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04章 临返回前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04章 临返回前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张子文与毛**的婚礼确实就如他事先亲口所言很简单,可也透着浓浓的新人新气象的喜庆。

    县邮局和供销社混搭一起的职工食堂内,大厅摆放了一桌桌简陋的喜宴。而菜色更是比今年老张家的除夕夜、姑奶奶正月初三上门宴席还寻常。

    用张子文他那个时不时撇嘴的大伯娘的话来说,真是够寒碜。

    可真寒碜吗?

    倒是不至于。

    要知道现在能让你一大家十几口子人,就随个三块钱的所谓大礼,却让你们不光品尝到了肉味,还吃了白面馒头,顺带着还想吃不了兜着走,那还是真不可能。

    不是张美丽没有事先安排好,而是她真不敢乱来。这年月穷很光荣,有钱人可是都关在牛棚里呢。

    尤其张春明和张美丽两口子还真不是对外人抠唆的人。哪怕平时再节省,他们也不会亏了来贺喜的客人。

    因而为了大儿子婚礼,年前夫妻两人可是费了不少心血和精力,特意回村准备了半扇猪肉还有不少冻鱼。

    抛去今儿一早接新娘子时给带的离娘肉,还有正月她回娘家拜年时,给老爹老娘和自己娘家三兄弟的四刀肉,就连大年三十儿,他们家也宁愿包一顿白菜多肉少的饺子意思意思,就担心委屈客人。

    可剩下再多的肉也经不起二十来桌酒席的消耗。原本没打算邀请的老同事们,他们来了,连街坊邻居们都来了,还能赶人走不成?

    这不,最后还是单位的厨房师傅看懂张美丽的为难,用他一手好刀工切得像a4纸那样薄的猪肉做成扣肉。

    要说这点还真不能不佩服人家师傅的好刀功。嘿嘿……谁多吃一片,其他人可不就吃不到肉了?

    被几个妯娌惦记了很久很久的喜宴,居然没有八大盘,还说是城里人呢,可不就成了寒酸样儿?

    可既然是酒席,当然也要有酒。酒呢,想上茅台,东北高粱烧?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张子文家够买得起也不敢太招人眼红。

    一溜的一桌一坛农家自酿的烂红苕干酒,还有桔子味的汽水儿。说实话,张美丽两口子这回真可谓用心良苦了。

    所幸结果喜人,这一番心思也没白费,大儿子的婚礼现场气氛相当热闹。

    尤其在张子文和毛**这一对新人的同事们献上他们的贺礼时,那更是各个来宾们在新婚夫妻俩人的领头上司带领下的那一阵阵热情的鼓掌祝贺。

    寻常大多数同事、朋友、邻居、街坊的都是随小份子,有三毛的,有五毛的,再根据份子凑了多少钱,再给新人买个生活用品:如铝锅呀、暖壶啊、洗脸盆呀、镜子呀、一对儿枕头套什么的。

    可这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们敢于打破陈规,采用了绝招,这心思妙啊!

    他们除了赠送主席石膏像外,还送了不少一两毛钱一张的主席像年画。有招手的、有坐着的、有整身的、有半身的,反正感觉特多。

    而这些礼物送得又恰到好处,在这红色闪闪的年代,为一对新人的特色誓言又增添了一份庄严。

    吃过婚宴,通常晚上就该“闹洞房”了。

    这时的闹洞房非常简单又朴素,尤其在县城更不会花样百出,甚至恶意玩点什么出来而闹出人命。

    这年月就是早前刚解放的如下林村那样的光棍村,或那些闭锁的娶共妻的小村庄,只要有族长族老在,他们也不会允许这些伤风败俗的事情影响名声。

    至于私底下什么扒灰,什么勾搭……那也就是在私底下。别说以前要沉塘,就是现在一有苗头就会被斗破鞋。

    酒席散了,冬季日短,早早的,大地就陷入黑暗。

    灯光下闹新房的喜庆时刻即将来临。

    崭新崭新的新郎、新娘,先后前来贺喜的宾客分发了糖果,之后请新郎新娘唱一段红歌,再戏弄张子文和毛**讲一讲谈恋爱的经过。

    一说到开心处,引得哄堂大笑。最后再有人出点小题目,大家一起做点小游戏。大家也就怀着意犹未尽、依依不舍的心情依次散去。

    总得给新郎新娘共度良宵吧?

    可惜,今晚就是张子文再如何等下看美娇娘,他也不得不收敛起色心。概因明儿一早平安哥仨就要回京了。

    新房内毛**先从陪嫁的木箱内,将明早敬茶要赠送的礼物拿出来,顺带着羞答答地看了眼真成了她爱人的张子文,涨红了脸,细声问道:“真没关系?我可听说小雅表嫂给弟妹们一人一块钱。”

    张子文乐呵呵地看着她,笑道:“你给平安三兄弟十块钱都比不上你亲手做的鞋垫。他们更重心意,这点随我老舅和老舅娘。”

    毛**犹豫地看了看他,迟疑道:“那我真的就给舅舅他们送一双自己纳的布鞋了?”

    张子文好笑地看着她,“你是打算这一辈子都跟我这么说话?我记得前不久还有人朝我喊女人是半边天,夫妻应该平等。”

    毛**失笑道:“也就是说了这么一句,倒是让你念念不忘。我要是样样自个拿主意不和你商量,信不信我娘就削我?我算是瞧出来了,你是她亲儿子,我是外头捡来的。”

    “没事,我妈不是跟娘一样都喜欢颠倒着来嘛,她可不是也很喜欢你。现在好了,你们又有话题,以后你们就可以整天黏在一起,再也不用说我,什么话还没说完,这又要开始催了。”

    毛**闻言莞尔一笑。她的这位婆婆性格开朗,为人又开明,更是有一说一,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如何让自己不喜欢?

    尤其那什么大伯娘、二伯娘什么的一大堆,不是话里含沙射影的酸自己几句,就是倚老卖老的“指点”时,次次被婆婆给怼了。

    嘿嘿……她喜欢这样的婆婆,而不是像她娘一样,一辈子活在妯娌的围攻下反而事后自己生闷气。

    身为家里唯一的女儿,还是老幺,虽然她也如同小泵子丫丫一样被父母宠着长大,可她最无力的一点就是不管那些隔房长辈行事是否对错,她都得被父母以家教为理由给压着道歉。

    要她说,有些人,有些人你忍了他们一步,他们反而更会得寸进尺,还不如直接撕破脸皮再也不来往。

    “想什么呢?咱们快去快回,时间太晚了,呃……”张子文话说到一半,这青瓜蛋子下意识地红了脸,眼神躲闪着吩咐道,“多套件棉袄,外面天气冷。”

    一对新人套上大衣,出了东厢房的新房,这才发现家里人都走了,还真留下空间给他们夫妻两人。

    见状,毛**更是通红着面庞,低头率先一步走到门口等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