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03章 何曾忘记?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03章 何曾忘记?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过不了两天,他们就回家。”张国庆安慰完,又关心的问道,“你中午在单位又一个馒头一碗汤?”

    周娇好笑的斜了他一眼,日日问候一遍,知道你是关心人,可未免太小瞧人了。她呀,早就换菜色了,好不好?

    张国庆开着车子的同时,眼角余光还不忘时刻关注媳妇眼神,见状失笑道:“我来猜猜……这回又是大白菜炖肉丝?”

    夫妻两人乐得同时呵呵直笑。

    说起食堂的肉,除了红烧肉、梅菜扣肉这几道荤菜外,但凡炒白萝卜也好,烧大白菜也罢,还真是可怜见的只见一点油花和接近全无的肉丝。

    如今的伙食与周娇初进单位相比,还真是天差地别。至今还“存活”的后勤老主任可真不敢随意改动了。

    人心是件很可怕的东西。原先他为了造福同事们而改善了伙食,结果一阵歪风吹来,却又被个别同事举报他用公家财产收买人心且追求享乐主义。

    真是冤枉死人了,人家一没有往自家挪一根葱,二更没有因为所谓的收买人心后升官。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要不是实在看不下去的周娇联合了财务部的同事们要求彻查账目,有理有据的举着证据力保老主任清白。

    估摸老头子真要含冤而死。因而他如今岂敢?又岂会愿意白白的喂饱了那些落井下石的白眼狼?

    夫妻两人笑着笑着,也想到了这点,各自暗暗叹了口气。形势比人强,如今可不就是如此。

    张国庆关心完今儿媳妇中午用了什么主食,吃了什么菜后,随即慢悠悠地问道在单位有没有遇上麻烦事?

    周娇也没隐瞒他,很是详细地讲了讲下班前的两件事:一件自然是出差问题,这个还得等上面最终确定。有时候不是单位内部名额先公布就行了,随时随刻都有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意外。

    再一个关于临走前那段小插曲儿。

    倒不是她小题大做,女人要是狠心玩起招数,那比男人花样更多。没瞧古来今往多少英雄豪杰,他们往往就是倒在女子手上。

    张国庆一听就明白,出差的时候还得再等等,起码是孩子们回家之后的事情。眼前这事不急,倒是关于金丽娟这个女人要多加关注。

    他宁愿相信无风不起浪,可也不愿意她身边出现一丝的不安全因子。尤其当身边的环境变了,很多人心里会起了变化。

    为了达到一些目的,什么下三滥的招数不会出现?

    车厢内周娇听完张国庆的想法,不赞同地摇了摇头。倒不是说不赞同他的想法,而是不想他在这关键时节分散精力在她身上。

    “真不用?还是没必要?”

    “是真没必要,她最多说几句酸言酸语。我单位内情况很复杂,我怀疑有人想借我的手搞事情。”

    张国庆依然不放心,“会不会出现意外?”

    “意外?”周娇好笑地斜了他一眼,“你也以为我是凭家世坐上这个位置?沈昭总也是大学文凭,家世也不错吧。”

    “那倒没有。我媳妇有颜有才,手段不缺,就是哥哥我不放心呢。要是能将你变变变,变成小小一团随时可以放在兜里就好了。”

    周娇翻了一个小白眼,怪嗔道:“最好晚上又变大,是吧?”

    张国庆顿时笑喷……特意朝她眨了眨眼。要不怎么会说,他最喜欢他媳妇呢。瞧瞧,最了解他的人可不是她?

    “没羞没臊!”

    “对你,我要是还要这张脸,哪来夜夜笙歌?”

    口花花的张国庆眼角余光瞟见媳妇一霎时通红的脸,立即麻溜的转移话题,正经得好像与刚才不是同一人。

    “要以干爸的说法来看,我估计咱们儿子在老家该受委屈了。”

    周娇想起赵传光在电话里所说平安哥仨在老家一系列行动又是玩杀鸡儆猴,又是拜访几位长辈话里话外暗示公是公、私是私。

    她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不会,打了一棍子再送了一颗糖,这样的手段对于他们来说信手拈来。你该对他们有信心。”

    “爹娘该对他们哥仨有想法了。唉……这三个傻孩子,坏人留给我这个当爸的来干多好,何必惹人厌呢。”

    周娇无语地看了看他,低头玩弄起手指甲,而心里却偷偷的暗自腹议:你确定你狠得下心?婆婆要是一把眼泪,哗哗啦地流,她估摸自己都无法无动于衷,何况两世痴盼母爱的你?

    “现在子文的婚礼也该结束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又有什么乱子出来。姐夫他家那几个嫂子可不是善茬,希望孩子们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子武也该退伍了,不知会不会跟孩子们已经碰面。他倒和小右不同,要是没有停止高考,以他的成绩绝对会成为咱们小学弟。

    我原本想着他从小身子就弱,高中一毕业去哪个工厂待几年,等将来高考也好,等推荐上大学也罢,走技术这条路最适合他。结果这傻孩子就被小右给拐去当兵,现在退伍了又要从头来。”

    ………

    一路上,周娇听着他对于各个侄子外甥们的念叨,也算知道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些孩子们,可有一句话说得好,孩子们大了,各个都有想法了。

    所以你想法就是再多,可他们不依照你的心思,你又有什么办法?别说侄子外甥,就是亲生儿子,将来选择自己的活法,当父母的都无法强压,何况外人。

    “我总记得那几年我们在老家,这几个孩子是真好,又孝顺又懂事又乖巧。娇娇,你还得记得吧。

    那时喜子才多大,每天不是带着摇摇晃晃的弟弟妹妹们打猪草,就是帮我们看着小平安。你给他们几个小的倒奶粉、倒麦乳精喝,他们总会先偷偷的咽口水,还一直摇手说留给弟弟喝。

    麦苗那会才几岁,缝了一半的小围兜,手指都扎出血了,还非要缝好给平安擦口水。小左右见了闹着说那布太粗了会磨坏弟弟小嘴,结果把他们小背心给剪了。

    哈哈……被娘揍了好几下,还边哭边嚷嚷着小背心可软了,一点都不会擦坏小弟弟的小嘴和小脸……

    唉……如今好了,离得远了,倒是疏远了……”

    周娇何曾忘记?

    那几个孩子平时跟着她接触的时间最多。比起后世那些小霸王、小鲍主,乖巧得让她都心疼。

    要不怎么说孩子们长大了真不好。

    现在还没呢,以后各自再成家、生儿育女,那又是一种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