不出来话。

    “小暖!”她只能抱着她,借此给她温暖。

    午后的暖阳渐渐热了,光照着落地大窗,折射着它的光芒。

    窗口,两个女人紧紧的拥着,不离不弃。

    ……

    风和日丽的下午,渔村异常的安静,见过大风大浪的渔民们,似乎都在等一场久违的风暴,期待着能有几次打鱼捕捞的机会。

    一间破旧的草房内,房子是用那黑漆漆的砖头砌好的,一看做工便变很粗躁,门口,一直土狗趴在门沿边,安静的听着里面的声音,干瘪的肚子也不知地多久没有好好的吃一餐了。

    此刻,女人柔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爸,你说他会不会死了啊?都已经好几天了,也不见什么动静。”

    男人是一名渔民,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皮肤很黑,许时是因为常年打鱼的缘故,天天日晒雨淋的。

    男人早年丧妻,有一个女儿,平时靠打渔为生,手头没有什么积蓄,一般只有出海打鱼回来将鱼卖了,才能有收入,而这几天,天气过于严寒,加上天气不好,鱼自然也不好打,所以没有钱给他看病。

    男人坐在炕上,吸着最劣质的香烟,重重的吸了一口烟,望着那帘子挡住的门,叹了一口气,“再等等吧。”

    是的,这人便是那日在医院里面救了顾西城的男人,当时他由于最近几日没有什么收入,所以租了一辆小车,送当地的人去医院看病,每走一趟十块钱一个人,那天正好扶着一位瘫痪的老奶奶上去,完事的时候有些尿急,便去了一趟厕所,出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走廊内硝烟弥漫,对于渔民来说,很警觉地知道突发危险,但这种突如其来的大灾难,对于看过了海上的凶险之后,肯定不在话下,所以在第一时间便有了应急措施,他将自己的衣服打湿缠绕在自己身上,刚准备冲击去,谁知却在拐角处看到了地上躺着的男人,当时探了探他呼吸,是活的,所以便从地下出口将他带走了,毕竟,不能见死不救。

    可如今,他已经躺着那么多天了,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让他都怀疑是不是已经死了。

    “爸,我看不如送他去医院看看吧,这么呆着也不是个事。”

    男人叹了一口气,“最近的医院都爆炸了,如果真要去的话,也得去市里,市里的医院,你又不是没听隔壁的王阿姨说,打个针都要好几百,我们现在的钱连下顿在哪都不知道,怎么给他看病啊!放心吧,我给他山上摘了一些草药,你晚点喂给他喝了,是死是活,就看他造化了。”

    渔民的女儿点了点头,将在炕上的那一把药一根根捡起来,然后走进了厨房。

    ……

    医院。

    雷熙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手中的药物瞬间掉落了一地,他站着拐角处,听着木森的话,表情栗然。

    “顾西城……怎么会,那我姐呢?”雷熙第一反应,是安小暖,她们两个人才刚刚相认,他绝对不想她出什么事情的。

    “夫人在家,不过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您有时间,去看看她也好。”

    木森知道安小暖和他的姐弟关系,还是从顾西城那里知道的,当时惊讶了一阵,怎么都想不到,她们两个人会有关系。

    这天大地大,让人想不到的事情,还真是很多,多到让人都感觉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就比如顾西城的事情,木森到现在,还有些不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

    纵使,是他亲眼所见。

    此刻,木森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身后的男人依旧是一尘不变的黑色。

    “是他做的?”

    “嗯。”听到他这个字,几个人的表情中,更多了一些仇恨的味道,“不过,还请你告诉我们他在哪?”

    雷熙摇了摇头,“单凭你们几个,根本进不去他的范围的,他的城堡出入必须有指纹识别,而且那个钥匙的识别在他自己手里,除非他自己出来,否则就连我都进不去。”

    雷傲天的防备心很重,早些时候,设计的别墅由于没有安保性能,惨遭毒手之后,便设计了现在这一个。

    “但是我觉得这一次,他没走。”

    “你是说……”雷熙训着那条思路想,要是别人操控着,不可能这么快,“那你想怎么做?”

    “你把他所有信息告诉我,其余的事情,我们来处理。”

    “好。”

    水淼面色惨白,刚刚大病一场,今天才醒过来,连伤口都好包裹着白色的纱布,此刻看着上面显示的遇难者家属的名单,整个人都崩溃了。

    爸爸,竟然没有逃出来!他死了?

