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九章 兄弟阋墙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五十九章 兄弟阋墙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顾云康忙道:“不能给阿图步开口的机会,他设计大人,又是个诡辩之人,到大汗跟前对质,大人未必能占上风,何况大人兵败,这是大汗不能容忍的错误。

    而其他大人们一定会落井下石,在他们眼里,大人比阿图步有能耐得多,借刀杀人也要杀个厉害的,阿图步那小人有的是机会收拾。”

    阿图步的确诡辩,这是大伙儿都清楚的,他也就是靠那张嘴,前些年才让安苏汗宠爱他。

    论嘴上功夫,阿独木不一定是对手,何况,他们没有实证,反而会被说成是为求自保而污蔑对方。

    其他大人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定会让阿独木吃个大亏。

    都呼看了顾云康一眼,转头对阿独木道:“大人,死人才不会说话。”

    阿独木受挫之余,自然恨不得让阿图步去死。

    可阿图步不能就这么死在他手上。

    都呼急道:“大人快下决定,敌军被我们的人绊住脚步,一旦他们杀出,我们拦不住的。”

    身后的大帐,战事已近尾声,就着火光,能看到骑兵往西侧杀出,那个方向,是他大哥阿斯干的驻地。

    对方没有追他们,可见是黑暗之中没有寻获。

    正如顾云康带回来的消息,阿图步的确把其他兄弟的驻地告诉了对方。

    他那个大哥,虽不爱酗酒,但因着阿独木镇守在最前方,后方不用费心防备,只怕所有人都在酣然大睡,遭遇冲阵,恐怕也拦不住。

    “走,跟上去!”阿独木咬牙道。

    亲随哪里肯,急忙劝解:“大人不要去,安全要紧。”

    “屁话!”阿独木喝道,“我前沿阵地被破了不算,后方驻地也受袭,父汗会杀了我!

    我纵死,也不会让阿图步好过!

    把敌军引到阿图步帐中,他今夜醉酒胡言乱语,可见没有丝毫防备。

    杀!借敌军的手杀了他!敌军奇袭人数有限,冲破三地已经是极限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有余力!

    只要全数剿灭,再把阿图步的诡计告诉父汗,我有过,但也能有功!”

    阿独木酒气上头,又激愤万分,被顾云康挑拨得一心要让阿图步死。

    其他人也都沾了酒,大半都和阿独木一样要报仇,几个略显犹豫的见状,自然也不说什么了,跟着阿独木往西侧追去。

    顾云康亦是一脸愤怒,跟在几人之后,但他也防备着,怕阿独木火气上来了拿他开刀。

    阿独木的目的是引诱顾家军,倒不拦着他们冲击阿斯干的营帐,因此速度并不快。

    遥遥的,顾云康听到了喊杀声,那边一片混乱。

    阿斯干这儿的兵士只是睡着了,不似阿独木那里醉成烂泥,勉强有了防备之力。

    可这里也有它的弱点。

    阿独木的营帐是前沿,哪怕敌军轻易不会出现,营中也都是兵士,女人有,却不多,阿斯干的驻地靠后,除了兵士之外,还有他们的家眷,这些人根本不是战斗力。

    如此状况,在骑兵冲阵夜袭之中,很难快速有效地阻拦,顾家这里士气如虹,很多狄人在睡梦中就失了性命。

    顾云康握着缰绳的手紧紧攥拳,他在这一刻,想到的是那夜的北地城池。

    同样是骑兵,同样是夜袭,打得人措手不及。

    若不是北地城大,敌军不可能顷刻间杀遍全城,也不会让顾家有时间收整人手死战,争取了让百姓撤离的时机。

    驻地比不了城池,他们的时间更短,心神更乱,很快就会被骑兵冲破。

    顾云康恨不能一把火烧灭了整个驻地,战事的确残酷,可他不会放过狄人兵士,也不想放过那些家眷。

    狄人冲进北地城时,死去的百姓少吗?

    狄人驻守鹤城时,除了前期逃走的百姓,留在城中的,生还者寥寥。

    北地和北境军交战,几乎都在北境境内,唯一一次冲进草原,还是顾栾为了救顾微,彼时救人为主,无力大杀四方。

    即便那样,还是让北狄数年不敢南下,他们吃大亏了,他们胆寒了。

    北境百姓深受战争所苦,北狄百姓却置身事外,这一次,也让他们尝尝故土被战火席卷的痛,让他们再胆寒一次,怕到不敢打,之后的北境才能有太平日子。

    怜悯?

    他们可曾对北境的百姓怜悯?

    可顾云康现在动不得,他只能让他的心,跟着他的兄弟们,狠狠扎在北狄人的血肉上。

    阿斯干的营地撑不住了,阿斯干受了伤,被亲卫护着逃出来。

    阿独木看到了他,带着人迎了上去。

    阿斯干愤怒不已:“你守在前头,怎么让人杀到了这里?你混账!”

    “我也是被人奇袭,损失惨重!”阿独木咬牙切齿,“是阿图步引来的人!”

    阿斯干没有工夫跟阿独木废话,策马要走,他要去报给安苏汗,他在相对后方的驻地被偷袭,那就是阿独木的错!

    至于阿独木和阿图步互咬,他恨不得他们咬得更厉害些。

    阿独木眼中厉光闪过,突然拔刀砍向阿斯干,阿斯干没有防备他,死不瞑目。

    阿斯干的亲卫暴跳如雷,出手却被顾云康拦住,都呼几人反应过来,将他们斩于马下。

    “大人……”都呼看着阿独木,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阿独木却道:“不能让他报给父汗,父汗的营帐离阿图步那里太近了,一旦他的人赶来,我还怎么杀阿图步!快,把敌人引到阿图步的营帐,再拖下去,天要亮了!”

    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了。

    都呼会说几句汉话,冲到营帐外,大声喊道:“前方是安苏汗的儿子阿独木,就是他设计攻破了北地!杀了他,杀了他!”

    战马上拼杀的蒋慕渊,浑身银甲皆染血,他高声道:“杀!杀出去!杀了阿独木!”

    顾家几兄弟都知道今夜计策,闻声便知道顾云康的计划成功了大半,当即招呼人手杀出去。

    都呼一看敌军被引过来了,冷笑一声,与阿独木几人全力奔向阿图步的营帐。

    马蹄声震天,而阿图步那里,浑然不知死神将至,他还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