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戏太差了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戏太差了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绍府尹坐在椅子上,紧紧皱着眉头,他没有让贾桂先去看看贾婷,也不说直接把人带上来,而是垂着眸子,一副若有所思模样。

    他为官算不上通透,但也绝对不傻,这案子一步接着一步的,实在叫人熟悉。

    原先还只存了五分怀疑,到了此刻,几乎可以认定了。

    只是不晓得那背后之后想要的是个什么结果。

    若是蒋慕渊在,绍府尹还能与他商议一番,现在,琢磨戏本的人物关系也好,临场如何对戏也罢,他只能自己来了。

    思及此处,绍府尹暗悄悄瞥了孙恪一眼。

    虽没有升堂,但到底是公堂之上,孙恪的坐姿不至于吊儿郎当,可也不见端正,他一直噙着笑,正如他进来时所言的那样,他就是来看热闹的。

    对于这样的小王爷,绍府尹也歇了与他商议的心思了。

    他能猜得到,若他与小王爷分析一番,对方给他的建议无异于搬出一堆红绿绸缎,把这戏台装扮得更加五彩缤纷。

    绍府尹深吸了一口气,正要吩咐官差把贾姑娘带上来,突然想到旁的,他先转头问了姚大:“你今早上见到的贾姑娘,穿了身什么衣裳?”

    姚大嘀嘀咕咕自言自语了一番,最后一拍大腿:“海棠红!”

    孙恪闻言,嗤笑道:“你还分得出什么是海棠红?”

    同样是红色,品目实在不少,按说一个连媳妇都没有粗汉是分不清的。

    姚大憨憨道:“小人不是给各家铺子拉货嘛,时常接一些布庄的生意,弄不清颜色容易吃亏,慢慢就记住了。”

    这个说法,立得住脚。

    孙恪暗暗想,对方的戏本还真是细致,若他们问些寻常问题,应当都已经被安排好了说辞。

    要寻漏洞,只能剑走偏锋。

    绍府尹抬头看着官差。

    官差摸了摸脑勺:“小人分不出那些,反正是红的。”

    绍府尹这才问起了贾桂:“贾大人,现在是请贾姑娘过来呢,还是……”

    贾桂这才醒过神,站起身来:“容我与小女先说两句。”

    “不行不行!”姚大立刻大叫起来,“民告官,本来就困难重重,你还要跟你女儿串供,那小人兄弟两人还有什么活路!小王爷,绍大人,你们一定要给小人做主啊。”

    姚大一面喊着,一面咚咚磕起了头,他清早已经磕破过脑袋了,这会儿又连续撞着,眼看着鲜血又冒了出来。

    绍方德赶忙让人止住了姚大。

    他内心之中,把事情算到了一直藏身在背后的那人身上,自然觉得贾婷无辜。

    一个无辜的姑娘,背上如此污名,就这么带上大堂来,让绍府尹有些不忍。

    不忍归不忍,总不能落人口实吧。

    绍方德冲官差挥了挥手,示意他把人带来。

    官差一脸为难,道:“大人,带上来怕也不好问话,那姑娘整个人木愣愣的,像是受了刺激,刚已经去请医婆了。”

    贾桂一听,越发坐不住了,一定要先去看看贾婷。

    “她木楞?小人弟弟还半死不活躺在医馆里呢!”姚大捶胸道。

    孙恪依旧笑眯眯的,打了个圆场:“这事情依我之见,就是确定姚大看到的那女子是不是贾姑娘,不如这样,找四五个与贾姑娘年纪身形相仿的姑娘来,一人换一套海棠红的衣裳,把贾姑娘那套染血的给换了,再一道进来让姚大认一认。也正好趁着工夫,给那失魂落魄的姑娘一个缓气的时间。”

    绍方德一听,忍不住想说“您的戏可真多”,但他也没有拒绝,依着孙恪的意思去办了。

    “衣裳不好寻吧?我去瞅瞅。”孙恪站起身来,跟着官差出去,附耳与对方吩咐了一番。

    没有等太久,五名年轻姑娘穿着相似款式的衣裳,到了大堂里。

    她们神色各异,看起来都显得局促又紧张。

    贾桂瞪着那五人,一言不发地瞥了孙恪一眼。

    孙恪问姚大道:“哪个是贾姑娘?”

    姚大仔细看了看,叫道:“哪个都不是!”

    绍方德揉了揉眉心,终是耐不住,把小王爷请到一旁借了一步说话:“您这是做什么?”

    “我只是在想,戏本再严密,你我都不配合的状况下,会不会百密一疏,”孙恪低声道,“这不是叫我试出来嘛,姚大压根没见过贾姑娘,他不认识。”

    绍方德顺口接了一句:“这五人里有贾姑娘?”

    “没有。”小王爷坦言。

    “那他不是没说错吗?”绍方德瞪大了眼睛。

    孙恪撇嘴,一脸的不满意:“这还不是怪贾大人和那五名女子的戏太差了!案亲见了被指私通、杀人的女儿,蒙难的女儿见了父亲,没瞧见他们有什么激动的。

    要是他们能串起来演一出,一准把姚大蒙过去。

    您刚也瞧见了吧,五名女子进来之后,姚大一直在观察她们和贾大人的反应。”

    绍方德顺着孙恪的解释一琢磨,也品出味道来了,他点了点头,转念想起另一岔,压着声音问道:“小王爷知道背后之人的目的?”

    “多少晓得些内情。”孙恪应道。

    “那眼下……”绍方德道。

    小王爷抿唇笑了:“您继续审案子,我继续看热闹,还用提吗?”

    话一说完,孙恪不疾不徐走回了他的椅子上坐下。

    绍府尹脑门上青筋直跳,无可奈何摇了摇头。

    亏他还从刚刚那一番对话中,寻出了些蒋慕渊的影子来,因而下意识问对方之后安排,可小王爷不是小鲍爷,两人截然不同的,他不该期望小王爷帮着出正儿八经的主意。

    可绍方德还是深深看了孙恪一眼,哪怕小王爷的主意不正经,甚至是看戏,但他知道,小王爷门清着呢,绝不是一脑袋稻草的纨绔之徒。

    绍方德让官差把从街上带回来的血衣姑娘带了上来。

    那姑娘站都站不稳,整个人都压在了医婆身上,衣服上的血迹已然干了,颜色极深。

    一看到人,贾桂飞快跑了出去,一把将人扶住,通红着眼,道:“怎么回事?你到底怎么一回事?哪里染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