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十二章 拉锯

重生小地主 第五十二章 拉锯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二更,求粉红。

    “啥,鸡是你杀的?你那嘴是害了馋痨了,我这么大年纪,几只鸡从小喂到这么大,我都舍不得吃,你就先吃上了。你咋不就杀了我那。”周氏指着连守信骂道。她明知道那鸡是给张氏吃的,不好骂张氏,就骂连守信。

    连守信有些讪讪地。他是老实人,习惯了吃苦在前,享受在后,现在吃到了前面,心中莫名地就有了一些罪恶感。

    可是这鸡是给张氏吃的,张氏没了孩子,还流了那么多的血,这老母鸡正是张氏需要的。至于连蔓儿说杀鸡是周氏知道的,周氏却说是背着她杀鸡。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心里疑惑,见连蔓儿不出声,他更是猜出了事情的原委。

    那么只能是他来承担这个责任了。

    连守信就低了头,任周氏怎么骂他,他也不吭声。

    “我娘做月子,咋不能吃只鸡。就算把鸡都杀了,能换回我娘的好身子,那也值得。”连蔓儿开口道,“奶,我和你商量过的,你不答应,还骂了我和我娘。我娘在你心里还抵不上一只老母鸡值钱?”

    “果然是你,你个小丫头片子要我的强,老四,你和你媳妇就是这么孝顺老人的?”周氏指着连守信道。

    “吵吵啥,一只鸡,吃就吃了吧。你还不该早想着给老四媳妇炖一只吃?”连老爷子道。

    周氏听连老爷子这样说,几乎气了一个倒仰。

    “我老天拔地,起早贪黑地侍弄这几只鸡,要吃是吧,好,我今天都杀了,让她吃个够。”周氏蹬蹬蹬从屋里出来,从外屋菜板子上抄了一把菜刀,就奔鸡圈去了。

    连守信、连守义、连守礼、何氏、赵氏,还有二房的几个半大小子都跟了出来。

    周氏虽然是小脚,现在却走的飞快,何氏虚拉了一把,当然没拉住,周氏挥舞着菜刀就进了鸡圈。

    连守信第一个就要追过去。

    连蔓儿心中一动,她知道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

    她早就料到,杀了一只鸡,周氏绝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些鸡是周氏的命根子,她舍不得,心疼,如果这只鸡是给连守仁或者连秀儿吃了也就罢了,偏偏是张氏吃,周氏心里绝对容不得。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在周氏看来,是她连蔓儿挑战了周氏对这个家的控制权。

    周氏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像别的乡村老太太,有的还要下地干活,甚至上集上去卖个东西赚家用。周氏对这个家,对儿女的控制权,主要就是控制饭食。比如说每次做饭,要用多少米,要用多少面,要吃什么菜,必须要周氏来定。当然,你每次问她,她都会训斥你,说“我这么大年纪,还要伺候你们”之类的话,但是如果你不经过她的点头,稍微拿了一点主意,那接下来的肯定是狂风暴雨。

    现在不是一碗糙米,一碗糙面,一碟后园子的菜,而是一只老母鸡。那么接下来的就不仅是狂风暴雨,而是龙卷风、大地震。

    周氏现在要去杀鸡,就是要连守信他们向她服软。而连守信服软了之后那,一切都会回到原点,连蔓儿所作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

    连蔓儿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爹,”连蔓儿拉住连守信,“你听,我娘在叫你。”

    连守信去追周氏的脚步就顿了一顿。

    “娘刚才就一直说不舒服,肚子有点疼,爹你去看看,要是不好,咱还得快点请郎中来。”连蔓儿焦急地道。

    连守信一听说张氏肚子疼,顿时有些慌神。那天张氏的样子把他给吓着了,生怕张氏再出点什么事。他心想,这边有连守义、连守礼,两个嫂子,一大群孩子还能拦不住周氏,因此他忙转身往西厢房跑。

    连蔓儿随后跟了过去,见连守信进了门,她就把门关上,并从外面给插死了。

    然后连蔓儿就站在厢房门口,连枝儿、五郎、小七几个也跟来过来。那边周氏已经进了鸡圈,连守义和连守信抱着她,正往外劝她。周氏使劲挣扎着,一边挥动菜刀。

    “都杀了,都杀死了干净。”

    因为两个儿子抱着,周氏的菜刀根本就落不下去。连守信是实心实意地拦着周氏,连守义可不是。他和何氏交换了一个眼色,这些天肚子里没有油水,周氏要真砍死砍伤几只鸡,那就能炖鸡肉吃打牙祭。

    周氏见只有二儿子和三儿子来拦她,连守信跑西厢房去了。她心中更加恼怒,一边大骂,一边没头没脑朝鸡群里砍,一群鸡都吓的四下乱跳。

    连守义看连守礼拼命抱着周氏,这样下去,是吃不到鸡肉的。他就暗中脚下使了个绊子,连守礼没防备,往旁边一歪就倒了。连守义也放开周氏,去扶连守礼。周氏使足了力气挥刀,后面的阻力突然消失,她收刀不及,那刀就真的砍到一只鸡的背上,顿时见了血。

