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最新章节 - 第1005章 商量件事咋样?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第1005章 商量件事咋样?

作者:红烧豆腐干书名: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类别:玄幻小说
    “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咋就带新媳妇大晚上跑出来,咋不早点睡,过来干啥?有啥事不能明早再说。”

    张母一见到最不应该出现的大外孙居然领着新媳妇过来,一边忍不住埋怨,一边赶紧拉着新外孙媳妇进屋。

    张子文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脱下大衣往里一走,见到挤满人的客厅,居然连他爷爷奶奶也在场,顿时失笑。

    “我说家里怎么没一个人,感情你们都聚在这边唠嗑。”说着他看向平安哥仨,“明儿几点出发?”

    “哥,你还真跑来了,明天你们都不用过来,我们明早开车直接走。”平安笑着看了看大家,又看向毛**,“表嫂,你和大嫂有假期或者有出差来京城记得找我们,我们哥仨带那你们去逛街。”

    毛**和龚小雅点头称好。不用孩子邀请,去了那边也要向长辈们问好,尤其她们也想见见传说中的老舅夫妻俩人。

    六一和五一对于这两位嫂子没什么可挑剔,又不是自家亲嫂子,等平安话落,笑眯眯地连连点头。

    能维持住现状,他们已经很满意。尤其毛**伴随张子文新婚夜到来,这行动代表了他们对自家的真情实意。

    一大家子坐着闲聊一会儿,张老二非常有眼色的先选择撤退,随即长辈们紧跟着离开。就连张爹张母也送要离开的亲家张会计老两口出门。

    剩下一屋子的小辈们就连龚小雅也是见怪不怪,反而刚进门的毛**惊诧不已。早就听说老张家长辈开明,可特意留出空间给他们小辈,这种想法也好,举止也罢,不得不说刷新了她对婆家再一次认识。

    “我们移步去书房,以免影响姥姥姥爷休息。”

    大家对于张子文的建议毫无意见,倒是喜子几位成年的兄弟们调侃地看着他,小登科居然还不麻溜回去,你确定咱们不会故意破坏新婚之夜。

    “这次回去,暑假你们三个回不回来?”

    这点平安还真不好回答。这个寒假已经没去军训,暑假时间他是绝对不允许自己浪费。在他真正成人之前,他想多去体会一些东西。正如他姥爷所说,只有切身体会将来才不会鲁莽做出决定。而这个话题就不适合在场直说。

    平安沉吟一会,摇了摇头,“现在不好说,我们学校学军活动比较多,尤其六一和五一他们偶尔还要学农,那会我们就走不了。”

    张子文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再次见面估计又要两三年。

    他这边在伤感,那边张明佑则没心没肺地搭上平安的肩膀,“五弟,三哥跟你商量件事咋样?”

    “说呗。”平安也不担心他提工作安排。自己三兄弟又不是真的六亲不认,再怎么说也是亲堂哥,最多也就是当时恨其不争,可人各有志。嗯,顺带着提醒二姥爷他们公事公办,可再如何张明佑他也比别人占优势。

    就如农村兵出来要是没门路很有可能会回村当个小队长什么的,最好也就是工厂的保卫科当个保安。

    而张明佑就不同了。他有县城户籍,又有高中文凭,就是进不了公|安|局这样的行政单位,可去工厂当个干事绝对没问题。

    张明佑捅了捅他,使个眼色,“跟我去拿点东西。”

    平安留下六一哥俩陪着他们,随着他来到院子。

    不等他开口,张明佑附耳悄声说道:“咱们兄弟几个做点买卖如何?”

    屋内的灯光透过窗户、门帘投射到平安脸上,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脸色,张明佑拍了下他,“想什么呢?我是觉得咱们兄弟几个就上上班浪费资源。你也知道东北土特产在外省都受欢迎,你说在县城我们几个加上在省城的大哥,还有你们在京城。咱们就是不搞私人买卖,就从村里货拉到京城收购站,两地的差价,这利润有多高?”

    平安听完他这含糊的话,其中意思不用多说。他家是主力不说,还恁麻烦。真要赚这个钱,他五岁就开始动员当时的喜子他们。

    尤其有句话说得好,亲兄弟明算账,尤其一旦牵扯到金钱往来,他更不想最后搞得里外不是人。

    钱嘛,据他了解,他家真不缺钱,别看他们三兄弟天天在外哭穷,可家里四位长辈全是高工资不说,就以他亲妈的小算盘拨得贼拉快,也不可能没家底。

    “咱们五家,各个男孩子不少,我瞧着不赚点外快,以后我爸,二叔,姑姑他们压力不会少。

    大哥娶了个媳妇,彩礼钱虽然说随大嫂带回夫家,可我爸妈好意思要回来?婚礼从头到尾花了五百多块钱。再说大姑给子文哥办喜事,虽然子文哥这么多年也赚了不少工资,可加上彩礼钱也整整花了五百多块。”

    张明佑说完,轻叹了口气,“我们这么多兄弟真要娶个媳妇都各个花个五百块钱,估计老的骨髓都要被榨干。”

    说完,他看着平安,“还有一点你一定不知道。按照咱们老张家规矩,没分家的子女,赚的钱全要上交给父母。我一个月才几块钱,我好意思将来占兄弟们便宜?更别说你大姐眼看着要嫁妆出门。”

    平安微微眯了眯不着痕迹地看着他。

    “咋样?干不干?”

    “年都过了,怎么也要等秋收。三哥,这事急不来,也不可能一口吃出一个大胖子。本末倒置,得不偿失啊。”

    张明佑没好气地白了他眼,“好好说话,少四个字四个字的吐出来。”

    平安还真一字一字地沉声说道:“先、好、好、地、上、你、的班。”

    说完,看着气得差点跳脚的张明佑,他摇头失笑道:“最近上面形势更加不乐观,不管想干什么,还是再等等。哪怕不投机倒把,可小打小闹赚不了钱,闹大了的话,就是我姥爷也护不住我。”

    “不会吧?那位不是出逃死了吗?”

    平安扫了他眼,拒绝回答这些问题。能这么想还真单纯,还真是天真。“先老老实实的上班,这些年多少人有钱都没命用,能领着工资安安稳稳已经是天大福气。

    大伯他们几位长辈那里,你也别担心。真没钱还真各个儿媳妇花高价?又不是娶不上儿媳妇,有这必要吗?我爸几个铁哥们哪个都没花这么多钱。”

    张明佑被他这么一说,心不在蔫地想着他前半句话的意思,随意嘀咕道:“这不是他们自个都开了头嘛。”

    平安懂他的意思,无非就是长辈们自己都出了高彩礼,结果儿媳妇要是少了就失去面子。可面子是什么?

    面子这东西是能吃,还是能得到实际利益?

    他要是娶个媳妇,还想拿来跟他亲妈当初的彩礼钱相比较,信不信连他爸都会抽死他?还娶什么毛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