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最新章节 - 647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 647

作者:小羽花书名: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类别:玄幻小说
    “有人中枪了!有人中枪了!”人群中,不知道谁最开始发现中枪的女人,此刻激动的尖叫起来。

    安小暖顺着视线,看到雷熙浑身是血,身体摇摇晃晃地在哪里移动着,整个人一下子愣了。

    是雷熙中枪了?

    刚刚惊魂未定的心,无疑再一次被打上了一层盐。

    她慌乱的拨开人群,朝着雷熙而去。

    “你没事了!”雷熙搬动着身旁的女人,此刻看着安小暖的身影,欣喜地开口。

    “她?”

    “有人想杀我,她替我挨了一枪。”

    雷熙的情绪还是紧绷着的,此刻他人在暗处,说不什么时候会再来一枪。

    “你离我远点,他没有得逞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先送她去医院!”

    顺着雷熙的视线,她看到了那个受伤的女人,她的身上被人用布条包扎了一下,虽然看上去很粗略,但是一看,就是出子雷熙只手。

    “把你赶紧送她去!”这么一个女孩,流了这么多血,哪里承受不住!

    “那你自己小心,赶紧离这一块原点。”

    “你快去吧,我没受什么伤,救人要紧。”

    “嗯,到时候家里见!”

    与雷熙分道扬镳之后,安小暖看着熊熊的火焰,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赶紧跟着人群往外撤离。

    听到枪声,木森这一帮人迅速的朝着枪声来源而去。

    而安小暖正朝着医院的那头跑去,两路人正好相遇。

    “夫人?你……”

    木森拿着顾西城的外套,看着安小暖好好的站着他面前,看着医院火烧火燎的趋势,虽然此刻消防员已经在奋力的救火,可窗口的浓烟不容小觑,这趋势,都能将这片天空染成黑色。

    “那少爷怎么办?”人群中不知道谁,率先说出口那句担忧的话。

    “顾西城怎么了?”他不是走了吗?那天走的?

    “少爷以为你在上面,他……去救你了!”

    木森这一刻,没有喊“哥”,此刻显得更为的严肃,与以往不同。

    “……谁要他救我了!”

    救她?

    他顾西城以为自己是谁,要救她?

    心中顿时苦涩难耐,难道上次没有说明白嘛!为什么非要让她觉得那么亏欠他呢!

    “这几日虽然夫人一直看不见少爷,但是他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不管是你吃饭还是睡觉,他都一直在,今天他见你没吃饭,特意去给你买了肯德基,我知道夫人你还在怨恨着他,可是少爷当时是有苦衷的!”

    木森遥想着那段日子,哥不吃不喝,整个人就好似没有灵魂的生物一样,叹了一口气继续开口,“当时你因为那件事情昏迷了一个多星期,所有医生束手无策,按照常理只能一辈子躺在那里,可少爷怎么舍得你就这样受伤,偶然间得知黑市有人能治疑难杂症,所以只有去黑市找那机率很小的神医,结果,黄天不负,也终于被少爷找到了,可那个女人的目的,是让少爷跟她结婚,如果当时不按照那个女人的方式,满足她的**,夫人你会死的,因为,她给你下了致命的毒药,少爷不忍心让她伤了你,所以才让你走的,这几天,他一直想跟你解释清楚那件事情,可夫人你从来不给他机会,不是每次都恶言相向,便是避而不见,你知不知道少爷为了找你那段时间,每天不吃不喝,连睡觉都少的可怜,就连我们看了都替他心疼,明明自己根本没有做错,可为什么所有的痛苦要他去承受?夫人,他只是爱你,也错了吗?”

    说到最后,木森的情绪更佳激动起来,声音也响亮了起来,“少爷用自己的方式去爱你,难道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他的心吗?他是宁可自己死也不愿意你受到一点伤害的人,你知不知道,自从你不见之后,少爷每天在房间自残,让他包扎也不包,明明伤口都快要溃烂了,手都要废了,他还是每天这么做,说是要让自己也尝尝那种痛的滋味,可是,最痛的人是他自己啊!”

    霎时,天空突然响起了一道闷雷,“轰隆隆”的作响。

    安小暖鼻子一酸,心口被打击得一点防备都没有。

    他做了这么多?没想到他竟然做了这么多?