    怎么会这样?她刚想起床,可背上的伤口被她一扯,只感觉全身疼的厉害,就连起身的动作也更佳难了。

    挣扎着摸着自己的衣袖,她咬着牙继续,可还是一点用都没有。

    突然,整个人由于身体往前倾,因为重力向下的缘故,人不受控制地往地上摔去。

    惊慌失措,一下子尖叫了一声。

    雷熙听到动静,刚好推门进来,蓦地,水淼人已经在地上了。

    “怎么样?”毕竟人家这一枪,也算是为自己挨的,雷熙也不是铁人,无动于衷。

    “都是你,都是你,我爸爸死了……都是你!”水淼咬着牙,伸出手重重的敲打着雷熙的肩膀,哭得很厉害。

    不看到雷熙还好,这一看到他,水淼的脑海中就分分钟浮现出那天的场景,如果不是她硬拖着自己走,是不是爸爸就不会这样了。

    爸爸腿不好,肯定跑不快的,都是他,都是他!

    雷熙听着一侧受难者名单,想到刚刚木森的话,顾西城也在那场大火中丧生了。

    雷傲天大到底准备死多少人才满足!

    为什么,他越来越不认识他了!

    “如果我不救你,你很可能跟他一起死了,清醒一点!”男人突然握紧了她的手腕,语气异常严肃。

    女人哭红的眼睛,此刻的心情沉入低谷,歇斯底里的呐喊着,“那我宁愿跟他一起死!”

    “你……”雷熙顿时被她顶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你知不知道,我就只有爸爸了,现在连爸爸都没有了,你知道不知道!”她哭泣着,双肩不停的颤抖着。

    她和父亲相依为命,可现在父亲也丢下了她,今后的日子,她一个人该怎么办?怎么办?

    “也许,是我多管闲事了!”雷熙放下她的手腕,语气冷冷的,他本想立刻离开去找安小暖,但是心一下子又狠不下来,看着地上哭泣不止的女人,“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跟着我一起走吧。”

    水淼咬着牙,慢慢的抬起头,清亮的眸光望向他,灯光刺眼的光芒映衬在他的身上,有一种王子的即视感。

    王子和灰姑娘?呵呵,这样的故事,怎么可能存在现实生活中。

    最终,女人痛下决心,摇了摇头,平静的呼了一口气,“我不会跟你走的。”

    雷熙从口袋中掏出一个手机和几张毛爷爷,“这个你拿着,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给我打电话。”

    水淼看着面前的那些东西,她擦了擦眼泪,故作坚强的开口,“我和你之间,今天应该是最后一次见面,所以,先生,这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不想每次看见你就想到我父亲。”

    雷熙的手僵持在空气中,看着地上的女人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背对着他朝着门口而去,后背上,那不容忽视的血迹,渗透着胶布。

    “你不要命了?”他迈着大步,几下便走到她面前,朝她一阵怒吼。

    水淼顿时被他吼的蒙了,水眸中的眼泪又再一次滑落,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哭诉着她所有的遭遇,她擦了擦眼泪,望着面前不认识的男人,突然笑了,扯着一抹冷笑,开口,“先生,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多了吗?”

    丢下这句话,她便打开门,慢慢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重新走了一次地狱,丝丝的疼痛超乎想象。

    雷熙看着她慢慢远离自己视线,心口突然一疼。

    茫茫人海中,许多人不知道有时间匆匆一瞥,便是万年。

    缘分这个东西,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和她牵扯出了一条线,将两个人紧紧相连。

    会遇见的,注定会遇见。

    ……

    雷熙赶到别墅的时候,大概已经四五点,进去的时候,被门口的保安拦住了。

    “不好意思,先生,这里您不能进去!”女人穿着警服,站在门口,语气比较严肃。

    最近,这顾家安保工作上升了一个档次,她这里是第一个门槛。

    雷熙看着那道拦住的栏杆,甩出刚刚木森给他的钥匙环,“我刷卡进总可以吧!”

    “这不是……木先生的?”

    女保安对于他手上的那个钥匙环自然很清楚,在顾家有身份的几个男人,手里个掌握着一个颜色,而木森算是所有人的统领,拿的是黄色的。

    “木森给我的,他让我过来,拿去验一下,毕竟最近风声比较紧,也不要看见这东西,就放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