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章 天时地利人和

威武不能娶 第七百六十章 天时地利人和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骑兵冲阵,需要的是勇和快,突袭阿独木和阿斯干的营地,顾家兄弟和蒋慕渊一直都冲在最前面。

    如今的战况,与他们在石林里谋划的进展一致,很是顺利,只要后续也能依照计划打起下来,就能收获一场彻底的大胜。

    此刻,阿图步的营帐已经出现在视野范围内了。

    蒋慕渊牢牢看着前方。

    不得不说,他们的运气不错,今夜北风为主,且略偏东,因此,阿独木、阿斯汗的营地都处于下风向,血腥气和燃烧的焦味都被吹得往南传,不会让处于上风向的阿图步、甚至是安苏汗的营地有半点警觉。

    大胜,需要的是天时地利人和。

    而对他们的这一仗而言,顾云康的及时赶到,是最重要的。

    先前,即便蒋慕渊和顾家兄弟们有信心靠顾云锦的地图通过密道,但他们对北狄境内的状况掌握,实在有些欠缺。

    这些年的战事都发生在北境,北境受城池所限,之前建城在何地,以后的发展就在哪里,狄人跟北境打了这么多年仗,三大关五大城的位置,一清二楚,底下小城镇的分布也很清晰。

    不像他们北境人,几乎都没有迈进过草原深处。

    北狄人最主要的生活方式又是游牧,放牧到哪里,大帐挪到哪儿。

    当年,顾栾若不是从马贼口里逼问出了安苏汗营帐的位子,他救援顾微恐怕都不能成行。

    蒋慕渊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依样画葫芦,可这些日子,他们都抓不到马贼。

    马贼也不是傻的,好抢好夺的镇子村庄,先前都叫狄人肆虐过一回,都搬空了,短短时日,没有恢复过来,抢了也白抢。

    再者,山口关一战打得太过声势浩大,一个不小心,没抢到什么不算,整个马队都要折损在这儿,那亏大了。

    马贼不敢来了,北狄那里的状况,真的说不好。

    俘虏倒是陆陆续续交代了一些,可他们说的是去岁冬日的状况,如今北狄大败,安苏汗是否调兵遣将,很难说。

    出征前,蒋慕渊与顾家兄弟做的最坏的打算,一是迷失在草原荒漠之中,二,就是找不到狄人的位置。

    若真到了那个地步,真是无处说理去。

    蒋慕渊有七八成把握,安苏汗会在密道出口不远处设置第一座屏障,这也是他们此次北行,必须要迅速打下来的地方。

    至于具体的位置,何人驻守,多少兵士,这些全靠赌博。

    夜袭能胜,但是大胜还是完胜,全看打起来时的应对。

    在打下前方大帐之后,继续往何处打,指不定需要依靠俘虏,或者想办法与顾云康会合。

    若不是这七八成把握,顾云康回来之前,这仗他们根本不好打。

    但胜利终究是站在他们一边的。

    顾云康单骑返回,他在草原数月,很清楚这里的状况,近些日子又跟着巴图走了不少地方,先前只是听过,现如今,他连安苏汗的大帐都摸进去过。

    他让蒋慕渊等人这一次的突袭战变得更加清晰了。

    安苏汗驻扎的位子太过靠后,打下来的风险极大,哪怕胜了,这一次带来的兵士能顺利回到北境的,恐怕也不剩多少了。

    将士们不畏生死,但作为一力主张此次突袭战的蒋慕渊与顾家兄弟,以最小的损失换来最大的胜利,这是他们应该做也必须做的事情。

    据顾云康的讯息,安苏汗的身子状况堪忧。

    去年冬天病到让几个儿子找到了岔子算计了阿图步一回,在兵败之后,虽然缓过气来了,可也算不上康健。

    也就是天气转暖,整个人看起来好些了,一旦再入冬,恐还要病一场。

    他野心足、好脸面,为了裕门关一事打掉了阿图步半条命,若此次在受大挫,不用别人对他动刀子,他自己都能呕血。

    与其突袭安苏汗,不如让他几个儿子厮杀起来。

    阿独木守在密道出口不远,是北地的死仇,为了报仇,更为了确保撤退时的路线,此座营寨必须打下来。

    同时,顾云康在北狄的身份就是阿独木帐中的兵,他熟悉阿独木和都呼,能牵着他们动,这就是最大的优势,要发挥到极致。

    再打阿斯汗,这也是顾云康选的,距离合适,驻兵数量相对少,多的是家眷,奇袭下的战损能在接受的范围内。

    若是可以,顾云康还想再打一两处营帐,最后杀向阿图步,可他们的时间有限,不能不管不顾。

    奇袭离不开一个快,一个出其不意,一旦天明,营帐中的人睡醒了,就无法速战速决。

    所以,阿斯汗之后,阿图步的营地是最后一处了。

    一夜之间,损失三座营帐,死三个儿子,搁在安苏汗那个小心眼身上,吐血都是轻的。

    只要安苏汗重病,他剩下来的儿子势必继续内耗。

    思及此处,蒋慕渊抬头看了眼天色。

    黎明之前,最深的黑,若能快些,再快些,也许在阿图步之后,还能再冲一座营帐……

    前方,阿图步一行人,已经冲到了营帐外。

    都呼扯着嗓子大喊:“北境人奇袭,阵地失守,我都呼护阿独木大人退回,快让我们进去!”

    他接连喊了好几遍,前方却没有什么动静。

    顾云康心里有数。

    今夜南边奇袭,而他是从北面回到阿独木身边的,先前他就在阿图步的营帐里,知道这些人醉成了什么样子。

    前方毫无反应,阿独木也不管,他就是来找阿图步报仇的,直接让战马冲进了营帐,直奔阿图步之处。

    很快,蒋慕渊也带兵杀了进来。

    一时间,厮杀声起。

    阿独木根本不管外面打成了什么样子,他胯下战马的马蹄一脚踢翻了阿图步大帐外的营火,他翻身下马,提着大刀往里面走。

    阿图步烂醉如泥,被阿独木拎着领子拖了出来,帐中其他人前后醒来,一个激灵,踉踉跄跄跟出来。

    一看外头火光,有亲卫恶狠狠瞪向阿独木,怒喝道:“阿独木大人奇袭此处,是想杀阿图步大人?你眼中还有没有大汗?”

    阿独木横刀把那亲卫砍了,鲜血飞溅,他重重“呸”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