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最新章节 - 649

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 649

作者:小羽花书名:盛世婚宠,霸道老公好高冷类别:玄幻小说
    “这个是自然。”女保安点了点头,“不过您到底找谁?把姓名和所有的资料登记一下,等审核通过,你才可以进去。”

    “我找安小暖,我的名字是……”

    几分钟后,女保安将所有的资料输入进去,第二道关卡发来信息,“信息不明,解锁失败!”

    “这样吧,你给安小暖打个电话,告诉她我是雷熙,她就知道了。”

    “行,那你等会!”毕竟,他有木森的钥匙环,假肯定不会是假的,女保安看他脸上着急的情态,猜测可能是跟夫人有关,所以擅作主张,给里面通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王妈,跟她说了几句,女保安边点头挂断了。

    “你可以进去了!”按下警务室内的开关,栏杆一侧的小门打开了。

    “谢谢!”结果保安递过来的钥匙环,雷熙很配合的戴在了手上。

    这是他第一次来顾家,亭台楼阁的建筑物,占据一格,假山流水,就连那音乐喷泉都正在播放着动听的歌曲。

    两侧,不到一米,便有好几个保镖站着,检测着周围的环境。

    在保镖的带领下,雷熙终于抵达客厅。

    “夫人在楼上客厅。”王妈也第一次见雷熙,因为木森走之前关照过,所以,当保安打电话说了名字,她便知道了,所以让人放他进来。

    雷熙进去的时候,安小暖还在藤椅上,据王妈说,这个姿势从哪天回来之后,就没有变过。

    “姐。”望着她凄凉的背影,雷熙握着手里的矿泉水,走了上去。

    “雷熙,你终于来了,我还没有跟顾西城介绍过你呢,等一下等他回来,我肯定让他给你做一顿好吃的犒劳你。”星光闪闪的眼睫毛,带着湿润的味道,可想而知,哭了多久。

    “姐,你别这样,他……不在了,在那场爆炸中,死了。”不是不想去破坏她的梦,他是医生,若是一直以这种方式去活着,跟行尸走肉有什么不同。

    顾西城,也是希望,她可以好好的过吧。

    毕竟,这是所有爱她的人的心愿。

    安小暖的眼前,浮现了那张大火,汹涌的火焰一直吞噬着那座医院,她突然抚摸着心口,痛哭着。

    “姐,哭出来就好了!”雷熙将她抱在怀中,见她瑟瑟发抖的模样,着实不忍心再说一些打击她的话。

    可他不不知道,这句话,早已经在她心口中捅了一道,深深的一刀。

    她哭了很久,直到哭声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渐渐的停了下来。

    “雷熙,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了。”

    半晌,她突然开口。

    “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叫我。”看着她脸色有些暗沉,想来,已经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吧。

    雷熙看了一眼,便出了门。

    安小暖听着门口渐渐消失的动静,眸光望向窗外的天空,星星点点的星火,微不足道,可却在此刻点亮着她的心。

    顾西城,你等等我,一定要等等我。

    我怕黑。

    她留着已经快要流干的眼泪,双眼朦胧,慢慢的从自己的座椅下,拿过那把准备了许久的水果刀,紧握在手里。

    这水果刀,是那天回来之后,她就藏起来的,那日,其实她就准备死的,可是,她不相信他会死,等了几天,他以为总有一天,他会突然出现的,可一直到今天,他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可是顾西城啊!这世上,哪里会有顾西城做不到的事情。

    心里这么想着,她等,等他出现在她面前,可今天,雷熙的这句话,彻底毁了她心中的希望。

    手指在水果刀上渐渐收紧,她看着自己的手腕,直接往上一割。

    疼痛感席卷全身,水果刀一下子从手里滑落,落在白色的绒毛地毯上。

    血,泉涌而出,地毯上,血色染红了白色,如一只受伤的蝴蝶,滴着鲜艳的红色的翅膀。

    安小暖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温馨的笑容,痛意已经让她错失了知觉,眼前好似看到了顾西城的身影。

