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八章 以真神名义起誓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五十八章 以真神名义起誓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身后的大营里喊杀声一片,交锋之中,营火被撞翻在地,点燃了大帐,短短时间,已经是大火冲天。

    阿独木根本顾不上后头状况,他驱使着马匹上前,一把揪住了顾云康的领子,恶狠狠道:“说!说清楚!”

    顾云康道:“阿图步醉酒后说得颠三倒四,一直在重复是天神的礼物,还说大人若是在此兵败,必然失去大汗的信任。

    来冲阵的敌军是北境顾家的将士,北地一战,顾家死伤惨重,还背负污名,若不是几十年功勋在身,只怕顾家已经覆灭,他们与大人有血汗深仇,必定会杀个片甲不留!

    阿图步不仅仅想除去大人,他还把其他几位大人的驻扎位置告诉了敌军,要借顾家之手,除去大人的兄弟们,只剩下他,坐收渔翁之利。

    所谓的天神的礼物,大人可以从中原获得,他也可以。”

    这番话简直让阿独木癫狂。

    若是平静时,他还能细细分辨其中真假,可现在,身后是兵败的大帐,追兵将至,而他又是连日醉酒,思路根本不够清晰,顾云康这般煽风点火的话,让他整个人都成了火药,随时要炸开。

    “好大的狗胆!阿图步!”阿独木一字一字,几乎喋血。

    都呼还算冷静,劝道:“大人,当真是阿图步大人做的?他有那个本事?”

    阿独木大手一挥:“一定是他!”

    他当时得到了两个中原来的向导,他一直称之为“天神的礼物”,若不如此,如何说服安苏汗?

    哪怕向导没有从山口关回来,但阿独木尝到了甜头,也知道要稍加留心中原的状况,这是他在兄弟之间的优势。

    阿独木以为,除了他,没有人和其他中原人深交。

    哪怕有,也仅仅就与北境的中原人有那么些来往,敌军的京师发生了什么,阿独木知道,但阿图步绝对不会清楚。

    顾家的污名,在北境根本没有掀起过什么风浪,一句话,北境的将士、老百姓根本不相信,也就是在京城沸沸扬扬,顾家活下来的小子们至今没有接下北地守军,在死撑着罢了。

    如今阿图步知道了,那他一定是收获了新的向导,是他的向导给他带来了讯息。

    而且,今夜敌军奇袭而来,可见也掌握了密道。

    谁给他们的路线?

    那一定是阿图步!

    阿图步奇袭裕门关时,走过这条路,他是知道的。

    阿独木越想越恨,瞪着顾云康道:“还有什么?那厮还说了些什么?”

    顾云康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了都呼。

    都呼道:“不要隐瞒,全部告诉大人!”

    顾云康道:“巴图那兄弟在阿图步跟前颇受信任,若不然,巴图也不可能知道这么隐秘的消息。

    巴图说,所谓的向导、天神的礼物,就是中原的几个皇子在争权夺势,先前给大人送向导的是他们的三皇子,因为三皇子不满意北境被顾家抓在手里,顾家女儿与中原皇帝的外甥联姻,顾家只听皇帝的,皇帝让他助谁,他就是谁的势力,皇子们轻易拉拢不了,三皇子想换一个人。

    而前一阵子,三皇子出京南行,能不能回来还不好说。

    阿图步的向导是大皇子的人手,双方约定,阿图步借顾家军除去大人几兄弟,他之后坐稳大汗的位置,给北境一点喘息的时间,也让大皇子在南边彻底绝了三皇子的路。

    隔着一片草原,各自称皇做主,等大皇子腾出手来,再替阿图步压制其他部落,稳固他的位子。”

    原本就信了**成的阿独木,这下子再也没有疑惑了。

    他虽然不知道先前的向导是中原三皇子的人手,但是,三皇子南行的事儿,他是清楚的。

    那在中原京城不是秘密,三皇子、七皇子去南陵查案,刑部在那儿出了状况。

    可这不该是阿图步知道的,能知道,就是收到了向导。

    毋庸置疑。

    至于阿图步要和中原的大皇子联手……

    那也说得通,阿图步就是个草包,他底气不足,能力不够,哪怕他们兄弟这次都完蛋了,阿图步能管得住整个草原部落?

    他不行的。

    大汗几十年震慑草原,统一草原,阿图步只会让草原分裂,不想分裂,想有今日的荣光,就只能依靠外力。

    同样,阿独木也清楚,中原的大皇子在京师也不能服众,两个人互取所需,这才能达成同盟。

    都呼看着阿独木越来越黑的脸色,转头问顾云康:“巴图就这么卖了他兄弟?”

    “巴图很犹豫,且他对阿独木大人……”顾云康低声与都呼说了半句,又抬起声音,“一面是兄弟,一面是大人,巴图忠于大人,忠诚让他选择了大人,巴图是个直来直去的汉子,他也不屑阿图步那与虎谋皮的做派!”

    都呼重重点头,因为一个女人,能把对阿独木大人的不满直接摆在面子上的汉子,的确不是个狡诈之徒。

    也就是这样直接的人,才会做出忠诚的选择。

    边上其他亲信见顾云康与都呼说一半、瞒一半,心中一动,道:“我们也有人手在阿图步帐中,为何从不知道他的计划?你敢以真神的名义起誓吗?”

    顾云康有什么不敢的?他根本不信北狄人的真神!

    为了潜伏在阿独木的帐中,他连自家祖宗都能破口大骂,也敢骂顺德帝。

    这不是不忠不孝,他很清醒,他今日做成的事情,是大忠、是大孝,他无愧于心!

    “阿图步前回被骗的在裕门关吃了大亏,怎么还会傻乎乎地让人知道他在谋划什么?若不是今夜眼看着事成,他醉酒之后忍不住沾沾自喜,我们全被算计了都浑然不知!”顾云康恨恨道,“几位若是不信,我自然可以发誓,我以真神的名义起誓,之前的话句句是真,不敢对阿独木大人有半点欺骗……”

    誓言发到一半,就被阿独木打断了:“现在怎么办?去找父汗拆穿阿图步那混账?”

    所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