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小地主最新章节 - 第五十四章分家

重生小地主 第五十四章分家

作者:弱颜书名:重生小地主类别:玄幻小说
    收费章节(12点)

    这天因为闹了一夜,大家谁都没怎么睡,第二天依旧早起要下地抢收。早上要做饭了,周氏就没起来,连老爷子无法,只得依旧让何氏和赵氏两个轮流做饭。

    早饭桌上,连蔓儿看着蒸的奇形怪状的窝窝,什么也没说,又舀了一勺黍米饭,差点没吐出来。何氏又把饭做夹生了。连老爷子更惨,一口咬到一粒沙子,差点把牙崩掉了,干脆放下碗,不吃饭了。

    饭可以不吃,但是活是一定要干了,连老爷子空着肚子,带着儿子孙子们下地去了。

    连蔓儿依旧留在家里,照看张氏。

    老母鸡的肚子里是一肚子的油,连蔓儿将这油用铁锅靠出来,满满地装了一个小磁坛,留着以后炒菜吃。一整只鸡切开成两份,分两次熬了浓浓的汤给张氏喝,鸡肉也逼着张氏吃了下去。后来何氏又送来了那只小母鸡,也剥洗干净后,晾干水分,里外抹了盐保鲜,挂在外屋的房梁上,打算慢慢地做给张氏吃。

    现在,连蔓儿给张氏做了小灶之后,就将那小坛的鸡油倒了一些在锅里,把半生不熟的窝窝切片两面煎熟,又将些米饭用鸡油,加上些切碎的豆角炒了。她和小七先吃了一些,剩下的就扣在锅里,等连守信、连枝儿回来的时候吃。

    她这边刚忙完,就听见连家的大门响。连蔓儿忙走出去,就看见何氏坐在板车上,被二郎推了回来,后面还跟着六郎。

    连蔓儿正在奇怪,二郎已经扶着何氏从板车上下来。

    “娘,你歇着吧,爷让我就得回去那。”

    “回去吧,慢点别累着。”何氏嘱咐道。

    看着二郎走了,何氏就带着六郎往西厢房来了。

    连蔓儿忙给小七使了个眼色,让他从屋里把门插上了。

    “我娘睡着那,太医嘱咐了,不能惊动。”连蔓儿拦住何氏。

    连蔓儿不让何氏进屋,何氏这些天亲眼看见连蔓儿不是个好惹的,就转身去了上房。连蔓儿在院子里,就听见何氏的大嗓门在上房屋里跟周氏说话。

    “……俺就说这几天咋总是浑身没劲,吃东西也没味,原来俺这是怀上了。娘啊,俺这次好像不大稳,一低头就觉得头晕,啥活也干不成了,俺跟爹说了,回家来歇着。”

    “你这是怀了金蛋了?”周氏没好气道,“你去看看,哪家的媳妇怀了孩子就不干活的,老四媳妇哪次不是到临盆之前,照样家里地里的活都得干,谁惯的你这个毛病。”

    “她是爱干活咧,可这次咋样”何氏道,“俺可被她给吓坏了,要是也像她那样,把个孩子没了,到时候就算把命保住了,也得花一大笔钱那。”

    周氏没吭声。

    “娘,还有鸡蛋没,给俺两个,你孙子在肚子里喊饿咧……”何氏道。

    “想吃鸡蛋,你自己个下去。”周氏的吼道,“一个个都当自己个儿是啥千金小姐那,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样……”

    咦,何氏怀孕了?连蔓儿正想着,何氏从上房走了出来。

    “蔓儿啊,二伯娘有了身子。你芽儿妹子裹了小脚,干活不顶事,可得你多照看二伯娘那。”

    连蔓儿暗自翻了个白眼。

    “二伯娘,我年纪小,能照顾啥人啊,也就我娘好伺候,我做的饭生不生熟不熟,我娘也不挑拣。二伯娘现在怀着孩子,身子可金贵了,万一有个什么,我可担待不起。”连蔓儿道。

    “二伯娘也不挑拣,蔓儿啊,俺早上没吃饱,你看你那有白面,给二伯娘烙个饼啥的,要不你有啥吃的,也给俺一口。俺就闻着香气儿了,你芽儿妹子说了,你可会做饭了,不管做啥都喷鼻的香。”

    何氏、六郎和连芽儿都眼巴巴地看着连蔓儿。早上的窝窝和饭,他们也是无法下咽的。

    “二伯娘,你自己做的饭,你自己都不吃,你怪的谁来。想吃啥,你尽避要去,可和我要不着。我一个小孩子,还要仰仗大人吃饭那。”

    从这天起,何氏就说有了身子,不稳当,什么都不肯干了,成天就在家里。她也想开小灶,可是没米没面,就让六郎和小七抢鸡蛋。六郎比小七大,可没小七机灵,想从小七手里抢鸡蛋,连蔓儿就在旁边拎着菜刀看着他。二房的几个孩子平时就怕连秀儿,连秀儿被揍的好些天爬不起来,他们都知道是连蔓儿几个下的手。因此,六郎虽比连蔓儿大,见了连蔓儿恼怒,他也就怯了,不敢再来招惹。