    “哐……”女人从凳子上摔下来,重重的倒下了血红色的地毯上。

    顾西城,我来了,这一次,是我来找你了。

    ……

    小渔村。

    “不要……”顾西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睁眼的瞬间,心痛的窒息。

    “你可终于醒了!”女孩子端着洗脸盆从帘子口进来,看到床上的男人突然苏醒,激动的放下了手里的脸盆,走到他面前抓着他的手,笑的一场甜美的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顾西城长的人神共愤,小渔村内的男人哪里能比得上面前的这个男人帅,他光是躺着就已经帅的不可思议,更何况,此刻活生生的在她面前,毕竟,她岁数还比较轻,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此刻看到帅哥,一见钟情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顾西城的眸光冷冷的扫在了女孩的手上,他有洁癖,对于其他女人的碰触,会觉得很恶心,此刻一阵厌烦的甩开了她的手。

    女孩哪里料到顾西城会直接将她甩开,直到她后背抵着冰冷的墙壁上,她才意识到,刚刚这个帅气的男人做了什么。

    “……你。”

    “这里是哪里?”顾西城扫了一圈整个屋内的陈设,破旧的房子,好似风一吹就会倒,而那带着茅草顶的屋檐,正露着雨。

    他明明不是在医院吗?为什么突然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里是我家,是我爸爸救你的,他说你昏倒在医院里面了,加上医院火势很大,所以……”女孩子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完,男人那猩红的眼睛已经盯着她,让她接下来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

    顾西城脑海中全是医院,大火,和安小暖。

    又加上刚刚的梦,心情更加沉重了。

    那日,他走遍二楼也没有找到安小暖的人影,一直到那个安全通道口,最后实在着受不了,才会昏迷过去。

    现在,也不知道安小暖到底怎么样!

    情急之下,他立刻从床上起身下床,穿好自己的鞋子,迈着大步向前走去。

    “我走了,很感谢你们救了我。”

    “可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没有去任何地方的车了。”

    看着顾西城走到门口,女孩子紧张的开口提醒道。

    现在都已经点多了,如果要走回去,最起码也得走大半天,因为这里地处偏僻,班车来的次数屈指可数,更被说是出租车什么的了。

    “这不是有一辆吗?”顾西城看着门口停放的那辆老式三轮车,回头对着女孩子问到。

    “这个车,你……”很显然,这个车与顾西城的穿着极为不符。

    她没出过小渔村,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但是爸爸说,他身上穿的是那种大城市里面的人穿的,爸爸拉人的时候,曾经去过最远的一个地方,那高楼大厦密布,出来的人就是穿着这样的衣服,所以爸爸断定,这个男人是一个很有钱的男人。

    虽然不知地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破旧的医院里面,但是这眼前的三轮车,怎么看着也跟他大相径庭啊。

    “这块手表价值足够买下你们这一块地方,你拿着,这车我先骑走了。”顾西城掀开衣袖,将手腕上的那款定制腕表取下来,递给了那个女孩。

    女孩子握着还带着他体温的腕表,看着那上面各种的英文字母,她只认识几个字,自然这些鬼画符根本看不明白。

    “帮我谢谢你父亲。”说完,顾西城骑上了那辆老式自行车,朝着有道的地方迅速地踩着轮子。

    女孩子站着原地,看着顾西城离开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人,注定要走,便留不下。

    夜空下,男人拼命地踩着踏板,朝着面前的那高速公路一直往西而去,路很长,那条蜿蜒的高速公路,在夜空的星星照射下,微弱的只能看清自己面前的那一点点道。

    看不到指示牌,就连刚刚的那个渔村的位置,都好死淹没在了夜色中。

    他的头上满是汗水,脏兮兮的衣服已经不知道穿了几天,海风吹拂而来,加上他穿的单薄,加上又出了汗的缘故,此刻分外的冷。

    小暖,等我!

