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三章治病

重生小地主 第五十三章治病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6点)

    上房里,周氏躺在炕上,嘴里不断地哎呦。连秀儿坐在周氏旁边,握着周氏的手。连老爷子披着衣服坐在炕头上,沉默着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地下已经站满了人。大房的连守仁、连继祖父子两个,蒋氏也抱了妞妞站在连继祖身边,二房的连守义夫妻,连芽儿、大郎到六郎几个孩子,三房的连守礼夫妻和连叶儿。

    连守信带着连蔓儿几个进屋的时候,周氏在炕上哎呦的更大声了,人们往旁边让了让,让连守信上前面去。

    “娘这是咋了?”连守信问。

    “娘的老毛病又犯了,心口疼。”连守仁道。

    “娘,你觉得咋样。”连守信走到周氏跟前问。

    “你咋没等我死了再来”周氏骂道,随即又换了哭腔,“我这是活不成了,心里头堵了一块,跟个石头坠着似的……我还活的个什么劲,随便一个丫头崽子就能要我的强……”

    连蔓儿听着周氏连哭带唱地,话头渐渐地指向她。她知道,周氏犯病是假,想法子拿捏连守信是真。这样的情况,还是先发制人,取得主动比较好。

    “奶咋病的这么厉害,这么多年的老病谤咋就一直没治好。”连蔓儿开口道。

    “这是啥场合,蔓儿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这有你说话的地方?”连守仁板着脸道,“老四,不是我做大哥的说你,你把孩子惯的太不像样,就是这次的事……”

    连守仁竟然说话了,那么是不是说,周氏这个时候犯病,已经取得了大房的支持了?

    她连蔓儿的举动,何止动摇了周氏的统治地位,还“侵害”了大房的利益。明明那些粳米、白面、鸡蛋、鸡肉都是大房的专利,现在她们四房,平时最老实,属于连家最底层的人们,突然享受起这些来了,这当然让他们无法忍受。

    连守信老实,但是有人说他的儿女,他可不愿意。

    “大哥,前两天蔓儿她娘的事,多亏了蔓儿跑去镇上,请来了好郎中,蔓儿她娘才捡回一条命来。”连守信截住了连守仁的话道。

    “老四,你这话说的不对。”连守仁晃着脑袋道,“蔓儿一个小丫头她能有多大的面子,王家的幼恒少爷,还有那位石太医能来,那也是看的是我这个秀才的面子,还有咱爹在三十里营子的脸面。”

    “大伯说的对。”连蔓儿马上点头道,“这次奶病的这么严重,干脆咱们还是请石太医来。我听人说,石太医原来在宫里的时候,还专门给皇帝的娘看病,几十年的病谤都给治好了。请石太医来,管保能治好奶的病,奶以后也不用受罪了。”

    连守仁有些慌神。他方才将话说的太满,如果连蔓儿提出让他去请石太医,那就糟了。

    “我看行,大哥你说那?”连守信问连守仁。

    “给我娘都请了,咋能不给我奶请。”连蔓儿就道,“就是上次人家来,救了咱家一条人命,在咱家连口茶水都没喝就走了。我听说,石太医轻易不给人治病,就是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家拿着千八百的银子去请,也请不来。”

    “我听说,那些个宫里出来的太医,出诊一次,那诊金是论金子算的。”连守义为了表示他也是个学识渊博的人,插嘴说了这么一句。

    “……诊金钱咱没给,还有那药钱,都是王家少爷给垫的。人家救了咱一条命,这个人情,咱就还不完,没有还欠着人家钱的道理。咱这就去给娘请石太医来,顺便把诊金和药钱给人家带过去。”连守信就对连老爷子和周氏道。

    连老爷子放下旱烟,“老四说的没错,咱欠了人的情,不能再欠人家的钱了。该多少,就给人家送多少。”

    “爹和大哥都看了,那副救命的药,光是药钱就得五两银子,还有济生堂派来的陆郎中,马车人夫的,怎么着也得给人家十两银子。石太医那边,真按照人家平常的行情给,咱砸锅卖铁也给不起,咱就厚着脸皮先封个五十两的谢礼,另外再买两坛酒、一腔羊,少是少了点,也尽一点咱的心意,以后等咱宽绰点,再给人家补上。”连守信老老实实地道。