    周氏那边还在置气,连带着连秀儿也什么活都不做,蒋氏娇弱,不惯做活计,又要照顾妞妞,一家子的活计都落在赵氏一个人的身上。何氏支使不了连蔓儿,就支使赵氏,赵氏劳累过度,又来了月事,终于晕倒在地里了。

    饭食上不去,干活就没力气,虽有连老爷子监督,但有人还是开始怠堡了。

    眼看着空气中的水汽越来越重,预料到的那场雨已经临近了,可是连家还有一地的花生和豆子没有收回来,连老爷子着急上火,嘴上起了一圈的火泡。

    又一次到了吃饭的时候,却是冷锅冷灶,连老爷子带头啃了个硬窝窝,就要下地干活,但是除了连守信和连守礼,连守义一家子都坐在那没动地方。

    “吃不饱,实在是没力气。”

    “老四媳妇成天躺着,还粳米白面、鸡鸭鱼肉地吃着,俺也怀了身子,俺这几个孩子干活也累咧。”何氏振振有词,“爹,这一碗水要端平,俺爷们和孩子几个累死累活地,连口热饭都吃不上,凭啥老四就一个劳力,好几张嘴吃饭,还要娘娘似地供着老四媳妇。”

    连老爷子看向连守义。

    连守义低着头,闷声不响。

    “守仁,你和继祖跟我下地。”连老爷子冲连守仁道。

    连守仁后退了两步。

    “爹,你知道我,我从来没干过地里的活,去了只能碍事。让继祖去。”连守仁道。

    “爷,我的脚还没好利落,郎中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让我干活咧。”连继祖期期艾艾地道。

    连老爷子看看自己身边,能和他一起下地干活的只有连守礼、连守信,连枝儿和五郎。

    “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臊的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你们不就是想分家吗,”连老爷子随手操起一个茶碗摔在了地下,“好,分,我这就给你们分”

    “爹,我可不想分家。”连守仁忙道。

    “爹,我也不分家。”连守义道。

    “娘不是说让老四分出去吗,”何氏道,“也别说啊,这半年家里这么多事,都是出在老四房里,就说他家蔓儿,死了一回又活了,接着就是老四媳妇,啧啧,这折腾的一家人……”

    “二嫂你别说了。”连守信打断何氏的话。

    “娘,你说是不是这么一回事。”何氏就问周氏。

    周氏坐在炕上,一声不吭。

    “爹,我有话跟你说。”连守信拉着连老爷子从上房出来,到后院的黄瓜架下站住了。

    “爹,今天这个情况你也看到了。二嫂这些话,不单是二嫂的意思。要是再没个章程,这庄稼就收不回来,咱家这日子也没法过了。爹,就依了大家伙的心思,把我们分出去吧。我和他娘自己也寻思过,他娘亏了身子,以后还不知道咋样,我那房里就我一个劳力,孩子们都还小,还有七十两银子的饥荒,以后他娘说不准要吃药什么的,这么大的负担,让兄弟们帮着背,我也不落忍,分就分吧,把我分出来,我自己的债自己背。”

    “老四,那不成,这个家,还是我做主,不能亏你一个。”连老爷子抖着手道。

    “爹,”连守信就给连老爷子跪下了,“你就算压服住了这次,还有下次。这次大哥、二哥还没开口,兄弟的情分……还在,下一次……”

    连守信没有说下去。连蔓儿在旁边揪了片黄瓜叶子揉碎了,情分真的还在吗?连守信这话,不过是给大家糊面子罢了。

    “爹,分了吧……”连守信给连老爷子磕头。

    连老爷子扶起连守信,转过脸去,用手背抹去了眼里的泪水。

    “先把庄稼收进来再说。”

    连老爷子和连守信走回屋里。

    “树大分枝,这家也到了分的时候了。”连老爷子说了这句话,挺直的后背,就有些微微地榻了下来。

    “爹,咱们可不分家。”连守义忙道。

    “老四要分就让他自个出去过。”何氏道。

    连守仁、连继祖都不说话,连守礼低下头,也闷声不响。

    “大哥、二哥,我跟爹说了,我分出去过。”连守信强笑着道。

    “老四,你咋要分家那,这哪成?”连守仁忙道。

    “是啊,老四,刚才她老娘们的话,那可不是二哥的意思。”连守义道。

    “爹,这家,能不分,还是不分吧。”连守礼道。

    “老四要不愿意和咱们一起过,一定要分出去,咱也不好拦着他。”连守义看了一眼连守仁道。

    连守仁点头。

    “都别说了。”连老爷子挥了挥手,“分家这事就这么定下来,先把庄稼收进来,哪个要不好好干活,回头就给我滚,滚出连家去。”

    外面狂风暴雨,胆战心惊地码完这章,弱颜就得关电脑了。求订阅、粉红、推荐、各种票票。