    心里有一个信念,在一直提醒着他不断的前进,此刻全身好似充满了力气,朝着那未知的目的地而去。

    ……

    午夜。

    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现了自杀的安小暖,尖叫了一声。

    顿时,轰动了整个别墅里面的人,最近特殊时期,所以大多数的女佣们和保镖都是轮番守夜,一方面是照顾安小暖的身体,怕她半夜饿了要吃东西,另一方面,是担心那个幕后黑手会对安小暖不利。

    雷熙第一时间赶来,他本来也说不踏实,在听到喊声就立刻醒了,踏进门的瞬间,闻到了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猛然间,心口一颤,他的视线落向此刻king-size大床上的女人,虚弱的简直如同已经死了一样,在看那只染红的双臂,完全像是浸透在血液中。

    他拿过一侧的急救箱,立刻赶到安小暖的床边。

    将急救箱内的消毒水和纱布取出,然后检验着安小暖的伤口,结得硬邦邦的血迹将受伤的痕迹堵住了,上面的痕迹一看就是很久了,不过还好没有伤到动脉,否则,要是隔了这么久,大罗神仙都救不了。

    拿着一侧的棉花球给安小暖的手腕消毒,揉搓着那个已经干硬的血迹,许久,那血迹才完全消失。

    在伤口上抹了一层药膏,然后裹上纱布。

    动作很快,好似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才发现?”做完这一切,雷熙看着站着一侧的女佣问道。

    女佣颤抖的双手紧紧的交握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进来的时候,夫人就这样了。”她说着说着,有些哭腔,“明明这里的利器都收好了,不知道夫人怎么会有水果刀的。”

    王妈拍了拍年轻女孩的肩膀,“你去楼下帮忙,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是。”

    “还要再找专业医生过来瞧瞧,我只是大略处理了一下。”这里材料太少,他只能保证不出血,其余的,还需要等专业人士过来看。

    “已经在路上了。”

    几分钟后,火炎拎着一个宽大的箱子,急步匆匆。

    “嫂子呢?”

    “这……”王妈立刻移开身躯。

    火炎这才看见床上的女人,和站在一侧的雷熙。

    微微错愕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朝着安小暖而去。

    火炎看到伤口被包扎过,顿了顿望向雷熙,“你包的?”

    “我给她止了血,其余的你还需要检查一下。”

    火炎将纱布袋子拆开,看到那伤口的痕迹,从箱子中找出了一款治愈伤口的药膏,挤了一些,拿着棉花球涂在了上面,伤口处的血已经止住了,但是由于失血过多,所以导致安小暖到现在都没有醒来。

    “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有些贫血。”

    “那我去煮些补血的粥去。”王妈说。

    火炎点了点头,“也好。”

    看着王妈出门,安静的卧室氛围有些尴尬。

    毕竟两个人也不是太熟,加上又是两个大男人,一下子根本没有共同的话题。

    还好,这个时候木森过来了,解救了这场危机。

    “夫人,现在怎么样?”

    “没事了,你呢!人找的怎么样?”火炎见他神色匆匆,便开口问道。

    “警方找到一个替罪羔羊,线索断了。”

    “什么?替罪羔羊!”雷熙和火炎两个人异口同声。

    “他找了一个那家医院的保安给他替罪,保安说,说这些都是他一个人做的,本是因为个人恩怨,才行凶的,现在他已经去自首了,所有的事情交代的完完整整,一点瑕疵都没有,警方那边现在也一点线索都没有。”

    “那我刚刚给你的那个人的资料,你查了吗?”

    “没有他任何的入境记录,而英国那边,叫这个名字的多达一千多人,有这种身份的男人,也有好几百人,由于情况比较紧急,现在没办法一一查到每个人的资料,但是他们还在继续追查,我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找到。”

    雷熙愣了一下,开口,“我在想想他的其余的事情,也许可以给你们提供线索。”

    “那麻烦你了。”

    “那哥的消息呢?”火炎担心最多的还是顾西城。

    “也没有,所有的地方都翻过了,就是没有哥的dna线索,现在墨亦他们还在找。”

    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哭的是因为,可能是大雨破坏了dna的结构,所以一直找不到关于顾西城的任何消息。

    笑的是因为,正因为找不到任何消息,所以潜意识里面,觉得顾西城可能还活着。

    寂寞的夜晚,人心惶惶,整个别墅又开始了另一番景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