    “啊……”周氏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可又骑虎难下,今天不分出个高下来,以后她还怎么辖制这些儿子、媳妇、孙子、孙女的,她只能挥刀继续往下砍。

    连守义假装扶连守礼,实际就是拦住他不让他上前。外面赵氏是个胆小的,看见周氏拿了菜刀,立刻带着连叶儿也躲西厢房门口来了。何氏倒是不害怕,不过他心里也巴不得周氏杀两只鸡,所以只在外面嘴里含糊地嚷嚷,二房的几个半大小子也是同样的心思,谁都不上前去。

    结果周氏接连砍伤了两只鸡,也没有人真来拦她。她自己心疼不过,又气又伤心又羞愧,一把扔了菜刀,就坐在满是鸡屎的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连守义这才放开连守礼,两人上前去架起了周氏,送回上房来,何氏则是连忙进了鸡圈,将两只受伤的鸡抓在手上。

    “蔓儿,蔓儿开门。”西厢房里,连守信喊连蔓儿开门。他方才一回到屋里,问张氏是不是不舒服,张氏摇头说没有,他就返回身来,想要去拦周氏,结果门打不开。他就明白上了连蔓儿的当。

    连蔓儿看了看,周氏的气势已经被消磨了大半,尘埃差不多也要落定了,就打开门放了连守信出来。

    “蔓儿,你咋……”连守信想责问连蔓儿为啥骗他。

    连蔓儿还没说话,连枝儿、五郎和小七就都靠过来和她站到了一起。

    “爹,你要说就说我。”

    “爹,你要打就打我。”

    几个孩子抢着道。

    几个孩子这么乖巧懂事,真要打骂,连守信下不了手。听着上房里周氏的哭骂声,连守信叹了口气,蹲在了地上。

    上房里,连老爷子铁青着脸,慢慢地卷着旱烟。

    “哭,哭啥哭,看看你做的那事,你不嫌个磕碜。我都嫌磕碜。你趁早消停点……”

    连老爷子呵斥周氏,何氏就拎着两只死鸡进来了。

    “爹,娘,这两只鸡让娘砍死了,咋办?”何氏问。

    周氏一听,也不哭骂了。她明明手下有轻重的,怎么会把鸡真的砍死。她忙起身来看,两只鸡确实是死了。她就明白,这肯定是何氏想要吃鸡肉,暗中下的手。可鸡是她砍的,也是她说要砍死,现在是她有苦说不出,连心疼带气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死都死了,炖了打牙祭吧。”连老爷子卷旱烟的手微微有些发抖,“咱们炖一只,另外一只给老四媳妇送过去。”

    “爹,老四媳妇不都杀了一只吗,咱们这么多人,两只还不够吃那。”何氏不愿意。

    “老四媳妇坐小月子,你们哪个生了啥毛病?”连老爷子平时不愿意管儿媳妇们的事,就是他自认是个有身份的人,跟媳妇说话不方便,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了。“你要不愿意,连一只也别吃,都给老四媳妇送过去。”

    何氏听见连老爷子这么说,不敢再说别的,只得嘟着嘴,挑了一只小些的给张氏送过来。

    张氏看见是一只还在下蛋的小母鸡,就先心疼了。

    “他奶可真下的了手,这只芦花鸡还在下蛋那……”

    “老四媳妇你要不吃,我就拿……”

    连蔓儿就过去把小母鸡接了过来,“娘,二伯娘给咱送过来,这是二伯娘的情分那,不能伤了二伯娘的面子。”

    “你这小丫头。”何氏看了看空了的手,干脆坐到炕沿上,“上次吃白面饼,多亏了蔓儿,这次也是,俺们一大家子都是借了你们的光,才能吃顿鸡肉。”

    “二伯娘,你这话我可不敢应承。刚才我们都看的真真的,这两只鸡就受了点伤,还活蹦乱跳地,养养就能好,咋地二伯娘你一拿到上房去,就成了两只死鸡。”

    何氏见连蔓儿接了她的底,也就不好再说别的话,就说要去做饭,转身走了。

    这天晚饭,连家就吃上了炖鸡肉,只是有的吃的开心,有的吃的咬牙切齿,还有的吃的心事重重。

    半夜里,连蔓儿正睡的香,连秀儿就在外面将门敲的震天响,说是周氏犯病了,让他们都快点过去。

    一家人忙起来穿衣服,除了张氏不能起炕不能去,大家都要去。

    连守信第一个往外走,连蔓儿忙将他拦住了。

    “爹别急,我跟你说句话,咱再去。”

    “啥话,蔓儿。”

    一家人都看向连蔓儿。

    “爹,咱去看我奶,你依着我的话说,我保证奶的病马上就能好。”

    嘿嘿,咱们蔓儿又有了什么主意了那?

    弱颜说了每天一更,二十粉红加更。现在算算都加更了九章了,泪眼望天,码字码的脖子僵硬、手抽筋,有粉红的亲们,支持一下吧,能到六十粉红不,弱颜再加更,也有点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