    连守信这一番话说下来,屋内顿时变得寂静无声。

    “娘,你先拿七十两银子,我这就给你请好太医去。”连守信对周氏道。

    连守信每说一个数目,周氏的嘴角就跟着一抽,现在说让她拿出七十两银子来,那简直就跟割她的肉一样。周氏猛地从炕上坐起来,一巴掌上扇到连守信的脑袋上。

    连守信没有躲,硬生生地挨了这一下,连蔓儿看着都替他疼。

    “奶的病好了,看这一巴掌打的多有劲。”为了不让连守信这一巴掌白挨,连蔓儿立刻拍手道。

    周氏那红脸膛,瞪的老大的眼睛,还有挥出的巴掌,真真称得上是虎虎生风。

    “真好,奶的病这么快就好了。”连枝儿几个也忙应和。

    周氏怒极之下,打了连守信,已经算是破功了,就不好再躺回去装病,干脆又指着连守信骂了起来。

    “七十两银子?你以为我是开了造银子场?你那媳妇好金贵的一个人,是银子打的还是金子镶的。想要钱,你干脆把我这一把老骨头卖了……”

    “这笔账我没多算,这确实是咱连家欠人家的。这几天忙着,一直没提。娘,你看,也过了这几天了,咱也该上人家拜拜,把钱和礼送过去。”连守信就和周氏商量。

    “要送你自己想办法,我没钱。”周氏一口拒绝。

    “娘,别的事我从没求过你,吃的穿的我没争过,但是这笔钱,咱不管咋样,也得给人家凑出来。”连守信道。他老实人认准的事,格外坚持。

    周氏气用手指着连守信。

    “老四,你变了,你学坏了,是你那婆娘教坏了你。”

    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连守信是从来不要钱花的,现在竟然也跟她要钱,而且一开口就这么多,这样周氏分外难以接受。

    “娘,我正经和你商量,看咱能凑出多少钱来。要实在没钱,咱、咱就跟以前给我大哥办事那样,先当当,以后我赚钱慢慢还回来。”连守信有些艰难地说道。

    “当个屁”周氏呸了一声,“你说的轻巧,到时候你拿啥还,你舍得卖你儿子,还是卖你闺女,还不得是这一家人替你拉饥荒。我养儿养儿,图的是你养活我,现在还要我给你出钱,我养活你这么大干啥,你给我滚。”

    “奶你咋这么说话,我娘也不是自己愿意差点丢了命,我娘不是连家人?咱是一家人?”连蔓儿道。

    “你们都给我滚,我连家没有你们这样的败家子?”

    “奶,败家子也是连家人,现在欠了钱,你就要把我们分出去,这可不行。”连蔓儿道。

    连蔓儿一个分出去,却提醒了周氏。

    “对,我养活不起你们,你们给我分家另过去吧。七十两银子,你们自己个还”周氏立刻道。

    连蔓儿暗自握拳,分家这句话,终于从周氏嘴里说出来了。

    这些天,连蔓儿看明白一件事。连守信和张氏就算心里有了分家的想法,但要他们提出来,却是千难万难。而且,这个社会环境决定了,如果他们提出分家,弄不好就会落个不孝的名声。但是如果是别人提出来的,尤其是连老爷子或者周氏提出来的,那就完全没有问题。

    张氏小产,得有一个多月干不了活,还要吃好的喝好的补身子。这才刚开始,就已经有人不愿意了。如果他们在表现出来他们已经不是可以随便拿捏的包子了,就算他们自己不说分家,有人也得要他们分。

    何况现在又多出七十两银子的饥荒来了那。

    这七十两银子的饥荒,不仅治好了周氏的病,还让周氏主动提出了分家。

    “爹,奶让咱分家那。”连蔓儿故意哭丧了脸,“那钱咱拿啥还啊,咱不分家。”