    可她竟然还误会他?水眸闪烁着泪花,她整个人忍不住轻颤着,身体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头又莫名的疼起来,她双手捂着头部,听着心底被撕裂的声音,与狂吼声交汇而来,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幅画面:她被众人辱骂,最后顾西城出现的场景……所以,宝宝是那个时候没有了吧?

    顿时感觉心一阵刺痛,如翻江倒海一般,好似记忆就那里便没有了,所以那段时间她一直昏迷着,没有醒来过?

    可今天听木森这么一说,好似所有的事情突然明朗了,她把所有该知道的和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也终于知道他了,原来他当时那么绝情,是因为她受了伤!

    她不该怀疑他的,为什么当时不听他把话说完呢?

    突然想起那日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他,确实是比以前瘦了好多,只是当时她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有理会他的胖瘦。

    顾西城,你永远这么傻,只知道自己一个人去亨受这一切。

    “这是少爷的衣服,说里面有给你的东西。”木森将衣服递了过去,他知道里面留了一张纸,大概是两天前写的,写了很多遍,那时候他伏在那个破旧的病房内的床上,很认真地写着那么几个字,最后到晚上才写完,塞进口袋,当时还说要放下身上,那天趁她不小心的时候,塞进她手里,所以,纸张从这件外套,放到那件外套,一连放了几天,他从不曾忘记。

    最近顾西城一直在这家医院,住着最破的地方,明明有是有洁癖的人,可他却还是呆在这里,因为要保护她。

    安小暖颤抖的从口袋中掏出那张皱皱巴巴的纸,翻开一看,潦潦草草的字像极了顾西城狂拽的性格,上面写着最朴素的话,老婆,我错了,回家好吗?没有你,我会死!

    “有无线电波在干扰,这周围有炸药!请大家快速撤离现场。”

    救援队的这一句话,让安小暖手里的纸,一下子从手中滑落,有炸药?为什么有炸药?不是着火了吗?

    淅淅沥沥的雨开始下了,闷雷声阵阵,此刻安小暖背对着那侧的出口,立刻转身而去,整个人迅速的朝着医院的门口而去,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想去见他,此时此刻。

    “夫人,危险!”还好木森眼疾手快,迅速的将她拦住,才阻止了此刻前进的女人。

    “让开!”她看着烟雾阵阵的医院,所有各种救援设施正在进行,而天也下雨了,可是那浓烈的烟雾却还是那么重。

    顾西城如果下里面的话,肯定承受不了的。

    “少爷若是在,肯定也不希望夫人有危险。”

    “让开!”

    “恕难从命。”

    安小暖看着面前几个男人将她围住,她除非有一对翅膀,否则根本闯不过去。

    远处,墨亦穿着一身军装,公谨言词的抿唇而来,看到安小暖的时候,眸光渐渐暗了些。

    “目前找不到哥的踪迹,嫂子,你们赶快撤离。”

    安小暖一怔,整个人一下子恍如世界摧毁,有些哭腔,“什么叫找不到他?他不是在里面吗?”

    “我们已经在尽力去搜救了,木森,你带人赶紧离开。我觉得是他来了,否则这里不可能有这么多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

    又是着火,又是炸药!这很可能就是一个陷阱,他在等待时机,请君入瓮。

    木森拧紧眉头,没有想到这一次不做任何防备,倒是让人有机可乘了。

    他朝着身后几个人示意,那几个人立刻心领神会,为首的一个男人走了出来,对着安小暖开口,“夫人,我们先离开这里!”

    “要走你们走,我不会走的。”安小暖态度强硬,她望着面前的那个大门,那扇通往他的大门,只要自己进去了,就可以找到他了。

    “赶紧把人带走,我去救少爷!”木森自然不会坐视不管,跟了顾西城这么久,早就已经真的把他当成是亲兄弟了,兄弟有难,岂能苟且偷生?

    “我说了,我不走!”她怎么可以走,他还在这里呢。

    “夫人,请不要让我们为难。”为首的男人开口。

    “警告!警告!迅速撤离,楼道口发现定时炸弹,医院马上就要爆炸了,快点撤离。”高音喇叭的声音几乎已经改过了急救车的声音。

    而这一道声音,直接将安小暖击溃在痛苦的边缘。

    “嫂子,赶紧离开这里!”絮絮而起的大火又开始渲染了一场惊天动地的事情,咣咣作响的玻璃窗顿时一下子由于过热,直接爆照。

    “怦怦”的碎玻璃的碎玻璃大块大块的从楼上砸落而下,由于他们找的位置是靠近大门口的,所以那侧的玻璃窗户并没有砸到他们。

    “赶紧走,全部往后撤离!”墨亦作为总指挥,自然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受伤。

    “我不走,他还在里面!”安小暖挣脱着,想要进去。

    他还在里面,她怎么能走!

