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威武不能娶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缓兵

威武不能娶 第二百九十七章 缓兵

作者:玖拾陆书名:威武不能娶类别:玄幻小说
    贾婷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由着贾桂吼了半天,良久,她涣散的眼神才渐渐有了焦点,直直看着贾桂,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贾桂心疼得要命,又是哄又是劝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你莫要怕,出了什么事情,只管与爹爹说,爹爹给你做主!”

    姚大指着贾婷,喊道:“是她,是她,小人瞧见的就是她!”

    绍方德清了清嗓子,他晓得姚大在做戏,此刻也不得不感慨一句“戏唱得真好”,反正他自愧弗如。

    示意姚大安静,绍方德问钱举人道:“姚二偷看的姑娘是她吗?”

    钱举人梗着脖子,坚决摇头:“不是!在下不认得她,与在下在一块的是婢女小婉。”

    “那她身上的血是哪里来的?”绍方德又问。

    钱举人道:“那大人就该问问贾姑娘自己了。”

    绍方德请了医婆上前来。

    医婆道:“大人,那姑娘受了大刺激,就是……”

    堂上全是男子,医婆叹了一口气,想到小泵娘可怜兮兮的样子,到底没有全说透。

    可就这半遮半掩的,该听懂的还是听懂了。

    绍方德皱眉,暗骂那背后之人过分,多大仇多大怨,要这般害一个姑娘家?这不是要逼得人活不下去嘛!

    转念想到年前冻死的祖孙三人,绍府尹想,对方真的没有把人命看在眼中。

    贾桂也听见了,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医婆,又看了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贾婷,他冲到钱举人跟前,一把揪住了对方的领子,恶狠狠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你这个混账东西!”

    钱举人手无缚鸡之力,哪里是贾桂的对手,被勒得气都接不上。

    两个官差来帮忙,才把他救了下来。

    姚大在一旁咕哝:“明明是相好的通奸,怎么成了跟被害了似的。”

    贾桂气得抬脚要踹姚大,姚大一个趴地翻滚躲开了。

    “你别胡说!”贾桂抹了一把脸,上前附耳与绍府尹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了,昨夜犬子带着小女出门看灯,走散了,小王爷遇见犬子时,他应当正在寻找妹妹。

    我们一家找了一整夜,愣是没有半点影子,急得内子都晕过去了。

    结果大早上,街上就说小女伤人还……

    我是不信的,小女绝对不可能跟什么举人……

    小女肯定是被人掳走的,事情闹这么大,一定有人算计。

    在朝为官,谁没有几个敌人?可到底是什么人,要报复到我女儿头上去?

    绍大人,事已至此,旁的都不提的,我贾家认亏,但这个畜生东西,决不能放过!”

    贾桂起先还压着声音,但心情激动,后续就压不住了,断断续续的落到在钱举人耳朵里。

    钱举人跳了起来,指着贾桂道:“不是在下,在下没害过她,冤有头债有主,贾大人别算到在下头上来。若是想逼迫在下,那鱼死网破,在下咬定是通奸,不改口了。”

    贾桂被人威胁到了头上,恨得要扑过来揍钱举人。

    钱举人连滚带爬地躲,绕到了绍方德的背后,扒着他的衣角喊道:“绍大人,您一定要换在下清白,您先把在下关起来吧,贾大人失了理智了,在下哪敢出府衙半步呀?”

    贾桂明显是被气愤上:“用刑!用大刑!我就不信这混账不说实话!”

    眼看着事情更不像话了,孙恪这才拍了拍手,示意几人安静,道:“贾大人莫要为难绍大人了,这钱举人有功名在身,没有定罪革功名之前,谁能对他用刑?

    这事儿这样吧,钱举人想去牢里待着那就去,贾姑娘也要养养精神,案子还有一苦主在医馆里昏着呢,等姚二醒了,让他也说道说道?”

    事情只能暂且如此。

    钱举人有功名,贾桂还真不能把对方怎么样,否则吃官司的就是他自己了。

    绍方德也觉得缓兵之计挺好,一出戏下来,他也需要一个总结分析的工夫,来理清其中所有关系。

    姚大反而不乐意,他是白丁,他不想待在衙门里,得了孙恪一番保证,才战战兢兢地跟着衙役去了。

    贾婷此刻不得归家,绍方德给她在府衙里寻了干净屋子暂且住下,让医婆照看着先。

    大堂里静了下来。

    贾桂也冷静了许多,朝孙恪和绍方德作揖道:“我心里乱,也说不出什么场面话来了,这案子能否先替小女遮掩一二?我宁可让外头说,她被掳走后伤人逃出,也不想那内情叫人知道。”

    孙恪抿着茶没有说话。

    绍方德宽慰了贾桂几句,等贾桂离开后,他转头看向孙恪,试探着问了一句:“刚才小鲍爷说您知道些内情,不知是……”

    孙恪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问了旁的:“绍大人觉得那姚二醒来会说什么?”

    绍府尹一怔,认真思索起来:“姚二指证贾姑娘,贾姑娘和钱举人肯定不会认罪,事情就僵住了,可衙门又不能不理会姚二的证词,除非能寻到贾姑娘是被掳走的证据,否则……”

    他一面整理思绪一面说着,讲到这儿,自个儿品出味道来了,瞪大眼睛道:“不对!如此一来,钱举人就是个死局。”

    只要姚大、姚二不改口,那掳走也好,通奸也罢,钱举人必死无疑,他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钱举人好端端的,演这么一出必死的戏多什么?

    真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钱举人还在配合这出戏,是他认定自己不会死,所以,姚大、姚二必然会改口。

    孙恪也是这么想的,慢悠悠道:“改口了,衙门里定不了罪,但外头怎么看就不好说了。”

    绍方德迟疑道:“对方的目的真的是贾大人?”

    “也可以这么说,”孙恪起身与绍府尹告辞,“这案子不用急,慢慢看戏就好了。”

    绍府尹讪讪笑了笑。

    孙恪罢走出府衙,亲随就上来禀报,说是永王爷进宫去了,圣上请小王爷也入宫一趟。

    小王爷无奈,掉转头进宫。

    御书房里,圣上阴沉着脸批折子,永王爷坐在边上,盘着手中的一对核桃,神色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