    “我说了分家,你们不想分,也得给我分出去。”周氏立刻得意地道。

    连蔓儿默默地扭过脸去,在禁不住激这一点上,周氏和连秀儿还真是母女。

    “哪个敢说分家,你个败家婆子”连老爷子听到周氏先说分家,就呛了一口烟,没能立刻拦住这个话头,结果又被周氏板上钉钉地加上了一句。连老爷子怒极,随手将扫炕的笤帚朝周氏打了过去。

    周氏头上挨了一下,头发立刻就乱了,人也懵了。连老爷子不同于大多数的庄稼汉子,他从不对老婆动粗,这还是他第一次朝周氏动手。

    周氏又羞又气,合身就扑进了连老爷子的怀里,张开十个手指头朝连老爷子脸上挠去。

    “你敢打我,我给你生儿育女,这么大年纪了,你还打我,我还活着干什么……”周氏一边挠一边骂。连老爷子也只好挥舞手脚招架。

    “你个老婆子疯了,你疯了,我休了你……”

    连老爷子和周氏老两口子打起来了,大家忙上前拉架,顿时屋里哭声、骂声、叫声,热闹成了一片。这一闹,就闹到了天快亮了,才消停下来。

    连蔓儿几个回到西厢房,张氏因为不能下炕,却听见了上房的动静,就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守信闷着头不说话。小七就凑到张氏跟前,巴拉巴拉跟她学说上房里发生的事。

    “蔓儿,你只说能治好你奶的病,可没说,会闹到分家。”连守信问连蔓儿。

    “爹,你刚才算的那一笔账,有虚的没有?”连蔓儿不答反问。

    “当然没有,那还是少算了的那。”连守信道。

    “那这笔钱,爹你算计着,咱家现在能出的起不?”连蔓儿又问。

    “你奶那的现银子,应该差不多。”连守信道,“就是不愿意拿现银子,当一两件东西,也能凑够,等卖了粮食就能补上一大块。”他算的七十两银子,就是按照连家现在能拿出来的银子算的。

    “这笔钱,我现在实在拿不出来,先让你奶给垫上,以后我一点点的还。”连守信又道。他现在心里很痛苦。

    连蔓儿叹了一口气,包子的一个通病,就是善于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爹,你刚才也把这话跟奶说了,结果奶是咋说的?”

    连守信没有回答。

    “这笔账不是虚的,迟早要提出来。爹,你想想,就算刚才不提,过些天再提,结果会有啥不一样吗?”。连蔓儿问。

    连守信沉默。

    “爹,你既然能想到大伯做官后,咱们家不分也得分,咋就想不到会出现今天的情况那?我不想说别的,就一句话,患难处见真情。”连蔓儿道。

    连守信坐在炕上,抱住了头。连蔓儿说的没错,连守信能想到兄弟们不肯和他共富贵,可连守信想不到在他困难的时候,提出分家的会是他的亲娘周氏。

    “你爷不是不答应分家?”张氏心情有些复杂地道。

    “就算爷不答应,要是其他人都愿意分家那?”连蔓儿道,“我是说,其他人都愿意把咱家分出去。”

    “我这身子这次是亏大发了,就算是救活了过来,以后还不知道咋样,”张氏露出一个凄凉的笑容,“咱还欠了这一大笔债和人情,人家不愿意分担,咱也不能说啥。”

    “对,咱不连累他们。”连守信站起身,“我这就去和爹说,咱分出去过。”

    如果能早有这一句话,事情又何至于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或许早早地分了家,张氏也不用失去那个孩子了。

    但是连蔓儿还是拦住了连守信。

    “爹,你现在别去,爷正在气头上,咱等两天,等爷消了气,咱和爷好好说。”连蔓儿道。

    “蔓儿说的有道理,现在去,可是火上浇油了。”张氏也道。

    连守信想想,觉得有道理,也就点了头。

    “这两天咱也别露出分家的意思来,免得人说三道四的。”连蔓儿又嘱咐道。

    大家都点头。

    分家当然要分,等两天也不是等连老爷子消气。周氏说出分家那句话的时候也许有点冲动,但是却一定有人将这话听进了心里。这两天肯定就该忍不住了。

    她要分家,同时还要赚个好名声,该是他们家的利益,一点不能少。

    感谢大家的粉红。

    肥章,继续求订阅、粉红、推荐,各类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