    “嫂子!”

    “哗!”烈火火势蔓延到了外面,汽油的味道更是扑鼻,那一阵阵刺鼻的味道,让所有人都震撼了。“是有人故意设置的陷阱,快走!”探测到危险警告声,持续蔓延了整个医院,现在留在医院的人,除了救援队就是安小暖他们。

    “砰!”在一阵巨响,响彻天空,此刻连天空中的闷雷好似都听不见了。

    “走!”若不是墨亦此刻将她拖走,安小暖早已经命丧火场。

    “放开我!”她的手腕被墨亦紧紧托住,刚一回头,“砰”,火花四溅。

    “不要!”她伸手执着的往身后移动着,可墨亦的力气,比她多了好几倍,她怎么可能挣脱。

    身后,剧烈的爆炸将整片天空染成了黑色,弄得吓人,好似日全食一样。

    整个医院沉浸在大火之中,无尽的灰烬往四处扩散。

    就连那淅淅沥沥的雨点,也根本不是那大火的对手,只是几秒,便瞬间被吸收进去,图增了火势。

    “不要!”她的眼泪瞬间溃不成堤,整个人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前侵去,下一秒,便瘫坐在了地上。

    冰冷湿润的水泥路面,冷得透心凉。

    可她的视线却一直停在原地,久久没有表情。

    顾西城还在那里!彼西城还在!

    “砰!”连续爆破了好几次,硝烟滚滚。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烟雾味,可以让人瞬间窒息。

    “墨亦,顾西城还在里面,他等一下会出来的,我们在这里等他一下!”她颤栗的身体不停的抖着,此刻坐在地上,拉着墨亦的军装,一个劲的呢喃着。

    “嫂子,节哀。”墨亦脱下军帽,视线聚拢,朝着医院门口敬了一个礼。

    木森和几个手下,面色凝重,保持着最原始的姿势,笔直的站在那里,望向二楼的位置。

    而处在奔溃之外的安小暖,拼命的摇着头,顾西城会来的,他不舍得让她一个人留在这的,绝对会来找她的。

    他连解释都没有解释呢,怎么会……死!

    “我会尽力把哥找到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即使这么大的火,想看到完整的尸体,已经不可能,可墨亦还是对安小暖做了一个保证。

    惨痛失去二哥,是他亲眼所见,却束手无策,他心里自然也不好受。

    “顾西城,不会死的!”安小暖咬着牙,她死活不承认这个事实,也许,是潜意识里面的心声吧。

    谁也没有跟她争论,也许,沉浸在梦中,有希望也总比是能等待失望强。

    这,大概也是顾西城所想的。

    ……

    持续了三天,整整持续了三天的救援行动,大火终于扑灭,只是里面的设备破坏到了一定境界,想要一层层去搜罗人数,还是一筹莫展,最快的,也得等到将全部塌方地段全部按照挪开,然后才能将里面的具体情况定下来,抢救方案只能按照最基本的探测工具探出来,不过这么大的火,想要活着几乎不可能。

    尸体由于被火烧尽,只能以dna来确认当事人到底是谁,而一场大雨,也再一次将难度加剧。

    由于死亡人数不断的上升,这起恶意杀人纵火案,已经引起了上头最高部门的重视。

    雨终于停了,阳光普照大地,一切好似重焕新生。

    而临时驻扎的急救棚,此刻所有人高度紧张的正做着手里的工作。

    “搜救犬已经进去了!”

    “里面空气浓度有一大部分类似氨气!”

    “大家切记不要摘下防毒面具,注意安全!一旦有什么不对的,赶紧出来!毕竟,如果一次爆破不成功,敌人可能会再来一次。”

    墨亦握着指挥系统的话筒,看着从里面发不出来的消息,异常的专注。

    远处,季沫晗穿着一身警服,扎着马尾辫,拎着一个保温瓶而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发现他正在忙,也没有说什么,朝着一侧的座椅而去。

    好一会儿,他们的会议才结束,墨亦很早就看到她的身影了,见她在那里坐着,也不甚着急,匆匆吩咐了几句,便朝着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