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戏本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戏本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绍府尹闻言,下意识地站起来身,抬脚想要迎出去,而后他才反应过来,官差说的是“小王爷”而非“小鲍爷”。

    也是,蒋慕渊去两湖了,这个当口不会出现在他顺天府,可、可小王爷是怎么一回事?

    绍方德做顺天府尹这几年,就没有几位“小王爷”出现过。

    “谁?哪位小王爷?”绍府尹皱眉问道。

    官差答道:“永王府的小王爷。”

    绍方德讶异,孙恪那是闲散里的闲散,稀客里的稀客,从来不插手朝事,日子自在得连永王爷都懒得管他了,怎么就进了他顺天府的大门呢。

    哪怕一肚子狐疑,绍方德和贾桂还是迎了出去。

    孙恪是头一回到顺天府,东张西望四处打量,见了绍府尹与贾桂,他微微一颔首。

    绍府尹行礼,语气不确定极了:“小王爷,您这是来问案子的?”

    小王爷打了个哈欠,丝毫不掩饰早起的疲惫,进了大堂,随意挑了把椅子坐下:“我是来看热闹的。”

    绍府尹被噎得无言以对。

    贾桂脸色发青,贾婷出事,在对方眼中却是一桩可以观看的“热闹”,这让贾桂心里腾腾冒起了火。

    可再是生气,他也不敢朝孙恪撒出来,只能暗暗在心里骂了一通“纨绔”。

    绍府尹一心快些查明案子,倒也没有耽搁,让人先把钱举人带了上来。

    早上衙役赶到,姚大就带着他们去钱家抓人了。

    钱举人和他的相好都不见人影,只钱家院子里还留了血迹,与一路上的血迹印子都对得上。

    姚大急得不行,自责当时担心弟弟,见那两个混账没有再追上来,他就先寻姚二去了,早知他就该抓住那两人,叫他们一个也跑不掉。

    衙役在七弯八绕的相连的几条胡同里转了几圈,运气不错,堵住了来不及跑远的钱举人,但那位相好就寻不着了。

    此刻,钱举人站在堂上,朝三人拱手行礼。

    功名在身,不用跪,亦不会被用刑,钱举人并不慌张,除了一身衣着狼狈了些,倒也进退有度。

    贾桂指望钱举人说出真相,莫要牵连到贾婷,见了人,忙道:“钱举人好好与绍大人说说,与你在一起的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钱举人答道:“与在下一起的女子是婢女小婉,绝不是他们说的什么贾姑娘。

    当时在下与小婉在一起,叫那姚二偷看了,在下就跟他争执了两句。

    小婉更是羞愧难当,气愤之余,做出了拿匕首伤人的糊涂事儿。

    在下一介书生,被那一地血给吓懵了,等回过神来时,小婉已经跑得没影了。

    那在下也待不住了,收拾了些东西就跑了,结果被衙役抓回来了。

    刚才在边上候着,在下也想明白了,这逃跑不是正途,也无需逃跑。

    虽然姚二不是在下刺的,但毕竟小婉是在下的婢女,该赔给姚家的银子,在下一分不少全部会给的,至于小婉的行踪,在下也不知道,大人若是把她抓回来,衙门里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绍府尹听完,不由轻笑了声。

    读书人就是读书人,脑袋清楚极了,晓得在如此局面上如何让自家脱身。

    姚大找到钱家外头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并未看到动手之人。

    婢女小婉寻不回来,姚二又昏昏沉沉开不了口,那就全看钱举人的一张嘴了。

    当然,只要那一刀的确不是钱举人刺的,他也一定十分希望姚二醒过来,没有出人命,给姚家兄弟赔足够的银子,这事儿基本就过了。

    事发突然,连纵仆行凶都算不上。

    虽说对钱举人的将来会有些影响,但总比革了功名下大牢强。

    贾桂听完,长长松了一口气:“就说与小女没有半点干系,那姚大,弟弟受伤固然可怜,但他信口开河诬蔑小女,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一定要治他的罪!”

    绍府尹又让人把姚大带了上来。

    姚大没有功名,自然少不得跪下,一一磕头。

    贾桂强忍着才没有给他一脚,恶狠狠骂道:“你说那女子是我女儿,钱举人自己说了,是她的婢女!”

    姚大被贾桂吼得缩了缩脖子,连忙爬到小王爷脚边,一副寻了靠山的模样:“胡说!钱举人的婢女小人也认得,根本不是那个模样的,小人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贾姑娘。”

    “屁!”贾桂跳了起来,碍着孙恪在场才没有对姚大动手,他咬牙切齿道,“一派胡言!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姑娘?你到底与我有什么冤仇?你只管冲我来,你毁我姑娘做什么?啊!”

    姚大几乎是贴到了孙恪的椅子边上,梗着脖子道:“那贾大人说说,贾姑娘昨晚上在家吗?今天一早她在家吗?”

    贾桂吼了起来:“她怎么不在家?”

    孙恪抽出扇子,啪得打开,挡住了贾桂险些喷到他面上的唾沫。

    他与蒋慕渊合计这事儿是冲着孙睿去的,若是无法坐实贾婷的身份,那这戏就断头了。

    连刀子都掏出来了,还把蒋慕渊当枪,若断头了多没意思,孙恪笑眯眯地掺合道:“贾大人,我昨夜在东街上遇上贾琮了,行色匆匆的,把我撞了一个踉跄都没工夫没心思与我赔礼,他急什么呢?”

    贾桂没想到孙恪会添事,一时怔住了,半晌才干巴巴道:“犬子行事无状,冲撞了小王爷,下官替他向小王爷赔礼,晚些再让他来给小王爷您赔罪,还请您原谅。”

    “不是什么大事,说不上赔罪,”孙恪把扇子放下,“我只是好奇他在急什么。”

    贾桂讪讪。

    孙恪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琢磨着背后之人安排的戏本上,后续要如何坐实贾婷身份,他还没有猜到,只见衙役快步跑了进来。

    那衙役尴尬地看了贾桂一眼,硬着头皮禀道:“刚刚在城南乌木胡同里找到一个衣服上带血的姑娘,人已经带回来了,应该就是贾姑娘……”

    钱举人瞪大了眼睛。

    姚大高声喊道:“小王爷、府尹大人,小人没有说谎,小人就是看到她了,绝对是她!”

    而高大的贾桂身形晃了晃,险些没有站稳。

    孙恪端茶抿了一口,哼笑一声。

    原来,戏本是这么写的,这一环套一环的推动,与年前的偷盗案戏本,浑然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